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出世》

08、树顶上的猎人

作者:外国科幻

“达姆——达姆”狂欢节过后的第二天早晨,部落穿过森林向海岸慢慢地移动。

塔布兰特的尸体就留在他倒下去的地方。因为柯察克的“臣民”不吃自己死去的伙伴。

他们从容不迫地前进着,边走边找食物。槟榔子、洋李子、野菠萝,以及诸如此类的野果,森林里面有的是。有时候还能找到些小的哺rǔ动物,鸟,蛋,爬虫,昆虫。碰到胡桃、栗子一类的坚果,他们就用有力的牙齿咬开吃。如果壳太硬,便用石头砸。

有一次老山宝正穿过他们那条小路。大伙儿都急急忙忙躲到比较高的树权上。因为如果它对他们众多的成员和锐利的牙齿表示尊敬的话,他们对它的凶残和强壮也报以同等的敬意。

老山宝扭动着威严、轻捷的身体不声不响地稳步穿过密密的丛林。泰山正好蹲在它上面一个不太高的树权上。他朝他的部落这位“世仇”身上扔了一个菠萝。巨兽停下来,回转头,凝视着蹲在上面肆意嘲弄它的小东西。

它愤怒地甩了一下尾巴,眯缝一双充满仇恨的。恼怒的眼睛,咧开大嘴,露出锐利的黄牙,发出可怕的咆哮,生着胡须的嘴巴现出一道道密集的皱纹。

它的两只耳朵向后耸动,直盯盯地望着人猿泰山的一双眼睛,发出凶狠、失利的叫声,向他挑战。

“猿孩儿”从那棵可以保证他平安无事的树杈上,发出他那个部落表示应战的同样可怕的叫声。

有一会儿,他们俩默默注视着对方,然后,那头像一只大猫似的巨兽,转身向树林里走去。茫茫丛林就像大海吞掉一块卵石一样,很快便淹没了它的踪影。

但是泰山心里却生出一个了不起的计划。既然能杀死凶恶的塔布兰特,他不就是一个伟大的斗士?现在他要追捕狡猾的老山宝,把它也杀掉。他要当一个伟大的猎手!

在他那小小的英国人的心灵里,萌生出一个强烈的愿望——用衣裳遮挡住自己的躶体。因为通过那几本画册,他已经懂得,人都穿着衣服,而猴子、猿和别的活物都光屁股。

因此,衣服一定是伟大的标志,是人比所有其他动物高级的象征。除此而外,肯定不会再有非穿这种丑陋东西的原因。

许多年以前,他还很小的时候,就想得到母狮子山宝,或者公狮子努玛,或者豹子席塔的皮,但那是为了遮挡光溜溜的身子,以便不再像那条蛇——丑陋的黑斯塔。可是现在,他很为自己光滑的身体而骄傲,因为这标志着他的血统来自一个伟大的种族。他的愿望常常相互矛盾,既想赤身露体,以此作为自己身世高贵、引以为荣的佐证,又想和人的习惯保持一致,穿上丑陋的、不舒服的衣服。这两种愿望此起彼伏,各不相让。

与山宝相遇之后,部落穿过森林继续缓慢地向前移动。泰山一心想着杀死仇敌的宏伟计划,好多天,很少想到别的事情。

可是这一天,一场突然发生的变故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当时,天空突然间变得好像夜半一样昏暗,密林中的种种响声都停止了。树木一动不动地仁立着,在麻痹之中预感到一场巨大的灾难即将来临。整个大自然都在等待,只是这个等待的时间不会太长。

然后,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阵微弱的、悲怆的呻吟。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大树一起弯下腰来,好像有一只法力无边的巨手把它们朝地下压。它们的腰弯得越来越低,越来越低。但除了风儿低沉的、让人感到敬畏的呼啸,仍旧万籁俱寂。

突然之间,森林巨人反戈一击,愤怒地弹回力量无比的树冠,发出震耳慾聋的抗议声。一道耀眼的闪电劈斩开天空中翻滚着的漆黑的乌云。雷声大作,向大自然发出可怕的挑战。暴风雨来了,密林中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松散起来。

整个部落的成员都蜡缩在大树底下,在冷雨中颤抖。闪电在一片漆黑中奔驰、燃烧,映照出拼命摇动的树枝,鞭子似的随风抽打着,树干都被风吹弯了。

不时有一株参天古树被雷电击中,在周围的树木中炸裂成千万块“尸骨”,落下难以计数的枝枝,砸倒许许多多小树,使这片热带丛林越发混乱不堪。

粗壮的和细弱的树枝被凶猛的龙卷风撕扯下来,冲着疾风中拼命挣扎的草木横扫而过,把死亡和毁灭带给这个聚集着各种生命的世界里那些不幸的居民。

狂风暴雨持续了好几个小时,还没有停息的意思。部落里所有的成员仍然浑身颤抖,挤作一团。倾倒的树干和树枝不时带来危险。闪电眩目,焦雷震耳,他们好像完全瘫了似的,可怜巴巴地蹲在那儿,直到风暴终于过去。

暴风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风停了,太阳出来了,大自然又露出迷人的微笑。

树叶和树枝滴着水珠,美丽的鲜花在重又明媚的阳光下炫耀着湿润润的花瓣。就像大自然早已忘记刚才的灾难一样,它的子孙也都把一切忘得干干净净。像那场昏黑与惊吓之前一样,大家又开始了忙忙碌碌的生活。

可是对于泰山,心头却升起一缕可以解释衣服妙用的霞光。如果拿老山宝的皮做件外套,那该多么舒服!这个想法越发增加了他冒险的决心。

部落在海滩附近转悠了好几个月。泰山的小木屋就在那海滩上。他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不过到森林里的时候,他总是随身带着他的绳子,而且手起绳落,疾如闪电,曾经用它套住许多小动物。

有一次,绳子套在熊——霍塔的短脖子上。它疯狂地挣扎,结果把泰山从坐等猎物的树杈上揪了下来。

力大无比的熊瞎子听见泰山掉在地上的声音,回转头,看见原来是这样一只可以手到擒拿的小猿,便低头弯腰,向大惊失色的小泰山猛扑过来。

泰山庆幸自己没有摔伤。他像猫一样轻捷,四肢着地;又像猴子一样灵活,飞身跃起,平平安安地爬上一个树杈,让霍塔扑了个空。

这件事使泰山懂得,他这件武器虽然有它的神奇妙用,但也并非无所不能。

他丢下一条长绳,但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把他从树杈上拉下来的是山宝,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因为毫无疑问,他将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_

他花了好多天才又搓好了一条绳子,然后带着它有目的地去狩猎。他躺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隐藏在稠密的枝叶里,等待着。下面是一条通向溪水的、已经踩得清晰可见的小路。

有几只小动物从他下面走过。他不想在它们身上玩这种没有意义的把戏。他要找一只身强力壮的动物试一试他新计划的威力。

泰山寻找的猎物——母狮子山宝终于来了。它油光水滑,柔软而灵活的筋肉在闪闪发光的皮毛下颤动。

它那厚墩墩的爪子轻轻地踩在狭窄的小路上,悄然无声。高昂着头,总是保持高度的警惕。长尾巴缓缓地、呈波浪形,十分优雅地摆动着。

它离人猿泰山蹲在上面的那个树杈越来越近。泰山已经把长绳盘在手里,作好一切准备。

泰山坐在树权上,像一尊青铜铸成的塑像,一动不动。山宝从下面走过来,一步,两步,三步,然后,那根悄无声息的套索蓦地出现在它的头顶。

一瞬间,那条舒展开来的绳索,像一条大蛇悬垂在它的头顶之上。可是等它抬起头来想要弄清是从哪儿落下的这条“啾啾”直响的长绳时,套索正好套在它的脖子上。泰山赶快收绳,套索紧紧勒住了山宝皮毛光滑的咽喉。他自己则紧紧抱住那棵大树,以防再被揪扯下来。

就这样,山宝被捉拄了。

这只惊恐的野兽猛然跃起,向密林深处逃窜。可是泰山再也不想出于同样的原因,第二次丢掉他的绳子了。经验已经使他变得更加老练。母狮子还没有跳第二次,就觉得脖子上的套索勒得更紧了。它在空中打了一个滚,便背朝下重重地跃在地上。泰山已经把绳子结结实实地捆到他坐着的那株大树的树干上。

计划实现得相当完美。可是等他在两根粗壮的树枝形成的夹角中撑着身体,紧拉绳子时,才发现要把这个拼命挣扎,又抓又咬,恼羞成怒,仰天长啸,钢筋铁骨般的庞然大物吊起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老山宝非常之重。它撑开四只爪子,站在地上,除了大象坦特,谁也休想让它挪动半步。

母狮子退回到小路上,从那儿看得见强加到它头上这种无礼与欺辱的罪魁。它愤怒地大吼一声,猛然跃起,向坐在树上的泰山扑去。可是等它那庞大的身躯够到那个树权,泰山早已溜之乎也。

他正轻轻巧巧蹲在离愤怒的俘虏足有二十英尺远的一个树杈上。有一刹,山宝似乎要跃过下面那根树枝。泰山对它大加嘲弄,还朝官那张没遮没拦的面孔扔树枝。

猛兽又跌在地上,泰山赶快去抓绳子。可是,山宝这时候已经发现套在它脖子上的不过是一条细细的绳子。结果,没容泰山第二次拉紧活套,它已经用一双大爪子扯断了细索。

泰山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精心安排的计划一无所获。他只能坐在树枝上,朝下面那只大声咆哮的猛兽尖叫,做鬼脸,尽情羞辱。

山宝在那棵大树下面转了好几小时。有四次,它蹲下来,朝那个在它头顶上手舞足蹈的调皮鬼扑了过去。可是只能抓住一缕在树顶之上喃喃细语、虚无飘渺的清风。

泰山终于玩腻了这套把戏,他长啸一声表示告别和挑战,还摘下一枚熟透了的野果,朝仇敌那张愤怒咆哮的脸打了过去。然后在距离地面一百英尺的高空,穿枝过叶,在密林中飞也似的奔跑着,转眼之间回到了他的部落。

他把“历险记”的每一个细节都讲给了大伙儿。言谈话语之中充满自豪、骄傲,就连那几个最恨他的对手,也不能不感到几分畏惧。而卡拉因为高兴和骄傲,快活得手舞足蹈。

------------------  书香门第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泰山出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