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朴归真》

19、黄金城

作者:外国科幻

在人猿泰山被推选为万齐瑞部落的首领那天夜里,西面距离他20o英里远的大西洋上,他爱的那个女人正躺在一条小船上等待死神的到来。那时,他在赤身躶体的野人朋友中跳舞,火光照耀着小山一样隆起的肌肉,他是力量与健美的化身。可是,他爱的那个女人,形容慌停,骨瘦如柴,又饿又渴,昏迷不醒。

泰山就任万开瑞部落的酋长之后,头一个星期,便履行自己的诺言,派人将那帮阿拉伯人的奴隶曼支玛人送出万齐瑞部落的北部边界。送走他们之前,泰山让他们发誓,以后再不带任何种族的“探险队”来騒扰万齐瑞部落,否则严惩不贷。那群曼支玛人对万齐瑞部落这位首领的战术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当然再不敢陪伴掠夺成性的匪徒们踏上他们的领土。

泰山回到村庄之后,立即着手准备带领一支探险队去寻找老万齐瑞向他描绘过的那座已经坍塌了的黄金城。他从部落里挑选了50个最强壮的武士,他们都心甘情愿地跟他一起踏上艰苦的征程,并且分担一个新的敌对的种族可能给他带来的种种危险。

自从万齐瑞讲了他们完全出于偶然,碰到一片废墟,并且经历种种危险之后,那个传说中的城市令人难以置信的巨大财富,一直使他难以忘怀。促使人猿泰山进行这次远征的主要原因是他想去冒险。不过黄金的诱惑不能不说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因为他从文明人那里看到,拥有这种神奇的、黄颜色金属的人,简直没有办不到的事情。至于在这尚未开化的蛮荒之地,要黄金有什么用处,他倒压根儿也没有想过。对于他,似乎把有这种创造奇迹的力量就足够了,哪怕他将永远没有机会去运用这种力量。

于是,在一个热带丛林阳光灿烂的早晨,人猿泰山——万齐瑞部落的首领,走在50个身材匀称、皮肤墨黑的武士前头,为冒险和寻找黄金,开始了艰苦的征程。他们按照老万齐瑞对泰山描绘过的那条路走。顺着一条河走了好多天,跨过一道不太高的分水岭,沿着第二条河走了几天,又碰上第三条。最后,第25天头上,他们在一座大山的山腰扎下营盘,希望从这座山的山顶上,能看见那座奇异的黄金城。

第二天一早,他们便去爬那座几乎呈直角的、陡峭的山崖。这是挡在他们与目的地中间的最后也是最艰难的一道自然屏障。50名攀登绝壁的武士,远看像一条首尾相接的细线。泰山是这条“线”的“线头”,中午时分,他第一个爬过最后几块巨石骣岩,站在了平如石桌的山顶之上。

“石桌”两边,都是几千英尺高的山峰,因此,刚才的山顶,此刻却成了通往那条幽深的、人迹未至的峡谷的隘口。他的身后是另外一条覆盖着森林的大峡谷,他们在这条峡谷里已经走了好多天。峡谷对面那道低矮的山梁,便是他们领地的地界。

但是最吸引他注意力的还是眼前的景色。山下是一条满目凄凉的峡谷,这条峡谷不深也不宽,里面长着些矮小的“老头树”,充满了巨大的圆石头。峡谷那边远远地现出一座宏伟的城池,它的城墙厚实,塔尖高耸。寺庙的塔楼、尖塔,夸窿似的屋顶在阳光下现出红黄相间的色彩。泰山高这座城池尚远,看不见破败的痕迹,在他看来,这实在是一座雄伟壮丽的城市。想象之中,他仿佛看见宽阔的大街和宏伟的庙宇里一定熙熙攘攘,挤满了快活的、生气蓬勃的人群。

这支小小的探险队在山顶上休息了一个小时,然后,泰山领着他们向下面的峡谷走去。这里虽然没有现成的小路,但是比起大山那面陡峭的山崖毕竟好走多了。进入峡谷之后,前进的速度就更快了。因此,天还没黑,他们就到了这座古城城楼高耸的城墙下面。

这座城堡外面的那层城墙没有坍塌的地方有50尺高。而他们目光所及之处,即使已经坍塌的部分也仍有3o到40英尺高。因此,这还是一座很难攻克的城堡。泰山有好几次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离他们不远的坍塌了的城墙后面晃动,就好像有人隐藏在这座古老的建筑后面窥视他们。而且他总觉得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正盯着他,但是他无法确定是确有此事,还是自己神经过敏。

这天夜里他们在城外露宿。半夜里,突然被城墙里面一阵刺耳的尖叫声惊醒。一开始声音很高,渐渐地越来越低,最后变成一连串痛苦的呻吟。这凄惨的叫声把黑人们吓坏了,大伙儿坐卧不安,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才又昏昏入睡。第二天早晨,万齐瑞部落的武士们仍然心有余悸,都不敢瞅一眼那赫然耸立在他们面前的牢固的、令人生畏的城堡。

万齐瑞的武士们都想放弃这次冒险,希望马上穿峡越谷,爬下昨天那道绝壁,原路返回。泰山又是晓之以理,又是动之以情,都没能奏效。后来还是凭借他部落首领的权威,发布命令,并且威胁说他要独自进城,大家才同意跟他一起去冒这番风险。

他们沿着城堡走了15分钟,才找到进城的办法。他们看到城墙上有一条大约20英寸宽的缝隙,缝隙内有一溜混凝土浇筑的台阶,因为日久年深,已经磨损得坑坑凹凹了。台阶从他们面前升起只几阶,一个急转弯便拐进另外一条通道。

泰山侧着身子爬上那一道狭窄的台阶,黑人武士们排成一溜儿紧跟身后。台阶在拐弯的地方没有了,与其相连的那条通道很平,但是像一条长蛇迂回曲折。然后,突然拐进一个狭窄的平台,平台对面又高耸起一道和外面的城墙同样高的大墙。这第二道城墙上有许多圆形塔楼,塔楼中间是一块块尖尖的石柱。有的地方石柱倒了,墙也塌了。但是总的来看,比外面那道墙保护得要好一些。

沿着一条狭窄的通道,穿过这道城墙,泰山和他的武士们发现,他们已经站在一条宽阔的大街前面。大街对过,是一座座破败不堪的高大建筑,一块块巨大的花岗岩赫然耸立,黑漆漆的,令人生畏。在那一片废墟之上,生长着树木,藤蔓缠结,从空洞洞的窗口爬进爬出。可是正对他们的那座建筑物,却没有这样草木丛生,保管得也比较好。那是一座雄伟的建筑,上面是巨大的圆形屋顶,大门两侧是高大的石柱,每一根柱子上面都用整块的石料雕刻着一只奇形怪状的大鸟。

人猿泰山和他的同伴们怀着程度不同的惊奇,站在那儿凝视着非洲深处这座古老的城市。这当儿有几个武士觉得这座高大建筑里有什么动静,那一片昏暗之中似乎有绰绰人影来回走动。实际上,他们并没有看见什么,只不过是在一个完全不可能有生命存在的地方生出一种神秘的念头。在这座早已覆灭的神秘的“死城”里,一切活物似乎都已经消失了。

泰山想起,在巴黎图书馆,他曾经从一本书上看到,在非洲土著居民的传说中,非洲中部曾经繁衍生息过一群白种人,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这个种族突然消失了。泰山纳闷,他现在观瞻的这座殿堂,是不是这个奇怪的种族在一片蛮荒与浑饨之中建立的古老文明的遗迹。现在,会不会有哪个灭绝了的种族的后裔还生活在这一片废墟之中?不知为什么,他又觉得这座大殿里有什么东西在鬼鬼祟祟地走动。

“过来!”他对武士们说,“我们去看看,那几堵破墙后面有什么东西。”

武士们不愿意过去。可是看到他们的酋长勇敢地走进大殿,只得挤作一团,跟在他的后面,露出一副副紧张、害怕的样子。大殿里突然响起昨天夜里听见过的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武士们吓得掉头就跑,一直跑到城墙上那条与外部世界相连的狭窄的通道。

泰山走进大殿之后,清楚地感觉到许多双眼睛盯着他。旁边一条走廊里传来一阵牺牺嗦嗦的声音。他走进一个圆顶形大厅之后,看见一只手从头顶穹窿形屋顶上开着的一个通风扎抽了回去。

圆形大厅的地面是混凝土抹成的,墙壁是光滑的花岗岩,上面刻着些奇形怪状的人和兽,墙壁上还镶嵌着许多黄颜色的匾额。

他走到一块匾前,看出那是黄金做成的,上面刻着许多象形文字。除这个圆形大厅之外,大殿里还有好几个同样的厅堂。这些穹窿形建筑后面,大殿又派生出许多侧厅。泰山走过几个大厅,发现许多例证表明,建这座殿堂的人是多么富有。有一间屋子的几根柱子完全用纯金做成,另外一间屋子里的地板则用黄金铺成。他这样向前搜索的时候,黑人武士们又挤作一团,跟在他身后。他们前后左右好像总有些奇怪的影子晃来晃去,但又从不近到让你觉得确确实实有什么东西存在的地步。

万齐瑞部落的勇士们十分紧张。他们哀求泰山赶快撤离大殿,回到明媚的阳光之下。他们说,这种探险不会有好结果,因为废墟里一定出没着先前在这里居住的人的鬼魂。

“他们正瞧着我们呢!”布苏里轻声说,“等把我们引进大殿最里面的幽深僻静之处,他们就会一拥而上,用锋利的牙齿把我们撕成碎片。鬼魂就是这样干的。我母亲的叔父是个了不起的巫医,他给我讲过许多这种故事。”

泰山笑了起来:“你们出去吧,我的弟兄们,等我把这座古老的殿堂搜寻完了,发现这里面藏着黄金,或者发现根本没有之后,再去找你们、柱子太重,搬不走。但我们至少可以把墙上的金匾撬下来。而且这里面也许有许许多多的黄金,我们可以很轻松地把它们带走。现在,你们快出去吧,外面空气新鲜,你们可以更自由地呼吸。”

有些武士欣然同意,可是布苏里和另外几个武士却犹豫不决。他们一方面对自己的王爱戴、忠诚,另一方面又很迷信,对未知的凶险深感恐惧。后来,一桩完全出乎意料的事情,使大家当机立断,不再犹豫——在这座死一样寂静的破败的庙宇里,又响起头大夜里他们听见过的那种可怕的尖叫,而已离得很近,好像就在耳朵旁边。黑人武士们害怕地惊叫着,转身逃出这座古老建筑的空荡荡的大厅。

人猿泰山站在那儿,望着他们的背影,chún边露出镇定的微笑,等待想象中的敌人向他猛扑过来。可是周围又陷入一片寂静,只有一种轻微的响动,使人们想起光脚丫偷偷摸摸走路的声音。

泰山回转身继续向大殿的幽深之处走去。他穿过一个又一个屋子,最后走到一扇做工粗糙、紧闭着的大门前面。他用肩膀使劲推那扇门,那似乎是向他发出警告的尖叫,在他身边响了起来。很明显,这叫声是警告他赶快离开这里,不要亵渎这间特别的房屋。泰山心想,也许这就是储藏财宝的密室。

不管怎么说,这个奇怪的、不见踪影的守卫者,一定有充足的理由不希望他走进这间密室,而这就越发吊起泰山的胃口,非进去看看不可。尽管那个可怕的声音在他耳边不停地叫喊,他还是用力推那扇门,直到木头转轴吱吱咯咯地响着,门终于开了。

小屋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没有窗户,没有一缕哪怕最微弱的光线。而与门相连的走廊本身就是一片昏暗。因此,虽然房门大开,也绝对照不进一点点光亮。泰山用手里的长矛探路,走进这冥河①般的黑暗之中。突然,门在他的身后关上,同时黑暗中无数双手从四面八方向他伸了过来。人猿泰山出于自尊和愤怒,使出浑身巨大的力气奋力拼搏。可是尽管他觉得打出去的拳头击中了目标,牙齿咬住了柔软的肌肤,总有一双新伸过来的了代替被他击退了的那双。他们终于慢慢地、凭一帮人的体重把他压倒在地上。然后,把他的一双手绑在身后,两只脚也被绑起来。

①冥河(stygian):希腊神话中围绕地狱的冥河。

除了对手们沉重的喘息和搏斗的声音,他什么也没有听见,也不明白到底是些什么样的动物捕获了他,但是,仅仅从把他绑起来这一点看,他猜想他们是人。

不一会儿,他们把他从地板上抬起来,连拉带推,拖出这间黑暗的小屋,从另外一个门洞拖进这座大庙的里院。这时,他才看清那些抓他的人的真面目。他们大约有100多人,都是些又矮又壮的男人,满脸胡子,垂下来盖住毛乎乎的胸脯。

他们前额很低,满头浓密的头发乱成一团,一直披到肩膀和脊背上。罗圈腿又短又粗,胳膊很长,肌肉发达,腰间裹着豹子皮,或者狮子皮,脖子上戴着用这些动物的爪子做成的“项链”。胳膊和腿上都戴着纯金做成的环形装饰品。做为武器,他们每人手提一根分量很重的“狼牙棒”,系兽皮的腰带上挂着很长的、形状丑陋的腰刀。

但是,最使泰山大惊失色的是,他们属于白种人。这些人无论肤色还是长相和黑种人没有一点点相似之处。可是那低低的额头,距离很近的邪恶的小眼睛,以及满嘴黄牙都说明,他们远没有完成人类的进化。

在那间漆黑的屋子里搏斗,以及把泰山抱到里院的当儿,他们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可是现在,有几个人开始用一种泰山闻所未闻的语言叽哩哇啦地说起话来。过了一会儿,他们把他扔到水泥地上,迈开小腿一起到庭院那边去了。

泰山躺在地上,看见庭院四周都是这座庙宇的建筑物。而且围墙高筑,只留下一片辽远的蓝天。有一个地方看得见茂密的绿叶,但那树木是长在大庙里面还是大庙外面就很难说了。

庭院四周,大庙从底层到顶层都有一排排敞开着的窗口。泰山不时看见浓重的乱蓬蓬的毛发之下,一双双亮闪闪的眼睛从窗口凝视着他。

泰山慢慢地试着挣了挣捆绑他的绳索,发现如果用力,并不是完全没有挣脱的可能。但他将谨慎从事,不到天黑,或者不到确信没人注意他时,绝不轻举妄动。

他躺了好几个小时,第一缕阳光才射进这个竖井式的庭院。几乎同时,他听见周围的走廊里响起光脚丫踩在地上的啪哒啪哒的响声。不一会儿看见上面的窗口又挤满了一张张狡黠的脸,而且又有20多个人走进小院。

他们仰面朝天,每一双眼睛都注视着正午的太阳。然后,站在窗口和庭院里的人们异口同声唱起一支低沉的、古怪的赞美之歌。过了一会儿,站在泰山周围的人开始踏着他们那首庄严的赞歌的拍节跳起舞来。他们动作笨拙,拖拖拉拉,围着他慢慢地舞蹈,不过并不看他,而是一直盯着天上的太阳。

他们这样单调地唱着、跳着,折腾了大概十几分钟,突然停下来举起手里的“狼牙棒”,嚎叫着,向泰山猛扑过来,脸上现出十分凶恶的表情。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女人冲到这群嗜血的怪物之中。她手里挥舞着一根黄金铸成的“狼牙棒”,把一拥而上的男人们挡了回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反朴归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