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朋豹友》

十九、“肯凯德号”沉没

作者:外国科幻

天刚亮,泰山便到甲板上观察天气的变化。风已经停了,万里无云,正是启航回“丛林岛”的好时候。他将把他的猿朋豹友留在岛上,然后就回家!

人猿泰山叫醒大副,指示他尽早启航。别的船员因为格雷斯托克勋爵已经许诺,绝不因为那两个俄国佬的罪行而株连他们,一个个欣然从命,各就各位。

巨猿和豹子已经从船舱里放出米,正在甲板上溜达。这群野兽和那些已经在它们的獠牙、利爪下丧生的水手搏斗的可怕情景仍然历历在目,那几位幸存的船员都心有余悸,战战兢兢,在他们看来,这些野兽依然牙齿痒痒,想吃他们的肉。

不过在泰山和木加贝的严密监视之下,席塔和阿卡特的猿都抑制着它们的慾望,因此船员们在甲板上工作时远比他们想象得更安全。

“肯凯德号”终于慢慢地离开乌加贝河,驶入大西洋的鳞鳞碧波之中。轮船在身后留下条条余波,泰山和珍妮·克莱顿望着渐渐远去的覆盖着青葱草木的海岸,第一次在告别非洲故土时全无惜别之情。

泰山真希望插上一双翅膀,赶快去寻找儿子。可是茫茫大海,大概没有一条船能逐他的心愿。而缓缓移动的“肯凯德号”对于这位失去亲人的父亲那颗急不可耐的心,简直就是原地踏步,一动不动。

不过,轮船虽说貌似不动,实际上还在一刻不停地前进着。没多久,丛林岛低矮的山峦就在西边的地平线上清晰可见了。

在阿列克塞·鲍尔维奇的舱房里,黑盒子里那个东西滴答、滴答地响着,声音单调,似乎永远不会结束。时间一秒钟一秒科地过去了,一根从齿轮外缘伸出来的指针和鲍尔维奇在“钟表”旁边的小刻度盘上拨过的那根指针离得越来越近了。这两根指针相接触的时候,滴答声就永远停止了。

珍妮和泰山站在驾驶台上向丛林岛眺望着。别的船员也都极目远眺,看着那片大海中隆起的土地。那几只野兽在厨房下面找到一片荫凉,都蜷缩着身子睡觉。轮船和大海安逸而宁静。

突然,没有一点儿先兆,舱顶就飞到半空中,一团浓烟随着一声巨响,冲向“肯凯德号”上空,整个船体都在剧烈地震动。

船上立刻乱作一团。阿卡特的巨猿被爆炸声吓得尖叫着四处乱跑,席塔也发出可怕的怒吼,在甲板上东奔西突,把“肯凯德号”的船员们吓得心寒胆战。

木加贝也在颤抖,只有人猿泰山和他的妻子保持着镇静。炸到半空中的舱板、木块刚刚落到甲板上,人猿泰山便跑到他的猿朋豹反中间,抚摸着它们倒竖的毛友,极力安慰这几位忠心耿耿的朋友;压低嗓门儿,十分温和地对它们叨叨着,让它们不要害怕,向它们保证危险很快就会过去。

大家对爆炸现场立刻做了一番调查,发现轮船起火,他们正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火舌贪婪地舔着舱房炸裂了的木板,窜过一个犬牙交错的大窟窿,已经烧上甲板。

船上所有的人没有一个受伤,这可真是奇迹。至于爆炸的原由对于大伙始终是个疑团,只有知道头天夜里鲍尔维奇曾经登上“肯凯德号”,并且回过他的舱房的那位水手猜出了几分真情。不过他对此守口如瓶。他心里清楚,倘若大伙儿知道,他在夜里值班的时候,不但放跑了他们共同的敌人,还让他留下一颗定时炸弹,差点儿把所有船员都送上西天,一定不会饶恕他。因此,这家伙拿定主意,永远不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火越烧越大,泰山清楚,不管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这场爆炸,反正一些十分易燃的东西已经炸得到处都是,落在四周木制的门、窗、弦梯上,燃起了大火。水泵抽上来的水不但扑不灭熊熊大火,反而助长了火势。

爆炸十五分钟之后,轮船冒起大团大团的黑烟。大火已经烧到机房,船不能向海岸行驶了。“肯凯德号”的命运已经十分清楚,用不了多久,海水就会淹没它那烟火熏黑的残骸。

“再在这儿呆着已经没有意义了,”人猿泰山对大副说。“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再爆炸一次。既然我们没有希望救它,走便是上策。我们应当赶快乘小船上岸,不要再浪费时间。”

除此之外确实再没有别的选择。大火已经把船舱周围没有炸坏的东西都烧了个精光。不过,火还没有蔓延到艏楼,船员们尚可把他们的东西带走。

放下两条小船。因为没有风浪,很快便顺利登陆了。泰山的猿朋豹友充满热望,急切地嗅着故乡熟悉的泥土气息。席塔和阿卡特的巨猿没等小船在沙滩上停稳,便跃过船头,向丛林飞也似地跑去。

人猿泰山望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嘴角现出一丝颇有点伤感的微笑。

“再见,我的朋友们,”他喃喃着,“你们一直对我那么好,那么忠心耿耿,我会很想念你们的。”

“它们还会回来吗?亲爱的。”珍妮·克莱顿站在旁边问。

“也许会,也许不会,”人猿泰山回答道,“自从被迫要和这么多人打交道以来,它们一直很不自在。光是木加贝和我跟它们一块儿,它们还算轻松,因为我们俩充其量不过是半开化的人罢了。可是你,还有这些船员,对于我的猿朋豹友,文明程度实在是太高了。因此,它们是因你们而逃走的。毫无疑问,它们觉得身边有这么多‘美味佳肴’实在是件危险的事情。因为它们很难保证什么时候忍不住,一口就把谁给吃了。”

珍妮笑了起来,“我想,它们是因为怕你才逃走了,”她反驳道,“你总是不让它们干那些它们压根儿就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干的事情。就像小孩儿一样,它们总是一遇机会就高高兴兴地从父母的管束之下逃走。哦,如果他们要回来,千万别在夜里。”

“或者在肚子饿的时候,是吗?”泰山笑着说。

上岸之后,他们一直站在小岛上看那条被他们抛弃的轮船。大火整整燃烧了两个小时。然后,海浪间传来第二次沉闷的爆炸声。“肯凯德号”立刻开始下沉,几分钟之后便被海水完全吞没了。

第二次爆炸就不像头一次那么神秘了。大副说这是因为大火引起的锅炉爆炸。可是第一次爆炸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始终是个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猿朋豹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