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60章

作者:中国科幻

什麽,要我比赛。]

我在跟婉珍在一起,过了几天,回去宿舍後,眼下是我的同学,摩业,跟我说,老师要求我出赛,一年一度的王城学生比武大赛,我心想,不会吧,常常翘课的学生,老师怎麽会叫我去勒。

摩业说[谁叫你要翘实战训练运用课,你知道那个老师是谁吗。]

我一脸疑惑,心想谁知道是谁ㄚ,我只知道他不过是学员的老师之一而已。

这时摩业就说[他是我们的导师ㄚ。]

我还是一脸无知,心想,导师就导师,关我屁事。

这时摩业就说,[你不知道,导师可以直接推荐学生,让学生参与比赛吗。]

这老师未免也太慧眼识英雄了吧,竟然想到要派我这英雄无敌的富贵去。

这时摩业就说,[其实只要是老师派人去,可以派两组,所以後来有些老师乾脆,一组是菁英,一组是平日懒的用功的人,都在三人左右,可以少,不可以多。所以大家都尽可能远离最後三名,因为根本就是被派去丢脸的,而且听说不能不去,所以很多老师总是用这种方式,来激励学生上进,但是如果是知名老师,甚至可以派更多人去,而且参赛的队伍,只要运气好,几乎是一路上过关斩将,遇上的都是尾三名的学生。]

我听了听,似乎有点了解了,但是我应该是属於精英的一组吧,於是就说 [算了,那我跟哪些人一组。]

麻有在旁边,若有深意的笑了起来,对我说[你室友。]

我应了声,心想,虽然麻有跟摩业不是很强,但是也算是可以看了,於是就说,[你们两个吗,记得不要给我丢脸ㄚ,希望可以不用我出场。]

麻有笑了出来,摩业就说,[不是我们,是落矶。]

[什麽,落矶,他,他也是菁英份子。]我心想,落矶有几分实力,我又不是不了解,他不会是用什麽*葯去蒙骗老师吧。

麻有说[他跟你一样,被老师归为混蛋一族,所以老师特定派你跟他一组,还说什麽这样你们两人一起有个伴。]

我愣了一下,苦笑著说,[不会吧,原来我再老师眼中跟落矶那种浑蛋是同一等级。]

麻有就说[你不觉得你都没看到落矶吗。]

这时我才想到,左右看了一下,怎麽都没看到落矶,本来还想欺凌他一下来助兴的说,算了,於是就问说[落矶他呢。]

摩业说[他已经连续每天下课都去求老师不要让他去参加比赛,因为另一个人已经哀求成功了,所以他这次才会每天都去。]

我勒,自己偷跑,真是没有义气,於是我就说[那落矶他怎样了。]

麻有笑著说[还不是你的因素,同为室友,本来老师这种名额是想给一些表现较为优良的同学,因为你都没去找老师认错,而且落矶又跟你是室友,所以每一次去求老师,老师根本理都不理呆在门外哀求的落矶,甚至每次都给他临门一脚,踹他回家,有够倒霉的。]

摩业就说[可不是嘛,看来这次老师是吃了铁称子心,决定要好好整你,以报你每一次都翘他课的仇,落矶可真是冤。]

我勒,他被老师选上,关我屁事。

於是我就说[那另一组人勒。]开玩笑,我就不信有人比我好。

麻有很自豪的说,[哈哈哈,当然有我和摩业了。]

我勒,你们两个还算可以,但是另一个是谁。

我就说,[除你之外还有谁。]

麻有脸色一变,有点奇怪,但是最後还是用小声轻促的声音说[韦均子。]

我勒,伪君子欧。

我笑了笑,对麻有的肩膀拍了拍,以自求多福的神情,看著他,对他说[辛苦你了。]

这韦均子每此都是口若悬河的说一大堆自认为是对的道理,我听都听烦了,他是这西西里塞岛的本地人,每次都说自己的国家历史悠久,绵延不绝,还说什麽自己国家的贵族制度有多好就有多好,还说什麽因为有阶级制度,所以他们国家才会长治久安,他的道德都是在阶级分野上来的,我是很不习惯拉,因为在我眼中,如果没有能力,外在给你的开始等级再怎麽高,庸才还是庸才,只有实力才是一切。

看看阿蓝道。迪就知道,根本是由阶级所产生的废物,他们的道德观念里,除了道德修养,阶级观念外,其他都不重要。

实力就是一切,能者为之,才是天地法则。

好在我根本就不需要跟那韦均子同一队,不禁感慨好险,被当成了混蛋一族,不然不被韦均子的想法逼疯才怪。

我这时就以同情的语气说,[韦均子,他有没有说什麽。]

这时麻有一脸气愤的说,[妈的,一嘴之乎者也,还说什麽,好歹他也是他们国家开国贵族的哪一代子孙,能跟他在一起,算是我们的福气,所以我们两人应该要去配合他,服从他勒,如果不是他的手底下,还算蛮硬的,早把他给解决了,而且摩业说,要解决他,等打完再说。]

这时摩业就说[对阿,你现在跟他打起来,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划不来,而且要能利用他去打前锋,先让他替我们做事,要杀要剐,也等我们打完比赛再说,这是富贵的思考吧,用完再丢,不是吗,富贵。]

我勒,没想到都被你学去,真是的,这摩业学的还真快。

我傻笑说,[算了,反正我也没跟你们一组,你们该怎样就怎样,我也没办法。]

这时摩业又说[富贵,你有办法,让他先出头吗,我想,让他先打累後,我们在上场。]

这时我一脸疑惑说[奇怪这也不会阿。]

摩业就说[他自己先说,因为他有贵族血统,虽然没有爵位,但是应该要等我们打完,才上场当大将,害我现在还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

我笑了笑,说[装病。]

麻有一脸疑惑说,[有用吗。]

我说,[就是因为他自己有传统规范,优良的道德,所以就要以人溺己溺的精神,发挥一下他们本身的仁义,优先上场去送死,才对,但是如果他坚决的说,这种次序不可废,我只说,怪他自己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没辄了,反正有这种人当队友,除了自己努力一点,没有其馀方法。]

於是我手一摆,就拿出两颗葯丸,说,这要去前服下,看也知道,生了重病,但是身体状况却完全没关系,但是你们在他面前时,要装一下,不然就没用了。]

摩业接了下来,就说,[富贵,还真是佩服你,要什麽有什麽。]

我说[没什麽小意思,这不重要,对了,这次打斗,外面有没有下注阿,这比较重要吧。]

摩业发出会心的笑,说[当然有了,听说幕後还是阿蓝道家族的人办的,这就交给我去打听打听,包君满意,恭喜发财阿。]

我笑了起来,说[大家来发财,不知我的队友知道了会怎样。]真好,一箭双雕,报仇兼赚钱。

麻有就说[奇怪,只是个比赛,没什麽,为什麽会赚钱。]

我跟摩业笑了起来,摩业就说[麻有,你赶快出去接几份工作,赚点我们的赌金才是。]

麻有摇摇头就说[不好吧,赌博。]

摩业就说[放心拉,稳赚的。]

麻有皱著眉头就说[可是等会,韦均子要找我们去练习,不去了吗。]看来还在坚持。

摩业就说[那算了,我自己赚,你去跟韦均子练习就好。]

於是摩业就自行出门了,麻有对我说[我有做错什麽吗。]看来麻有还是一片雾蒙蒙的,我不是很想理他。

我笑了笑,说[人各有志,我要睡了,等落矶回来再叫我。]

於是我就趴在床上,睡了,留下一脸疑惑的麻有,再想著,为什麽我们会赚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