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朴归真》

26、终成眷属

作者:外国科幻

第二天早晨,他们出发到泰山的小木屋。四名万齐瑞部落的武士抬着克莱顿的尸体。泰山建议把他埋到先父紧挨丛林亲手建造的小木屋旁边,和已故的格雷斯托克勋爵长眠在一起。

珍妮·波特很高兴泰山做出这样的决定。从内心深处很为这个奇人尽善尽美的性格而惊讶。他虽然与猿为伍,由一只母猿养大,但身上具有一种只有经过高度文明熏陶的人才会有的骑士品质与博爱精神。   从克莱顿的窝棚到泰山的小木屋一共有五英里,他们走了大约三英里的时候,走在前面的一位黑人武士突然停下脚步,惊讶地指着沿海滩向他们走来的一个样子十分古怪的老头儿。这个老头儿戴了一顶缎礼帽,两手反剪在黑礼服的“燕尾”下面,低着头慢慢地走着。

珍妮·波特又惊又喜,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向老头儿飞快地跑过去。老头儿听见她的喊声抬起头,认出迎面跑来的是珍妮时,也快活地喊了起来。波特教授把女儿紧紧抱在怀里,泪水泉涌般地流下苍老、布满皱纹的面颊,激动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大一会儿老头儿才认出和珍妮一起站在面前的小伙子是人猿泰山。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一定是由于过度悲伤和激动精神错乱了。他和其他人一样,一直认为泰山早已葬身鱼腹。珍妮和泰山费尽chún舌说明原委,他才相信眼前的小伙子确确实实是珍妮的“森林之神”。老头听到克莱顿的死讯之后,心里非常悲伤。

“我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他说,“瑟兰恩先生对我们说,克莱顿许多天前就死了。”

“瑟兰恩跟你们呆在一起?”泰山问。

“嗯。他是最近才找到我们的,还把我们领到你那座小木屋。这以前我们在小木屋北边不远的海滩上宿营。看见你们俩,他一定会非常高兴。”

“还要大吃一惊。”泰山说。

不一会儿,他们就回到那片坐落着小木屋的海滩,海滩上人来人往,泰山一眼看见迪阿诺特。

“保罗!”他大声喊道,“天哪!你怎么也跑到这儿了?我们是不是都精神错乱,总在幻听幻视呢?”

就像许多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这桩事很快便得到了解释。原来迪阿诺特的巡洋舰一直沿海岸航行,执行任务。行驶到这一带的时候,中尉建议巡洋舰在那个被山岬封锁的港湾外面抛锚,他再乘小船走看看那片丛林和丛林旁边的小木屋。两年前,那么多军官和土兵曾经在那里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激动人心的场面。登陆之后,他们发现了坦宁顿和他的朋友们。现在正在做种种安排,准备第二天早晨带他们乘船返回文明世界。

海泽尔·斯特朗、她的母亲、艾丝米拉达和塞缀尔·菲兰德先生看到珍妮·波特平安回来,高兴得要死。她能脱离险境,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大家一致认为,除了人猿泰山,谁也不会创造出这样的奇迹。他们对泰山大加赞扬,直搞得他怪不自在,希望马上独自回到柯察克部落的“小戏台”。

大伙儿对泰山的黑人朋友们很感兴趣,黑人们也高高兴兴收下这些白人送给他们的许多礼物。可是,当他们听说他们的王将要乘坐停泊在离海岸一英里远的那条巨大的“独木舟”扬帆远航时,一个个都非常难过。

泰山还没有见到坦宁顿勋爵和瑟兰恩先生。他们一早就出去打野味去了,还没有回来。

“你说这个茹可夫要是看见你该有多么惊奇啊!”珍妮·波特对泰山说。

“他不会惊奇多久的。”泰山冷笑着说,语气与平常大不相同。珍妮不出得抬起头,惊讶地瞥了一眼他那张脸。她看到的表情显然证实了。心里担心着的事情。她抓住他的胳膊,求他把这个俄国佬交给法国司法机关处理,不要自己下手置他于死地。

“在密林深处,亲爱的!”她说,“除了你浑身结实的肌肉,再没有别的代表正义与公理的地方可以替你伸张正义,那时候你杀了这个罪该万死的家伙自然无可非议。可是,现在一艘来自文明世界的海军舰艇就在身边,而且他们随时可以听命于你,在这种情况下你再杀死他可就是谋杀了。到时候,就是你的朋友也不得不下手逮捕你。如果你拒捕,就会使我们大伙儿都陷入难堪与不幸之中。我绝不能再失掉你,我的泰山。向我保证,把他扭送给达弗林舰长就行了。让法律按程序去审判这个畜生,我们犯不着为他葬送自己的幸福。”

泰山觉得珍妮的话很有道理,便答应了她的请求。半小时以后,茹可夫和坦宁顿肩并着肩从密林中走了出来。坦宁顿首先看见宿营地又来了客人。他看见黑人武士正和巡洋舰的水手们谈论着什么。后来又看见一个皮肤呈棕色的大个子男人正跟迪阿诺将和达弗林舰长谈着什么。

“那个人是谁呢?”坦宁顿对茹可夫说。俄国佬抬起一双眼睛,正好和泰山打了个照面儿。他踉跄了几步,脸色一下变得煞白。

“他妈的!”他喊了一声,没等坦宁顿弄清怎么回事儿,已经举起步枪,瞄准泰山,扣动了扳机。坦宁顿紧挨着他,因此,在步枪的击铁撞击子弹的刹那间,一下子抓住平举着的枪筒,那颗本来要射向泰山心脏的子弹,从他的头顶呼啸而过。

俄国佬还没来得及打第二枪,人猿泰山已经扑过来从他手里夺过那支步枪。达弗林舰长、迪阿诺特中尉和十几个水兵闻声也都冲了过来。泰山一句话没说,把茹可夫交给他们。因为在这个坏蛋回来之前,他已经向法国军官们报告了他的一系列罪行。舰长立刻命令给这个俄国佬戴上手铐,送上巡洋舰,关了起来。

在水兵们押送如可夫乘坐小船到他的临时“监狱”——巡洋舰之前,泰山获准对他进行搜查,并且找到了那份他偷走的情报。

珍妮·波特和别的人听见枪声,都从小屋跑了出来。最初的激动平静下去之后,她向受了一场虚惊的坦宁顿勋爵表达了心中的谢意。从茹可夫身上搜出情报之后,泰山也走了过来。珍妮·波特把他介绍给坦宁顿。

“约翰·克莱顿·格雷斯托克勋爵,我的未婚夫!”她说。

坦宁顿勋爵虽然竭力作出很有礼貌的样子,也还是掩饰不住满脸惊讶的表情。人猿泰山、珍妮·波特和迪阿诺特大费chún舌,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关于“人猿”的故事,坦宁顿勋爵才相信他们并不是得了精神病在说胡话!

日落时分,他们把威廉·塞西尔·克莱顿埋在他的叔叔和婶婶——已故的格雷斯托克勋爵和格雷斯托克夫人的坟墓旁边。按照泰山的请求,士兵们鸣枪三次,枪声在“一个勇敢的面对死亡的勇士”最后的安息之地回荡。

波特教授年轻时,曾经当过牧师。他为克莱顿的亡灵做了祈祷。坟墓周围站着一群非洲丛林与热带的太阳从未见过的稀奇古怪的送葬者——法国军官和水兵,两位英国勋爵,美国人,还有20多个非洲黑人勇士。他们都低着头,极力抑制着内心的悲伤。

举行葬礼之后,泰山请求达弗林舰长让巡洋舰晚走两天。因为他要到几英里之外的丛林里取他的“行李”。

第二天下午晚些时候,泰山和他的黑人武士们搬回他的第一批“行李”。大伙儿看见这些许多年以前铸造的金锭,立刻把人猿泰山团团围住,七嘴八舌提了许多问题。对于这些问题他都面带微笑拒绝回答——他不愿意向他们提供关于他这笔巨大财富来源的任何线索。“我搬走的金锭不过是九牛之一毛。”他解释道,“花完这些之后,我还打算回来再取呢!”

第二天,他又把头一天没搬完的金锭都搬回营地。这批财宝运到巡洋舰上之后,达弗林舰氏说,他觉得自己就像古时候西班牙太帆船的船长从阿兹特克人①的“黄金城”启锚返航。“说不定什么时候船员们就会割断我们的喉咙,抢走我的舰艇呢!”他补充道。①阿兹特克人(aztec):西班牙入侵前墨西哥中部之印第安人。

第二天早晨,他们准备登上巡洋舰的时候,泰山壮了壮胆儿,向珍妮·波特提出一个建议。

“人们都认为野兽缺乏感情。”他说,“可我希望能在我出生的小木屋里结婚;能在我父母亲的坟墓旁边,在一直是我的家乡的野蛮的丛林里结婚。”

“这是不是太不合乎礼仪呢,亲爱的?如果合乎礼仪,在原始森林的绿荫之下跟我的‘森林之神’结婚,可是最合适不过了。”

他们向大伙儿请教的时候,人们都说没有什么不合乎礼仪的,而且毫无疑问,这将是充满浪漫色彩的、最为美妙的结局。于是,小木屋挤满了前来祝贺的朋友。大家目睹了波特教授在三天之内第二次主持了应该由牧师主持的仪式。

一切就绪,迪阿诺特是男傧相,海泽尔·斯特朗是女傧相。可是,坦宁顿又突生“奇想”,打乱了整个安排。

“如果斯特朗小姐同意,”他边说边挽起女傧相的手,“海泽尔和我都认为,我们俩能在今天和泰山与珍妮同时举行婚礼,将是一件极其美妙的事情。”

第二天,他们就启航了。当巡洋舰慢慢驶向大海时,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身着一尘不染的白法兰绒衣裤和一位十分漂亮、娴静的姑娘倚在栏杆上,眺望着越来越远的海岸线。海滩上,20个万齐瑞部落的黑人武土,把长矛举过头顶,使劲儿挥舞着,大声叫喊着,向泰山告别。

“亲爱的,假如不是跟你在一起,到一个永远幸福的新世界,”他说,“我真不愿意就此永远离并非洲丛林。”人猿泰山弯下腰在妻子红润的chún上深情地吻了吻。

慾知后事如何,请看第三部《猿朋豹友》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反朴归真》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外国科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外国科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