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朴归真》

16、丛林之战

作者:外国科幻

万齐瑞的武士们穿过密林向村庄急匆匆地走着。有一会儿,听着前面清脆的枪声他们不由得加快了速度。渐渐地,枪声变得稀稀拉拉,后来完全停了下来。不过这种寂静和步枪的砰砰声一样,都让人觉得凶多吉少。对于这支前去营救的队伍,此刻的寂静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他们那个防守很差的村庄已经被一支强大的队伍攻进去占领了。

从狩猎的地方到村庄共有五英里远,猎人们走了三英里多,遇到了第一批从敌人的弹雨和魔爪下逃出来的乡亲,男男女女一共12个。看到武士们,他们都激动得要命,争先恐后地向万齐瑞述说降临到部落的这场灾难,乱哄哄吵成一片。

“他们像森林里的树叶一样多。”一个女人嚷嚷着,试图说清楚敌人的兵力,“有许多阿拉伯人和数不清的曼支玛人,都带着枪。他们偷袭了村庄,呐喊着冲过来,开枪打死男人、女人和孩子们。我们从四面八方逃进丛林,可是更多的人被杀死了。不知道他们抓没抓俘虏,反正看起来是见人就杀,那些曼支玛人破口大骂,说离开我们部落之前,要把所有的人都吃掉,还说这是去年我们杀了他们的朋友应得的惩罚。还骂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很快就跑了。”

武士们继续向村庄走去,不过现在走得更小心谨慎,速度也慢了。万齐瑞知道,现在再去救人已经为时太晚。此行唯一的使命是复仇。他们又走了一英里,陆陆续续碰到大约100多个逃难的人。里面有不少是男人,他们的战斗力因此而增强了。

万齐瑞派出12个武士先行一步,侦察敌情。他和主力一起排成单行,像一弯巨大的月牙儿在森林里穿行。泰山走在酋长身边。

不一会儿,一个尖兵跑了回来。他已经看清村庄里的情形。

“他们都在栅栏里呢!”他轻声说。

“好!”万齐瑞说,“我们冲进去把他们都杀了。”他准备把他的命令传下去,让大伙儿都在森林边儿上停下来,一看见他向村子里面冲,就一起跟上去。

“等一等!”泰山说道,“即使栅栏里的敌人有50支步枪,我们也得被他们打退、杀光。还是让我一个人先从树上爬过去,居高临下,看清楚到底有多少敌人,弄清楚如果我们发起进攻,成功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如果没有成功的希望,哪怕一个武士去白白送死都是愚蠢的。以我之见,只能智取不能强攻。你先等一等,好吗,万齐瑞?”

“好的!”老酋长说,“你先去吧。”

于是泰山纵身跳上大树,眨眼间,便在去往村庄的方向消失了、他小心翼翼地攀援著,心里明白那些带枪的人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他从树上打下来。人猿泰山一旦小心谨慎,整个丛林里没有谁能像他这样行动起来悄无声息,也没有谁能像他这样成功地躲过敌人的眼睛。

他只花了五分钟的时间,便爬上村庄那头栅栏上方的一株大树。他居高临下,把正在村庄里休息的那群乌合之众看了个一清二楚。他数了一下,共有50个阿拉伯人,大约250个曼支玛人。这些曼支玛人正在大吃大喝,同时在白人主子的眼皮底下准备欢庆胜利的、令人发指的人肉筵席。

人猿泰山看出,这群野人不但有枪武装着,还有栅栏和紧锁的大门作屏障,要是跟他们硬拼,只能白白送死。因此,他回去劝告万齐瑞再耐心地等一下,还说他有个更好的计划。

可是,有一个逃出来的难民刚才对万齐瑞讲了他的老伴儿被敌人残酷杀害的经过,万齐瑞气得发疯,早已把谨慎从事忘到九霄云外。他把武士们集合起来,命令他们向敌人进攻。于是这支只有100多人的小部队叫喊着,挥舞着长矛向村庄的大门冲去。可是他们还没有冲过村庄前面那块林中空地,阿拉伯人便从栅栏那面向他们猛烈开火了。

万齐瑞倒在第一阵弹雨之中,冲锋的人放慢了速度。枪声再度响起,又有六个武士倒在血泊中。有几个人冲到紧闭的栅栏跟前,但都被打倒在小路上,压根儿就没能进到栅栏里头。进攻被打退,还活着的武士们张惶失措地逃回到森林里。

他们溃退的时候,那群匪徒打开栅门,追了出来,企图把部落里的人斩尽杀绝。泰山最后一个向森林跑去。他放慢速度,不时停下来拍弓搭箭,向追过来的敌人射去。

一进丛林,泰山就看见一群视死如归的黑人正聚集在一起,准备迎头痛击追过来的匪徒。泰山大声叫喊着,让他们赶快散开,以免被敌人一举歼灭。还告诉他们等到天黑冉集中。

“按我说的去办!”他催促道,“我会带领你们打垮这些敌人的。赶快分散到森林里,把乡亲们尽可能地找回来。到了夜里,如果发现被人跟踪,就兜圈子把他们甩掉,然后到我们今天猎象的地方集中。那时候再把我的计划告诉你们,你们听了一定觉得不错。寡不敌众,你们手里简单的武器怎么能打过阿拉伯人和曼支玛人的步枪?”

大伙儿只好表示同意。“咱们分散开之后,”泰山最后解释道,“敌人也得分散开才能达到追击的目的。而我们只要提高警惕,就可以从大树背后向曼支玛人射箭。”

他们刚刚化整为零,撤退到密林深处,那群土匪的先头部队就已经冲过空地,追了上来。

泰山在地上忙碌了一会儿,便上了树,并且三下两下攀到“上层通道”,然后折回头向村庄飞奔而去。在村庄上方,他发现所有阿拉伯人和曼支玛人都去追捕黑人弟兄们去了,村子里只剩下戴着锁链的囚徒和一个看守。

看守站在敞开着的大门旁边,向着森林张望,没看见一个身轻如燕的巨人已经从村街那头的大树上跳了下来。他拉满弓,轻手轻脚地向那个还蒙在鼓里的家伙摸去。那些被抓起来的黑人已经看见泰山。他们充满惊奇和希望,睁大眼睛凝视着他们的救星。现在,泰山离那个曼支玛人只剩下十步远了。弓如满月,泰山眯细一双灰眼睛,仔细瞄准,然后松手放箭。只听嘣地一声,弦响箭出,匪徒一声没吭,扑倒在地,箭杆穿透他的心脏,在胸口窝露出一尺长。

泰山转身朝那50个女人孩子跑去。他们的脖颈都被铁链套着,锁在一条长长的“奴隶索”上。因为时间紧迫,无法逐一打开这种古老的扣锁,泰山只得让他们跟在自己身后,“披柳戴锁”而行。他从那个看守身边拣起步枪和子弹袋,领着这群快活的囚徒,从栅门鱼贯而出,向空地那头的森林走去。

这真是缓慢而又艰难的跋涉。因为谁也没戴过这种“奴隶索”,举手投足都成了难事,倘有一个人磕磕绊绊摔倒,就会把别人也都带倒,结果耽搁了许多时间。而且泰山生怕碰上从森林里返回来的匪徒,不得不领着大家绕了一个很大的弯子。远处偶尔传来阵阵枪声,说明那股阿拉伯匪帮和村民们还时有交锋。不过泰山知道,如果大伙儿听从他的劝告,伤亡绝不会比那帮强盗多。

傍晚,枪声完全停息了。泰山明白阿拉伯人一定都回村里去了。想到发现看守被杀,俘虏被救走,匪徒们一定气得发疯,泰山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为了给这群气坏了的阿拉伯人“火上烧油”’,他曾经打算把村子里贮存的大量象牙拿走一部分。后来转念一想,觉得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而且,冉让这些可怜的女人们扛沉重的象牙,额外增加不必要的负担,未免太残酷了。过了一会儿,他又想出一个好主意,觉得只要依计而行,肯定不会让阿拉伯人从村子里抢走一枚象牙。

直到后半夜,泰山才把这支动作迟缓、步履艰难的队伍带到猎象的场地。他们离这儿很远便看到黑人们在匆匆开辟出来的宿营地中间生起的一大堆簧火。一则为了取暖,二则为了吓狮子。

泰山走近宿营地的时候,大声叫喊着,告诉他们是自己人回来了。宿营地的黑人们看见这一长串“披枷戴锁”的朋友、亲戚走进火光之中,都快活地跳起来迎了上去。他们本来以为永远失去了这些乡亲,也永远失去了泰山,现在见他们平安归来,都要大摆象肉筵席,通宵宴饮,以示庆祝。泰山制止了他们,一定要大伙儿好好睡上一觉,因为第二天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过,在当时那种情况下,连睡觉都是一件难事。因为那些在白天的杀戮与战斗中失去丈夫和孩子的女人们号啕大哭,吵得人难以入睡。泰山费了好大劲儿才劝得她们止住哭声。他说,他们这样大哭大叫会把阿拉伯人引到这里,到时候,大伙儿就都完了。

天亮之后,泰山向武士们讲解了他的作战计划。武士们没有异议,一致认为这是除掉这帮“不速之客”,为亲人报仇的最稳妥、最有把握的办法。

泰山的主意是:首先,妇女儿重要在20名年老或年纪太小的武士的保护之下,向南撤离到完全脱离危险的地方。泰山告诉他们,要临时搭几个遮风挡雨的窝棚,还要在营地四周用带刺的灌木筑一道围墙。因为他的作战方案要经过好多天、甚至好几个星期才能完成。在此期间,武士们不可能来这个新开辟的宿营地。

两个小时以后,黑人武士包围了村庄。包围圈稀稀拉拉,隔一段距离,有一名武士隐蔽在可以俯瞰栅栏的大树上。不一会儿,村子里的一个曼支玛人被箭射穿,倒在地上。没有进攻时可怕的呐喊声,也没有土人们平时冲锋时那种挥舞长矛的虚张声势,但是,死神不时从寂静的丛林里悄无声息地走来。

这种异乎寻常的进攻使阿拉伯人和他们的奴隶陷入极大的愤怒之中。他们跑到栅门口,要对这个莽撞的作恶者进行可怕的报复,突然意识到,压根儿就不知道敌人在哪儿。就在他们站在栅门旁边指指划划、吵吵嚷嚷、争论不休的时候,一丈箭射穿了一个阿拉伯人的心脏,那人一声没吭倒在地上。

泰山把部落里最好的弓箭手都安排在村庄周围的大树上,而且要求他们做到,即使敌人面对他们藏身的大树,也不能让他们看出蛛丝马迹。还规定,向匪徒射箭之后,赶快在树干后面藏好,而日在确实弄清楚没人注意藏身的那棵大树之前,绝对不能再放箭。

阿拉伯人以为箭是从森林里射来的,便一连三次冲过村庄前向那块空地。可是,他们每冲一次,都有支箭从背后射来,夺走一个人的生命。他们只得回转身、猛扑回去,后来,他们决定对周围的森林做一次全面的搜索。可是不等走进林地,黑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是,就在他们的头顶,参天大树浓密的枝叶中还潜藏着一个英勇无畏的人——人猿泰山。他像死神的身影笼罩着他们。不一会儿,一个曼支玛人率先在密林中走了起来。死神不失时机地出现在眼前,尽管谁也没有看到它来自何方。过了一个会儿,后边走着的人便被“先行者”的尸体绊倒——一支毒箭穿透了他那已经不再跳动的心脏。

用个了多久,这种作战方法就把那些白人搞得精神十分紧张,至于曼支玛人因此而张惶失措,更不足为奇了。谁走在前头,一支箭就射他个“透心凉”;谁落在后面,谁就绝无希望生还。如果有谁离开大队,哪怕只一小会儿,也难再看到他走回来的身影。过后人们只能碰上一具尸体,并且看见上面插着一支穿透心脏的毒箭。这箭射得非常之准,而且一望而知,射手具有超人的力量。不过最糟糕的是,整整一上午,除了毫不留情的毒箭,他们一次也没看见敌人的踪影,也没听见有什么特别的响动。

等他们终于回到村庄,情形也没能好转。不时有一个人扑倒在地,一命归阴。大家都提心吊胆,吓得要命。曼支玛人哀求主人赶快带他们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可是这个新的、可怕的敌人似乎无处不在,那些阿拉伯人不敢扛着从村子里抢来的象牙穿过阴暗而充满敌意的大森林,当然,他们更不想白白扔掉已经到手的宝物。

最后,整个“探险队”都钻进茅草苫顶的棚屋,在屋里至少可以逃脱天外飞来的神箭。泰山从村庄上方的大树上观察,记住了阿拉伯人头领钻进去的那间小屋。他在一棵悬垂于半空中的树杈上保持好身体的平衡,然后用力投出一支沉重的长矛。长矛戳穿屋顶,小屋里传出一声惨叫。他以这种方式向他们告别,让他们确信,在这块土地上绝无安全可言。泰山回转身向大森林攀援而去。他把武士们集合起来,向南撤了一英里,在那儿吃喝、休息,还在几棵大树上布置了岗哨,注意观察通往村庄的小路,不过没有发现追兵。

他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没有伤亡,他的黑人朋友们甚至连皮都没有擦破。可是大致计算的结果表明,死在毒箭之下的敌人至少有20个。他们欣喜若狂,都想冲进村庄,把剩下的敌人全部消灭,以更加辉煌的战果结束这了不起的一天。他们甚至绘声绘色地讲着可以施行的各种毒刑,为曼支玛人将被残酷折磨而感到心满意足。对于这个种族,他们有一种特殊的仇恨。泰山却坚决反对这个计划。

“你们疯了!”他大声说,“我已经教给你们战胜这些敌人的唯一的办法。按照这个办法,你们已经杀了20个敌人,自己连一根毫毛也没有损失。可是昨天,按照你们的打法,至少死了十几个人,却没有杀死一个阿拉伯人和蔓支玛人。你们一定要按照我的办法去打,要不然我就离开你们回我自己的部落去。”

他这样一威胁,把他们都镇住了。大伙儿都说,只要他保证不抛弃他们,就一定严格执行他的命令。

“很好。”他说,“我们还是先回猎象的营地去过夜,我要给这群阿拉伯人一点儿颜色看看,让他们明白继续呆在我们的村子里会得到什么报应。不过,我不需要帮助,白个儿干就成。这后半天,他们因为没有再吃苦头,便放下了心。要是再让他们突然陷入恐惧,那效果肯定比今大一下午都更好。”

就这样,他们又回到头天过夜的宿营地,点起一大堆簧火,一边吃肉,一边讲这天经历的凶险,直到很晚。泰山睡到半夜,爬起来钻进漆黑的大森林。一小时以后,他已经到了村庄前面那片开阔地。栅栏里有一堆篝火在燃烧。人猿泰山匍匐前进,一直爬到紧闭的栅门跟前。他从栅栏的缝隙间看见一个哨兵孤零零地坐在火堆前面。

泰山悄悄地跑到村街尽头的一株大树底下,轻手轻脚爬上一根树杈,拈弓搭箭。他竭力稳住神儿向哨兵瞄准,可是树枝不停地摇晃,篝火闪烁不定,射不中的可能性太大了。而按照他的计划的要求,必须一箭正中那人的心脏,一点儿响声也不能发出来。

除了弓、箭,他还带着他那条绳子,以及头一大从他杀死的那个哨兵手里夺过来的步枪。他把这几样东西在树杈上挂好,然后只拿一把刀,轻轻跳进栅栏里。哨兵背朝着他,泰山像一只猫蹑手蹑脚问那个正打瞌睡的人摸了过去。现在,他离他只有两步远了,眨眼之间,钢刀就会直插敌人的心脏。

泰山蹲下来准备猛扑过去——这是丛林里的野兽向猎物进攻时最快、也是最何把握的姿势。一种微妙的感觉,使那人感到了背后的动静。他一下子跳起来,面对面站在人猿泰山眼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反朴归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