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68章

作者:中国科幻

既然有钱了,为了接下来的计画,当然摩业就继续实行了事前情报收集的工作,每天看他在城里跑东跑西的,生怕漏掉了一支队伍,造成遗憾。

而另外两人,自然是成天呆在床上,毕竟,算他们倒楣,竟然想刚我打,而且暗黑吸血鬼咒的另一方面的缺点跑了出来,因为之前使用的魔力,跟生命力,都是事先预借的,当然那是因为那个吸血咒并不完整的关系,所以才会有这种情形发生,但是却不会危害到生命,这可是我的绝技了,现在的那两人,除了每天感到头痛慾裂,全身酸痛不堪,还有全身无力,成天无精打采的,只好每天陪我翘课,如果不是因为有赚到那比钱,落矶他们现在一定会因为生活压力而活不下去了。

虽然我没去上课,是因为用同游天地,发呆而去,或者是去婉珍那里睡个觉,让婉珍养养罢了。

因为某些因素,让老师们开始有点抓狂了,原本也只有我一人固定在翘课,现在增加到了几十个人,因为要再加上之前被落矶给报复的那些人,都在养伤中,不得不请病假休息,大部分人没来的原因被老师知道了後,麻有因为跟我同寝室,所以与落矶跟我列入浑蛋三人组,唉,麻有真是自作虐不可活阿。

之间韦均子虽然跑来找麻有跟摩业,希望可以先一起练出默契来,但是无情的结局,麻有成天除了日常吃饭等事外,几乎是一动也不动的呆在床上,等待恢复,摩业根本就是看不见人,让韦均子气的要命,还扬言若他们太早落败,都是另外两人的错,当然事不关己,听听就好。

接下来的日子,可能是我没什麽感觉吧,又或者是太过一帆风顺了,很快的,比武的日子也到了,之间,麻有跟落矶也恢复了常态,虽然之间都跑去跟老师拜托,因为翘太多课的缘故,怕成绩可能会不尽理想吧。

果然,人还是要像我一样,不要有太大的奢求,必竟看到落矶他低声下气拜托老师时,老师的那种令人不爽的嘴脸,唉,人若无求品自高阿。

王城中,皇家竞技场上,我现在正以选手的身分,坐在选手席区上,因为这算是大型的国家活动,比赛场地大的惊人,四周逐层而高的观众席上,若坐的比较远,几乎就只能看到小小的身影在场上扭动。

选手席是在观众席下的建筑特地留的空间中,可以遮风避雨,免受大太阳的压迫,人与人之间似乎是因为竞争感吧,所以总是感到浓浓的火葯味,因为王城中的学院太多,几乎光是选手就有上千人,看著人山人海的人群,与随之而来的亲友团,人气旺的要命,竞技场外纷乱林立的摊贩,此起彼落的吆喝,对於这种情形,长久以来国家就是以这种方式来刺激经济,所以只要合乎规定,王城守备队,对这种情形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的随他而去,显的非常热闹。

这时因为我跟落矶与韦均子他们为同一个学校由老师推荐出场的,所以都坐在一起,等叫到我们之後,再行上场抽签排程就好。

当然抽签的事,就只好交给落矶去做了。

看落矶跟韦均子去集合抽签时,摩业对我说[富贵,等抽签完後,就有专门的人员,负责统理赛局,再订出赌博的赏金赔率,当然稳赢的赔率,几乎很低,但是看起来必输的队伍,几乎就是赔的超高的,所以我们是不是要每局都赌,还是要怎样,而且当赢的赌金入手後,我们还要被阿蓝道家族的主办单位抽一成,这是基本的规则。]

我笑了笑,就说[不要想太多拉,基本上,算来算去,都是主办单位会赢,但是我们现在的情况不同,不用怕拉,我看你先说一下现在的情形好了。]

摩业拿出厚厚一叠手抄的纸,就看了看对我说,[共有三百多组来参加比赛,当然大部分是属於学校推出的,实力会比较雄厚一点,只有少部分跟你一样是因为成绩不好,或是顽劣的因素,被老师强踢出来比的,这种队伍这次比较少,还有一些人也是因为老师大力推荐而推出的,实力不明,难以估计,就跟我与韦均子,麻有一般,总之我们要看运气,还有每个基础赛给我们的时间没有像十六强决赛一样,一比就可以比个半天,总之都是要速战速决,而且给选手买赌卷的时间,也不多,为了怕我们作弊的行为,可以给外场的人一点暗示,所以不能买跟自己打的对手赢,但是可以先赌自己赢,这就不反对了。]

我说[那我买你跟别组的打会赢会输,有没有算在内。]

摩业就说[应为我们属於同一个学院,所以你不能买我输,但是可以买我赢。]

我勒,那我乾脆买自己就好了。

摩业就说[但是对别的学院的人,没有限制。]

我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就开始养神休息。

没多久,就看见三个彪形大汉向我走来,到了我面前,看了我身上挂的选手牌,就对我说,[你就是富贵吗。]

我看了他们一下,点了点头。

这时里头块头看起来比较高大的人就说[哈哈哈,看来你们是属於顽劣份子,才被老师推出来丢脸的吧。]

我心想,没有错,於是又点了点头。

那人就说,[那我们的运气还真好,第一战,就是这种软柿子,走了,赶快去看一下,他们之後的对手才是。]

於是行色匆匆,扬扬得意的走开来。

我看著他们离去时的身影,摇摇头,说了声[疯子。]就继续闭上眼睛,休息,养神。

这时摩业就走到我身旁,对我说[富贵要不要听他们的资料。]

我摆摆手,表示不用了,心想,照他们这样走下去,到处探勘敌情,到比赛时,不累死才怪。

没多久,落矶回来了,看到我就对我说,[富贵,富贵,赶快醒来拉,我抽到第四组的六号,等会马上就要上场了,对了,你有没有被我们的对手打招呼。]

我还是闭著眼,在躺椅上休息著,其实在这里可能只有我是带躺椅来吧,更何况,旁边的小几上,还有我喝的剩半杯的果汁。

这时麻有在旁边就替我回答说[刚刚已经来过了,落矶,你猜,富贵刚才他们走後说什麽。]

落矶饶有兴趣的说[富贵说了什麽。]

摩业就说[疯子。]

落矶就说[摩业,你干麻骂我。]

摩业笑著说[富贵在他们走後,骂他们说疯子,我可不是骂你。]

落矶释怀了,但是还是说,[那现在该怎麽办,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不是好惹的,而且等会我们就要跟他们打了,我好紧张怎麽办。]

我这时伸了伸懒腰,把旁边还剩半杯果汁的玻璃杯,缓缓的拿了起来,喝了口果汁,润了润我乾涩的chún,这时我的细微动作,因此变成了众人的焦点。

我看了落矶他们期待的眼神,点了点头,就对他们说[摩业,你等会买我跟落矶胜,记的,多买点,就把剩下的钱,全贴上好了,赔率应该不错,快点去,不然会来不及。]

摩业听我一说,开心的不得了,就说,[好,我马上就去。]於是赶紧起身,背著一口大麻布袋,那里面是我跟摩业的赏金财产。

这时落矶跟麻有听我这麽说,就知道我们要作什麽了,高兴的要命,知道我要出手了,於是就对摩业说[我也要,我也要。]

跟著摩业,落矶与麻有三人一起,就向专位选手使用的赌注场,前去,希望可以大赚一场。

我看著他们赶紧离去时的背影,又喝了口剩下的果汁,心想,等会,再叫落机下场就好,相信,他不敢不拼命吧,看他那种赶集的模样,看来他可能是要把家当全赌上了,想到这里,嘴边又浮出了微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