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之子》

第十一篇 情思悠悠

作者:外国科幻

克拉克打猎归来,听见猴子激动得吱吱喳喳乱叫,心里明白一定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也许是哪个粗心大意的猴子——马努落入毒蛇黑斯塔的“圈套”。小伙子不由得加快速度,把巨猿阿卡特甩到了身后。猴子是梅瑞姆的朋友,应该尽力帮助它们。他沿着“中间通道”飞快地奔跑,不一会儿便回到梅瑞姆栖身的那棵大树上。他放下捕获的猎物,大声喊姑娘的名字。没有人回答。克拉克连忙跳到一个比较低的树杈上,寻思一定是海瑞姆和他开玩笑。

在梅瑞姆经常荡着玩的一棵祖树枝上,克拉克看见吉卡背靠粗壮的树干“坐在”大树下面。这意味着什么呢?梅瑞姆和她的小吉卡可是形影不离。克拉克拣起“洋娃娃”,别在腰带上,又喊了起来,声音比先前还大。依旧没人回答。那群猴子虽然还在吱吱喳喳叫个不停,声音却越来越远,渐渐地听不太清楚了。

它们如此激动不安,会不会和梅瑞姆的失踪有什么关系呢?这个想法像一道闪电从脑海里闪过,克拉克急不可耐,没有等阿卡特,径自朝叫喊声渐渐远去的方向飞奔而去,没过几分钟便追上了那群猴子。猴子看见克拉克立刻大叫起来,还比比划划直指前面那条林中小路。克拉克顺着它们的手指望去,立刻明白了这群猴子之所以如此恼怒的原因。

看见梅瑞姆软绵绵地伏在一只巨猿毛乎乎的肩膀上,克拉克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毫无疑问,她已经死了。一种莫可名状的悲哀与痛苦在他的心中油然而生。刹那间,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只剩下巨猿高高隆起的肩膀之上扛着的那个线条优美、弱不经风的姑娘。

哦!小海瑞姆就是他的世界,他的太阳,他的月亮,他的星星。现在,随着她的远去,所有的光明、温暖和幸福都如落花流水,永远消逝了。他痛苦地呻吟着,然后,仰天长啸,发出比野兽还要凶残的吼叫,纵身跳下大树,向那只犯下滔天大罪的巨猿猛扑过去。

巨猿听见这声充满敌意的怒吼立刻回转身来。“杀手”克拉克看见那张凶狠丑陋的脸,越发怒火万丈。原来这家伙正是把他从“竞技场”赶走的那个猿王。他曾经满怀热望,到它那儿寻找友谊和庇护。

猿王把姑娘放到草地上,又重新投入战斗,争夺这个它已经为之付出昂贵代价的“战利品”。不过这一次它可是碰上一个不堪一击的对手——它也认出了克拉克。它不是曾经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从“竞技场”赶跑了吗?于是它低头弯腰,朝这个竟敢对它的权威挑战的白皮肤野兽猛冲过去。

他们像两只顶架的公牛,向对方猛扑过去,相互撕打着,跌倒在地上。克拉克忘了腰间挂着的短刀。他太愤怒也太想痛饮仇敌的鲜血了,似乎只有紧紧咬住那热乎乎的皮肉,只有让对手如注的鲜血喷射到他赤躶着的皮肤之上,才能解心头之恨。因为虽然没有意识到,实际上“杀手”克拉克是为一种远比仇恨与报复更强烈的感情而搏斗——他是作为一只雄性巨兽和另外一只雄性巨兽为争夺同类里的一个“她”而进行殊死搏斗。

人猿克拉克的进攻十分凶猛,猿王连招架之功也没有。他那有力的牙齿咬住巨猿的颈静脉,眼睛一闭,狠狠地咬了下去,十根手指紧紧掐着它那毛乎乎的喉咙。

这时,梅瑞姆慢慢睁开一双眼睛,看见眼前的情景,大声叫喊起来:

“克拉克!克拉克!我的克拉克!我知道你会来的。杀死它,克拉克!杀死它!”她的胸脯急促地起伏, 目光像闪电一样闪烁, 跳起来向克拉克跑过去给他助威。“杀手”克拉克向巨猿扑过去的时候,把长矛顺手扔在地上。姑娘看见,一把抓起来。眼前这场可怕的人与兽的殊死搏斗没有吓倒梅瑞姆。刚才与猿王的邂逅也没有使得她神经紧张到歇斯底里的地步。她很激动,但同时又很冷静,毫不畏惧。她的克拉克正和一只企图把她抢走的玛干尼浴血奋战,而她绝不像一只母玛干尼,自个儿躲到大树上‘坐山观虎斗”。相反,她举起克拉克锋利的长矛,对准猿王的心口窝儿刺了进去。其实没有她的帮助,克拉克也能得胜。因为他咬断了猿王的颈静脉,那家伙喷洒着鲜血,已经一命呜呼。但克拉克还是微笑着站起来,热情地夸赞了她几句。

她长得多高、长得多美啊!是他不在“家”的这几个小时梅瑞姆身上突然发生了某种奇妙的变化,还是与猿王的搏斗使他产生了某种幻觉?都不是。是一种全新的眼光,使得他那凝神细看的双眸发现了这种令人吃惊的变化。克拉克自个儿也不知道从打由酋长的毒手之下救出这个阿拉伯小姑娘到底已经过了多长时间。在丛林里,岁月的流逝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克拉克对此就没有格外留意。可是现在他仿佛第一次惊讶地发现梅瑞姆已经不再是那个在栅栏里面和小吉卡玩的小姑娘了。这种变化一定来得很慢,到此刻为止一直没有引起他的注意。那么,到底是什么使得他在突然之间发现了这秤变化?他那神情专注的目光从姑娘的身上移到死猿的身上。突然间,他明白了巨猿劫持姑娘的原因,不由得睁大了一双眼睛,然后愤怒地眯细双眼直盯盯地望着脚下那只似乎不可捉摸的巨猿。他又瞥了梅瑞姆一眼,两颊涨得通红。现在,他确实是用一种全新的眼光——一个男人看一个少女的目光——看梅瑞姆了。

阿卡特来的时候,梅瑞姆正巧举起长矛刺穿猿王的胸膛。老猿看了欣喜若狂。它迈开两条僵直的腿,神气活现而又十分残忍地绕着那个倒下去的敌人转了一圈。它毛发倒竖,只能摄起肥厚、柔软的嘴chún袄嗷叫,没有注意到此刻梅瑞姆和克拉克神情的变化。在它那不发达的小脑袋瓜儿的最底层,有一种慾望在冲动。这是看见巨猿、闻见自己同类的气味而引起的。这种冲动的表现形式是野兽式的愤怒,实际上它十分快活。巨猿的气味和它那毛乎乎的庞大的身躯在阿卡特的心里又唤起对于“伙伴情谊”的渴望。可见,此时此刻并不是克拉克一个人在经历某种变化。而这种渴望,只有同类才能满足。

梅瑞姆呢?她是女人,而爱是一个女人天赐的权利。她一向爱克拉克,他是她的大哥哥。因此,此刻似乎只有她一个人不曾发生什么变化。和克拉克在一起她还是那样快活、幸福。她依然爱他,就像一个小妹妹爱娇惯自己的大哥哥,因为有这样一个哥哥而非常骄傲。在整个丛林里,没有谁比他更强壮、更漂亮、更勇敢。

克拉克走到她的身边。她抬起头望着他,看见他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里迸射着异样的光彩,却不明白其中的含义。

“梅瑞姆,”他轻声说,声音有点沙哑,伸出一只深棕色的手,搁在她赤躶着的肩膀上。“梅瑞姆!”他突然把她紧紧搂在胸前。她望着他的脸快活地笑着,他俯下身,热烈地吻着她那丰润的chún。就是此刻,梅瑞姆也还是没有意识到他心中奔涌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她不记得有谁曾经亲吻过她。但是克拉克的吻让她身心愉悦。她喜欢让他吻,以为这是克拉克表达喜悦的一种方式。她也非常快活,伸出双臂搂住“杀手”的脖子,亲了又亲。后来她发现吉卡别在克拉克的腰带上,便拿过来像吻克拉克一样,吻了又吻。

克拉克想说点什么,想告诉她,他是多么爱她!可是那强烈的爱的激情竟使他一时语塞,而且猿语的词汇又那样有限!

这情意缠绵的爱的场面被突然打断。阿卡特发出一阵低沉的嗷叫。那声音并不比它绕着那只死猿转圈子时的叫声大。事实上连那叫声的一半大也没有。但是感觉灵敏的克拉克一下就听出这声调包含着新的内容——它是在警告他们。克拉克连忙从那张紧贴着他的十分甜美的面庞上抬起头。现在别的感觉器官都活跃起来。他竖起耳朵,张开鼻翼,紧张地听着。有什么东西正向他们走来。

“杀手”走到阿卡特身边,梅瑞姆紧跟在他们身后。三个伙伴像雕塑一样站在一起,凝视着枝叶浓密的丛林。吸引他们注意力的声音越来越大。不一会儿一只巨猿从离他们几步远的灌木丛钻了出来。这只猛兽看见他们停下脚步,回转头嚎叫一声,向走在后面的伙伴们发出警告。过了一会儿,灌木丛中又小心翼翼地走出一只猿。后面紧跟着大约四十只浑身是毛的怪物。有公猿、有母猿,也有未成年的小猿,都直盯盯地望着眼前这三个“陌生人”。原来这正是被克拉克打死的那只猿王的部落。阿卡特首先打破沉默。它朝地上躺着的那只死猿指了指。

“伟大的‘杀手’克拉克杀了你们的王,”他瓮声瓮气地说。“整个丛林里没有谁比克拉克——泰山的儿子更伟大。现在克拉克就是猿王。谁敢和克拉克争高低?”这是对任何一只敢于对克拉克的“王位”表示怀疑的猿发出的挑战。巨猿唧唧喳喳议论了一会儿。后来一只年轻力壮的猿迈开两条小短腿,摇摇晃晃走了过来。它毛发倒竖,发出可怕的嗷叫。

这只猿,正值壮年,属于类人猿那个行将灭绝的种族。在更为原始、更为荒僻的丛林里居住的土人曾经向白人提供有关它们的信息,白人虽然寻找它们多时,却未能一睹“芳容”。事实上,就连土人也很少看到这种硕大无朋、粗毛满身的类人猿。

克拉克抖擞精神,大吼一声,准备迎战这只猛兽。他心里明白,自己刚和猿王拼死搏斗了一场,现在再凭蛮劲儿和这只力大无比的巨猿拼搏很难取胜。因此,只能智取,不能强攻。他半蹲下身子,准备迎接巨猿立刻就要发起的猛攻。巨猿稍稍停顿了一下,大概是重新回想了一遍同伙的“教诲”,回想了一下它以前的赫赫战功,盘算了一下,到底应该如何征服这只不堪一击的“塔玛干尼”,然后,猛扑过来。

它紧握十指,张开血盆大口,像一列特别快车向正在等待它的克拉克猛冲过来。克拉克一动不动,直到那两条粗壮的胳膊要抓住他的时候才弯下腰一闪身跳到一边,就势伸出左拳朝那家伙的嘴巴打了过去。巨猿跌了一个大马爬,在地上又滚又爬,克拉克回转身,一脚踏在它的身上。

巨猿大吃一惊,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丑陋的嘴chún上粘着唾沫,一双小眼血一样地红,胸腔里迸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怒吼。可是它一次也没能站起身来。“杀手”克拉克站在那儿从容不迫地等待着,巨猿毛乎乎的下巴颏刚从地上抬起来,他便飞起一脚,又把它仰面朝天踢倒在地上。

巨猿一次又一次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但每一次都被这位力大无比的塔玛干尼拳打脚踢,打翻在地。巨猿的劲儿越来越小了,胸口和面颊沾满鲜血,一股殷红的血从它的鼻子和嘴巴泉涌般地流出。那群围观的猿起初还手舞足蹈发出野蛮的叫喊为它加油,现在却对它们的伙伴大加嘲弄,全都站到了塔玛干尼这边。

“投降吗?”克拉克问,又一次把这个庞然大物打倒在地。

固执的巨猿挣扎着又要往起爬,“杀手”又向他猛击一拳。“投降吗?”他问。“你还没尝够克拉克的厉害?”

有一会儿,巨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后来,被克拉克打得稀烂的嘴chún里迸出两个字:“投降!”

“那么,站起来,到你的臣民那儿去,”克拉克说。“我并不想在曾经把我赶跑的猿群中为王。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跟你们井水不犯河水。碰到一块儿可以友好相待,但我不和你们一起生活。”

一只老猿慢慢走到“杀手”面前。

“你已经杀了我们的王,”它说。“又打败了这位可能继承王位的弟兄。要是愿意,你还可以把它杀死。那么,让谁来给我们当王呢?”

克拉克转过脸,目光落在阿卡特的身上。

“这就是你们的王,”他说。阿卡特不愿意离开克拉克,尽管它也很愿意和自己的同类呆在一起。它想让克拉克也与猿群为伍,便说了一大堆理由。

小伙子一心为梅瑞姆着想,为她的安全着想。如果阿卡特跟猿群走了,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保护她,关照她了。如果他们俩也加人这个部落,自己出去打猎的时候,梅瑞姆就完全处于巨猿的控制之下,恐怕更无安全可言。因为类人猿喜怒无常,很难把握住它们自己。甚至一只母猿也会对这位亭亭玉立的白人姑娘突然发起疯,在他不在家的时候,把她置于死地。

“我和梅瑞姆就住在离你们不远的地方,”克拉克终于说。“等你们转移到别的地方打猎,我们也跟你们一起转移。这样,咱们就总能在相距不远的地方各过各的日子了。总而言之,我不打算和你们生活在一起。”

阿卡特反对卡拉克的计划,不想和他分开。猿群就要走了,它依然和克拉克站在一起,不愿意为了和自己的同类做伴儿,就离开它的人类朋友。可是当它看见猿群渐渐在丛林里消失,看见已故猴王年轻“美丽”的妻子回过头向它投来赞赏的一瞥时,它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了。它向亲爱的克拉克深情地瞥了一眼,算是道别,回转身追上那只母猿,一起钻进迷宫似的大森林。

克拉克抢了黑人的东西,离开那座小小的村庄之后,妇女儿童又哭又叫,森林里和小河边的武士们听见都匆匆赶了回来。他们听说那个白人魔鬼又闯进他们的家园,吓唬他们的妻子儿女,还偷了毒箭、装饰品和食物之后,一个个气得火冒三丈。

这些黑人都很迷信,对这个和一只凶猛的巨猿一起狩猎的魔鬼充满了恐惧。可是现在他们决心向他报仇,要把他永远除掉,从他所造成的威胁之下解脱。

因此,克拉克和阿卡特离开那个被他们劫掠过的村庄没多久,二十名跑得最快、最勇猛的武土便追他们去了。

小伙子和老猿一直慢悠悠地走着,而且颇有点漫不经心,倘若有人跟踪难能成功。他们不把黑人放在眼里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以前他们曾经多次袭击他们的村庄而没有受到惩罚,两位朋友便对这些土著居民十分轻蔑。再加上他们回来的时候正好顶风,那群黑人的气味没法儿吹到他们的鼻孔里。结果两位对森林如此黯熟的朋友这一次对身后那条小路上穷追不舍的黑人竟一无所知。

带领那群武士的黑人是酋长康哇杜。这家伙十分狡猾也非常勇敢.他们凭着近乎神秘的观察能力、嗅觉,乃至直感,一直跟踪克拉克好几个小时,后来是康哇壮最先发现他们要捕捉的猎物。

康哇杜和他的武士们刚好在猿王被打死之后追上了克拉克、阿卡特和梅瑞姆——他们搏斗的呐喊声把黑人武士引了过来。看见这个身材苗条的白人姑娘,酋长大吃一惊。他站在那儿呆呆地望着这个奇怪的“组合”,半晌才想起该下命令让武士们冲上去消灭他们的敌人。恰在此时,那群巨猿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黑人武士们吓得目瞪口呆,亲耳听见了他们刚才那场谈判,亲眼看见了克拉克和那只身强力壮的巨猿的搏斗。

现在巨猿都走了。丛林里只剩下白人小伙子和白人少女。康哇杜的一位随从趴到他的耳朵跟前悄声说:“瞧,”他朝姑娘身边挂着的一样东西指了指。“我的哥哥和我一起给阿拉伯酋长当奴隶的时候,哥哥给酋长的小女儿做了那个玩意儿。她总跟它一块玩儿,还按我哥哥的名字称呼它为吉卡。就在我们从那个村子里逃出之前,有人打昏酋长,抢走他的女儿。如果这个姑娘真是她,你把她带回去,酋长肯定给你许多赏钱。”

克拉克又搂住梅瑞姆的肩膀。爱的火焰在他心中燃烧。文明社会的生活早已淡忘,伦敦像古罗马一样遥远。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俩——“杀手”克拉克和他的爱人梅瑞姆。他又把她紧紧搂在怀里热烈地吻着她那丰润的chún。这时身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充满野性的呼喊,二十个凶猛的黑人武士向他们冲了过来。

克拉克回转身准备迎战这群仿佛从天而降的敌人,梅瑞姆手里握着长矛十分镇定地站在他的身边。长矛像骤雨向他们的泼洒过来。有一支刺中了克拉克的肩膀,另一支刺中他的小腿,他倒了下去。

梅瑞姆没有受伤,因为黑人有意放过了她。现在他们一窝蜂冲过来要结果克拉克的性命,抢走梅瑞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阿卡特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身后紧跟着那群已经是它的“臣民”的巨猿。

看到黑人武士打倒了克拉克,它们义愤填膺,齐声呐喊,张牙舞爪,猛扑过来。康哇杜明白很难与这群力大无比的巨猿匹敌,连忙抓住梅瑞姆,召呼武士们撤退。巨猿追了一会儿,有几个黑人受了重伤,还有一个家伙没来得及逃跑,就被咬死了。要不是阿卡特惦记着克拉克的伤势,它们很难这样轻而易举地逃走。这位新上台的猿王对梅瑞姆姑娘的命运可不怎么关心,它一直把她看作一位“不速之客”,一个额外的负担。

阿卡特跑到克拉克身边时,他已经流着血失去了知觉。老猿从他的身上拔出沉重的长矛,舔干净伤口,然后背过他先前给梅瑞姆搭的那个窝棚。除此而外,巨猿“爱莫能助”,一切只得听天由命,要么慢慢恢复健康,要么因伤势过重而死去。

不过克拉克没有死,他在窝棚里躺了好几天,一直发高烧。阿卡特和猿群在附近狩猎,这样可以保护他不受丛林中飞禽走兽的袭击。阿卡特经常给他带回肉厚汁多的野果,他以此充饥解渴,渐渐恢复了体力,伤口也慢慢地愈合了。这当儿,克拉克躺在梅瑞姆曾经睡过的柔软的兽皮之上,因思念爱人而遭受的痛苦远比肉体上的疼痛更难忍受。为了她,他必须活下去。为了她,他必须尽快恢复体力,好去寻找她。他心里充满了疑问:那些黑人对她下了怎样的毒手?她是否还活在世上?黑人为了满足折磨别人的慾望,为了食肉,是否已经把她送上“祭坛”?克拉克对康哇杜部落的习惯略有所知,因此对梅瑞姆可能遭受的折磨有所估计,想到可怕处,他不由得浑身颤抖起来。

漫长的日子似乎永远没有尽头。克拉克熬过一天又一天,终于恢复了体力,能够一个人从树上爬下来,在草地上慢慢地散步了。现在他主要靠吃生肉维持生命。他自个儿不能行动,只能吃阿卡特送来的东西。肉食使他更快地恢复了健康,没多久他便觉得可以到黑人的村庄报仇雪很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泰山之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