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朋豹友》

二、放逐孤岛

作者:外国科幻

泰山和他的“向导”消失在码头那面的一片昏暗中之后,一个头戴面纱的女人急匆匆地穿过那条狭窄的小巷,走到他们刚刚离开的那家小酒店门口。

她站在那儿向四周瞧了瞧,好像对自己终于找到这个地方很满意,然后勇敢地推开门,走进那家贼窝似的小酒店。

二十个喝得半醉的水手和常在码头行窃的盗贼抬起头看这个在此地难得一见的衣着华贵的妇人。珍妮向那位邋里邋遢的女招待快步走去。女招待看着这位比她走运的女人,又是嫉妒,又是愤恨。

“您刚才看没看见一个衣着讲究的高个子男人?”她问道,“他跟另外一个男人会面之后,就一起走了。”

姑娘回答说看见过,但是不知道他们上哪儿去了。旁边一位水子听见她们俩的谈话,插嘴道,刚才他进酒店时正好跟两个男人打了个照面儿。看样子,他们离开酒店之后,直奔码头去了。

“给我指一下他们去的方向。”珍妮大声说,顺手塞给水手一枚硬币。

水手领着她向码头急匆匆走去,在码头上,刚好看见一条小船驶出港湾,很快就消失在一艘轮船投下的阴影之中。

“他们上那儿去了。”水手压低嗓门儿说。

“如果你能找条小船把我送上轮船,我给你十英镑。”珍妮说。

“好吧。不过要快!”水手回答道,“要想在‘肯凯德号’启航前追上他们,就得马上行动。因为那艘轮船的锅炉已经烧了三个小时了,单等那位旅客呢!我是一个小时前,听一位船员说的。”

他边说边把珍妮领到码头边儿上。那儿有条小船。他让珍妮上船之后,便跳进浅滩,把船推进水里,眨眼间,小船便向轮船飞快地划去。

划到轮船跟前,水手向珍妮要钱。珍妮连数也没数,就把一大把钞票塞到他的手里。那人瞥了一眼,明白得到的报酬远比十英镑多,心里很是高兴,连忙帮她爬上绳梯,又把小船靠在轮船旁边,以备这位慷慨大方的太太上岸之用。

不一会儿,辅助发动机开始启动,卷扬机滚筒上的铁链子发出哗拉拉的响声,说明“肯凯德号”已经启锚。又过了一会儿,水手听见螺旋桨旋转的嗡嗡声,轮船慢慢地离开他那条小船,向海峡驶去。

水手掉转船头,向海岸划去,没走多远听见轮船甲板上有个女人尖叫了一声。

“这运气可不怎么样,”他自言自语地说,“还是快走为妙。”

珍妮·克莱顿爬上“肯凯德号”的甲板之后,看见船上空无一人,既没有她要找的丈夫,也没有别人、于是瞎碰乱撞,希望能不受打扰,找到丈夫和儿子。

她向一半在甲板上面,一半在甲板下面的船舱快步走去,然后急匆匆爬下升降口那截不太长的梯子,走进主舱。主舱两边都是船长、大副,以及别的头头脑脑们住的房间。珍妮没有注意到前头有一扇门悄无声息地关了起来。她一直走到主舱尽头,然后又返回来,在每一扇门前都停下脚步,听听动静,拧拧把手。

四周一片寂静。她十分紧张,觉得自己那颗怦怦直跳的心,仿佛发出雷鸣般的响声,在轮船上回响。

房门一扇一扇都被她推开了,屋子里全都空空荡荡。紧张中,她没有注意到轮船的发动机开始启动,螺旋桨也发出嗡嗡嗡的响声。这时,她已经走到右手最后一扇门前。她一开门,便被屋子里面一个面皮黝黑的男人一把拉了进去。屋子里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

珍妮吓了一跳,不由得尖叫一声。那个男人十分粗暴地捂住她的嘴。

“亲爱的,等我们离陆地远一点,”那人说,“你就是喊掉脑袋,我也不管了。”

珍妮转过脸,看了一眼那张留着黑胡子的脸,认出这家伙原来是尼古拉斯,身子不由得往后一缩,害怕地呻吟了一声。

“尼古拉斯·茹可夫!”她惊叫着。

“你忠实的崇拜者。”俄国佬深深地鞠了一躬,回答道。

“你把我的儿子弄到哪儿去了?”珍妮对他故作的亲昵毫不理睬,“把他还给我!你怎么这样凶残?即使你这样的恶棍,也不应该丧尽天良!告诉我,孩子在哪儿?他是不是在这条船上?啊,求求你!如果你还有一点点人性,把儿子还给我!”

“如果你按我的吩咐去办,就不会加害于你,”茹可夫回答道,“不过,你要记住,你来这儿可是你自个儿的错。你是自投罗网,当然得自食其果。我一点儿也没有想到,运气会这么好!”

他说完就走上甲板,把珍妮锁在小屋里,好几天没再露面儿。其实原因可能是尼古拉斯·茹可夫不习惯坐船,而“肯凯德号”刚开始航行就碰上了风浪,俄国佬头晕恶心,只好老老实实在床上躺着。

这当儿,惟一来看她的是个粗鲁的瑞典人——“肯凯德号”让人讨厌的厨师。他叫斯文·安德森,每天都给她送饭。

厨师个子很高,骨瘦如柴,留着挺长的黄胡子,脸色难看,指甲肮脏。他端饭的时候,肮脏的大拇指经常浸在温乎乎的肉烩莱里,珍妮只看上一眼,就倒了胃口。他总是鬼鬼祟祟,一双离得很近的蓝眼睛从来不正眼看人,走起路来像只猫,轻手轻脚。他系着一条脏兮兮的围裙,油腻腻的绳子上总挂着一把细长的刀,让人觉得他图谋不良。这把刀显然是因为职业的需要才佩戴在身的,但珍妮总觉得厨师一不顺心就会拔刀出鞘,“小试锋芒”。

他对她粗暴无礼,珍妮却总是笑脸相迎,送来饭,也总要连声道谢,尽管老头刚关上房门,她就把那些难以下咽的玩意儿从舷窗口扔了出去。

珍妮·克莱顿被关起来之后,十分痛苦。她脑子里只盘旋着一个问题:丈夫和儿子到底在哪儿?她相信,只要儿子还活着,就一定在这条船上,可是泰山被骗到船上之后,他们会个会给他留条活命,就很难说了。

她当然知道那个俄国佬多恨她丈夫。她觉得他们把他骗到这条船上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在相对安全的情况下了结泰山的性命。因为他一次又一次粉碎了茹可夫卑鄙的阴谋,并且终于把他送进法国监狱。

泰山躺在漆黑的船舱里,一点儿也不知道妻子就被关在他头顶的那间小屋里。

给珍妮送饭的那个瑞典人也给他送饭。不过尽管泰山几次试着跟他谈话,都没有成功。

他希望通过这个家伙弄清楚儿子在不在“肯凯德号”上,可是一谈到这个话题,或者类似的话题,厨师都用“无可奉告”搪塞过去。试了几次,只好罢休。

轮船在大海里只行驶了几个星期,但是泰山和珍妮都觉得仿佛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他们不知道这条船把他们带到何方。有一次,“肯凯德号”在一个港口停下上煤。上完之后,便又继续那似乎永远不会完结的航行。

自从把珍妮关进小屋,茹可夫只来看过她一次。因为晕船,他脸色苍白,眼窝深陷。他来看她的目的是向她索要一笔巨款,条件是保证她的人身安全,并且送她回英格兰。

“如果你能在任何一个有人类文明的港口把我和我的丈夫、儿子一起释放,”她说,“我可以给你双倍于这个数目的钱,并且一律用黄金付清。否则,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

“你必须给我要的这个数目,”茹可夫咆哮着,“否则,你,你的丈夫,还有你的儿子,永远不会踏上任何一个港口——不管文明的,还是野蛮的。”

“我没法儿相信你,”珍妮说,“我怎么能知道你拿了我的钱,就一定会履行诺言呢?”

“我相信,你会按我说的去办,”他边说边回转身要离开小屋,“记住,你的儿子就攥在我的手心儿里。如果你听见有一个小孩儿痛苦地号叫,你该明白,那是你的儿子。他受折磨,全是你的固执造成的。”

“你不能这样干!”珍妮大叫,“你不能!你不能像魔鬼一样地凶残!”

“不是我凶残,是你!”他转过脸说,“你宁愿让儿子受苦,也不舍得拿出一笔微不足道的款子!”

珍妮无奈,只得开了一张金额巨大的支票,交给尼古拉斯·茹可夫,俄国佬得意洋洋,扬长而去。

第二天,泰山那间地下室的舱盖打开了。他抬起头,看见头顶的一片亮光之中,露出鲍尔维奇的脑袋。

“上来!”俄国佬命令道,“不过记住,如果你胆敢打我或者打船上任何一个人,我们马上就枪毙你。”

人猿泰山大摇大摆地走上甲板,六七个荷枪实弹的水手将他包围起来。鲍尔维奇正对他站着。

泰山环顾四周找茹可夫。他相信他肯定在这条船上,可是甲板上却没有他的影子。

“格雷斯托克勋爵,”鲍尔维奇说,“由于你不止一次蛮横无礼地打搅茹可夫先生,破坏他的计划,你终于给你自己和你的家庭带来这场灾难。这纯粹是自作自受。茹可夫先生为了安排这次‘远征’,耗资巨大,这一点你可以想见。鉴于你是造成这一损失的惟一原因,他当然指望由你给予赔偿。

“此外,我可以告诉你,只有满足茹可夫先生的要求,你的妻子、儿子才能免遭不幸,你才能保住性命,并且获得自由。”

“价码是多少?”泰山问道,“你拿什么向我保证你们会信守诺言?你该知道,我没有半点儿理由相信你和茹可夫这样两个流氓。”

俄国佬气得满脸通红。

“你现在可没有资格侮辱人,”他说,“你对我们是否信守诺言的确没有把握,可是有一点你很有把握:如果不按我们的要求开支票,马上就会要你的狗命。

“除非你比我想象中的那个傻瓜还要愚蠢。你该明白,再没有比命令这几个人向你开枪更让我快活的事了。我们之所以不杀你,是因为还有一套非常完美的惩罚你的办法,杀了你就破坏了我们的计划。”

“回答一个问题,”泰山说,“我的儿子在这条船上吗?”

“不在,”阿列克赛·鲍尔维奇说,“你的儿子在别的地方。他很平安。只要你答应我们公平合理的要求,就不会有人加害于他。可是,如果我们觉得有必要杀死你,当然也就没有理由再给他留条活命了。因为我们的目的是通过这个孩子惩罚你。你死了,让他活差还有什么意义?他只能给我们带来危险,制造麻烦。所以,你瞧,你要救儿子的命,就先得保住你自己的命。要保你的命,就得按照我们的要求,乖乖地开一张支票。”

“很好!”泰山说。他知道,鲍尔维奇心狠手毒,即使答应了他们的要求,救出儿子的希望也仍然十分渺茫。

他们完全可能得到有他签字的支票之后,就把他杀死。因此,他下定决心利用这个机会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即使和鲍尔维奇同归于尽也心甘情愿。唯一让他遗憾的是,茹可夫不在这儿。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本支票和一支自来水笔。

“要多少?”他问道。

鲍尔维奇说出一个相当大的数额,泰山差点儿没笑出声来。

他们贪心不足,张口就要这样一笔巨款,最后只能给自己带来麻烦。因为银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绑票。他故意装作犹豫不决,还和鲍尔维奇争执了几句。鲍尔维奇寸步不让,人猿泰山只得依着他在支票上开出一笔比他在银行里的全部存款还要多的巨款。

他转过脸,把这张没用的废纸交给俄国佬,无意中向“肯凯德号”右舷瞥了一眼,惊讶地发现,几百码开外就是陆地。稠密的热带丛林一直延伸到海边,丛林背后是座座山岭,也覆盖着葱茏的草木。

鲍尔维奇朝他凝视的方向指了指。

“你将在那儿获得自由。”他说。

泰山想趁机和俄国佬拼个你死我活的计划一下子烟消云散了。他想,眼前这块土地一定是非洲大陆。他相信,只要他们能给他以自由,他就一定能设法回到文明世界。

鲍尔维奇接过支票。

“把衣服脱了,”他对人猿泰山说,“在这儿,你用不着再穿这玩意儿了。”

泰山大声抗议。

鲍尔维奇朝那几个荷枪实弹的水手指了指,泰山只好慢吞吞地脱掉身上的衣服。

鲍尔维奇指挥水手们放下一条小船,人猿泰山在“重兵”把守之下,被送上海岸。半小时之后,水手们划着船回到“肯凯德号”,轮船慢慢地向茫茫大海驶去。

泰山站在狭长的海岸上,目送那艘轮船远去。突然,他看见一个黑胡子男人高举着一个小孩儿,大声叫喊着,对他肆意嘲弄。泰山怒火中烧,恨不得踏着拍岸而来的浪花,向那条已经开动的轮船冲去,可是马上意识到这种鲁莽的举动毫无用处,只好在水边停下脚步。

他就这样站在那儿直盯盯地望着“肯凯德号”,直到它消失在一道突出的海岬后面。

在他背后的丛林里,一双双充血的、凶狠的眼睛在眉毛浓重、额骨突出的前额下面闪闪发光。

小猴子在树顶吱吱喳喳地叫着,远处的森林里传来一只豹子的吼叫。

约翰·克莱顿——格雷斯托克勋爵依然站在那儿,对所有这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万分悔恨,埋怨自己不该轻信他的死敌茹可夫手下这个走卒。

“不过,至少有一件事情可以聊以自慰,那就是珍妮平平安安呆在伦敦,”他心里想,“谢天谢地,她没有落入这几个恶棍之手。”

那几个目光凶狠、浑身长毛的怪物像猫外老鼠一样,鬼鬼祟祟地向他爬了过来。

人猿泰山训练有素的感觉器官哪儿去了?

他那敏锐的听觉哪儿去了?

他那近乎神奇的嗅觉哪儿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猿朋豹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