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朴归真》

13、“阿丽丝”号失事

作者:外国科幻

第二天早晨吃饭时,泰山平常坐的位子空着。斯特朗小姐有点苛怪。因为考德威尔先生总是跟她和她母亲一块儿吃早饭。后来,她在甲板上坐着,瑟兰恩先生走过来和她攀谈了几句。他看起来精神特别好,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他扬长而去。望着他的背影,斯特朗小姐心想,瑟兰恩先生真是个惹人喜欢的人。

这一天过得很沉闷。她渴望考德威尔先生静静地陪伴在她身旁。不知怎么回事,这个姑娘从第一眼看见泰山,就很喜欢他。他津津有味地给她讲他到过的地方,讲那里的风土人情。他总是喜欢以一种滑稽可笑的方式拿人与兽做鲜明的对比。这种谈话说明他对兽非常了解,对人也有一种很敏锐的、包含着讽刺意味的视察力。

下午,瑟兰恩先生又走过来和她闲聊时,她很高兴因此而打断了一天的沉闷和单调。可是考德威尔先生还是一直没有露面。斯特朗小姐开始觉得问题不那么简单了。而且不时联想起头天夜里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舷窗前面落下去,掉进大海的情景。她问瑟兰恩先生今天见没见着考德威尔先生?他说没有看见,还问她干嘛打听这事儿。

“他没像平常一样和我们吃早餐,而且从昨天晚上起,我就一直没有看见他。”姑娘解释说。

瑟兰恩先生看起来非常着急。

“很遗憾,我和考德威尔先生没有深交。不过,他看起来确实是位可敬的先生。也许他今儿个病了,还在舱房里呆着?这也完全可能嘛。”

“当然。”姑娘回答道,“有这种可能并不奇怪。可是某种莫名其妙的原因又使我生出一种女人气的愚蠢的想象。我总觉得,考德威尔先生一定出什么事了。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预感,就好像我已经知道他不在这条船上了。”

瑟兰恩先生爽朗地大笑着:“天哪,亲爱的斯特朗小姐。”他说,“不在船上,他能上哪儿去呢?好多天了,我们连陆地的影子也没看见。”

“当然了,这种想法很可笑,”她承认自己的幼稚。然后又说,“不过,我不想再这样瞎着急了。我要去弄清楚,考德威尔先生到底上哪儿去了。”一位服务员正巧走了过来,她迎了上去。

“事情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得多呢,亲爱的姑娘。”瑟兰恩先生得意地想,嘴上却大声说:“当然可以。”

“请您去找一下考德威尔先生。”她对服务员说,“告诉他,他一直不露面,朋友们都很惦记他。”

“你很喜欢考德威尔先生吗?”瑟兰恩先生问道。

“我想,他很出色。”姑娘回答说,“妈妈非常喜欢他。他是属于那种跟他呆在一起让你绝对放心的人。对于考德威尔先生,谁都会产生一种信任感。””

不一会儿,服务员回来了,说考德威尔先生不在舱房里。“我找不着他,斯特朗小姐。而且……”他犹豫了一下,“我听说,他的床铺昨天夜里就没动过。我想应当马上把这件事报告船长。”

“非常正确。”斯特朗小姐大声说,“我跟你一起去找船长。太糟糕了!我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我的感觉毕竟没有错。”

不一会儿,这位吓坏了的姑娘和那位显得很激动的服务员出现在船长面前、船长默默地听着他们的报告,特别是当服务员说到,旅客可能去的地方,他都找过了,就是没找到考德威尔先生时,船长的脸上现出焦急、关切的神色。

“斯特朗小姐,你能肯定,昨天夜里有什么东西从船上掉了下去?”

“毫无疑问。”她回答道,“我不敢说掉下去的是人,因为我没听见叫喊声。后来就以为或许是一袋子垃圾。可是,如果这条船上找不到考德威尔先生,我敢打包票,我从舷窗看见落入大海的就是他。”

船长立刻命令对全船进行搜查。从船头至船尾,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能遗漏。斯特朗小姐继续呆在船长室,等待搜寻的结果。船长问了她好多问题。可是除了船上短暂的交往以及亲眼看到的一些事情,对于这个失踪的男人她一无所知。她第一次意识到,考德威尔先生几乎没有跟她谈过他自己和他过去的生活。她好像只知道他生在非洲,在巴黎受的教育。可是这少得可怜的了解,使她忽然惊讶地想到,一个英国人怎么说起英语反倒带着明显的法国口音。

“他说过他有什么仇人吗?”船长问。

“从来没有。”

“他和船上别的乘客有过什么交往吗?”

“没有。他只和我在一块儿聊聊,而且是作为同一条船上的旅客偶然相识的。”

“哦……依你看,斯特朗小姐,他是不是喜欢喝酒过量?”

“我压根儿就没怎么见他喝过酒。”斯特朗小姐回答道,“事实上,在我看见有什么东西从船上掉进大海之前的半小时,我一直和他在甲板上呆着,他怎么会喝酒呢?”

“这就奇怪了。”船长说,“在我看来,他也不像个有抽风病,或者有类似毛病的人。而且,即使有这种毛病,倘若在他靠在栏杆上突然发作时,也只能朝里摔倒在甲板上,不可能整个身子都从栏杆上栽过去。如果他不在船上,斯特朗小姐,他就是被人扔进了大海。而你没听到叫喊声这一事实可以这样解释:他被人从甲板上扔下去之前就已经死了——被人谋杀了。”

姑娘听了吓得发抖。

一个小时以后,大副来报告搜寻的结果。

“考德威尔先生不在船上,先生。”他说。

“这件事恐怕不是偶然的事故,这里面有更复杂更严重的背景。布伦特莱先生,我希望你对考德威尔先生的东西做一番仔细的搜查,看一看能不能找到一点与自杀或者他杀的动机有关的线索。一定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是的,是的,先生!’”布伦特莱先生答应着,转身去泰山的睡舱开始搜查。

海泽尔·斯特朗被这件事搞得筋疲力竭,整整两天没离开她的房间,等她终于再来到甲板上的时候,她的脸色苍白,形容樵停,眼睛周围一圈儿青晕。不论是睡着,还是清醒着,她总看见那个黑漆漆的身影迅速地、一声不响地掉进冰冷、无情的大海。

她走上甲板不一会儿,瑟兰恩先生便来到她的身边,一副和蔼可亲、关怀备至的样子。

“啊,这太可怕了,斯特朗小姐。”他说,“我简直没有办法不想这件事情。”

“我也是,”姑娘烦躁地说,“我觉得,如果我当时喊人来,他也许能得救。”

“不要责备自己了,亲爱的斯特朗小姐。”瑟兰恩先生殷勤地说,“这不是你的错,换了别人也会像你一样。谁能想到船上掉到海里的东西就一定是人呢?而且,即使你喊来什么人,后果也还是一个样。开始,人们肯定不会相信你的话,他们会认为,这不过是一个女人神经紧张而产生的幻觉。如果你坚持自己的意见,等船停下来再去救他,也太迟了。因为得放下小船,再划回去好几英里,去找发生这场悲剧的那个根本不知道是在哪儿的地方。不,你一定不能过分责备自己。对于可怜的考德威尔先生,你做得比我们大家谁都更好。你是唯——一个惦记着他的人。而且是你,促使船长及时开始这场调查的。”

他和蔼的态度、鼓励的话语使得姑娘心里不禁生起感激之情。从那以后一直到航行结束,他总和她在一起,渐渐地,她也确实很喜欢他了。瑟兰恩先生了解到,这位来自巴尔的摩的漂亮的斯特朗小姐,是美国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一个非常富有、前程似锦的姑娘。一想起这些,瑟兰思简直激动得气也喘不过来。

除掉心头之患泰山之后,瑟兰恩先生原先打算在轮船停泊的第一个港口上岸。因为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那份重要情报不是装到他的口袋里了吗?再呆在这儿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办了。他要尽快回到大陆,乘第一班快车到彼得堡。

可是现在一个新主意涌上心头,而且很快就把原来的打算挤到一边儿。这个美国姑娘拥有的财产不可小看,姑娘本人也颇有吸引力。

妙极了!她会在彼得堡引起轰动。而且,有她这笔遗产做后盾,他也会成为新闻人物。

瑟兰恩先生挥霍了几百万美元的活动经费之后,发现这个职业很对他的胃口,便想继续到开普敦去。到了开普敦,他又突然宣布因为一件紧急公务,不得不滞留一些日子。

斯特朗小姐对他说过,她和母亲到开普敦看望母亲的哥哥。她们还没有决定在那儿呆多长时间,也许要停留好几个月。

她得知瑟兰恩先生也要到那儿之后,非常高兴。

“我希望我们能继续保持联系。”她说,“等我和妈妈安顿下来之后,你一定要来看看我们。”

这自然是瑟兰恩先生求之不得的事情,他不失时机地表示了他的感谢,答应一定拜访。不过斯特朗太太可不像女儿对他的印象那么好。

“我也说不出为什么,反正总觉得这个人不可靠。”有一天谈起瑟兰恩先生时,母亲对海泽尔说,“他看起来倒是个不折不扣的体面的绅士,可是他那双眼睛里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瞬息即逝的表情,我看了就不寒而栗。”

姑娘大笑起来。“你真是个亲爱的傻妈妈。”她说。

“我就是这样看的。我很难过,可怜的考德威尔先生没能代替他来陪伴我们。”

“我也同样难过。”女儿说。

就这样,瑟兰恩先生,也就是茹可夫,在滞留开普敦期间成了海泽尔·斯特朗舅舅家的常客。他的殷勤确实献得太露骨了,但是他安排得十分巧妙,总是迎合姑娘的每一个要求,渐渐地,她越来越依赖于他了。假如海泽尔、她的母亲,或者哪位表兄弟需要有人陪着玩儿,假如需要做什么小小不言、表示友好的事情,瑟兰恩先生总是随叫随到,而且保您满意。斯特朗小姐的舅舅和家里人也因为他礼仪周全、乐于听命,而越来越喜欢他了。瑟兰恩先生似乎成了这个家庭必不可少的一位成员了。后来,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便向斯特朗小姐求婚。斯特朗小姐吓了一跳,不知如何是好。

“我可从来没想过你会向我求爱。”她对他说,“我一直把你当作最好的朋友看待。所以,现在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忘记你曾要求我做你的妻子吧。让我们像先前一样友好相处。以后,我可以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来考虑这件事情。也许我会发现对你怀有一种超乎友谊的感情。反正迄今为止,我还从来没想到过爱你。”

瑟兰恩先生对斯特朗小姐这番话自然不很满意。他十分后悔自己太性急了。不过,他相信,他这样真诚地爱她,而且爱了这么长时间,大伙儿不会不知道。

“海泽尔,从第一次看见你,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你。”他说,“我愿意等待。因为我相信,像我这样炽热、纯洁的爱一定会得到回报。我只想知道一点,你心里有没有别的男人?可以告诉我吗?”

“我长了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她回答道。他对这个答复很满意。这天晚上,回旅馆的路上,他买了一只游艇,还花了100万美元在黑海海滨买了一座别墅。

第二天,海泽尔经历了她一生中一个最为快活的又惊又喜的场面:从一家珠宝店出来时,和珍妮·波特差点儿撞了个满怀!

“天哪!珍妮·波特!”她高兴地叫喊着,“哪股风把你给刮到这儿了?哎哟,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不是嘛!”珍妮同样又惊又喜,也快活地叫了起来,“我还一直在这儿白白地浪费想象力,在心里描绘你在巴尔的摩的情景呢!”她又一次紧紧地抱住好朋友,吻了又吻。

等她们相互说明原委之后,海泽尔才弄明白,坦宁顿勋爵的游艇已经到了开普敦港,而且至少在这儿停一个星期。然后继续航行,到西非海岸,再从那儿回英格兰。

“回去之后,我们就要结婚了。”珍妮最后说。

“这么说,你还没有结婚?”海泽尔问。

“没呢!”珍妮回答道,然后,好像自信自语似的说:“我真希望英格兰离这儿有一万英里。”

于是,游艇上的人和海泽尔的亲戚家不断相互来往。海泽尔的舅舅安排了好几次家宴,并且带客人到周围的乡村去旅行。瑟兰恩先生在哪种场合都是颇受欢迎的客人。他还自己设宴招待男宾,竭力讨好坦宁顿勋爵,显得殷勤、好客。

瑟兰恩先生隐隐约约听出,坦宁顿勋爵的游艇这次意料之外的访问会获得成功,并且给大家带来好处,于是,他也想充个数,跟他们一起去航海。有一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3、“阿丽丝”号失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反朴归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