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61章

作者:中国科幻

没多久,落矶回来了,看到麻有在,就已哭丧的脸说[怎麽办,我又失败了。]

麻有看到室友的沮丧,安慰他说[算了拉,你看,至少还有富贵一个人陪你作伴,你看富贵都不担心了,你担心什麽,怕丢脸,就拜托富贵先上场替你打,然後叫他招唤出一堆恐怖的魔兽,把对手吓的心惊胆战,那不就轻松多了,而且说不定靠那些魔兽,你们一路上过关斩将,得到优胜也不一定。]

落矶想了想,就说[也对,可是也要富贵肯做才可以。]

我这时爬了起来,因为之前睡太久,所以睡的不是很熟,一听到落矶的感叹声,就醒来了,我就看著落矶,说[放心拉,就算是麻有他们,我不需要招幻魔兽,在比武打斗时,你也不会输。]

麻有这时说,[怎麽可能呢,我让落矶一只手,都能赢他,我就不信,你能用短短的一个多月的特训,就可以使落矶赢我。]

麻有还真是死脑筋,用点手段,你有什麽能力可以赢对方的,我笑了笑,就对落矶说,[放心吧,相信我,我保证你可以赢的风风光光的。]

落矶听到我的保证,高兴的要命,就对我说[你早说,我就不会担心了,对了富贵,你要怎麽帮我。]

麻有这时有点紧张,就说,[富贵,你不可以作弊ㄚ,这样很没有风度,而且你不会教落矶如何招换吧。]

这时落矶有点兴高采烈的说[好ㄚ,好ㄚ,富贵你就教我如何招唤好了,不用教的很多,只要够强就好了。]

我不置可否,但是我却说,[落矶,你自己先去多加训练,不然打输了可别怨我。]

这时韦均子已经来到我们宿舍门前,因为落矶门没关,就直接进入,听到我们最後几句,就直接发言,说[麻有,你不用怕,富贵的招唤术其实一点也不可怕,只要在他招唤前,把他打倒就行了,我们只要多去训练一会,根本不需担心,怎样,富贵你说是吧。]说完就以挑衅的眼神看著我,似乎已经找到必胜的方法了。

我勒,谁跟你说的一样ㄚ,不用招唤,我一只手指头,就可以把你压死,但是看他这麽有信心,我也不好意思打醒他正在编织的美梦,於是卧就以无奈的语气说[等我们对上了再说,其馀都不重要了。]

落矶也在旁边点头,然後说[不用闹的这麽僵,除非我们都打到决赛,不然,基本上根本碰不上吧,算来算去,我们还是同学。]

韦均子就说[谁跟你们是同学,一个几乎就是乡愿,一个根本就是目中无法,我是运气不好,跟你们在一班,而且如果不是富贵你总是翘课,我早就教训教训你了,让你了解一下,纪律的重要。]

我勒,又扯上我了,看落矶还是一脸陪笑,真能忍,不愧是乡愿,等有机会在回报他就好。

於是我就说,[算了,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也不想说什麽,你走你的路就好,对了,你不是要找麻有的吗,尽管带出去,我不会反对的。]

韦均子哼了一声,就对麻有说[对了,摩业呢,不是要一起去的吗。]

麻有一脸无奈,以求助的眼神看著我,我只好说[他没空,你跟麻有去练习就好。]

韦均子瞪了我一下,就对我说[跟摩业说,要是他在比赛失利,我一定饶不了他。]

於是韦均子就叫麻有跟他出去,落矶就在确定韦均子走後,恨恨的说,[富贵,你一点也不生气ㄚ。]

我笑了笑,说[我生气干什麽。]

落矶就说,[其实你的实力,一定会比韦均子强,而且把他全班第一高手的名称夺过来,不好吗。]

我心里发笑,心想,这落矶被欺负了,就想叫别人当炮灰,好一个借刀杀人,於是我就说,[奇怪,第一高手耶,我又不是白痴,干嘛要去跟他打,没事找事做ㄚ,而且他也不知道打了多少场,才得到这名称的,而且校内那麽多班,第一高手也太多了吧。]

落矶又说[其实,你不觉得当第一高手不错吗,不是都有人来跟你练习,甚至还会出名,不是吗,像韦均子他的班上第一高手的名称,不知风靡了多少女孩,而且多神气ㄚ,老师都要对你宠爱三分。]

我勒,来个动之以利,於是我就说[随他去吧,我又不在乎,跟我也没关系,而且招唤师的职业名字,已经很响亮了,走在路上,大家都对你指指点点的,佩服万分,我已经很满足了,再加上你的指点,我觉得我的练习对象,不是来暗杀,就是来偷袭,复仇的,我已经快受不了,不用再加上第一高手的名称。]

落矶脸色有点难堪,因为我的练习,十之八九都有他在背後指点迷津,难道我不知道吗,於是他苦笑了两声说[算了,你喜欢就好,但是我听说,这次专们在教招唤师的学校,有要派几人出来,你当初怎麽不去读那种学校。]

我笑了笑,心想,我自由自在的,干嘛一定要那样子呢,而且要招唤什麽,我都嘛会,不需要这麽辛苦吧,还要学吧,现在已经翘到课剩的不多了,去上专门培养招唤师的学校,我不都不用去上课,只要等期末考就好,真是受不了。

招唤师学校,本身的入学门槛很高,因为要有特殊天份,不然很有可能一无所成,所以常人根本不可能进去,更别说是落矶了。

这时我就语重心长的说[落矶,我想,你还是努力一点去练习好了,不然对手躺在你面前不还手,要求你打他,你可能会打到没力,自己认输,我也没办法。]

落矶笑了起来,就说[放心拉,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躺著给我打,我不赢才怪,而且老师也真是的,要我跟你同组,笨的要命,难道没听过,你是招唤师吗,几乎就是百战百胜吗,我看,我们不优胜,都有点难了。]

我心道,那你之前干嘛去拜托老师不要让你去比赛,真是的,怕我不挺你,也不是这种方法,看来这次老师不跌破眼镜都难了。

於是我就对落矶说[算了,我出去走走,你自己去练习,不然你输了,可不要怨我。]

落矶就说[放心拉,只要你肯帮我,我才不担心勒。]

我有床上爬了起来,伸了伸懒腰,对落矶摆了摆手,就说[你自己好好努力,我不管你了。]

就自顾自的,往外走去,留下落矶一人在宿舍里。

我走在路上,突然看到一个看起来长得可人身穿rǔ白色衣服的少女,向我走来,还跟我打了声招呼。

我左右看了一下,发觉我的四周并没有人,就想,看四面左右都没有人,不会打招呼的人士我吧,但是我又不认识她,已最近的经验,这女的不会又是来寻仇的吧,真是倒楣,还是赶紧离去的好,以免又要花费体力。

於是我就准备转身离去时,那少女突然猛的加快脚步,跑了过来还抓住了我的衣袖。

天ㄚ,这种这麽豪放的女人,我还真是少见,哪有人这麽报仇的,但是看她什麽武器也没带的份上,就听听她说什麽东西好了。

於是我停了下来,转身,开始以色狼的眼神看她,谁叫她要站在我面前给我看,但是她全然没有一丝羞愧,而且还对看著我说[看什麽,又不是没看过女人,对了,你是不是婉珍的男友,富贵。]

婉珍的男友,我心想,婉珍的男人才是吧,只是一个小小的男友,有点不符合我跟婉珍现在的关系,於是我就说[是男人吧,我什麽时候降级了。]

那女的就笑了起来说,[原来还有分等级,我都不知道。]

真是的,这有什麽好笑的,於是我就说[干嘛,有事找我ㄚ。]

那白衣少女就说[没什麽拉,因为我跟婉珍是好姊妹,听说,她最近交了一个男友,之後就比较少跟我们在一起,所以打听一下,就想看一下,到底我们的玉女,是遇到什麽样的男生,让她一点时间都没有陪我们。]

我笑了起来,说[原来你是想说,是谁让婉珍有了异性就没人性ㄚ,这你可以放心,接下来好几天,我都放她假,你尽管去陪她,我都不过问。]於是我说了声再见,就转身要离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