《大圣者》

第59章

作者:中国科幻

在城内,某个豪宅中,我躺卧在柔软的大床上,身边是婉珍的躯体靠在身边,她把放在床边的水果,剥皮,拿给我吃,我享受著这份温柔,心想,有了女人後,很多事都不用做,只需躺在床上,享受著女人的服务,这样下去,开始觉得像是猪公似的被养,以後我不会发福,才怪,看来,要去上课一下,不然整天没运动,也是不行的。

这时我就说[婉珍,我想,我回去上个学好了,不然,呆在这里都快要被你养肥了。]

婉珍皱了绉她那小巧的鼻子,对我嗤之以鼻的说,[我的爷阿,怎麽这时候才想到要上课,我记的每天我去上课时,你都对我说,不要去了,然後又把我推倒在床上,做完那事後,然後又睡著了,害我好几次都迟到了,老师还特地问我为什麽迟到了,我都不好意思跟他们说,是怎麽回事。]

我笑了笑,反身搂住了婉珍,把脸埋在她那胸前的丰满,温存了一下,就抬头说,[那你都怎麽回答,跟我有没有关系呢。]我饶有兴趣的问她的答案。

她因我的亲腻而感到脸红,也真是的,这麽久了,还像刚开始一样,会害羞脸红。

婉珍就咯咯笑道[我怎麽敢把富贵爷的威猛说出去,所以只好跟老师说,我睡过头了,跟老师说对不起。]

我觉得无趣,就说,[这样子而已吗,枉我那麽期待。]

婉珍抿著嘴,敲了敲我的头,笑著说[那我的爷阿,你喜欢我照实讲,说是因为你的关系,才会迟到的吗。]

真是的,自从前几天相遇後,就一直跟她在一起,让她之前以为我都没去找她,认为我对她已经不喜欢了,所以才不关心她的感觉一扫而空後。

现在已经是壮了胆,胆敢跟我笑闹,刚开始几天,每件事情,战战兢兢,生怕我不高兴,现在我的原形被她看出来,就开始没大没小,真是的,女人真是不可以宠,太宠了,就爬到你头上,不疼她,又担心她会不高兴,真是两难。

看到我无奈的脸色,婉珍笑了一会,就抱著我,用他温暖娇柔的身体体温,贴著我说[富贵,我真的很开心,自从开学你住校後之後,一点音讯也不给我,我也不知道你怎麽了,只听到我们班上的人说,学校出现了一个招唤师,我们班上就有人说他们跟招唤师有仇,要去找招唤师麻烦,我刚开始也没想到你,後来才有人说名字叫富贵,我那时有点担心,毕竟,学校中叫富贵的人,只有你,我好担心你欧,生怕你会有万一,我该怎麽办,但是不管我再怎麽担心,你也从来不给我稍点讯息给我,我也想到说,去找你,但是你们男生宿舍里,又不随便让女生进去,所以只好拜托别人帮我送信给你,但是总是石沉大海,我也不知道该怎麽办,後来我叫我们班上,有跟你一起上过课的人,拜托他们送信给你一下,可是他们都说,你都没去上课,所以他们都拜托你的室友,但是听说有一个胖子,就替你说,你很忙,没空理我,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害我哭了好几回。]

我这时才想到,原来是这样,难怪婉珍一看到我就在哭,真是女人是用水做的,这婉珍未免也太专情了吧,可是我在宿舍没出去上课的话,应该都可以找到我才是,为什麽替婉珍送的信,我好像都没看到,不会是我人缘太差了吧,但是室友嘛,看来,我回宿舍後对他们的极刑是免不了了。

我就说[可能是没人把信送到我的手吧,别哭了,我的婉珍如果哭丑了,那我的损失可就大了,有没有,我可是永远不会不要你的,别忘记,你这辈子都是我的,有人跟我抢你,我不把他打的像猪头才怪,来,乖乖,我最爱你了。]

这时婉珍才松了口气又说,[那你前几天为什麽用那种眼神跟语气欺负我。]

我愕然的说,[有吗。]

婉珍的小手又敲了过来,有点恼的说[没有吗,在那阿蓝道。迪他们面前,怎麽用那种动作,跟口气说的。]

我笑了起来,心想,有时候跟婉珍闹闹还真有意思,就装做完全不知道的口吻说[有吗,我做了什麽事,我怎麽都不记得了,可能是刚才被人敲了头,所以把我的记亿给敲散了,真是的,没想到被敲敲头,就会患了失亿症,唉,婉珍你知道吗,跟我说一下好不好,我知道你记东西最厉害了。]我说到这里,心中已经开始在暗笑。

婉珍就说[你难道忘了吗,你在阿蓝道。迪面前,那样羞辱我阿。]

婉珍似乎有点生气了,看她的嘴已经可以吊十斤猪肉了,这处理不好,又是一场家庭风暴,我就搂著婉珍说,[我怎麽知道,你跟他们是怎麽回事,你不觉得我会生气吗,而且如果你不是我老婆,我也不会管,谁管其他人的男欢女爱,而且你可以单独跟那阿蓝道。迪走在一起,别跟我说,那是不小心的。]之前我在搂著婉珍时,婉珍还有抵抗,但是在我口气反冷後,婉珍开始安静,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我放开她,凝视著她说[你可以跟我说了吧。]

婉珍这时看到我恶狠狠的表情就哭了出来,就说[我那知道会这样,他们之前还跟我蛮好的。]在婉珍心中,生怕我因这种事件,就不理她,因为对於我善变的心,她一点把握也没有。

我把婉珍抱紧,让她有安全感,就说[没关系了,我又不了解,我怎麽可以用来怪你呢。]心想,真好,又蒙过去了,看来婉珍应该不敢以这种事来做文章了。

这时婉珍红著眼就说[富贵,你会不会因为这种事,不要人家了,人家不想离开你,我现在不在你身边时,整天都在想你,在想你的拥抱,你的吻,你的手摸在我身上的感觉,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我心想,奇怪,婉珍什麽时候会说这麽露骨的情话了,如果不是她的心情剖露,那她的等级未免也升的太快了吧,於是我就说[其实,我是很生气,才会对你做那种事,而且还会想用你来刺激那个阿蓝道。迪,但是这几天过去,我也觉得无所谓了,反正你也是要有自由和尊严的,不是吗。]我展现了一下我难得的洒脱。

婉珍似乎铁了心了,於是就说,[不管怎样,你别想抛下我,我也不会离开。]

我在她眼中看到坚决的眼神,但是我还是说,[你是为了什麽才跟著我的,不就是为了我可以资助你家的那些钱吗,现在我也赚回来了,我想,现在你家也不需要钱了吧,更何况,现在你如果想走,我也不会硬要你还钱吧,而且幽影有跟我说过,她对於学校的事情,也不是很懂,所以你自己回去管的话,我们还可以顺便多给你们一笔钱,反正这次我也赚了不少。]我心想,你从前是否有其他情人,我哪知道。

我这时又开始看到迷蒙的泪水,在婉珍眼中转呀转的,她静静的脱去她身上的衣裳,以温暖滑嫩的身躯搂抱著我,这时候,一切语言都已经对我无效了,她也只剩下女性最後的本钱,希求可以用她的身体挽回我的心,我这时躺著说,[何必呢,你也不需要在如此做贱自己。]

婉珍不理我说的话,静静的帮我脱下我身上剩馀的服装,伸出舌头,舔弄著我的身体肌肤,似乎是在为自己的行为,找一个正当的管道,我看著她自己已是泪眼迷蒙状态的脸,觉得自己是否太过分了,只是别个男人的追求,我不清楚罢了,有需要忌妒成现在这样,把事情闹僵吗。

想到这里,不自觉的最近的心眼是否小了点,想到这里,我笑了笑,我把手摸到婉珍晕红的脸颊,对她说,[值得吗]

婉珍不答,只是用她的双手,把握下半身的坚挺,抓了起来,调整好角度,让我们下半身可以相连,我在进入花径之时,还感到那花蕊中的蜜汁,已是春潮反滥,但那有若春雨般的通道,却紧热异常,让人感到其中的快感。

婉珍再我们相连在一起之後,抱著我,在我耳边摩赠丝语道[富贵,抱我,好吗。]

我叹了口气,就把她抱著,转身把婉珍压在床上,对她说[你愿意在这样下去吗。]

婉珍流著泪,对我说,[此生已系君,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不要抛弃我好吗。]说完把头转到一边。

我心想,真是奇怪的女人,要让你走时,偏偏笨的留下来。

这是婉珍突的笑了一下,我感到奇怪,就问,[怎麽了。]

婉珍就在泪水未乾的脸上,出现笑容说[还是你的身体老实。]

我勒,算了,走一步算一步了。

於是开始了身体本性的驱动,大肆鞑筏这令我不知该如何面对的女人。

娇吟的喘息声,是男性尊严的提升剂,在享受婉珍的肉体过後,之前的不快,似乎都云过风清,变的不在重要。

婉珍躺在我怀中,温暖的身躯,紧贴著我的胸膛,对著我说,[爷,不要赶我走好吗。]

我笑了笑,对她说[我有说过要赶你走吗,我只说给你自由,没说要放过你吧,就算你走了,我要找你时,我可没说你可以拒绝吧。]

婉珍笑了,因为她知道,我的不快都消失了,接著,轻柔且规律的呼吸声,开始伴随著因放松後,笑靥的睡脸。

我看著婉珍她睡後,那如天使般的脸,心想,唉,男人真是下半身动物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