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之子》

第八篇 “杀手”克拉克

作者:外国科幻

自从那两个瑞典人从阿拉伯酋长野蛮的村庄仓皇逃走,一年过去了。小梅瑞姆依旧和她的吉卡玩耍,把充满稚气的爱都倾注到它的身上。随着时间的流逝,吉卡已经破得不成样子,变得丑陋不堪——尽管在它的“黄金时代”,小吉卡也绝对谈不上美丽。可是对于梅瑞姆,吉卡是世界上最美好、最可爱的东西。她把自己所有的痛苦和悲伤,所有的抱负与希望都对吉卡那两只什么也听不见的耳朵倾吐。梅瑞姆虽然面临绝境,难逃酋长的魔掌,心里还是珍藏着美好的希望与对未来的憧憬。这种希望与憧憬自然没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带着吉卡逃到遥远的。没有人知道的什么地方。那里没有酋长,没有玛布诺,也没有狮子闯进她的领地。她可以一天到晚和吉卡无忧无虑地玩耍,周围只有鲜花、小鸟,以及在大树上嬉戏的猴子。

酋长已经好长时间不在村子里了。他带领一支商队到北非贩卖象牙、兽皮和橡胶去了。这是梅瑞姆日子过得最为安逸的一段时间。当然还有玛布诺跟她呆在一块儿。这个坏透了的老东西一不高兴就掐她,打她,可是毕竟只剩她一个人了。要是酋长在家,虐待她的就是两个人,而且他比玛布诺更有劲儿也更凶残。小梅瑞姆一直想不通,这个冷酷的老头子为什么这样恨她。他对所有的人都凶狠都不公平这是真的,可是对梅瑞姆格外凶残、格外不公平。

靠近村边的栅栏里有一棵大树。这一天,梅瑞姆蹲在树下,用树叶给吉卡搭一顶“帐篷。“帐篷”前面有几块木片、几片小树叶和几个小石子儿。这是家里用的炊具,吉卡正在做晚饭。小姑娘一边玩儿,一边不住嘴地跟她的吉卡唠唠叨叨——吉卡盘着两条树枝做成的腿坐在那儿。梅瑞姆完全沉湎于指导吉卡做家务的欢乐之中,没有注意到头顶的树枝轻轻地晃动——有人偷偷摸摸爬上那棵大树。

小姑娘蒙在鼓里,继续兴致勃勃地和吉卡玩“过家家”。头顶上,一双明亮的眼睛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村子里静悄悄地,没有一个人在街上走动。自从酋长率领商队到北方做买卖,这几个月,村子几乎一直这样空空荡荡。

丛林里,酋长正领着商队沿着林中小路快步走着,用不了一个小时,他们就回家了。

自从白人朝杰克开枪并且把他赶回到丛林,一年又过去了。这期间,为了寻找唯一能给他以“伙伴情谊”的巨猿,他和阿卡特向东走了好几个月,一直深入到茫茫林海的纵深地带。这一年,杰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本来已经很给实的肌肉变得像钢铁一样有力,同时完善了树上生活的技巧,练就了熟练运用天然与人工制造的武器的本领。至于在丛林里辨别道路,打猎,更是到了炉火纯青,神乎其神的地步。

杰克变成一个力大无比、满腹韬略的勇士。他虽然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但是已经打得过任何一个健壮如牛的巨猿。阿卡特教给他怎样和类人猿搏斗,在这方面实在没有比它更好的老师,也没有比杰克更聪明伶俐的学生了。

他们俩在寻找阿卡特所属的那支几乎要灭绝了的类人猿时,一直吃着丛林能够给予的最好的食物。碰到斑马和羚羊,杰克的长矛总是百发百中;要么就藏在通往小溪或者泉水的小路旁边的灌木丛里,看见它们走过来,就猛扑上去。

杰克用一张豹子皮裹着下身,不过他并不是为了遮羞才这样做的。白人射向他的弹雨使得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潜在着的兽性在杰克身上十分突出地表现出来。而且由于父亲与野兽为伍,在丛林里长大,他这种“家传”的禀性使越发扬光大了。他裹这张豹子皮起初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战利品——在一次肉搏战中,他单刀直入,杀死一只豹子。他看见豹子皮很漂亮,便想把它作为装饰品被挂在身上,可是杰克不知道怎样鞣制皮革,皮子很快就变硬而且散发出阵阵臭气,开始腐烂,杰克只得十分懊恼地把它扔掉。后来看见一个黑人武士身上裹着一张经过鞣制的、十分漂亮、柔软的豹子皮,便猛不防跳到那人肩上,一刀刺中他的心脏,把皮子抢到自己手里。

他良心上一点儿也没有感到不安。在丛林里也许这是对的。而且这种弱肉强食的原则无须反复灌输,就会在人们心里变得根深蒂固,不管他过去受过什么样的教育。杰克十分清楚,如果自己落在黑人手里,他们也绝不会饶他一分。不管是他还是黑人,都不比狮子、野牛、斑马、鹿或者其他难以计数的、在大森林的迷宫里飞翔、逃窜、趾高气扬漫步,或者偷偷摸摸奔跑的动物崇高一点点。谁都只有一条命,而这条命又被许多别的动物追寻着。消灭敌人越多,自己活下去的希望就越大。因此,杰克微笑着裹好从黑人身上抢来的那块豹子皮,和阿卡特一起继续寻找类人猿。它们将张开双臂欢迎他们。后来,他们终于找到了猿群。那是在密林深处,人迹罕至的地方,阿卡特和杰克来到一个天然的“竞技场”。许多年以前,杰克的父亲曾经在这样的“竞技场”目睹并且亲自参加过那种“达姆——达姆”狂欢节的盛典。

他们先是在离“竞技场”还挺远的地方听见巨猿敲打泥鼓的声音。那时,两位朋友正在一棵大树上睡觉,忽然听见一阵咚咚咚的响声。他们同时醒来,阿卡特一下子就听出那古怪的节奏意味着什么。

“巨猿!”他大声说。“它们在跳“达姆——达姆舞’呢!快走,克拉克——泰山的儿子,快到我们的同胞兄弟那儿去!”

几个月以前,阿卡特给男孩取了一个它自个儿喜欢的名字,因为它总是掌握不了“杰克” 这两个字的发音。 克拉克是猿语,比较容易译成人类的语言,意思是“杀手”。现在“杀手”从他刚才躺着的那株大树的树杈上站了起来,舒展着年轻的手臂。月亮透过大树的枝叶,在他棕黄色的皮肤上洒下点点光斑。

阿卡特也站了起来——跟它的同类一样,那是一种半蹲着的姿势。它的胸腔里发出一阵低沉的啸吟,表现出它“未卜先知”的快乐与激动。杰克应和着巨猿也嗷叫了一声。然后阿卡特轻轻跳到地上。月光如水,泥鼓声声,眼前是一片林中空地,巨猿阿卡特弯腰曲背,拖着两只脚在明亮的月光下蹒跚着,旁边走着皮肤光洁、英姿飒爽的杰克,与它那黑色的、粗毛满身的身影形成鲜明的对照。杰克嘴里哼着一首英国公立学校的孩子们常唱的歌儿。他十分高兴,心里充满希望。盼望已久的时刻终于来到了。他正向“自己人”走去,正向“家”里走去。随着时光的流逝,贫困与冒险在他的生活中占了主导地位,对家庭与父母的怀念渐渐地淡漠了。过去的生活就像一场梦。寻找海岸回到伦敦的决心受到挫折,希望变得那样遥远,似乎只是一场快乐而又无望的梦。

现在对于伦敦和文明社会的怀念已经被挤到脑海的最底层,就像他从未不曾有过那种经历一样。除了形体和心理的发展不同之外,他和身边这只凶狠的巨猿并无两样。

每逢心里高兴,他就很粗鲁地拍拍阿卡特的脑袋。阿卡特半是恼怒,半是玩耍朝他转过头,毗开满嘴亮闪闪的獠牙,张开毛乎乎的长胳膊把地拦腰抱住,两个朋友便照巨猿搏斗的样子撕打起来。他们在草地上翻滚着,嗷叫着,又掐又咬,不过从来也不咬紧牙关,只是玩玩罢了。对于他们俩,这都是极好的训练。杰克在学校里学的那些摔跤的技巧现在都派上了用场。阿卡特也很想试着学几手。杰克从阿卡特那儿学到他们共同的祖先在这块蒙昧的土地上漫游时即已创造的秤种相互搏斗的方法。那时候,整个世界浑浑噩噩,大树大概还是蕨草,鳄鱼还是飞鸟。

有一样技巧阿卡特始终没能掌握,那就是拳击。尽管作为猿,打起架来,它也可以比较熟练地使几下拳脚。它像公牛斗架那样猛冲过来时,常常被杰克突然打到鼻子上或者肋骨下的几拳击败。阿卡特十分惊讶,也十分气恼。每逢这时,它那有力的牙齿恨不得咬碎杰克柔软的皮肉。因为它毕竟还是一只猿,不但爱发脾气,身上还潜藏着许多凶残的本性。不过,它生气的时候,很难把杰克抓到手。当它气昏了头、发疯似地向杰克冲过来时,拳头便冰雹似地落到它的身上,而且打得又狠又准。阿卡特疼痛难忍,只得咆哮着败下阵来,咧着被打肿了的嘴巴,半晌闷闷不乐。

这天晚上他们没有拳击,只是摸爬滚打,玩了一会儿。后来突然闻见一股豹子席塔的气味,便十分警觉地跳了起来。那个庞然大物从离他们不远的丛林里走过。男孩和巨猿一起咆哮几声,那家伙便溜之乎也了。

然后这两位朋友又向正在举行“达姆一达姆”狂欢节的地方走去。鼓声越来越大,猿群的气味强烈地刺激着他们的鼻翼。巨猿跳舞时闹哄哄的声音也已经不绝于耳了。小伙子兴奋得浑身发抖,阿卡特也激动得背上的鬃毛倒坚——这是它高兴或者愤怒时的标志。

他们无声无息地穿过丛林,离猿群聚会的地方越来越近了。他们趴在树上一点一点地向前挪动,生怕惊动了猿群布下的岗哨。不一会儿,透过葱笼的树叶,一幅怪诞的图画出现在杰克那双急切的眼睛前面。对于阿卡特,这场面自然十分熟悉,但是对于克拉克,也就是杰克,眼前的情景却是闻所未闻。看见这野蛮的场面,他绷紧了每一根神经。月光卜,巨猿绕着那个顶部很平的泥鼓,疯狂地舞蹈。泥鼓旁边坐着三只母猿,正用棍子使劲敲打鼓面。棍子由于日久年深磨得很光。

阿卡特懂得猿的脾气和习惯,在这场疯狂的舞蹈结束之前,颇识时务地躲在树上不露面儿。它要等到鼓声停息,大伙儿都填饱肚子之后,才招呼它们。然后,举行一场谈判,谈判过后才接纳它和克拉克为部落成员。有的猿可能提出异议,那就只好武力解决。对此,阿卡特胸有成竹。在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里,部落里的猿可能对他们持怀疑态度,可是最后,他们总会像同胞兄弟一样和睦相处。

它希望这群猿认识泰山,倘若那样,就可以很容易地把小伙子介绍给它们。而且日后实现自己最迫切的愿望——让克拉克在猿群中称王时,不至于遇到太大的阻力。阿卡特费了好大力气才拦住男孩,没让他冒险闯到那群正在跳舞的巨猿当中。他如果真闯进去,他们俩只能立刻被猿群撕成碎片。因为在举行这种怪诞的盛典时,巨猿个个歇斯底里大发作,就连丛林里最凶猛的食肉动物看见,也得敬而远之,退避三舍。

月亮渐渐向“竞技场”四周参天古树连成的林海中沉没,咚咚咚的鼓声越来越弱, 跳舞的猿也放慢了舞步, 直到最后“一锤定音”,巨猿一起向早已准备好的“筵席”扑过去。

阿卡特经过这一阵子观察之后,对克拉克解释道,这次盛典是为新王“登基”而举行的。它还把一只块头很大、粗毛浓密的巨猿指给男孩看,告诉他,这便是大家新选的君王。毫无疑问,像许多人类的统治者一样,它是杀死“先王”之后,才在部落里称雄的。

巨猿填饱肚子之后,有的已经开始爬到树上睡觉去了。阿卡特连忙拉了一下克拉克的胳膊。

“跟我来,”它轻声说,“慢慢走,阿卡特怎么办你就怎么办。”

阿卡特在树上慢慢地爬着,一直爬到“竞技场”一边的一根树枝上。它在树枝上默默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发出一声低沉的嘛吟。立刻,二十只巨猿跳了起来,凶狠的小眼睛向四周紧张地张望着。猿王最先看见树上那两个身影。它发出一声不祥的嗷叫,蹒跚着向前走了几步。它毛发倒竖,两条腿僵直,走起路来摇摇晃晃,身后跟着一群巨猿。

它在阿卡特和克拉克栖身的那棵大树下面停了下来——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刚好不会遭到突然袭击,真是一个小心谨慎的王!它分开两条小短腿儿站在那儿前后摇晃着,龇牙咧嘴,低沉的啸叫声慢慢变成愤怒的咆哮。阿卡特明白它想跟他们打架。老猿不想跟它发生冲突,它和男孩是为了投奔它们才来这个部落的。

“我是阿卡特,”它说。“这位是克拉克。克拉克是猿王泰山的儿子。我也曾是猿王,不过我们住在一座小岛上。我们来这儿是想跟你们一起打猎,一起消灭共同的敌人。我们是了不起的猎手,伟大的杀手,让我们和睦相处吧。”

猿王的身子不晃了。它皱着眉头恶狠狠地盯着阿卡特和克拉克,一双充血的眼睛野蛮而又狡诈。它刚刚获得王位,惟恐有什么闪失,更怕这两只陌生的猿侵犯它的利益,而且那个克拉克光滑、黝黑的皮肤上连一根毛也没长,很容易让大伙儿联想起“人’”。而人,它既怕又恨。

“滚!”它叫喊着。“快滚!要不然我就把你们都杀了!”

小伙子站在巨猿阿卡特身后,心里一直充满热望和欢乐。他真想一步跨到这群毛乎乎的野兽当中,向它们说明他是它们的朋友,是它们当中的一员,他一直以为它们会张开双臂欢迎他,现在听了猿王的呵斥,心里充满愤怒和悲伤。黑人打他,追他,赶他。他去找自己的同类——白人,迎接他的不是热情的问候而是瓢泼的弹雨。于是,他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巨猿的身上,以为从它们那儿能得到人类不愿意给他的“伙伴情谊”。可是现在,这一切全都成了泡影,满腔的愤怒一下子涌上心头。

猿王几乎就在他的下面,别的巨猿呈半圆形站在离王几码远的地方,正津津有味地观察事态的发展。阿卡特还没弄清小伙子要干什么,更没来得及加以阻止,克拉克,也就是杰克,已经纵身跳下大树,站在猿王面前。那家伙现在快要暴跳如雷了。

“我是克拉克!”小伙子大声说。“我是伟大的杀手。我是以朋友的身份来跟你们一起生活的。你想赶我走,这很好,我会走的。但是在我离开此地之前,我要让你明白,泰山曾经在猿群中称雄一方,泰山的儿子也仍然是你们的主人,他不怕你们的王,也不怕你!”

猿王十分惊讶,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它以为这两个“入侵者”谁也不敢如此莽撞。阿卡特也吓了一跳,它大声叫喊着,让克拉克赶快回来。因为老猿知道,在神圣的“竞技场”,倘若发生战事,别的猿会蜂拥而上,帮助它们的王,和外来者搏斗,尽管这位猿王壮得像座铁塔,压根儿就用不着别的猿帮忙。一旦巨猿有力的牙齿咬住男孩儿的脖颈,一切就都完了。从树上跳下来救克拉克,对于阿卡特也意味着死亡,可是老猿没有半点儿犹豫。它毛发倒竖,大吼一声,就在猿王向克拉克扑过去的刹那之间,纵身一跃,跳到草地上。

猿王张牙舞爪向小伙子猛扑过去,满嘴黄牙恨不得一下子咬住克拉克褐色的皮肉。克拉克也向猿王猛扑过去,一闪身,躲过那两条粗壮的手臂。然后一个金鸡独立,回转身,用尽平生力气朝巨猿肚子上猛击一拳。猿王尖叫一声,跌倒在地。它拼命挣扎,想抓住那个灵活的、赤躶着身子的“怪兽”。克拉克施了个金蝉脱壳之计,它又扑了个空。

猿王身后那群巨猿因为愤怒和惊愕都大叫起来。它们愚笨的心里充满杀机,一起向克拉克和阿卡特扑了过来。老猿很聪明,不干这种寡不敌众的傻事。它也明白,现在劝说克拉克撤退毫无用处。延误那怕一秒钟也只能意味着死亡。现在只有一线希望,它紧紧抓着它不放——阿卡特拦腰抱住克拉克,把他扛到肩上,回转身,向悬垂在“竞技场”那边的几根不太高的树枝飞快地跑去。那群可怕的巨猿紧紧跟在身后。阿卡特虽然“年事已高”,克拉克又在它肩上拚命挣扎,但它还是比那群追赶他们的巨猿更敏捷。

它飞身跃起,抓住一根悬在半空中的树枝,然后像一只动作灵巧的小猴子,和背上的克拉克一起荡到一棵大树上,暂且逃脱了那群巨猿的毒手。它没有踟躇不前,而是继续在夜色笼罩的丛林里奔跑,一直把背上的小伙儿背到安全的地方。那群巨猿追了一会儿,看到望尘莫及,又远离了自己的伙伴,便停下脚步,站在大树下面又吼又叫,丛林里闹哄哄响成一片。后来一个个垂头丧气回转身,向“竞技场”走去。

阿卡特断定它们不再追赶之后才停下脚步,放下克拉克。小伙子气得要命。

“你干嘛一直把我背到这儿?”他嚷嚷着。“我本来要给它们点儿颜色看看。给所有那些猿!现在它们一定以为我怕它们。”

“它们怎么看你都无所谓,”阿卡特说。“你还活着,这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把你背到这儿,你现在早死了,我也一样。你难道不明白,当许多猿呆在一起,而且它们都发疯的时候,就连兽中之王努玛也得远远地躲开它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泰山之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