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65章

作者:中国科幻

我牵著婉珍的手,走回校园中,这时婉珍就对我说[富贵,你有没有参加社团。]

我晃了晃头,说[社团是什麽东西。]

婉珍就说,[不会吧,社团其实是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的一个组织,而你到现在都还没参加社团,不会无聊吗。]

我心想,光是管你们带来的麻烦已经够忙了,再加上落矶他们,我已经觉得快昏倒了,还需要参加什麽社团来打发时间吗,我很怀疑,而且这学校里有什麽社团,参加了以後,就可以躺著不用做事就等收钱吗,我很怀疑,因为那种志同道合的人应该很多,到现在我还没听过有这种组织。

於是我就说[我也很想参加,只是一直没有我可以加入的社团。]

婉珍听我说完,就以疑惑的口吻问我说[哪你想参加什麽社团。]

我想了一下,就以高深莫测的口吻对婉珍说[有没有呆在家里,就有钱拿的社团。]

婉珍听了我的说明,翻了翻白眼,伸出青葱玉指,弹了我一下,对我说[你呀,找幽影姐姐不是比较快吗。]

我愣了一会,心想也对拉,现在幽影忙事业忙的快昏死了,我现在真怀疑他的人生目的到底是在干什麽,有人说爱情是女人一生一世的事业,但是我从幽影身上一点也看不出来,爱情到底是怎麽回事,天天忙的要命,根本很少有时间陪我了。

这时我就抱起婉珍说[是没错,但当老公也是有当老公的尊严,又不是没钱,怎麽可以随随便便跑去跟自己的女人拿钱呢。]我说的是理直气壮口沫横飞,让婉珍听了是娇笑不已。

唉,这女人欧,我又不是讲笑话,笑成这样子,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婉珍就对我说[有关系吗,反正幽影姐姐赚钱的速度,永远比你快,有什麽要紧的。]

我想了想,就对婉珍说[算了,不说这些了,反正幽影的钱,就是我的钱,谁在赚钱,有什麽关系。]心中暗念,我的钱,还是我的钱,永远也不会变别人的。

这时婉珍就说[好拉,但是你都没参加社团,这样是不可以的。]

我这时就说[有关系吗,有参加跟没参加,对我来说,不重要吧。]

婉珍的眼中出现狡狯的光芒,版著脸就说,[不可以,你老婆都有参加,你怎麽可以不参加。]

我皱了皱眉,就说[那重要吗。]我说的很无奈。

这时婉珍就对我笑著说[不管拉,反正你一定要参加一个拉。]

我有点无奈,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那老婆大人,你到底要我怎麽样呢。]

这时婉珍亲了我一下,就对我说[老公,现在我以社长的名义,欢迎你入社。]

我勒,想把我做最有效的利用阿,天阿,到底是谁教你的,竟然把我原本温柔乖巧的婉珍教坏的。

这时我就说[原来是这麽回事,你未免太过分了吧,说,谁教你的。]

婉珍一脸委屈就说,[我也没办法,只是我当社长,如果再不找人加入,那会倒社,只好拜托你了,好嘛,老公。]

又给我开始撒娇了,我已经败在你这招下多少次了,这次我可不会意志不坚了。

但是受不了婉珍的柔语轻言,我到最後终究还是违背初终的点了点头,唉,男人真命苦。

婉珍一脸高兴的在我身边蹦蹦跳跳的,真是的,只是答应当你的社员而已,你就高兴成这样,我也不知该说什麽好。

於是我就说[那到底是什麽社团。]

婉珍笑了笑,就跟我说[考古研究社。]

我勒,考古,挖死人骨头阿,婉珍怎麽会有这种兴趣,唉,我不禁露出无奈的苦笑。

於是我就跟婉珍说,[我要回去了]於是告别婉珍,飘然而去。

回到了宿舍,发觉里边空无一人,心想,大家都去忙自己的事,我现在会不会太閒了,算了管他的,於是我直接躺在床铺之上,发呆,看著苍白的天花板,感觉空荡荡的房间,比较宽阔,因为本身的行李不多(都丢在我创造出来的次元去),所以房间中大部分的空间都是放落矶他们的私人用品。

我随手叫了雪鬼出来,叫它开始在旁边吐气吹凉风,我盖上了被子,享受现在的安静的舒适,平日总会有落矶他们呆在房里吵闹,讨论,想要有一刻的清閒都没有。

躺著,躺著,很自然就睡著了,连麻有他们因各种原因,拖著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趴倒在床上的声响,我都没有注意到。

早晨窗外的鸟叫声,吵醒了我,我张开眼睛,伸了伸懒腰,起身,雪鬼早就已经累到缩在床边角落一旁睡觉,我笑了笑,它就消失不见了,让它回去休息也是好的。

我站起身来,走到窗户边,心想,真的好久没这麽早起来了,天亮了,但是露水依旧湿润,连外边小草上的露珠,还闪著珍珠般的光亮。

我较三眼犬出来,给它一张纸,跟几枚铜币,把铜币包在纸张里,叫三眼犬去买我的早餐,这麽早起来,考赏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吃一顿热腾腾的早餐。

我拖了一张椅子过来,坐在椅子上,看著窗外景色,冥冥中,以同游天地的方式,去感受早晨的活力。

没多久,三眼犬咬著一个餐盒回来,把餐盒放在我面前,我心想,奇怪,早餐店老板怎麽变的这麽好,还附赠餐盒。

这时三眼犬就说,[主人,我出去时,遇到婉珍小姐,她看到我,就把我叫过去,看了纸条,就要我带这餐盒给你,说,以後她每天都拿早餐过来,叫你不要再出去买了。]

我点了点头,笑了一下,把餐盒里的食物拿了出来,放在我专属的桌上,就叫三眼犬把餐盒拿回去给婉珍。

三眼犬就咬著餐盒的柄,出门去了,我先咬一口早餐,心想,有女人还真不错,不但平日的一些杂事都替你包办了,还会替你想到在外面的三餐问题。

我吃完早餐,三眼犬早就回来了,三眼犬趴在我的脚边,伸出它的舌头舔了舔嘴,就慵懒的缩成一团。

我对三眼犬说[你回去好了。]

三眼犬点了点头,接著三眼犬的影像逐渐模糊,跟雪鬼般,消失在这空间中。

我站了起来,转身看著还在床上,昏迷的不醒人事的三人,心想,真是好命,还睡的著,像我都睡不著了,真是的,昨天太早睡了。

我又坐回在椅子上,隔空取物的把在书架上的书,凭空拿了过来,在早晨的清新下,开始看起我从未看过的课本。

里面记载了咒文的念法,与需要跟什麽神先订契约,如何使用等等,当然,这些基本,是早就知道的东西,而且我现在根本不需要,凭藉著体内气机,与魔法的共鸣,很多都不需要念咒,就能完成念咒文所需的情形,当然,我体内魔法力的强大是主因,现在我会看,说真的,是我现在有点无聊,才会做这事。

过了一段时间,摩业的咕咕钟叫了起来,这是他们要起来上课的信号,摩业还是最早起来的,看到我这麽早就已经醒,他倒是有点惊讶。

我喝著婉珍早餐为我准备的饮料,看著他,这时,摩业就对我说,[富贵,你怎麽这麽早起来。]

我笑了一下,就说[没办法睡不著。]

摩业就说[富贵,对了你最近有空吗。]

我点了点头,摩业不好意思的由枕头下拿出一张悬赏单,对我说[富贵,有没有空,我接的这份工作好像有点危险,所以我希望可以拜托你跟我去。]

我把那张悬赏单拿过来看,看到上面写著,狂风谷盗贼团的通缉。

我勒,摩业怎麽接了不可能的任务,看来是不想活了。

我以怀疑的眼神看著他,但是摩业只有以不好意思的眼神看著我说,[没有办法,所有一枚金币以上较好的工作,都已经被我们自己学校或工会的冒险者所定走,只有这种艰难的工作留下,我想,我们在多找几个人,做好计划,应该还有可能的空间吧。]

我一脸无奈,心想摩业这次可真是背水一搏了,虽然赏金是一万枚金币,但是这事是连国家的守备队也没有达成,更别说是一般的资深冒险者,所以大家望之兴叹,根本没有人敢接这份工作。

我这时说[抵押金是多少。]

摩业就说[不需要抵押金,每抓一个,算一个的钱,首领的身价就值五千枚金币了。]

我点了点头,就对摩业说[好吧,既然你都这麽说,我不帮你也不行了。]

这时落矶他们也起来了,听到摩业的说明,一开始还骂摩业疯了,但是一听到我要加入,一反常态般的要求加入剿匪的行列,看来这些见风转舵的人,还真是会看风向阿。

接著我就跟摩业他们准备上课要用的东西,一起去上课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