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出世》

20、人性的回复

作者:外国科幻

当珍妮意识到,这个林中怪物把她从大猩猩的魔掌下救出来,又像抓俘虏一样把她抓走时,便拼命挣扎,想从他手里逃脱。可是在那两条铁臂的控制之下,她像一个才出生一天的婴儿,软弱无力,挣扎的结果只能把她抱得更紧。

因此,过了一会儿,她就放弃了这种徒劳无益的努力,眯细一双眼睛,看这个抱着她在盘根错节的灌木丛中如履平地的怪人。

她看到的是一张极其英俊的脸。

一张典型的、具有阳刚之美的脸,不曾受放荡、凶残,以及其地堕落的感情与慾望的污染。因为尽管人猿泰山杀野兽也杀人,但他完全以猎人的方式进行这种杀戮,并不带感情色彩。除非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因仇恨而开杀戒。而且泰山的仇恨并非蓄谋已久,含有恶意。因为那样的仇恨本身就是一种邪恶和残忍。

泰山杀戮经常面带微笑,而不是满脸怒容。向微笑是美的基础。

泰山向特冈兹扑过去的时候,姑娘特别注意到,他前额上有一道特别显眼的、红颜色的伤疤,从左眼一直延伸到头皮。可是现在,那条疤消失了,只留下一条细细的、隐约可见的白线。

因为她不再挣扎,泰山的两条胳膊便稍稍放松了一点。

有一次,他垂下目光望着她的一双眼睛微笑。姑娘忙闭上眼,好像为了把这张漂亮的、可爱的脸“拒之门外”。

不一会儿,泰山便攀上大树。珍妮纳闷,她怎么一点儿也不觉得害怕。她开始意识到,在自己短短的一生中,从来没有像现在躺在这个身强力壮的“野人”怀里,更能获得一种安全感。尽管只有上帝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什么样的命运。泰山抱着她向那神秘的原始森林深处越走越远。

闭着一双眼睛,她开始预测未来。丰富的想象力变幻出那么多的恐惧。她不由得抬起眼帘,凝视那张离她的脸这样近的、高贵的面孔,驱散最后一片阴影。

不,他永远不会加害于她。他那英俊的面孔、坦率勇敢的眼睛洋溢着一种骑士的风度和气概。

他们走啊,走啊。在珍妮看来,眼前好像总是青葱草木筑成的铜墙铁壁。可是这位“森林之神”好像使了什么魔法,在他的面前,总是“柳暗花明”,一待他们过去,稠密的枝叶又都合拢起来。

几乎没有一根树枝碰到她的身上。可是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全都是缠结在一起的树枝和藤萝。

当泰山这样步伐稳健地在丛林里穿行的时候,心里产生了许多新奇的感觉。现在他遇到了一个从未遇到过的问题。通过直觉,而不是通过理智,他认识到应该以人的标准而不是猿的水平,来面对这个问题。

现在,他在树木的“中间地带”穿行。这是他常走的一条路。因为走得更加轻松,帮助他冷却了他新发现的爱情第一阵炽热与凶猛的冲动。

他暗自思索,如果不从特冈兹手里救出这个姑娘,等待她的将是什么样的命运?

他知道为什么那只巨猿没有杀死她。他开始比较自己救她的目的和特冈兹抢她的目的有什么不同。

丛林里的规矩是雄性可以以暴力寻求配偶。这倒是真的。可是难道泰山能以首的道德规范指导自己的行为吗?难道泰山不是人吗?而人怎样处理这种事情呢?他觉得迷惑不解。因为他对此一无所知。

他想问问这个姑娘,可又觉得她其实已经回答了他。她不是挣扎着想从他的怀抱中逃走吗?她不是在极力表现她的憎恶吗?

现在他们来到了目的地。人猿泰山抱着珍妮十分轻捷地跳到“竞技场”的草坪上——也就是巨猿们议事和欢度“达姆——达姆”狂欢节的“小戏台”。

尽管池们已经走了许多英里,现在也才是下午三点钟左右。阳光透过葱笼的枝叶组成的迷宫,洒在“小戏台”上,显得十分柔和。

碧绿的草地看起来松软、清凉、诱人。丛林里种种神秘的响声似乎都变得辽远而空阔,只有一种模模糊糊的回声,就像从遥远的海岸传来的涛声,时起时伏。

珍妮在草地上坐下,一种梦幻般的安逸与恬静悄悄地从她心头流过。她抬起头看着那个高踞于她之上的魁梧健壮的男人,又增加了几分奇怪的、似乎十分完美的安全感。

她这样眯细一双眼睛看他的时候,泰山跨过这块圆形的空地,向对向几株参天大树走去。他举止端庄,身材极其匀称,简直无隙可击。宽阔的肩膀上,线条优美的头颅泰然自若,充满自信。

一个多么完美的男人,在他宛若美神的外形之下,决不会有凶残与卑鄙。她想,自从上帝按照他自己的模样创造出第一个人,还从来没有这样一个美的化身涉足于这个世界。

泰山一纵身,跳到树上消失了。珍妮纳闷他上哪儿去了?难道他把她扔在这荒僻的丛林里就不管了?

她紧张地四处张望着,似乎每一片藤蔓、每一丛灌木都是可怕的巨兽的藏身之地,它们正准备用亮闪闪的利齿咬她那温馨的软玉。而每一点响动都是那些凶残狠毒的野兽偷偷爬过来的声音。

没有他,一切的一切竟是这样不同!

泰山走了才几分钟,这个吓坏了的姑娘却觉得过了好几个小时。她神经紧张地坐在那儿,等待正蹲在灌木丛里的什么野兽扑过来结束她的恐惧与不幸。

她甚至祈祷快让自己在那利齿之下失去知觉,从难捱的恐惧中得以解脱。

突然,背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她大叫一声,跳起来回转身,准备迎接死神。

泰山站在面前,怀里抱着一堆熟透了的鲜美的野果。

珍妮觉得天旋地转,差点儿倒在地上。泰山扔下手里的野果,急忙抱住她。她没有晕过去,但是紧紧抓着他,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浑身颤抖。

人猿泰山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安慰着她。就像小时候他被母狮子山宝,或者毒蛇黑斯塔吓着了,卡拉安慰他一样。

有一次,他把chún轻轻地贴在她的脑门儿上。她没有动,而是闭上一双眼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没法儿解释自己的感情,她也不想作这种努力。在这两条有力的臂膀里获得一种安全感,她就满足了,至于将来的事情,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刚才这几个小时的经验已经使她懂得,她可以像信任熟人中为数很少的那几个男人一样,信任这个林中怪人。

一切竟是如此奇妙。她突然朦朦胧胧意识到,这大概就是自己以前从来没有真正体味过的爱情。她感到十分惊讶,不由得微笑起来。

微笑着,她轻轻推开泰山,脸上是一副探询的表情,越发显得楚楚动人。她倚在巨猿的泥鼓边儿上坐了下来,指了指撒在地上的野果,因为她的肚子已经饿了。

泰山赶快把果子都拣起来,放到她的脚边,然后自己也挨着她在泥鼓上坐下,用刀子切开各种野果,为她准备午餐。

他们默默地吃着,不时偷看对方一眼。直到后来珍妮爆发出一阵快活的大笑,泰山也跟着笑了起来。

“真希望你会说英语。”姑娘说。

泰山摇了摇头,一双笑眼漾起混和着渴望与悲哀的表情。

珍妮试着和他说法语,又说德语。后来竟为自己结结巴巴、错误百出的德语大笑起来。

“不管怎么说,”她用英语对他说,“你踉柏林的德国人一样,听不懂我这种蹩脚的德语。”

泰山对下一步怎么办,早已拿定了主意。他已经仔仔细细想过小屋里那些书上所描述的男人、女人的行为举止。他设想书上那些男人们如果处在现在的情形之下,会怎样对待珍妮,并且要求自己按照他们的样子行事。

他又站起来,跳到树上。不过走以前打手势告诉珍妮,他很快就回来。他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得那么好,珍妮一下子就理解了,他走了之后,也并不觉得害怕。

只是有一种孤独的感觉袭上心头,充满渴望的目光射向他消失的地方,等待他回来。像上次一样,她从背后那声轻微的响动听出他回来了。她转过脸,看见他抱着一大捆树枝,从草地那边走了过来。

然后他又钻进丛林,过了几分钟便抱回一大捆柔软④茅草和蕨。他又走了两趟,弄回许多柴草。

他把蕨和茅草铺到地上,做成一张松软、平整的“床”。然后在这张“床”几英尺之上,十字交叉搭了许多树枝,上面盖上很大的象耳树的叶子,又用树枝树叶将一头堵上,这样便搭成一个窝棚。

搭完窝棚,他们又紧挨着坐在泥鼓边儿上,试着用手势交谈。

泰山脖子上戴的那个十分精巧的、镶嵌着钻石的小金盒使珍妮惊叹不已。她朝它指了指,泰山取下来递给了她。

她看出这条项链出自相当高明的工匠之手,小金盒上的钻石放射着绚丽的光彩,排列得极其漂亮。但是钻石切削的方法说明这是过去时代的工艺品。

她还注意到小金盒可以打开。她按了一下藏在暗处的小钮,金盒啪地一声弹开,每一面有一幅刻在象牙上的袖珍小画像。

一幅是一位漂亮的女人,另一幅除了表情不一样外,长相和她身边坐着的这个男人十分相像。

她抬起头,看见泰山弯了腰,直盯盯地望着小金盒里的画像,满脸吃惊的表情。他从她手里拿过项链,仔细察看金盒里的画像,那样子清楚地表明,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两幅画像,也压根儿没想到这个小金盒还能打开。

珍妮大惑不解。她那丰富的想象力开始在心底描绘这样一件漂亮的装饰品怎么会落入非洲原始森林里的一个野人之手。

更神奇的是为什么小金盒里的袖珍画像完全可能是这位“森林之神”的兄长,或者更像父亲,而他连小金盒能够打开也不知道。

泰山仍然直盯盯地望着那两幅画像。过了一会儿他从肩上取下箭袋,把箭倒在地上,从最里面掏出一个用许多层柔软的树叶包着,又用一根长长的茅草系着的小包。

他小心翼翼地解开小包,打开一层又一层的树叶,从里面取出一张照片。

他指了指小金盆里那幅男人的袖珍画像,把照片递给珍妮,自己捧着小金盆放在照片旁边比较着。

这张照片越发使姑娘惊奇万分,因为他显然和袖珍画像上的男人是一个人。

她抬起头瞥了泰山一眼,看见他正望着她,目光中充满了惊奇和迷惑。他的嘴chún翕动着,像是要问什么问题。

姑娘指了指照片,又指了指画像,然后指了指他,像是说,她以为这是他的相片。泰山摇摇头,耸了耸宽厚的肩膀,从她手里拿回照片又小心翼翼地包起来,放到箭袋最底层。

他默默地坐了一会儿,一双眼睛瞅着草地。珍妮手里拿着那个小金盒,翻来覆去地看着,希望找到可以证明它先前主人的线索。

后来她突然想到,这个小金盒的主人一定是格雷斯托克勋爵,里面的画像是他和阿丽丝夫人。

这个野人不过是在那间小屋里偶然发现它罢了。她多傻,先前竟没有想到这一点。

但是格雷斯托克勋爵为什么和这位“森林之神”如此相似,她就很难想象了。当然,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位几乎全躶的野人正是一位英国贵族。

泰山终于始起头,凝视着珍妮。她正仔细察看那个小金盒。他无法揣测小金盒里那两幅画像的含义,可是他能够理解他身边这个充满活力的年轻姑娘脸上表现出的兴趣和欢喜。

她见他直盯盯地望着自己,以为要这条项链,便还给了他,他接过项链,两手撑开,戴在她的脖子上,微笑着看她因为这件意料之外的礼物而表现出的惊讶。

珍妮使劲儿摇着头,想把这条金链子从脖子上取下来。可是泰山不允许。她坚持要取的时候,便紧紧抓住她的一双手,不让她那样做。

珍妮不再坚持,轻声笑着,捧起小金盒吻了一下。

泰山不知道她这个举动明确的含义,但是猜出这是她对这件礼物认可的表示。于是他站起来,捧起小金盒,像古时候的大臣一样,很严肃地弯下腰,在她吻过的地方也吻了一下。

天黑了,他们又吃了些野果。对于他们,这又是饭又是水。然后,泰山站起身来,把珍妮领到他搭的那个小窝棚跟前,打手势让她进去。

好几个小时以来,珍妮第一次感觉到一股恐惧掠过心头。泰山也看出她直往后退,好像要从他身边躲开。

和这个姑娘一起呆了半天,泰山已经和今天早晨迎着朝阳站起来的那个泰山全然不同了。

现在,在他的每一个细胞里,从人类遗传而来的禀性都比兽所给予他的训练,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他当然不可能在瞬息之间从一个野蛮人变成一个文明人。可是最终,人的本能占了上风。他首先想博得他所爱着的这个女人的欢心,希望在她的眼里表现得好一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0、人性的回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泰山出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