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精选》

在火星宇宙站

作者:外国科幻

首先我要说,事情总是自然而然地发生的,简直象一场梦,即不需要我事先安排,也不需要我去推动,我仅仅看着事情的进程而已。也许,一开始事情就已经初露端猊,对此我是应该有所察觉的。

事情发生在我执行两次任务之间的一个月的休假期间。在银河系警察局里,一个月上班,一个月休假是属于正常的工作秩序。在飞向地球的短途旅行前,我先到达火星宇宙站作通常的三天中途停留。

平时,希尔达-愿上帝保佑她-会在那里等候我的,她真是宇宙中最好的,十全十美的妻子,我将享受甜蜜的安静的假期-这对我俩来说,意味着一个美满的,但又是短暂的插曲。可是,使人感到美中不足的是,在整个银河系中,火星宇宙站是一个人来人往,十分混乱的地方,因此,严格地说,这里不适合我俩美妙的欢会。这如何向西尔达解释呢?

不幸的事发生了,就在我到达火星宇宙站的前两天,我的岳母病倒了-愿上帝保佑她。

着陆前的那天晚上,我收到希尔达打来的宇宙电报,告诉我说,她将逗留在地球上守护她的母亲,这一次不能在火星宇宙站等我了。

我立即给她复电,为了岳母的病,我感到万分抱歉,同时表示深切的忧虑。但是当我降陆时,我将在-

噢!天哪!我要呆在希尔达不在的火星宇宙站上。

一切欢乐都成了泡影,大家一定能够体谅我当时的心情,只剩下希尔达美丽的倩影和优雅的仪态在我的幻觉中久久伫立,可我,需要的是同她的真切的拥抱。于是,我通过电视电话招呼福芬娜,她是我过去不经常往来的情人。尽管花费高昂,我仍然想到她那里去。

我心里想,十分之一的可能福芬娜不在家,或者正忙着在接电话,也许她已经死了。

非常幸运,福芬娜正好在家,她接到了电视电话。天哪!我放心了,她根本没有死。看来她比以前更为娇艳,增长的年龄没有使她衰老,正如有些人所说的那样,习俗的浸染也没能损害她的婀娜姿态。

她喜欢见到我吗?在电视电话里听到她的尖叫声:”马克斯,好多年不见了。”

“是呀,福芬娜。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机会来了。你猜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现在正在火星宇宙站上,而希尔达却不能来了。”

她再一次高声叫到:”好极了,你来吧!”我沉思片刻。出乎意料的顺利,反倒使我有点忐忑不安起来。”那么,你愿意和我约会吗?”福芬娜可不是那种一看就可使人着迷的女人可是,她有一种内在的魅力,使人不能抗御她的多情风姿。

她故做姿态地说:”唔,我有一个无关紧要的小约会,不过,马克斯,我更喜欢你,快来吧。””太好了”。我高兴极了。

福芬娜属于这样一类姑娘-让我来详细告诉大家。她的住所处在只有零点四地球标准引力的火星引力下,她有一个从火星的假引力场强脱出来的新装置,当然花费很贵。如果你曾经有过在仅仅零点四地球标准引力情况下,把一个姑娘抱在怀里的体验,那么,你们就用不着问我为什么愿意那样干了。如果你们没有那种体验,很遗憾,再多的解释也是徒劳无益,我无论如何也说不清那种浮云般的轻飘感觉。

我挂断电视电话,心里唯一思念的就是具有女性魅力的福芬娜。她使如此令人向往,以致把我头脑中不着边际的各种幻想驱除得一干二净。我慢慢走出电视电话室。

也就在同一时间内,恰好是同一刻同一秒,巨大而深重的灾难首次向我悄然逼近。

这一次打击是由一个令人厌恶的秃子-火星官员罗格。克灵顿带来的。罗格闪动着一双青蓝色的大到差不多占有整个颧骨的奇特眼睛,在蜡黄的脸上长着棕色的胡须。我的假期生活从刚脱离宇宙飞船那一刻起就开始了,因此,我能承受整整四小时前额对着机舱以及与地面碰撞的折磨。正因为如此,我仅用正常的礼节问罗格:”你要干什么,我很忙,而且有要事在身。”

罗格冷淡地说:”你已经归我指挥,我正在卸货值勤工作台等候你的到来。”我芒然不知所措,”我不明白……。”他回答:“你当然一无所知。”

片刻之后,我觉得罗格说得有点道理,如果他在卸货值勤工作台,必定一直旋转着,而我通过那里就会象哈雷彗星扫过一样。我不得不说:”好了,你有什么任务?”

“我有一件小事要打扰你。”

“我正在度假,老兄。”我大笑起来。

他一本正经地说:”宇宙警察局已经进入警戒状态,我的朋友。”

这种警戒状态得语言,意味任何休假都被取消。我不相信有着回事,焦躁地说:”你发疯了,罗格,说句真心话,但愿这一切都不是真得吧!”

“十二万分得确信无疑。”

“罗格,”我绝望地喊着,”你不能指派另外的人?难道世界上除了我就没有其他人了?”

“你是火星宇宙站绝无仅有的一级侦探。”

“与地球有关系,在宇宙警察局总部里,无所事事的侦探堆成山呢。”

“这项任务必须在晚上十一点之前完成。这是问题的关键,你难道不知道已经只剩下三个小时了吗?”我猛抓头发,而这个傻瓜一点也不了解我的心思。我恳求道:”让我打个电话行吗?”于是我退回电视电话室,两眼紧紧盯着他,说:”这是我的私事!请你……”

福芬娜再一次光彩夺目,艳丽动人地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看上去遥远得象一颗小行星上的海市蜃楼。她疑惑不解地问:“出了什么事?马克斯!不要改变主意,我已经取消了另外的约会。”

我不安地说:”福芬娜,我的亲爱的。将来我一定来,不过眼前有些意外的事把我拖住了。她用十分委婉的语调询问耽搁的原因。我安慰她:”不要伤心,没有其他姑娘和我约会。和你同住一个城里的姑娘中,没有任何其他女性放在我的眼里,绝对没有。亲爱的,我的宝贝!这时,我只能徒然地用疯狂般的冲动去紧紧拥抱电视屏幕。

“我正在做一件特殊的工作,当然时间不会太长。”

她颓丧地说:”好吧!”可她说这句话的怀疑神情使我不寒而栗。我走出电视电话室问:”罗格,现在你必须告诉我,你为我招揽了什么苦差事?”

我们来到宇宙站,走进一间隔音室。他说:”于本地时间晚上八点,准确地说就在半小时之内,心宿二巨人号从天狼星飞到我们这里。”

“恩。”

“其中有三个人将留在这儿,等候深夜十一点钟从地球飞来的宇宙进食者号,这只飞船停留片刻之后将飞往开普敦银河系,他们就乘此宇宙飞船脱离我们所管辖的区域。”

“明白。”

“因此,在八点到十一点之间,他们被停留在一间特殊的侯机室,你必须和他们呆在一起。我这里有他们每人的立体照,你可以根据照片一一识别他们。就在八点到十一点这段时间内,你一定要识破三人之中是谁携带着危险品。”

“哪一类危险品?”

“最可怕的一种-变性宇航灵。”

“变性宇航灵?”罗格的话使我震惊。我很熟悉宇航灵,如果你们已经经历过宇宙飞行,那么一定会明白这是什么样的东西了。假如你们从来没有脱离过地球的引力,当你们第一次参加宇宙旅行的时候,就必须服用宇航灵。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科学常识。几乎首次参加宇宙旅行的每一个人都离不开它,并且每次旅行都得大量服用。没有宇航灵,当飞船自由降落时,就会使人感到一种从未有过得恶心头晕,同时还会发出恐怖得尖叫声,陷入长时间得精神变态。如果服用宇航灵,一切就很正常,不用担心会有任何反应。宇航灵不会使人吃上瘾,不会对人产生有损健康得副作用。它是那样合乎理想,宇宙旅行绝不可少了它,因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代替它。人们对宇航灵得特异功效一点也不怀疑。

罗格心事重重地回答:”对,正是变性宇航灵。这种葯可以通过简单得化学反应改变它的化学成分,成为一种成瘾性毒品。当你第一次接触它以后,就会发现它强列地控制着人。而使人永远摆脱不了它。这是同我们迄今所知的最危险的生物碱一样令人生畏和震恐。

“我们正好发现了它?”

“不,宇宙警察局几年来已经发现这种葯物,但是为了阻止另外的人了解真相,在每次发现后立刻销毁。现在要想补救,为时已经晚了。”

“那又该怎么办?”

“将要在火星宇宙站逗留的那三个人中,有一个正贴身携带了一些变性宇航灵,联盟之外的开普勒银河系的化学家将分析这种葯,然后进一步作出综合性处理的方法。所有这一切大功告成之后,我们曾经看到和扑灭的有关最可恶的毒品恐怖的一场斗争就被从根本上结束了。”

“你想消灭变性宇航灵。”

“当然,如果我们消灭了这种祸害,也就排除了宇宙旅行中的一切危险因素。”

“我想把我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最要害的问题上,那么三个人中哪一个正携带这种葯物?”

罗格大笑起来,笑得使人难受。他说:”如果我们知道还要你干什么?你必须从三个人中楸出罪犯。”

“你给我一件我无法完成,而且是如此无头绪得工作。”

“你如果搞错了人,可要冒杀头得危险。他们三个人都是自己行星上得巨头。一个叫爱德华。哈浦斯特;一个叫约克温。列斯齐;一个叫安德蒙。凡露齐。明白吗?”罗格说的句句都是真话,我早已久闻他们的鼎鼎大名,你在下面也会有机会和他们见见面。你知道,如果没有充分证据,根本就无法碰他们。

我又问:”难道他们当中只有一个人进行这笔肮脏的交易,而这笔交易大得有点象…。。,”

“卷入这笔交易得有几百万亿,”罗格说,”这三个人都是可疑分子,但是只有一个人干这种罪恶勾当。这是非常可怕的,因为杰克。宾克先生在被击毙前已经获得这一重要情报-”

“杰克。宾克死了!”一时,我忘记了笼罩于心头的巨大的毒品恐怖,也把对福芬娜的怀念忘的一干二净。

“无耻!一个家伙竟敢行刺。现在,你去调查的正是那个罪犯,在十一点之前,你必须正确地识别他。只要能逮住他。我们便可以加倍惩罚他,为可怜的杰克。宾客先生报仇血恨,保证银河系的安全。但是,如果你认错了人,将会引起整个星际形势的大动荡。你决不可以掉以轻心,否则一切都会被记在黑名单上,从这里把你送到心宿:巨人号,而受到报复。”

我估量着问:”如果调查失败呢?”

“后果将同搞错了人那样严重,以至会直接影响到宇宙警察局今后的地位。”

“我坚决完成任务,否则我就捧着头来见你。”

“何止捧头,还要碎尸万段呢!马克斯,你刚刚开始理解我的意思。”

活了几十年,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比罗格更丑陋的人了。当我凝神注视他的时候,唯一的意念是想到他已经结了婚。他和妻子一起整年生活在火星宇宙站,应当享受到这种独特幸福,为了他的幸福工作,他完全有权利享受一切。

当罗格刚走开,我就急忙打电话给福芬娜。她问:”什么事?”

我答道:”亲爱的,这些事我不能告诉你,但有义务去做,知道吗?耐心等待,即使我将下五洋捉鳖,上九天揽月,即使我不得不碎尸万段,也要完成这项神圣得使命,你会谅解我吗?……”

“得了,”她轻蔑地说,”如果我想到我不得不走……”我听了她得话,不由抽搐了一下,焦急地说:”福芬娜,请等着我。我很少有机会和你在一起。听着,我会尽力报答你得好感。我非常苦恼,但不担忧。当我精确地计算完毕怎样迅速地从三个人中揪出那个罪犯时,我认为罗格没有理由会更长时间地留下我。这个案子好办,我要把罗格叫来,告诉他,这总是芝麻大得事,不费吹灰之力,只要五分钟,我就能全部结束。然后我就赶到福芬娜得家里过一段日子,还能提升,加薪,宇宙警察局对我会感激不尽得。

事情是这样得,大工业家不做频繁得宇宙飞行,他们应用电视转播接受信息开展工作。当需要召开最高级星际大会时,假如那三个星球大王要来,他们就服用宇航灵。首先,因为他们不经常进行宇航飞行,所以一定要吃宇航灵,其次,宇航灵代价昂贵。大工业家每次做事都喜欢大手大脚,以显示自己得富有和高贵,我对吃过宇航灵得心理状态了如执掌,现在,他们当中两个服用此葯得人将呈现出那种精神状态,而那个携带违禁品得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在火星宇宙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短篇精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