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69章

作者:中国科幻

喧闹吵杂的场地,看台上坐满了汹涌打气的人潮,正为场中的赛程,为他们心中的主角,与手中票里的角色加油打气著,有些情绪激动到已经站起来,边喊边叫啸著,整个竞技场的情绪,完全不需要带动,已经是非常的高亢。

我心想,现在都还没进入最精采的比试,就已经喊的这麽热,如果到十六决时,不就是翻了天吗,真是的,只要把比试战斗加赌博,参予的人不疯也难。

哇,还真是不错,还有美女组成的美腿啦啦队,有够青的,看的让人心痒难分,只是那些美女团没有一人是为我们加油的。

这时落矶就跟我说,[富贵,好羡慕别的学校,你看,还有组拉拉队来加油,我们都没有],我看了在看台上,几个看来是赌我们赢的支持者的人,只了指他们说,你看,我们也是有支持者的。

虽然他们嘴里不是念,加油,加油,但是念的口号却是蛮另类的如[那两个小子,老子买你们赢,你们不赢就给我回去时候小心一点。]看来这位支持者是一位占卜师了。

[那两个小鬼,老子可是押了身家财产在你们身上,我能不能翻本全靠你们了。]看来这位支持者,再等这笔钱回去养活一家大小了。

[喂,小心注意一点,我已经帮你们打通关节了,等会你们如果输了,那些投资可都要你们赔。]看来这位支持者,是哪种不管输或赢,都想分一杯羹回去的人。

诸如此类,多的要命,我以无奈的眼神看著落矶,对他说[落矶,辛苦你了,等会他们的幸福都要压在你身上了。]

落矶听我说完,吓了一跳,以颤抖的语气对我说[富贵,你不下场阿。]

我摇了摇头,说,[我没打算这麽早下场,所以你就多担待点了,拜托你了。]说完我露出一抹微笑。

这时看见落矶他那哭丧的脸,就以一脸好奇的问,[落矶怎麽了,不好吗。]

落矶好像快哭出来了,就说,[富贵你真的不下场。]

我点了点头说,[没有错,如果你输了,就当我们输了。]

落矶就说,[那你花的那些钱怎麽办,那些也是买我们赢耶。]

我笑了一下,就说[不要紧,我又不缺钱,玩玩就好。]

落矶以哭丧的脸就说,[我现在想退票,可不可以。]

我看著落矶,装出严肃的语气,对他说[听说是不可以的。]

落矶全身好像软了下来,眼下就要倒在地上了,可能是高兴的昏倒了吧,我赶紧扶他一把,以免他在这里被其他经过的选手当蟑螂采过去。

这时看到落矶气若游丝的模样,赶紧捏了捏他的人中,对他说[落矶,落矶,怎麽了,等会我们就要上场了。]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昏倒了。

这时我看到落矶手边的小包中,一堆的彩票,看来全都是买我们赢的卷了。

在救护落矶的不久之後,已经叫到我们上场了。

本著无奈,我只好搀扶著落矶到场上,这时看到评审跟那三个彪形大汉,这时那评审对我说,[这位同学,你旁边的队友还可以吗。]

我笑著说[放心拉,这是他要动手前的景象,不用担心,比赛开始就好了。]

这时我就随手在落矶身後笔走龙蛇的写了点图案,就对那评审说,[可以开始了,没关系。]

果然落矶马上闭著眼睛,垂头丧气的站在台上,看来著时有点诡异,但是评审看到这种情形,就当作是某些宗教上战场前的仪式了,也不多说,就说[好,既然双方成员都没事,我们就开始吧。]

於是就站到一旁,等我们开始打斗,我这时就说[我们派落矶出场,如果他赢了你们三个,就算我们输,反之就是你们赢,如何可以吗。]

那三个彪形大汉中的某人就说[当然没问题,小子,你是怕了所以不敢上场阿,算了,没关系,只是这胖子敢跟我们打吗,之前遇到我们跟他打招呼时,就吓的像是看见猫的老鼠一样,我们还真是怀疑,打的起来吗。]

我笑了笑说[等会你们别输就好了。]於是走到一旁,席地而坐,等著欣赏眼前的战斗,虽然有些喧哗的吵闹,自四周的看台上发出,但是,我可是比赛者,我要怎样,与你们何干,虽然你们手上的纸条上,有我的名子。

於是我就开始见到在场上的三人开始抽出剑来,准备恐吓落矶。

但是落矶还在昏迷中,怎麽有可能会有反应呢,所以那三人的恐吓根本是没有用,於是在千分无奈,与愤怒下,终於开使用剑,攻击落矶。

只见落矶在三人所组成的剑光中,摇曳著那肥肥的身躯,但是却蛮灵活的在那里,躲过敌方三人所组成的攻势,像是排演以久的模样般,总是能再千钧一发之际,险险避过对方的攻击。

这会,那三人可有些荒了,因为排练已久的攻势竟然完全无法造成对方一丝一毫的伤害,而且对方还游刃有馀的在闪躲,还闭著眼睛,最让他们受打击的是,这还是稍早之前,见了他们,就吓的要命的小胖子,他们的自尊心怎麽可能受的了。

这时他们有人突然就说,[不管了,快,马上用大绝招解决他。]

另外的两人其中之一就说[大绝招不是要在最後那几场比赛的时候才要施展吗。]

剩馀的一人就接著说[不用的话,我们连这场也没办法赢,更别说是晋级了。]

那反对的人听到就说[好吧,我们赶紧速战速决。]

於是不再多话,一时之间场中,冰锥,火球,风刃,雷球乱飞,再加上那不时加入的剑光,真不愧是练习已久的阵势,看来这叫大绝招的功夫,在他们三人手上已经演练以久,几乎是滴水不露的地步,难怪他们敢这麽猖獗,还想要把这招放在决赛才使用。

在一阵尘烟散去,里头中间只站著一个看来一脸惊惶的大胖子,在叫著,[好痛,我怎麽会在这,疑,为什麽我全身是伤,阿,我什麽时候上场比赛了。]看著眼前三个凶神恶煞,几乎就要把他吃了的落矶,在情急下,哭了出来。

还念著,[各位大爷,我与你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的,拜托你们就放了我吧。]说完可能想逼真一点,竟然想下跪了事。

当然我怎麽会让他这麽快活,没想到落机会再这时醒来,於是我在念了几句口诀,让在落矶身後的操身咒,继续活络下去,只见突然之间,落矶就说[奇怪,为什麽我的身体不听我的命令了,阿,手自己动了起来。]

於是落矶就飞身,踢了他们三人之一一脚,但是落矶嘴里还说[这这不是我做的,是身体自己动起来的,我保证,跟我完全没关系,对不起阿,真的不是我要打你,是手自己打你的。]

於是落矶就在这胡言乱语之中,又跟那三人打了起来。

那三个彪形大汉,一脸愤怒,心想,这死胖子是怎麽回事,边说抱歉的话,还出手凌厉,凶残,动不动就攻击我们的子孙带,可恶,竟然这麽悲鄙,想一边减弱我们的斗志,一边攻击我们,可恶,我们才不会上当,可是,真奇怪,竟然有人挨了我们的大绝招後,还站的起来,难怪另一个人会不出手,原来这死胖子是有实力的。

於是就恢复了原本的状态,期间虽然落矶有受了点伤,但是只见落矶边哭边说[好痛,好痛。]但是身体却完全不停顿的继续跟另外三人打了起来。

终於在旁边的裁判开始说话了,只见他说[你们再不赶紧结束,我可是要判你们之间的技术分数了,不管谁输了可不要怨我。]

其实这种判技术分,是选手最没把握的了,谁敢肯定,自己的分数一定比对方高,於是就见到那三人,赶紧加快绝招的攻击,盼能再最後一刻前,击倒对方。

再裁判数秒的最後一秒,也是场中四人打斗的最激烈的时刻,我暗念了一句[自爆。]

只见场中突的一声巨响,那三人被爆炸的压力给震昏出场外,落矶也全身无力,且全身遍体粼伤的躺在场中。

在场的观众,裁判,谁想的到,在第一局而已,就有人使用这种自爆的搏命法术,不由的使人觉得,天阿,竟然弄到如此的激烈,让人想到选手难混。

这时在敌方无人的情况下,我是唯一还以有用之身留在场上的选手,於是自然判定我跟落矶赢了。

当然在医疗人员简便的复原魔法的使用下,落矶是保住了一条命,这时,工作人员对我说,[他伤的这麽重,你们还要不要上场比。]

我这时就说[放心拉,等会他就可以上场了。]

落矶满身绷带的躺在病床上,喊了声,[救命阿,我弃权。]

工作人员就说[怎麽办,他都这麽说。]

我笑了笑就说,[没关系拉,他每次都这样,不要理他拉,等该我们上场时,不用我拉,他又会自己跑上场去比赛了。]我以每次他都这样的表情看著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看了看就不理落矶在旁大叹可怜的哭声,就对我说[好吧,既然你这麽说,就好,可是我声明一下,如果他自己临时不上场,就当你们弃权了。]

於是再工作人员离开的同时,落矶那哭喊的声音也就越来越闪亮了,我这时对落矶笑了笑说[等会就都靠你了,我陪你,你可以先跟我说,你下一场的同归於尽魔法,想用哪一种。]

看著我天真无邪的笑容,落矶又昏了过去。(未完,待续)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大圣者》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中国科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中国科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