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者》

第08章

作者:中国科幻

当我回到家里之时,看见在我床上躺着的凝形兽,看到我自己的样子,躺在自己的床上,幸福的睡相,我不禁有着好像被自己愚弄的感觉,可是反身一想,其实如果不是这只凝形兽,那我可能也不能尽情的出去做自己想要的事,于是转身一腿,把自己踢起来,只见我(凝形兽)发出有若淡黄色的光芒,就慢慢的回复成一只犹若吃饱撑着的肥肥的小猪样式的生物,而且发出,咯。咯。的叫声,似是在向我抗议为甚么它努力的做好他的工作,我竟然不好好的慰劳一番,反而一脚把他踢下床去。

真是的,只是叫它在床上睡一觉而已,竟然还敢跟我邀功似的抱怨连连,难不成是我太久没有调教调教,害的最近叫出来的召换兽,都有些趾高气昂的。

想到这里,不自觉的伸出我可爱的小脚,迅速的又在它身上又多踹几脚,以示逞戒,害它像球一样的在地上滚了又滚,直发出咯咯的求饶声,我听的满足于它的求饶叫声,不禁高兴的又多踢了几下,看来这只凝形兽只有哀怨的自叹可怜于拥有一个性喜虐待的主人了。

在我高兴的笑几声之后,才开始问它,绝影的去处“喂,绝影呢,怎么不见了,我在后山的湖边等了半天,都没看见它的存在,该不会又给我跑去哪里摸鱼了吧,你会不会也跟它串通好,想来骗我这个伟大,贤能的主人吧,还不赶快给我招供,不然,哼…哼…哼……”

说着,说着,我又不禁提起我的可爱小脚丫,状作似是要踢出去的模样。

只见凝形兽,吓的赶快驳伏余地上,状似惧怕的样子,其实以它圆滚滚的身材,不管是否为驳伏于地,看起来都像是一颗肉球在地上滚动的样子,如果女孩子看到一定会说好可爱的把它抱起来捧在手心,但是只可惜我是男生。

只见凝形兽咯咯的说道:“禀告我伟大仁慈贤能的主人,当我忠心的执勤你交代的任务之时,在外面突然传来神殿大祭师,已经到神殿的信息,当然我们这些小兽一定会有很大的兴趣在外面的广告传言,而且他们还说是什么万年难得一见的伟大祭师,不管什么病,什么诅咒,都可以完全痊愈,而且还说还有王国内的第一剑士猛达的陪同,外面的广告,也说那个什么猛的,一剑可以杀死一条龙,所以绝影按耐不住寂寞,就说什么要去看看,我本来也想去看的说,但是为了忠心,完成主人您的任务,所以才没去的说。”凝形兽心想,我怎么敢去,又不是活的不耐烦了,被控制在如此不尊重人权的主人手上,ㄡ不,不尊重兽权,动不动就是皮鞭,蜡烛加麻绳,还按照三餐加宵夜的虐待,如果我跑去了,不是要被你这个万恶的渊薮,作成活兽三十六吃的兼打入十八层地狱,还每次都要求我们称你是善良,贤能的伟大主人,真是睁眼说瞎话的典型写照。

只见我回答道:“ㄡ,那好像你是忠心耿耿的招唤兽的样子,可是我给你的小工作,只是要你躺在床上,看看有没有事情发生而已,应该没有那么重要吧,但是你既然形容的这么忠心,那为什么我回来的时候,竟然会发现,躺在床上的我在流口水的,有碍观瞻的情形,如果有人那时跑来瞻仰我,那我不就形象破灭了吗。”说着,说着,又不自觉的伸出我的小小脚。

在凝形兽又在地上滚了两滚后,凝形兽突然觉得应该跟绝影跑去看看人类的聚会,也不用在这里被主人虐待,不禁开始后悔不该被绝影骗说我这身材出去可能会被当成烤rǔ猪的小猪,想到说烤rǔ猪是直接被当成串烧,直接在火上烤,不禁感到头皮发麻,就开始诅咒,真是的这人世界里的猪长的这么像我干什么,不会长的像绝影ㄡ。

就在房里,有一个小孩在踢一个像球的生物时,在外面的神殿上空,在祭师开始发布他们祭祀时的神谕之时,突然刮起一阵强风,有一只长的似豹非豹,且在前肢与后肢之间长着薄膜,似是在滑翔时用来御风专用的生化演进,而它的尾巴似是像镰刀似的且尾尖还闪着绿油油的光芒,突然发出强烈吓人的叫声,如果知道这只兽,其实是一千五百年前,血洗圣兰王朝的凶兽绝影,那在神殿之内外众人,可能会连滚带爬的远离这是非之地,但只是以为又是哪里敌方的招唤师以时空裂缝划破空间叫来的招唤兽,以用来闹场的前奏。

这时只见殿前的一堆武士直说“有刺客,大家小心,赶快保护好祭师。”“快驱散民众,小心有人在群众里放冷箭”

这时在天空中的绝影,只是冷冷看着下方混乱的场面,心想怎么看了这么久,都还没有一‘两个比较热血的人冲上来,我可是好久没有享受与人厮杀的感觉,看到底下的众人只是在彼此的推挤已经出现伤亡了,而隐身在其中的几股杀气,突然现出,但是不是为了攻击自己,凡而往祭师台冲去,看到在下面的几股人马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而且之中已经有挂彩产生,却根本没有人肯理我这个野兽,想到当年总是一大堆对我闻之色变的人们,不禁感到英雄气短的无奈,而对底下的一切,不禁只是在空中呆呆的看,真是想念从前的感觉不禁油然而生。

看到下面穿着金色披风的武士,虽然不像广告所形容的,什么一剑可以劈死一条龙,那么天荒夜谈,但在下面的一群人中却是有着功夫扎实,行动迅速,且在魔法与剑术的应用上也是得心应手,比较上就是下面那群人中最强的,而且在祭师台上的祭师不停的以光弹,火球,治愈术等法术辅助之下,渐渐的取得优势,终于在越来越多的敌人失手被擒后,终于大事底定,可是他们竟然只是抬头露出很奇异的眼神看着我(绝影)的存在,我高兴的又凄潾的叫了一声,终于有人注意到我了。

可是等了半天,只见下面的众人,只是用奇怪的眼神与语气在询问下面被擒的众人。

“到底是谁把它招唤出来的,为什么它只是呆呆的停在空中鸣叫,该不会是你们的招唤师太肉脚了吧,才会有这种白痴兽出现吧。”

“疑,它不是你们的人招唤出来的吗,如果不是你们的人想先招唤一些魔兽当守卫,那我们也不会怕失败而先发制人,害的我们还没到最佳时刻,就发动攻击,真是一子败全盘输ㄚ。”

“疑,不是你们的人,也不是我们的人,那………”

就在这时,绝影终于受不了了,呜阿,的一声引发‘风千刃’的法术就往祭师台射去,似是要发泄一直被忽略的愤怒之气,只见蓝空之中,一堆状似蓝绿色泽的风刃,以绝影为中心,往祭师台上蜂臃而去,似是要把祭师台上的一切都尽数摧毁,当然在祭师台上的祭师们也不会是省油的灯,一大堆防护形的气罩,纷纷出笼,但是虽然在国内外,祭师们的防护型法力,是所有职业中最强也是最精的,但是只可惜他们遇到的是真风界中超强的魔兽绝影,几乎所有的护罩只是稍微碰到那些风刃,就犹如槁木摧折般的纷纷破裂,唯有在大祭师的防御魔法之下,有稍稍的延迟,或只是相克的土系魔法才有让风刃有小小的磨损,但也是拖延不了多久,就再几乎再祭台上的众人都要失去信心之时,在空中突然传来刻意压低的吟念咒语的声音。

“遥远黑暗的众神啊,听从您黑暗的吐息,带来悠久的纹章,吸收万物的一切,出来吧,黑暗的气息”

只见在绝影背后的突然出现浓黑的若有生命的烟,不断且迅速的向绝影卷去,不但捆住且包住绝影,并且吞噬在空中所有绝影所发出的风刃,与在空中所有的防护罩,甚至是在那所有的物质,能量与阳光。

就在绝影发出不甘心的啸叫之后,就看见绝影与那浓烟被吸进一个若似浓烟出口的小洞内,就慢慢缩小不见了。此时在祭师台上,只看见一大堆使用魔法力过度,而满身是汗的的祭师们,或坐或卧的,像是完全的透支生命力一般的喘息,而却又像是浩劫归来的喜悦一般地露出微笑,似是死里逃身一般的快乐,而大祭师却叹了一口气,好像是对王国与未来充满了忧心。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圣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