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66章

作者:中国科幻

到了上课教室,其实是摩业他们带我一起去的,平日翘课的结果,连换了教室都不知道,来到学院东边的魔法校室内,只看见一个长了长长白色胡须的老头,在讲桌前,正准备上课,那老头看了教室内一下,看到我,就对我说[疑,这位同学,我怎麽从来没看过你。]

全班大笑,对老师说[老师,他就是富贵。]

老师恍然大悟的模样,说[欧,原来你就是富贵,以後要记得来上课。]这时就又说[那我们来试验一下魔法了。]

我一脸疑惑,看著摩业他们,这时摩业就说,[老师有时候教完後,下次上课就会来测试你上一次的学习情形。]

看来这就算是随堂测验了,我想也无所谓拉,反正有实力的人,对这种事情,也不需要太在乎,於是我就安稳的坐著。

这时那老头就说[我们上次教的是风系法术,混著雷系法术,来做的攻击,现在我想请同学来试试看,嗯,这样好了,富贵,听说你很会召换魔兽,你就招唤一只来让大家打打看。]

我打了个呵欠,就说[不好吧,老师,会不会有危险。]

那老头就说,[招唤比较简单被打败的魔兽不就好了。]

我就一脸无奈的说,[不要嘛,老师,我会很麻烦,可不可以你自己招唤就好了。]

那老头就说,[叫你招唤就昭唤,说这麽多废话干什麽,算了,你来台前跟同学对峙当靶好了,我顺便考核你的成绩。]

我勒,关我屁事阿,於是有点为难的说,[在这里吗。]

那老头就说[有关系吗,还是要到广大一点的地方去,看看你是不是可以挡下同学们的攻击。]

我看了一下教室摆设,心想,还是在外面好了,不然打坏设备,我也是会心疼的。

我点了点头就说[老师,我们去外面好了。]

那老头就笑著说[嗯,好,大家去外面的试练场试招,我顺便当期中考试处理,你们先去那里等,我去拿个点名单,好不容易全班到齐。]说完笑呵呵的带头走出去,看来我一来全班就没人翘课了。

我以一脸无奈的神情看著落矶他们,这时摩业就摆摆手说,[没办法,谁叫你每次都不来,让老师认为你有能力,才会不来的。]

我心想,再加上落矶的加油添醋,我想翻身都难了,我不由的叹了口气。

走到专门练魔法跟剑术的试练场,大家三三两两的聚集,还有人不时露出凶恶的眼神看著我,看来这下子,已经让一些原本对我不满的家伙,找到一个公报私仇的藉口了。

这时老师拿著一叠纸出现在场上,就说[我先点名,等点名完,我们在来测试。]

例行公事开始上演,这时落矶就对我说,[富贵等会,我上去先跟你比,你下手不要太重,让我多表现一下,好吗。]

我笑了笑,当然点头答应,但是我会下手太轻吗,放心,看在我们是室友的份上,我会让你念完咒文,再玩你的。

点完名,老师就对我说[富贵,该你表演了。]

我叹了口气,心想,算了,该来的躲不过,於是站了出来,等老师派人出马。

这时那老头见我出来,并不招换什麽生物出来,有点怀疑,就问我到[富贵,你怎麽还不招换魔兽出来先放著,不然等回再叫会来不及。

我对那老头笑了笑,心想你也会有这种良心啊,於是我就说[没关系啦,老师,等我需要时,自然就会叫出来了。]

那老头看我意志坚决,心想,很多厉害的招换师,都是怪胎一个,看来我班上的这一个也是了,就不再勉强,就对我说[有需要时,记得跟我说一下,我会帮你一马的。]

於是转头开始依号码顺序点名起来,但是这时那韦均子,突然举手对那老师说,[老师,我想先跟富贵单挑,看看他的实力到哪里。]

那老头有点迷惘,就对韦均子说[其实招换师跟我们一般的人,所发展的地方不同,不要太在意输赢,因为招换师重要的是招换出魔兽,跟操控它们,跟一般我们运用魔法力是不同的,知道了吗。]

看那韦均子似乎还是一脸坚决的神情,就说[好啦,但是我是魔法课,只准你使用魔法,知道了吗。]

韦均子听老师这样交代,脸色有点难看,因为他打的如意算盘是直接冲到我面前直接把我干掉,老师如此交代,根本是只准他站好,用魔法来攻击我叫出的魔兽罢了。

我心想,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实力好了,於是我就说[老师,你就随便韦均子吧,反正他除了剑术外,几乎是一无是处,我就算不招换出魔兽,他的实力,我还看不在眼底,让他顺便配合剑术,也没关系,当作是我给他的一点施舍就好了。]

那老头有点头疼了,心想,我只是想叫富贵招换出魔兽来给大家试招罢了,怎麽看他们样子好像在吵架一样,真是头疼,看来这堆小朋友不好教啊。

这时韦均子听了我的话,开始愤恨了起来,就说[富贵,你说什麽。]

我摸摸头,以无可耐烦的眼神睥睨著韦均子,然後说[不是吗,你除了用剑来硬的外,实在没有办法了吧。]

韦均子听我这瞧不起他的言语,失去了理智,就骂道[放肆,看我的风卷剑。]

只见韦均子抽出系在身旁的剑,架势一摆,念了,飞翔咒,旋风咒,还有落雷咒。

飞翔咒用在自己身上,旋风跟落雷用在剑上,只见韦均子,挥舞著手中的宝剑向我袭来,剑尖向我指著,轻蓝色的旋风,但著黄光色的闪电,在剑身上打转,因飞翔咒的关系,韦均子并没有受到地面的束缚,反而若有失重般,或左或右,没有定律可言的身法用带著风电的剑,快速向我接近。

那老头看到这情形心想,这是魔法剑术,我都还没教怎麽把剑跟魔法结合,这韦均子的资质未免也太好了吧,已经学到这程度,看来他导师派他去比赛不是没原因的。

但是我把手稍稍抬起,开始感觉风的流动,开始念著[风的精灵,顺著我的意念,化为我所想的型态,狂风吹。]

我的身旁的空气,以我为中心,开始迅速动了起来,巨大的风压,由我而外吹去,把因用了飞翔咒,而没有地心引力压力的基础的韦均子,吹的老远,变成天空的流星,唉,谁叫他用那种会让人失去体重,可以飘在空中的飞翔咒,算他倒楣了。

在韦均子被吹走时,还手握著剑大叫著[可恶,富贵你作弊。]

我笑了笑,哼,反正能赢就好,而且狂风吹,虽然是基础中的基础之一,没有攻击力,可是用来唬人,跟玩你这种白痴,也就够了。

老师看了这一幕,心想,狂风吹,这种只要想学,大家都可学会的基础咒文,但是用来对付这种用了已算是中级飞翔咒的敌人,还真是无往不利,看来这富贵,不像一般只会招唤的招唤师,反而像是精通使用各种魔法的魔导士了。

但是老师也不说明,就说[好了,看来富贵跟韦均子的比试,已经完成,我想,接下来,还有人想要先测试的吗,如果没有,我可要一个一个点名了。]

这时落矶在众人面前举手对老师说,[老师,我志愿先上场。]

说完在众人面前站了出来,让同学著时惊讶不已。

老师看到这种情形不由的替落矶感到勇气可佳,心想,应该颁给落矶一个最佳勇气奖,竟然在全班第一高手一落败,马上就要上场表演,真是勇气可佳啊。

於是那老头马上就说[落矶同学,不管比试结果如何,我一定给你过,放心吧。]

这时落矶对著我眨眨眼,暗示他刚才拜托我的事,我点了点头,表示要他放心。

但我心里想,让大家开开眼界好了,於是开始念咒,由空中出现了一个魔法阵,由阵中心,散出了一朵雷云,跟著晴天霹雳,吹起狂风来,由雷云中击出的闪电还把在附近的一块巨大石头,击的粉身碎骨,化为粉末,这种示威方法,果然是声势浩大,一时之间让在场的同学跟老师,脸色惨白,吓的要命,以为我是要使出不知由何而来的禁咒的前戏。

这时我对著落矶点了点头,示意他赶紧使用魔法攻击,但是落矶已经脸色惨白,张大了惊讶的嘴,看来他对於这种看来就像世界末日的威胁,还是怕的要命。

我等的不耐烦,还向他孥孥嘴,皱皱眉,示意他赶紧念咒,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他不得已只好开始结巴的念起最粗浅的火球咒文[在空气中的火精灵啊,请听我的呼唤,火球招来。]

一颗火球在他面前成形,其实以他那种带著恐惧的言语,连跟毛都招不来,如果不是我暗中用法,那火球可能连招都招不成了。

只见那颗火球在他面前,迅速地向我攻来,啊的声音,前後不一,来自我们双方,落矶是惊吓,他的意念未动,那火球就自己动了起来,我啊的一声,是被火球击中了,天空中马上回复万里无云的天气,我顺水推舟假昏了过去,但是那火球却完全没有对我造成伤害,反而轻飘飘的把我推到试练场外,树荫底下绿草如茵下的草地上,於是我就以失败者的身分,在那里好好的休息,睡觉,以免打破现场的僵局。

众人一阵惊愕,大家还想班上第一高手的名称,已经转移到富贵身上时,没想到转眼间,已经变成了全班最後一名的落矶身上,真是讽刺,落矶竟然变成全班第一高手,看来落矶接下来的日子有点忙了。

这时在众人惊愕过後,那老师看了我现在的位置心想,我这辈子还没看过这种火球,竟然只是把人推去睡,却没造成伤害,这里面如果不是有问题,才怪,难怪刚才那韦均子说富贵是作弊,但是现在也没办法调查了,於是就说[嗯,这场比试算是落矶同学获胜。]

同学们马上喧哗了起来,踊跃的举手说,[老师,老师,我当下一个。]

落矶这时才感到心痛,不该跟富贵这家伙拜托的,现在竟然拉老子下海,完了,完了,等会我一定会尸骨不存。

老师看了同学踊跃的样子,跟落矶那种惊吓过度苍白得脸色,有点心理明白大家吃软不吃硬的心理,这时只好说[接下来改测试,我当你们的对手,看看你们学的怎样了,记得,我可不会放水,一个一个来,让我看看你们用功的程度。]

接下来一遍惨叫声,临立於青天之上,我躺在绿草如茵的草地上,享受微风吹抚的清凉,在那老头测时完成同学的程度後,我早就在身上多加了件薄被,头下枕了颗枕头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