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64章

作者:中国科幻

但是那僧侣看了看,就问,[这东西哪里来的。]

看来是开始起疑了吧,也对拉,说不定这次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东西,於是我笑了笑,说[如果我说,是捡来的,不知道你相不相信。]

对於我自己守口如瓶的高深莫测,我开始对自己满意起来,心中开始暗笑。

这时只见四周的众人已经开始起疑,但是只有婉珍还是那深信不疑的神情,也许甚至我跟婉珍说,明天太阳打西边出来,她可能还会跟别人说,明天太阳会打西边出吧。

於是那僧侣说[据传说,是嫩黄色的小草,会发出淡淡的光芒,而这植物跟传说形容的都很像,我也无法判定,真是糟糕。]

看来多疑是人的本性了,真是无奈,於是我就说,[对了,那你们要用吗。]

那僧侣就说,[你如果可以说,这东西是哪里来的,就好,那我们就可以放心使用,虽然我们也有感受到它所发出的魔力,但是我们真的不能确定,而且腐龙草应该是没那麽容易得到。]

围在四周的众人,开始点头,看来是要我说出它是怎麽来的了,这时我笑了笑,心想,不用就不用,干嘛还这样的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呢,就说[既然如此,你们有时间再去阴龙谷去确认好了,我有点懒。]

於是我看了四周一下,看到他们有带狗过来,随手牵了一只狗过来,当然刚开始还想张嘴咬我,於是就把那根草丢进它的嘴里,让它在不自觉中把腐龙草吃掉了。

痕亚老伯他们看了我的举动,知道我开始动气了,於是说[是不是我们等会试试就好,不需要生气。]接著,痕亚老伯使个眼色,在痕亚老伯他左右的众人,就马上有人把那狗牵了过去,带出凉亭,看来是要把它刚吃的东西,催吐出来,唉,狗狗,不要怪我,谁叫你要在这里,让我用勒。

这时我就问那僧侣说,[对了,一般人吃了腐龙草,会怎样。]

那僧侣就说,[看情形,最主要都会暂时得到龙的部分魔力,但是魔力用完就没了,可是如果各方面配合得宜,可以延续很久,在刚开始的瞬间,可以用它来使自己的身体疾病消失,这就是为什麽它可以治疗的因素。]

这时惨叫声传来,是那只狗得到龙的力量後开始发威了,只见它开始吐火,犹如龙一般,身体的坚硬有若得到龙的防护力,使的砍到它身上的剑,只能伤,却无法把它一刀两断,一阵又一阵的魔力由它身体内部冒出,恢复了狗身上被伤的伤口,看来这会这狗已经开始发怒了,只见狗的双眼一片血红,大量的浓烟由嘴里冒出,接著又吐出了酸水,让四周的是为伤痕连连,看来还是这狗因身躯力量有限,无法在一时间,随意使用龙的能量,所以到现在的伤害还只是只伤不死。

我这时笑了笑,就问那僧侣说[对了,吃了腐龙草後,是不是现在这情形。]我现在可以看到僧侣那惊愕的神情,因为我刚才拿出是真货,使的他心痛不已,指示可能这僧侣呆了,对我的问话不理不采的。

这时只见痕亚老伯正在为这突如其来的证明,带人出凉亭,拼命叫人把那只狗狗给抓了起来,我这时又说[加油阿,赶快把那只狗抓起来吧,不然腐龙草一消化完,就没有了。]

其实也不用我这麽说,大家在各种诱因中,已经是很努力的想除掉那只狗,连刚才我问话的僧侣也不例外,已经跑出凉亭加入战局。

现场就见那只狗,吐出火红炽热的火焰,使的人完全无法接近它,但是众人却不敢对那只狗发出太过强力的咒文,深怕一不小心,就把那只狗给全毁了,现场一阵混乱。

我悠閒的坐在凉亭内,石椅子上,看著眼前的表演,心想,这时如果有杯茶来喝就好了,想到就做,手一摆,桌上已经出现茶具组。

接著我叫在凉亭外,战局旁边却还没加入的婉珍过来,婉珍听到我的叫唤,看到我向她招手,一时分神,而且刚好狗向婉珍那边吐火,让那狗的火焰差点伤到了她,只是在我面前,这事怎麽可能发生,火焰硬生生的在快接近婉珍时,转向回去,攻击到狗自己,让狗一时间骴目鬣齿痛苦万分,让周围的众人,一时之间有机可乘,但是在腐龙草带来的恢复力下,马上变的生龙活虎,与战场的众人又缠斗起来。

婉珍向我走来,场中的众人虽然有所发觉,但是对於腐龙草的渴望,已经是比任何事重要了,所以只有一直接连攻击那只吃了腐龙草的狗,其中的惊险,也还算精采拉。

婉珍走入凉亭,我向她孥孥嘴,指向桌面,她看到一应具全的泡茶工具,也真不知是由哪里来的,於是只有乖乖的呆在我身边缓缓泡起茶来。

看她冲水,放叶,去水,煮茶,不旋肿,已经达成我的要求了,我拿著茶杯,缓缓喝著热茶,看著场中的动作表演,现在那只狗看来已经快不行了,众人在痕亚老伯的指挥下已经开始摆出阵势,看来那狗的大势已去,就等著被人抓了。

我用空出来的手一挥,桌上的茶具组已经消失了,只剩下我手上拿的杯子,婉珍在我身边,用那种深情款款的眼神看著我,真不知道她是要看什麽,也罢,我还是看我的表演吧。

在场中的众人定位一好,由手上猛然发出的冰冻魔法,往场内的狗击去,那狗在顾此失彼的情况下,没多久就变成冰山了。

接著就有人使出甚麽必杀技的,把那只已经冰冻成冰块的狗,一刀两断,从头到尾根本不需要我介入,本来我还在想,要不要帮那狗一马,延长表演时间,看来现在大事已定,我就算想插手,也没办法。

痕亚派人在那狗的尸体上找寻腐龙草的遗迹,就向凉亭走来,我这时说[那你们现在确定它是腐龙草了吧。]

痕亚老伯脸色有点惨白,看来刚才有点运动过度,只见他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喘了几口气,就说[没想到那真的是腐龙草,对了你还有没有。]

我勒,干嘛阿,当我是大批发,要什麽有什麽,我摇了摇头,摆了摆手,表示没有。

这时痕亚老伯就说[没想到你身上的东西还真多,先是腐龙草,再来是茶具组,连你手上的茶杯都是,真不知道你是怎麽带的。]

我喝了口茶,就说[还好拉,又不是很重,]说完,手上的杯子也消失了,我心想,反正又没放身上,怎麽会重呢。

这时有人上来跟老伯说,腐龙草已经消失了,想也知道,经果激烈的使用,被消化掉了,是正常的。

痕亚老伯脸色有点难看,就说,[对了,腐龙草现在被那只狗吃了,而且消化掉了,现在该怎麽办。]

我心想,事不关己,我哪知怎麽办,於是装傻般的开始东看西看起来,痕亚老伯看到这种情形,就知道我不想理他了,於是看了她女儿亚兰,希望能获得帮忙。

亚兰不得已只好看看婉珍,希望能加上婉珍的帮助,婉珍会意,就对我撒娇说[富贵,这下子该怎麽办。]

开玩笑我哪知怎麽办,於是我就说[我哪知阿,我可没读过传说,又怎麽会知道。]

这时痕亚老伯就说,[对不起,我们不该怀疑你的,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但是可不可以在你看在小女的面子上,原谅我们一下,你要什麽,只要我可以付的起,尽管要求。]马上就使眼色叫亚兰,跟我撒娇。

在婉珍跟亚兰的娇语压迫下,我一脸无奈,只好跟他们说[香肉火锅,你们觉得怎样。]

亚兰一脸惊奇,於是说[香肉火锅。]

我表示无可奈烦,说[煮火锅不好吗,那用油炸的好了,不然清蒸也是不错的选择。]

这时婉珍皱著眉头说[那麽大只,吃到什麽时候。]

我心想,谁叫你们养这麽大只ㄚ,看著大夥看著那条狗,一脸尴尬,我笑著站起来,向外走去,到那条狗身边後。

只见狗的尸体浮了起来,四周围一道道白光,在我面前向那狗射去,只见原本支离破碎的狗躯,慢慢恢复了原本的模样,没多久就复元了,跟著那腐龙草也由狗的身体分离了出来,光芒散去,只见我手上拿著腐龙草,与脚边的趴著的猎犬正在鼾然入睡。

我把腐龙草往痕亚老伯丢去,说[不要再不相信了。]接著我转身离去,婉珍向痕亚跟亚兰他们告别,马上向我追来,让我搂著她离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