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出世》

13、“天外”来客

作者:外国科幻

第二天早晨,泰山因和特冈兹恶斗受伤,浑身疼痛,一瘸一拐。但他还是忍着痛,向西朝海岸走去。

他走得非常慢,夜里就在丛林里露宿,直到第二大早最大约九点多钟才到了那间小屋。

好几天他没怎么行动,只是在饥饿难忍的时候才出去采集一点野果和胡桃。

十天之后他便又十分健壮了,只是头上留下一道还没有完全愈合的可怕的伤疤。这条疤从左眼上方开始,穿过头顶,一直连到右耳。这是特冈兹扯下头皮留给他的“纪念”。

恢复期间,泰山想用一直放在小屋里的那张狮子皮给自己做件披风。可是要做的时候才发现那张皮干了以后像木板一样坚硬。因为对鞣制皮革一窍不通,他只好放弃这个心里珍藏多时的计划。

后来,他下决心要从木本加村庄里的黑人那儿偷几件衣服。因为人猿泰山已经拿定主意,尽一切可能将自己从低等动物的序列中区别出来。在他看来,人类最显著的标志莫过于装饰品与衣服。

为此,他收集了戴在胳膊和腿上的各式各样的装饰品。这些玩意儿都是从不幸落入他那根飞快而又无声无息的套索中的黑人武士身上弄来的。然后,他就按照他们的样子戴了起来。

他脖子上戴着一条金项链,上面吊着母亲——阿丽丝夫人那个镶满钻石的小金盒。背上斜挎一个拴在皮条上的箭袋,这是他从另外一个黑人身上弄来的“战利品”。

他腰里系一根自个儿用牛皮条编成的带子,上面挂着也是他自个儿做的刀鞘,刀鞘里面是父亲的那把猎刀。库隆加那把漂亮的弓斜挎在左肩。

年轻的格雷斯托克勋爵这身装束确实古怪,而且一副好斗的样子。他满头黑发技在肩上,为了不让前面的头发耷拉下来挡住视线,便用猎刀割成短短的刘海,覆盖着漂亮的脑门儿。

他身材笔挺,完美无瑕,浑身发达的肌肉隆起着,就像最好的古罗马斗剑土,同时又具有希腊神话中天神柔和优美的曲线。一望而知,他是力量、柔韧、速度的结合。

人猿泰山是原始人、猎手、斗士的一个典型。

他那宽阔的肩膀上,漂亮的头颅总是镇定自若,清澈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生命与智慧的光芒。在这片古老的丛林里,那已经成为过去的剽悍、好斗的人的始祖倘还存在,一定会把他奉若神明。

泰山自然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种事情。他只是着急没有衣服能够向丛林里所有的居民表明自己是人而不是猿。而且他心里经常生出一种疑虑,生怕自己再变成一只猿。

因为,他脸上不是也开始长毛了吗?所有的猿脸上都有毛,而黑人除了极个别的外,脸都是光溜溜的。

不错,从画册上是看过嘴chún、脸颊、下巴都长毛的人。可泰山还是有点害怕。他几乎每天都要磨那把锋利的刀,到chún上刚生的胡子——铲除作为猿的象征。

就这样他学会了刮脸,虽然刮得不太干净而且很痛,但总还是起到修面的作用了。

和特冈兹血战之后,等到又觉得非常强壮了,泰山便在一天早晨,向木本加的村庄走去。他不像平常那样荡着树枝穿行,而是沿着弯弯曲曲的林中小路漫不经心地走着,突然面对面碰见一位黑人武士。

这个黑人脸上那种惊恐的表情十分可笑。没等泰山取下弓,那家伙已经回转身沿着小路飞快地跑了,而且边跑边喊,好像前面还有别人。

泰山跳上树跟踪追击,不一会儿就看见那几个拼命逃奔的人。

他们一共是三个,排成单行在灌木丛中发疯似的奔跑。

泰山轻而易举地追上他们。他们却没看见泰山就在自己头顶之上无声无息地穿行,也没有注意到他已经蹲在前面一根不高的树枝上,那下面则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泰山放过前面两个,等到第三个跑过米的时候,手臂轻扬,套索便不偏不倚套在了黑人的脖子上,然后猛地一揪,勒紧了绳套。

黑人痛苦地大叫一声。两个伙伴一转脸,看见他那拼命挣扎的身体像是中了邪魔,慢慢地向枝叶稠密的树顶升去。

他们害怕地尖叫着,回转身没命地奔跑起来。

泰山一声不响,手麻脚利地放下那个黑人,取下他的武器和装饰品。哦,最让他高兴的是,那家伙系着一条漂亮的鹿皮腰围。他马上解下来,围在自己的身上。

现在,他打扮得确实是个人的样子了。谁也不能怀疑他出身于高等动物了。他多么想回到部落里,在那一双双充满嫉妒的眼前,夸耀这种漂亮的“衣服”。

他肩上扛着那具尸体,慢慢地向围着栅栏的小村庄走上。因为他又需要箭了。

快到栅栏跟前时,他看见一伙激动不已的人,围着那两个逃回来的家伙。这两个人又吓又累,浑身颤抖,几乎说不出这场可怕遭遇的细节。

他们说米兰多在他们前面不远的地方走着,突然尖叫一声向他们跑过来,嘴里喊道,有一个可怕的、一丝不挂的白人武士在追他。于是三个人一起向村里拼命奔跑。

米兰多又发出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可怕的惊叫,他们回转头,看见的情景非常可怕:米兰多向树上飞去,胳膊和腿在空中乱动,舌头从大张着的嘴巴里吐出来。只是他没再叫喊,周围也没看见有人或动物的影子。

村民们都显得惊慌失措。可是聪明的老木本加对这十故事却持怀疑态度。他认为这是他们为自己“临阵逃脱”编出来的鬼话。

“你们讲了一个了不起的故事。”他说,“你们不敢说实话,不敢承认狮子向米兰多扑过去的时候,你们扔下他不管,只顾自己逃命。你们这两个胆小鬼!”

木本加话音儿未落,就听见头顶的大树上发出一阵吱吱咯咯的响声。黑人们惊慌地抬起头,眼前的情景就连聪明的老木本加也为之颤栗。原来是米兰多的尸体旋转着,扭动着,四仰八叉从半空中落下来,砰地一声,跌在他的脚下。

黑人们一声惊呼,拔腿就跑,直到最后一个人消失在周围丛林稠密的树影里才停下脚步。

泰山跑进村庄,拿了不少箭,还把黑人们为祈求天神息怒而供奉的祭品吃了个精光。

离开村庄之前,他把米兰多的尸体搬到栅门跟前,靠栅栏立了起来,还摆出一副躲在门柱子后面向通往丛林的那条小路窥视的姿势。

然后,泰山才一路打猎,回到海滩上的小屋。

那些完全被吓坏了的黑人鼓了老半天勇气,才从米兰多可怕的、龇牙咧嘴的尸体旁边走过,抖抖索索回到村庄。等到发现贡品和箭又丢了之后,大伙立刻明白他们是“吓得其所”。米兰多显然是看见丛林里面那个鬼精灵了。

现在,在他们看来这种解释就很合乎逻辑了:只有看见丛林里面这个可怕的幽灵的人才死。村儿里凡是见过他的人不都死了吗?因此,死在他手里的人一定都见过他,而且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只要供应他箭和食物,他就不会加害于他们,除非碰到他手心里。因此,木本加严令,除了祭奉食物外,再放一捆箭。从那以手,这个风俗一直流传下来。

今天,如果你有机会路过非洲偏远地区的小村庄,还会看见村外有一座小小的茅屋,茅屋里放着一口小铁锅,锅里有些食物,旁边有个箭袋,袋子里装着做工粗糙的箭。

那片仁立着小木屋的海滩已经遥遥在望。这时,一幅奇怪的。异乎寻常的景象映入泰山的眼帘。

在那个陆地环抱的港湾军,一艘巨大的船漂浮在平静的水面上,海滩上还有一条正往岸上拖的小船。

最让人惊奇的是,一群和他一样的白人正在海滩和他那间小屋之间来回走动着。

泰山看见这些人在许多地方都和画册里面画的那些人一样.他穿枝过叶向他们爬去,一直爬到离他们很近的一株树上。

他们一共十个人,都是些皮肤黝黑,满脸凶相的家伙。现在他们都集中到小船旁边,正怒气冲冲地大声说着什么,还不时比比划划,挥动着拳头。

不一会儿他们中间一个个头矮小、神情猥琐、胡子很黑的家伙——他那副长相让泰山不由得想起耗子——把手放在紧挨他站着的一个大块头的肩膀上。刚才那些人就是跟他大吵大闹、争论不休。

小个子男人朝海滩这边指了指,大块头被迫转过身,背朝另外那几个人,向指给他的方向张望着。就在他转身的当儿,那个满脸鄙俗的小个子从腰带上抽出一支左轮手枪,朝大块头背上放了一枪。

大块头两只手猛地举过头顶,膝盖在身子下面晃了一下.一声没吭,倒在海滩上死了。

泰山第一次听到枪声,心里十分惊奇。然而即使这种从未听到过的雷鸣般的响声也不会使他健全的神经受到震动而显出稍许的惊恐。

倒是这些陌生白人的行动使他十分不安,他皱着眉头陷入深深的思索。他庆幸自己没有因一时冲动而跑过去像对待自己的亲兄弟一样欢迎这几个白人。

他们显然和黑人没什么区别,不比猿更文明,也不比老山宝更善良。

有一会儿大家都站在那儿看着那个满脸下贱相的小个子男人,和躺在海滩上已经死了的“大块头”。

后来,有一个人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拍着小个子的脊背。他们指手划脚地大谈起来,不再争吵了。

不一会儿他们便把小船推下水,然后都跳进去,向那艘大船划了过去。泰山看见大船的甲板上人影绰绰,晃来晃去。

等他们都爬上那条大船,泰山从一株大树上跳下来,向小屋爬过去。

他偷偷溜进小屋,发现屋子已经被他们翻了个遍。他的书、铅笔都扔在地板上,武器、盾牌和别的那些宝贝也都到处乱扔着。

看见小屋遭到洗劫,一股愤怒的浪潮涌上泰山的心头,脑门儿那条伤疤突然清清楚楚地显现出来,黄褐色的皮肤上印出一条红线。

他急忙跑到橱柜跟前,在最下一层摸索着,直到取出那个小铁盒,才长长舒了一口气。他连忙打开铁盒,最要紧的宝物没有让人翻过。

那张满面笑容、体格强壮的年轻人的照片和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小黑皮本都平平安安地放在里面。

哦,这又是什么?

他那听觉十分敏锐的耳朵捕捉到一个微弱、但不熟悉的声音。

泰山连忙跑到窗口,向港湾张望,看见一条小船正从那艘大船上吊下来,放到刚才那条小船旁边。不一会儿,他又看见许多人从大船上爬下来,跳进小船。看来他们要把大批人马送上岸来。

泰山又看了一会儿。这当儿,不少箱笼包裹装进小船,然后,从大船旁边划了过来。泰山抓起一张纸,用一根铅笔写下几行工整、有力的字,而且用的都是非常正确的印刷体。

他用一根尖木片把这张字条别到门上。然后,拿上他那个珍贵的铁盒,还有弓箭、长矛快步走出小屋,消失在丛林之中。

两条小船被拉上银光闪闪的海滩。一群不可思议的、杂七杂八的人爬上岸来。

他们一共二十个,有十五个是面目可憎、粗陋不堪的水手。

其余五个则属于另外一种类型。

一位是个老头,满头白发,戴副宽边眼镜。已显佝偻的背上披着一件不太合身但一尘不染的礼服大衣,头上戴一项亮闪闪的缎礼帽,越发使这身装束和非洲丛林木相协调。

他们这几个人里第二个上岸的是个高个子年轻人,穿一身白帆布衣服。紧跟在他身后的是另外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他脑门儿挺高,说话办事总是大惊小怪,容易激动。

然后上岸的是一个块头很大的黑人妇女,她那身装束的颜色和所罗门①很有点相似之处。一双叽里骨碌直转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她先向丛林张望,然后又看看那伙骂骂咧咧的水手。他们正从船上搬那些箱子和包裹。

①所罗门(solomn):古以色列王国国王,大卫之子,以智慧著称。

这几个人里最后一个上岸的是一位大约十九岁的姑娘。她是让那个站在船头上的年轻小伙子抱上来的,所以连鞋底也没湿就“登陆”了。她报之以一个勇敢的、漂亮的微笑,但相互间没有说话。

这伙人默默地向小屋走去。很明显,不管他们各自想法如何,一切都已经在上岸之前就决定了。就这样,他们走到门口,水手们抬着箱子、包袱,那五个跟他们身份截然不同的人跟在后头。水手们放下行李什物,有一个人看见泰山别在那儿的那张纸条。

“喂,伙计们!”他喊道,“这是什么?一个小时前可没这张纸,要有我就不是人!”

大伙儿都围过来,伸长脖颈瞧着,可是因为没有谁识几个字,费了半天劲儿还是没弄明白那上面的意思。最后有位水手向那个戴礼帽穿礼服大衣的老头喊道:

“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3、“天外”来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泰山出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