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精选》

百科全书学者

作者:外国科幻

极星━━……其位置,就极星於银河历史中所居地位而言,可说甚为奇特;然多数论者未尝指出其命定之必然。位於银河螺旋极端尽头,一个孤立恒星的唯一行星,资源既少,经济价值更微不足道,被发现五世纪後仍无人定居,直到百科全书学者登陆……新一代成长後,无可避免地,极星脱离了川陀心灵历史学家附庸的地位。韩定的势力在安略南叛变期间兴起,他是极星历代伟人之中,第一个……<

                    银河百科全书

房中一处照明良好的角落里,皮琏正在桌上忙碌著。工作需要协调,任务需要编派,线索得理出头绪来。

五十年了。花了五十年在此地建立百科全书第一基地,并使之运作;五十年收集素材,五十年的准备。

现在终於完成了。再过五年,银河所能想见、最伟大历史钜作的第一册就要出版。然後每隔十年━━一如时钟般精准确实━━一册一册出版下去。同时会有增修版、时事特刊等,直到━━

桌上通报器焦躁闷响,搅乱了他的心神。差点把这约会给忘了。他砰然按下出入开关,用眼角馀光瞥著韩定的身影进门,头都没抬一下。

韩定自顾自地笑笑。他在赶时间;不过他也晓得,当皮琏对打扰工作的任何人物故示冷淡的时候,可别去招惹他。最好自己窝到桌子另一侧的椅子上等候。

皮琏的笔尖横越纸头时发出极细的声响,除此之外一无动静。韩定从背心口袋里掏出一枚两元硬币,上下抛动;钱币的不锈钢表面,在空中翻转时闪烁发光。他一再抛掷,懒懒看著闪亮的反光。在所有金属都必须进口的星球上,不锈钢算是不错的交易媒介。

皮琏抬起头来,被反光刺了眼:“住手。”声音像是在发牢騒。

“呃?”

“别丢那可恶的铜板!”

“噢。”韩定把铁币收进口袋:“什麽时候准备好了,再通知我好吗?我答应要在新下水道计画投票之前,赶回市议会的。”

皮琏摆个手势,再把自个儿撑离桌面:“我准备好了。不过希望你别拿市政事务来烦我,那是你该操心的事,拜托。百科全书占去了我所有的时间。”

“听过新闻吗?”韩定冷然问道。

“什麽新闻?”

“极星市立超波站,两小时前收到的新闻。安略南皇家总督已经自立为王了。”

“嗯?怎麽了?”

“意思是说,”韩定回答:“我们和帝国内部的连系给切断了。虽然事情在意料之中,但还是没能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安略南挡在我们到山达尼、川陀以及织女星系的唯一贸易路线上。我们的金属要从那儿来?六个月来,我们没有半点钢或铝的进货,现在就别指望了;除非安略南国王陛下大发慈悲。”

皮琏颇觉不耐,由齿缝里发出嘘声:“那就从他那儿拿。”

“能吗?听著,老皮,根据基地宪章,赋予百科全书委员会的托管理事会充份的行政权力。我做为极星市长,只有在你签署了许可命令之後,才有刚够来擤鼻涕打喷嚏的小小权力。那是你和理事会的责任。极星市的繁荣有赖於与银河各地之间的持续贸易,现在我以市长的名义要求你,立刻召开紧急会议━━”

“住口!不要在这里发表竞选演说。听著,韩定,托管委员会并不阻止在极星设立市政机构,因为我们晓得有其必要。自从五十年前基地建立以来,人口已经增加许多;而这些增加的人口,牵涉许多与百科全书无关的事务。但并不表示,基地最初且唯一的目标,不再是出版总合人类知识的百科全书。我们是国家支持的科学机构,不能、也不会介入地方政治。”

“地方政治!眼睛放亮一点,老皮,这是生死攸关的事。这个星球,极星,不能靠自己来维持机械文明。缺乏金属,你知道的,地表岩石中没有任何铜、铁或铝的踪迹,其他含量也极少。如果伟大的安略南王来胁迫我们,你想百科全书会怎麽样?”

“胁迫我们?你忘了我们是在皇帝陛下的直接统治之下?我们不受安略南或是其他任何行省的节制。想起来没有!这里是皇家领地,没有人可以碰我们。帝国会保护我们。”

“那它怎麽没阻止安略南总督称王?而且,只有安略南吗?至少有二十个银河外围的行省,实际上是整个边区,都已经开始自行其是。告诉你,我觉得帝国不但靠不住,更没有力量来保护我们。”

“鬼扯!总督,国王━━有什麽不一样?帝国总是处在政治游戏中,让不同的人牵来扯去。总督背叛过,皇帝也曾因此而遭罢黜、甚至刺杀。可是帝国本身有什麽变化?算了吧,韩定,不关我们的事。我们是彻头彻尾的科学家,只关心百科全书。噢,对了,差点忘记。韩定!”

“嗯?”

“管管你的报纸!”皮琏语含怒意。

“极星日报?那不是我的,是私人办的。怎麽啦?”

“几星期以来,它一直鼓吹让基地建立五十周年庆成为公定假日,还要举行很不合宜的庆祝活动。”

“有什麽不好?三个月内计时器会打开轮回屋,我认为第一次开门可是一件大事,不是吗?”

“不要有愚蠢的大游行。韩定,轮回屋开门只和托管理事会有关。任何重要事项都会和民众说明。讨论到此为止,请向日报说清楚。”

“抱歉,老皮,市宪章里保障一件小小事情,叫做出版自由。”

“也许,但理事会不管这个。我是极星上的皇家代表,韩定,在这方面有充分授权。”

韩定的表情突然变得像是临刑的刽子手,声色俱厉:“既然你是皇帝的代表,我还有一点小小消息要告诉你。”

“关於安略南?”皮琏紧绷双chún,甚觉恼怒。

“不错。安略南将派一位特使到这里来,在两星期内。”

“特使?到这儿?安略南?”皮琏担心了:“做什麽?”

韩定站起来,用力将椅子靠上:“你不妨猜猜看。”

然後大步离开,丝毫不留情面。

                      2

安公德礼(“公”字意味贵族血统)━━蒲乐麻州州长、安略南国王陛下特命全权大使,外带半打其他头衔━━抵达航站,韩定以国宾之礼相迎。

笑脸紧绷的州长略一欠身,俐落地拔枪出套,柄交韩定;韩定用一把特别借来的枪回以同等礼节。友谊善意由此奠立;即使韩定注意到安某肩上的异样凸起,他也谨口慎言一声不吭。

他们站上地面车,市府官员职工绕集四周,缓慢而隆重地开向百科全书广场,一路接受热情群众的欢呼。

安州长接受欢呼,并以军人及贵族的矜持,冷漠答礼。

他对韩定说:“你的星球就这一个城市?”

韩定提高声调以盖过群众的呼喊:“我们是个年轻的世界,阁下。在我们星球短得可怜的历史当中,很少有达官贵人造访;因此民众分外热情。”

安某听到“达官贵人”四字时,显然没意会出里头的嘲讽之意。

他沉思道:“五十年前建立的,嗯哼!这里还有很多未开发的土地。你们从没想过要划分领地?”

“目前没有这种必要。我们是极度中央集权的;也必须是,因为百科全书的缘故。或许有一天,当我们的人口成长到━━”

“怪地方!你们没有农民?”

韩定暗想:不须要多了不起的观察力,就可以看出阁下四体不勤,五体不分。他故作无心答道:“没有━━也没有贵族。”

安某双眉上扬:“那你的上级━━我要见的那位是?”

“你是指皮博士?是的!他是托管理事会主席,皇上的私人代表。”

“博士?没别的头衔?是个学者?而他的权力高於市政当局?”

“嗯,一点没错。”韩定友善回答道:“这里的人多多少少都算是个学者。毕竟这个星球不过是个科学基地━━受皇上的直接管辖。”

最後一句话的略为强调,似乎使得州长有些狼狈。在往百科全书广场的缓慢行程中,他保持缄默陷入沉思。

即使韩定觉得,下午和随之而来的夜晚十分无聊,至少有一点令他满意;就是认清了皮琏和安德礼,彼此都看不起对方。这两人一见面问候寒暄就针锋相对。

“视察”百科全书大楼时,安某无精打采地听皮琏演讲。当他们穿越广阔的参考影片贮藏室和无数放映室的时候,安某做出礼貌而茫然的笑容,忍受皮琏的喋喋不休。

在一层层上上下下、一间间进进出出,走过写作部、编辑部、出版部和影片部之後,安某终於作出第一个概括评论:“都很有意思,”他说:“不过这些工作,对成人而言似乎蛮怪异的。有什麽用处?”

韩定注意到,对这个评语皮琏无法置辩,尽避他的表情看来自信满满。

晚餐所发生的事和下午相比,正如镜中反照。安某独个儿滔滔不绝地讲述,日前他在安略南与新独立的近邻━━史迈诺王国之间的大战中,率领大军所创下的丰功伟业;纤毫必至,而且乐趣无穷。

州长的流水故事直讲到饭後,低阶官员一个个藉词开溜。当他说完横扫敌舰获得重大胜利的最後细节之时,皮琏和韩定已经引他到阳台上,享受暖洋洋的夏夜和风了。

“现在,”他说话时极其快活:“来谈些正经事。”

“当然。”韩定喃喃说道,点起一根织女星烟草制成的长雪茄━━没多少存货了,他暗想━━然後靠到椅背上前後摇。银河高悬天际,由地平线一端到另一端,朦胧伸展棱镜般的身形。居於宇宙尽头的此地星辰寥寥,相形之下微不足道。

“当然了,”州长道:“所有正式讨论━━签署文件、以及诸如此类的官样文章,会交给━━你们管议会叫什麽?”

“理事会。”皮琏冷冷答道。

“怪名字!且不管它,那是明天的事。现在咱们开门见山,明人眼底不说暗话,嗯?”

“你的意思是━━”韩定想引起他的话头。

“是这样。外头边区的情势有些改变,而这个星球的地位变得有些微妙。如果我们对事情的状况能够达成一致见解,会非常合乎时宜。打个岔,市长,你还有这种雪茄吗?”

韩定一怔,心不甘情不愿地拿出一支。

安德礼深吸一口後,啧啧赞赏:“织女烟草!你打那儿拿来的?”

“上次运补的时候收到一些,几乎没得剩了。太空知道几时才能再有━━如果有机会的话。”

皮琏皱起眉头;他不吸烟,也因此而讨厌那股味道:“让我们搞清楚,阁下。你的任务只是要澄清状况?”

安某在第一口大烟喷成的浓雾中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就没什麽好说的。百科全书基地的地位一如既往,没有任何改变。”

“啊!那什麽叫做‘一如既往’?”

“听著:是国家支持的科学机构,至高无上统治者的私人领地,我说的就是皇上本人。”

州长看来不为所动,又吹了个烟圈:“说得真精彩,皮博士。我能想像你两手捧著御赐玺封的特许权状━━但看看现实情势。你要如何面对史迈诺?史迈诺的首都离你不到五十秒差,你该知道。还有柯诺和大绿苞呢?”

皮琏道:“我们和任何行省都毫无瓜葛。作为皇上的领地━━”

“那些不是行省。”安某提醒道:“都已经是王国了。”

“就算是王国,我们还是毫无瓜葛。作为一个科学机构━━”

“科学个屁!”对方骂道:“我们怎麽眼睁睁地坐视史迈诺夺取极星?”

“皇上呢?他难道会袖手旁观?”

安某定下神来,道:“好罢,这麽著,皮博士。你尊重皇帝的财产,而安略南也一样。史迈诺则不然。记得不,我们刚和皇帝签下一份条约━━明天我会拿一份副本给你的理事会━━上面交代,在原安略南省境之内,我们是皇帝的代表,负责维持秩序。我们的责任很明白,对不对?”

“没错。但极星不属於安略南省。”

“可是史迈诺━━”

“也不属於史迈诺。极星不属於任何行省。”

“史迈诺知道吗?”

“我不在乎他知不知道。”

“我们在乎。我们刚和他打完一仗,而他还占据著我们两个星系。极星在两国之间占有极重要的战略地位。”

韩定不耐烦地插嘴:“你有什麽提议?阁下。”

州长看来早就想停止东拉西扯,好直接切入正题;他简明扼要说道:“看来极其显而易见的是,既然极星没有能力防卫自己,安略南为自身利益著想,必须承担这项任务。你们了解,我们并没有干涉内政的念头━━”

“嗯━━哼。”韩定咕噜一声示以冷淡。

“━━但我们认为,不论从任何角度来看,最好还是让安略南在这个星球上建立军事基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百科全书学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短篇精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