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67章

作者:中国科幻

夜了,在我们的宿舍里,看著脸变的象猪头的落矶,摩业正在施法,帮助他脸的新陈代谢加快速度。

只见白色恢复咒的光芒,自摩业手里发出,照射在落矶脸上,窝窝的叫声,自落矶嘴里发出,不久摩业满脸是汗,脸色发白,像是法力全失般的,在旁边坐了下来,有点像是体力不济的喘了口气,但是落矶他脸上的乌青嬷黑的样子,虽然还是蛮明显的,但是也不再象之前看起来那麽糟了。

这时落矶就以有点沙哑的声音说,[摩业,我的脸看起来有好点了吗。]

摩业苦笑了一下,这时麻有打圆场说[来,这是我从家乡带来的伤葯,每天吃一颗,能够去伤解郁,但是我想,这几天,劝你还是多吃一颗好了,希望可以赶紧治好你的内伤。]

落矶咳了几声,就颤抖的伸出看来有点伤痕累累的手,毫不客气的要抓住麻有拿出装有罐子。

麻有就说[你不要乱动,我拿给你吃就好了。]

麻有赶紧打开罐子,倒出两颗伤葯的葯丸出来。

我在旁边也顺便的拿了一杯水给麻有,让麻有他把伤葯跟水一起拿给落矶配葯,这算是我替室友发挥的同学爱了。

落矶服了麻有给的伤葯,喝了口水把葯给吞服了下去,没多久,可能葯效发作,胸口的郁闷之气,好了一点,呼了口气,这时,落矶突然看著我,对我说[富贵,你有没有办法马上帮我治好。]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但是我还是说[你多休养几天,应该会没事了。]心想,你现在终於知道被人追杀的快感了吧。

这时麻有就说[落矶,算了拉,要不是富贵救你一马,你现在已经躺在公墓中供人凭吊了。]

摩业这时脸色好多了,就接著说[奇怪,富贵你到底是怎麽办到的,怎麽有办法把正在被围殴的落矶,用那块石头换了出来,当我们看到一时之间那群打落矶打的蛮疯狂的一群人,突然之间,都在哭天喊地的喊著,哇,痛,我的手阿的时候,我们在惊愕过後差点笑死。]

麻有就说[对阿,那到底是甚麽法术,我之前好像都没有听说过,看在我们是室友的份上,我想你就稍微透露一下好了。]

就这样,在摩业与麻有配合无间的情形之下,我几乎连插嘴的馀地都没有,好像我就一定要教他们,到底这是什麽法术一样。

我苦笑了一下,心想,这两个什麽时候,变的默契如此的绝佳了,竟然连我差嘴的机会都没有,算了,反正这你们也学不起来,於是我就说[没什麽拉,忍术中的替换术罢了。]

摩业跟麻有吃惊的叫道[忍术。]

摩业皱眉就说[忍术是什麽东西,我怎麽好像没听过。]

我笑了笑,就说[商业机密。]

这时麻有就低咕的道,[小气鬼,每次都不教。]

我笑了笑,心想,管你那麽多,我们不过是室友罢了,谁理你阿。

这时摩业就说,[对了,富贵,现在落矶变成这样,我们抓狂风谷的盗贼会不会因此要拖延阿,还是我们再找人加入顶替落矶好了。]

这时落矶马上就说[谁说我不能的,我一定要去。]说完还因情绪激动咳了几声。

我看是一定要分到钱才是吧,我笑了笑就说[落矶是一定要去,不然谁可以那麽耐打阿,我原本规划就是要让落矶负责拖住敌人主力,让大家都去追杀他时,我们再由後面来个各个击破的,直到那个引诱人死亡为止,抓多少,算多少了,虽然落机会有点危险,因为是对方的主力,一不小心,就会尸骨无存,但是我想在金子的诱惑前,这点小危险对落矶来说应该不算什麽。]

落矶听我说完,脸色惨白,马上说[富贵,怎麽办,我突然觉得我的伤势加重,快没气了,我想,对於这次任务,我可能要说声抱歉了。]落矶心想,我才没那麽笨勒,这种死人的任务竟然叫我去做,我可不想以生命赚钱给你们花阿。

我有点诡异的笑了起来,然後把笑容对著麻有。

麻有虽然平日还蛮有血性的,但是在这种明知会死的任务,还是脸色惨白了起来,就说[富贵,你不会是开玩笑吧,我想我可不可以现在退出,自从发现了如此危险後,我猛然惊觉得想到,我们未来的路还是如此的漫长,我想,我们还不需要这麽年轻,就像死亡挑战吧。]

看来麻有已经开始学到勇者精神了,贪生怕死,孺子可教也。

这时我就说[奇怪了,我有说要让你们白白的被打吗,当然我会帮你们一下,当然既然你们已经要退出,看来,这钱只好我跟摩业去赚了,别怨我,这种好康的,都不带你们去了。]

他们见我如此保证,心理开始痒了起来,於是就说[富贵,一定安全吗。]

我装个样子,就对他们说[放心拉,有我在,怕什麽,大不了我多给你们一点保证好了。]

落矶,跟麻有就说[真的吗,什麽保证。]

我笑了笑,就说,[一点小伤口就能马上回覆的高阶吸血鬼的专用咒你觉得如何,例如,落矶的伤口。]

接著我开始念起了咒文,[远古黑暗的帝王,借用你的生命力,加强信仰人的信仰心,再次显示你的伟大,暗黑吸血鬼咒。]

接著暗红色的光芒自我手中出现,照射在落机身上,没多久,落矶身上的伤痕,痛楚,马上消失,马上回覆原本没有受伤的模样,还发出淡红色的光芒,这时落矶突然生龙活虎的站起来,就对著我说[富贵,我怎麽感到身体里面有力量,魔力源源不绝的涌出,哈哈哈,我觉得希望马上有人可以跟我大打一场,看看还有人可以比我强吗。]

我心想,在你面前就有一个,但是我也不说破,就说[落矶,现在给你一点时间,去报仇一下,记的早去早回,等会,我们就要去狂风谷了。]

落矶点了点头,就撩起宝剑,向外驰去。

我这时就像麻有说[你去陪落矶,叫他记的别完太久,我们还有事要做。]

麻有看到刚才落矶的异变,有点惊讶,但还是点了点头,追著落矶出去。

摩业一脸疑惑的神情看著我,我笑了笑,说[只到明天早上。]

於是就要摩业先安眠一下,至少等会我们一定要去狂风谷,不然,明天,可能没人陪我们去了。

没多久,就看见落矶满脸兴奋的跑了进来,大笑著对我说[富贵,我今天过的最快乐,不但连身体防御力变的超高,几乎是不死身,甚至连魔法都能随意发出高阶法术,而且源源不绝的魔法力,真是满足,快点,不是要去狂风谷吗,我现在觉得,那群小小的盗贼算什麽,我感觉连一个国家,只要给我时间,我都能征服了。]

我笑了笑,把手上的茶杯拿起来,喝了口水,看了一下月色,嗯,是月圆,看来今天吸血鬼咒的强,不是没有道理的。

落矶气喘嘘嘘的跑进宿舍,看到落矶已经到了,就对落矶说,[可恶,落矶,你怎麽跑的那麽快。]

落矶有点得意的笑了,就说[谁叫你太差,我还慢慢走,真是差劲。]

麻有有点生气了,就对我说[富贵,我也要,我也要那个咒文。]

我笑了笑,就说[别急,等会,去狂风谷时,我再用就好了。]

於是叫起摩业,就使用飞行术,就一起向狂风谷前去。

在狂风谷前,狂风自谷内吹出,两旁的山壁,高耸入云,我知道在狂风谷内就是如此,两旁都是山壁,有些地方腹地广大有一个城镇大小,有些地方却只能由一个马车通行,而山壁两旁,或大或小的坑洞,就是盗贼他们的据点,因为山洞过多,甚至有些太过深入,而且相连,所以守备队只能望洞兴叹,无法彻底剿匪,因为进入山洞,一不小心不是受埋伏,就是连洞一起消失,但是对手一点是也没有。

我就说,[以吸血鬼咒本身的能力,找些人应该不难吧,我跟摩业在谷口等你们抓人出来好了。]

落矶点了点头,就自顾自的以吸血鬼特有的飞行方式,向谷内前去。

麻有这时向我看过来,我也把他像落矶一样,念了咒文加在他身上,於是麻有也兴高采烈的进入谷中搜寻猎物去了。

摩业看了我一下,就对我说[富贵,那我呢。]

我摇了摇头,就说,多休息一下,我还要靠你去帮我领赏金,怎麽可能帮你施咒。

虽然摩业还是有点不了解,但是也知道,那并不是什麽好事,於是就陪我在谷口的空地上,聊天起来。

没多久,在某两人精力充沛的情况下,几乎在谷中的盗贼都在打斗後,或者是睡觉中,被抓了出来。

盗贼们有些还以恐惧的眼神看著,落矶跟麻有两人。

还没天亮,我们已经在领钱所前,让那些半夜被挖起来,张著血丝般的睡眼,一个一个的用官家资料对著俘虏者的身分,然後再惊吓中,给我们约九千金币,因为有些人不再谷内,与要给那些官员的回扣。

快天亮时分,我们一夥人刚好走到在某个空地上。

麻有对我说[富贵,我们现在来打一场好吗。]

我说,[当然可以了,甚至连落矶都可以一起上。]

落矶就说[不行,你一定是要收回我们的法术。]

我把手张开,说,[天地良心,我保证绝不收回你们身上的法术。]

落矶点了点头说,[那就好,那就没问题了。]

麻有就说[那我们开始了。]

我摇了摇头,说[没奖励,我不干。]

落矶就说[那你要怎样。]

我笑了笑,[当然是你们那一份赏金了。]

麻有就说[怎麽可以呢,你们都没出手,只在旁边看,不行,给你们那一份,我们已经觉得很冤枉了。]

我这时就说[那改为赌博,谁赢,谁就有所有的钱怎样,你们放心,我绝不用魔法,与招唤术。]

落矶听的有些心动,但是还是有小心了点就说,[不要,太危险了。]

麻有就对落矶说[不用怕拉,相信我们今晚的表现,只要我们的能力不被回收,我们不会输的。]

落矶考虑了一会,在心中痛苦挣扎与麻有的怂恿下,就说[好吧,就一言为定,但是我只答应赌一千枚金币。]

麻有听落矶这麽说,就说[我也只赌一千枚。]

我心想,算了,就说[好,就这麽决定,既然快天亮了,等第一声鸡啼,就动手,你们觉得怎样。]

落矶跟麻有点了点头,就说[就请摩业当见证,摩业,不要偏袒富贵知道吗,今天你可以分到钱,都是我们的帮忙。]

我笑了笑,心想,等会就知道了。

摩业在无奈的情况下,苦笑了一下,就说[好拉,放心,我不会偏袒的。]

於是,摩业就在我们之间作裁判。

在鸡啼声後,天空浮现鱼肚白,但是落矶跟麻有却完全没有一丝的行动,摩业已疑惑的眼神看了我一下。

我笑了笑,走了过去,在落矶跟麻有身上踹了几下,甚至当他们躺下後,我还是毫不留情的在他们身上,猛踢,猛踹。

落矶,跟麻有只能以惊讶,恐惧,不知怎麽办的眼神看著我。

我对著摩业笑了笑,就说[没办法,我没有听过吸血鬼可以在早上行动的。]说完,我狂笑不已的把他们身上各一千枚金币带走,就扬长而去了。

留下正以悲悯室友眼神的摩业,看著躺在地面上,鼻青脸肿,却完全没恢复情况发生的落矶跟麻有,心想,真是傻瓜,竟然想跟富贵打。

摩业怀著无奈的心情,把躺在地上的两人,慢慢拖回宿舍去了,正和刚才这两人,拖著一堆盗贼,去领钱的情况一般,讽刺的是刚才拖人的主角,现在变成被拖的主角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