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朋豹友》

十一、发现线索

作者:外国科幻

泰山为“肯凯德号”的厨师挖了一个浅浅的坟坑。在他那令人厌恶的外表背后,曾经跳动过一颗只有勇敢的骑士才会有的忠诚的心。为了他的小儿子和妻子,安德森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可是,在这险恶的丛林里,泰山只能以此聊表寸心。

然后,泰山继续去追茹可夫。现在既已知道,前面逃奔的确实是珍妮,而且她又落入俄国佬之手,泰山虽然健步如飞,还是觉得像蜗牛一样缓慢。

能紧跟茹可夫的踪迹不断线儿很困难,因为这一带林中小路很多,相互交叉,四通八达,来来往往经常走过许多黑人。白人的脚印早已被他们抓来的黑人的足迹“淹没”了。而别的黑人乃至野兽的踪迹又完全掩盖了他们留下的蛛丝马迹。

这一切真让人眼花镣乱。可是泰山还是穷追不会。他“动用”了自己敏锐的听觉和视觉,而且经常互相“校正”,以免“误入歧途”,可是,即使如此小心翼翼,暮色降临时,他还是觉得自己完全走错了路。

他知道,伙伴们要靠他留下来的踪迹才能跟得上他。因此,他一直尽可能清楚地留下一些记号,经常折断几根挡在丛林小路上的藤蔓或者别的匍匐植物,还留下些比较容易分辨的别的线索。

一场大雨与暮色同时降临,人猿泰山无计可施。只好躲在大树下面避雨,等待天亮。可是天亮之后,仍然大雨倾盆。

整整一个星期,乌云遮挡着太阳,狂风暴雨把泰山有可能找到的与茹可夫有关的踪迹冲刷得干干净净。

这当儿他没见一个黑人,也没见他的伙伴们。他生怕因为连降暴雨,他们找不到他的踪迹,彼此失去联系。由于对这一带丛林不熟悉,泰山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白天没有太阳,夜晚没有月亮,甚至连星星也没有一颗,他无法判断东西南北。

第七天上午,太阳终于冲出乌云,照耀着几乎要急疯了的人猿泰山。

人猿泰山有生以来第一次在丛林里迷失了方向,而且是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命运实在太残酷了。就在这块蛮荒之地的哪个角落,他的妻子和儿子正在大恶魔茹可夫的手里受煎熬!

在这可怕的七天里,暴风雨将他阻隔在阴霾满天的丛林里,他没有办法弄清楚他们到底在哪儿。而这期间,什么可怕的事情都会发生!泰山对那个俄国佬太了解了。毫无疑问,因为珍妮从他手里逃过一次,他一定气得要命。再加上他已经知道泰山正在追踪他,一定会不失时机地对珍妮母子进行最狠毒的报复。

现在,虽然太阳又一次照亮了丛林,人猿泰山还是不知道该朝哪个方向走。他知道,茹可夫是为了追安德森才离开大河的。可是现在,他要继续往内陆走,还是要回到乌加贝河走水路就很难说了。

人猿泰山记得,他离开乌加贝河时,那一段河的河面狭窄,水流湍急。他由此判断,往上游的方向行驶,恐怕连独木舟也很难走多远。可是,如果茹可夫没有从乌加贝河继续走水路,他会上哪儿去呢?

从安德森带着珍妮和那个孩子逃跑的方向着,泰山认为,这位瑞典厨师是想横跨大陆到桑给巴尔①。可是,茹可夫有没有胆量继续走这样一条充满危险的道路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既然他现在已经知道尾随在身后的是怎样一群可怕的敌人,也知道人猿泰山正在极力寻找他报仇雪很,他也可能破釜沉舟,选此下策。

人猿泰山终于下定决心,朝东北方向走,到德国在东非的殖民地。这一路上或许会碰到土著居民,从他们那儿可以打听到茹可夫的行踪。

雨停之后第二天,泰山走进一座土人的村庄。村民们一看见他便纷纷逃进丛林。不过这种事儿是难不倒泰山的,他“顺藤摸瓜”,不一会儿便追上一个年轻武士。这小伙子吓得连招架的力气也没有。他尖叫一声,扔下武器跪倒在地,大睁一双眼睛呆呆地望着泰山。

人猿泰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解除了小伙子的恐惧,并且从他嘴里弄明自他们这样怕他的原因。

他对泰山说,几天前一群白人从他们村子经过时说,有个可怕的白人魔鬼正在追赶他们,还警告黑人们要和他以及跟他一块的那几个可怕的鬼怪对着干。

村子里的黑人根据那些白人和他们的黑人奴仆的描述,认定泰山就是那个白人“魔鬼”。他们还以为他身后会①桑给巴尔[zanzibar]:坦桑尼亚一地区。有一群变成豹子和巨猿的鬼怪。

泰山由此又一次看到茹可夫的狠毒。他希望黑人们由于迷信引起恐惧,跟他一起和泰山作对,从而尽可能增加泰山旅途中的困难与艰险。

黑人武士又对泰山说,领头的白人还向大伙儿许愿,不管是谁,只要能杀死白人魔鬼,他就赏以重金。可是村民们一看见泰山,便吓得骨软身酥,屁滚尿流——白人的奴仆们曾经对他们说过这个魔鬼能把人吓成这样。

年轻的黑人武士看到人猿泰山无意加害于他,终于鼓起勇气。按照泰山的建议,陪白人“魔鬼”回到村庄。他边走边喊:“白人‘魔鬼’答应,如果大家都回来回答他的问话,就不会伤害任何人。”

黑人们陆续回到村庄。但是他们仍然心有余悸,疑虑重重。这从大多数黑人都不时斜着眼睛战战兢兢地瞅人猿泰山便看得出来。

酋长是最早回来的几个人之一。泰山急于和他见面,两个人很快便攀谈起来_

这家伙矮小,结实,额头很低,双臂长似猿猴,整个长相都让人觉得很不老实。

只是因为俄国佬领的那伙白人和他们的黑人奴仆给他讲的那些故事在他脑子里形成一种充满迷信色彩的恐惧,他才没敢带领武士向泰山扑过去,立刻把他杀死。这位名叫木·于万扎姆的酋长和他的部落成员都是些积习难改的食人者,他们仅仅因为生怕泰山真是一个魔鬼,也生怕他那些凶恶的伙伴们正藏在背后的丛林里,等待主人召唤,才没敢将愿望变成现实。

泰山又十分仔细地问了这家伙几个问题,然后和先前那个年轻武土的叙述做了一番比较,断定茹可夫和他的走卒是向东海岸仓皇溃逃的。

俄国佬抓来的脚夫已经开小差跑了许多。就在这个村子里,因为脚夫偷盗和逃跑,茹可夫亲手吊死五个黑人。有几个被俄国佬抓来的黑人,对凶残的茄可夫还没有害怕到连他们的行动计划也不敢暴露的地步。他们曾经对万加万扎木透露了一些情况。泰山从中看出,用不了多久,茹可夫的挑夫、厨师、背帐篷的小伙子,扛枪的人,甚至他手下的工头都会逃之夭夭,把他一个人留在严酷的丛林,听凭毒蛇,猛兽的安排。

木·千万扎姆矢口否认来他们村庄的白人里有一个妇女和一个小孩儿。但是泰山相信他是撒谎。他曾经几次从不同角度提起这个话题,可是没有一次能使得这个狡猾的食人肉者说出和先前的回答自相矛盾的话来。他总是一口咬定那群人里既没有女人也没有小孩儿。

泰山和酋长要东西吃,这位部落首领好一阵讨价还价,泰山才算吃上一顿饭。他想从部落里带几个人,特别是带那个他在灌木丛里抓住的年轻武士和他一块儿去追茹可夫,可是因为木·千万扎姆在场,谁也不敢答应他的请求。

泰山深信,这个部落的人对俄国佬的行踪以及珍妮和孩子的命运,知道的情况远比已经告诉他的多,于是拿定主意在村儿里住一夜,希望再发现一些重要线索。

他对酋长说明这个决定之后,惊讶地发现这家伙对他的态度立刻发生了变化——木·于万扎姆一反厌恶、怀疑的“常态”,变成一位热情好客、关心体贴的主人。

他立刻把最老的妻子和他合住的那间全村儿最好的茅屋让给人猿泰山,把老妻撵出去,自个儿临时搬进小妾的茅屋。

泰山如果想起茹可夫曾经说过黑人们倘能杀死他,就赏以重金,也许立刻就能猜出木·于万扎姆这种变化的原因。

让这个白种巨人安安稳稳地睡到自己的棚屋里,当然对他得到那笔酬金十分有利,因此,酋长急于让由于旅途劳顿,早已精疲力竭的泰山尽早到那座舒适诱人的“宫殿”安歇。

人猿泰山尽管十分讨厌在土人的茅屋里睡觉,这天夜里却要硬着头皮住它一次。他想借此机会找一个或者几个年轻人来攀谈。在烟熏火燎的茅屋中央那堆火熄灭之前,他们或许会向他道出真情。于是泰山接受了木·于万扎姆老头的邀请,但是坚持和几个年轻小伙儿同住,而不愿意把酋长的老妻赶到外面露宿。

酋长的老妻——一位没牙老太太自然十分同意泰山的建议,不由得咧着嘴笑了。酋长觉得这样做不但不影响他的计划,还可以趁机挑选几位“刺客”和他同住,于是欣然应允。不一会儿泰山便住进那座紧挨栅门的棚屋。

这天夜里为了欢迎凯旋而归的猎人,村子里举行舞会,棚屋里只剩下泰山一个人。木·于万扎姆解释说,夜里跟他做伴儿的年轻小伙子们都玩儿去了。

人猿泰山刚落入他的圈套,木·于万扎姆便叫来几个经过精心挑选的年轻武士,让他们和白人“魔鬼”睡觉。

对于酋长的安排谁都不感兴趣,因为他们都很迷信,对这位陌生的白种巨人十分害怕。但是在部落里,酋长的话就是不能违抗的命令,所以谁也不敢表示不同意见。

木·于万扎姆压低嗓门儿对蹲在他旁边的武士们讲他的打算时,那个因为泰山的建议而免受冷冻之苦的没牙老太太装作往火堆上添木柴,在这群“阴谋家”四周绕来绕去,想尽可能多听一点儿他们谈话的内容。

尽管狂欢的黑人们发出阵阵野蛮的喧闹,泰山还是睡了大约一两个小时。后来,他突然变得警觉起来,听见棚屋里有一个可疑的鬼鬼祟祟走动的声音。火已经熄灭,只剩下一小堆红火炭儿,使笼罩棚屋的黑暗愈显浓重。但是训练有素的感觉器官告诉泰山,黑暗中有人正悄无声息地向他爬过来。

他以为是哪位跟他作伴儿的武士不想跳舞回来睡觉了。因为还听得见村街上传来跳舞人野蛮的呼喊和咚咚咚的鼓声。可他会是谁呢?为什么向他爬过来时这样小心翼翼,蹑手蹑脚?

那人快爬到他跟前时,人猿泰山轻轻地跳到茅屋尽里头,手里握着一支长矛。

“谁?”他问道,“向人猿泰山爬过来的是什么人?活像黑暗中一头饥饿的狮子。”

“别出声儿,先生!”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回答道,“我是塔姆布扎——那个你不忍心赶出去受冻的老太太。”

“塔姆布扎找人猿泰山干什么?”人猿泰山问。

“你对我这个没人理睬的老婆子太好了。为了报答你的好心,我来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木·于万扎姆已经挑好了跟你一块儿睡觉的人,”塔姆布扎回答道,“他跟他们说话的时候,我正在跟前,听见他对他们讲他那套鬼把戏。等到凌晨,跳舞、狂欢结束之后,他们就回棚屋。

“如果那时你醒着,他们就假装是回来睡觉。如果你正熟睡,木·千万扎姆就让他们把你杀死。如果你没睡着,他们就躺在你身边悄悄地等着,直到你睡熟了,再一起扑上去把你干掉。反正木·于万扎姆下定决心要得到白人许下的那笔酬金。”

“我把这事儿给忘了,”泰山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老太太说,然后又补充道,“既然我的白人仇人已经离开他的领地,他又不知道他们的去向,木·于万扎木怎么能拿到那笔酬金呢?”

“哦,他们没有走远,”塔姆古扎说,“木·于万扎木知道他们的宿营地。他的武士很快就能追上他们——那些白人走得很慢。”

“他们在哪儿?”

“你想去找他们?”塔姆布扎问。

泰山点了点头。

“我说不清怎样走才能找到那个地方,但我可以把你领到那儿,先生。”

他们只顾说话,没有注意到黑暗中有个人影爬进茅屋而且一直爬到他们身后,然后又偷偷溜了出去。

这是小布鲁——酋长一位小妾的儿子,一个报复心很强的下流坯,他恨塔姆布扎,总是瞅机会找她的岔子,向父亲告状。

“那么,好吧,”泰山连忙说,“快走吧。”

这句话布鲁没有听见,他已经偷偷溜到村街,去正在痛饮土产啤酒的“父王”那儿,看那些发了疯似的跳舞人疯狂地舞蹈。

于是,就在泰山和塔姆布扎小心翼翼地溜出村庄、消失在漆黑的丛林中的时候,两名健步如飞的武士也朝同一个方向跑去,不过他们走的是另外一条路。

等到离村在远一点,能够大声说话的时候,泰山问老太太见没见过一个白人妇女和一个小孩儿。

“见过,先生,”塔姆布扎回答道,“他们带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儿——一个白人小不点儿,他因为发高烧死在我们村儿,后来他们把他给埋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猿朋豹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