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陆两栖人》

十一、海的惆怅

作者:外国科幻

有一天大雷雨后,他在海洋里游泳。

伊赫利安德尔浮出水面,看见离自己不远的波涛上,有件东西很象风雨从渔船撕下的一块白帆。他游过了一些,才惊奇地看出这是人———个女人,一个年轻的姑娘。她绑在一块木板上。莫非这位标致的姑娘死了?伊赫利安德尔因自己的发现非常激动。

他鼓起全力游着,只是间或作些短暂的停顿,扶正那姑娘又从木板上滑下来的头。他希望姑娘睁开眼睛,但又怕她睁开眼睛。他很想看见她有生气,但又害怕他会把她吓坏。是否要脱下眼镜和手套脚套呢?他急忙地游着,把载着姑娘的木板推往岸边。

这一带有拍岸的怒涛,他终于到了浅水的地方,背姑娘上岸,把她从木板上解下来,抱到长着灌木丛的沙丘的荫影里,就着手做人工呼吸,使她恢复知觉。

他仿佛觉得她的眼睑颤动一下,睫毛微微地动起来。

姑娘微微张开眼睛,望着伊赫利安德尔,她的脸孔出现了恐惧的神色,接着她闭上眼。伊赫利安德尔又悲又喜,他到底救活了姑娘。现在他应该走了——别吓着她。但是能够把她这样无依无助的一个人抛下吗?他正在踌躇的时候,听见沉重而迅速的脚才卢。不能再犹豫下去了,他向前一纵跳人激浪中,潜下水,游到一块岩石边,观察岸上的动静。

一个肤色黝黑、蓄着chún须和拿破仑第三式的胡子、头戴无沿帽的人从沙丘后面走出来。他用西班牙语轻轻他说:“感谢圣母玛丽亚,她在这儿。”他差不多是跑着到她身边的,后来忽然急速地转身朝海走去,浸人激浪里。他浑身湿淋淋的,跑到姑娘身边,着手做人工呼吸(现在人工呼吸有什么用呢?)低头凑近姑娘的脸……吻她,开始迅速而热情他讲些什么。伊赫利安德尔只听得见断续的字句:“我预先关照过您的……真是疯了……幸而想到把您绑在木板上。”

姑娘睁开眼睛,微微抬头……脸色由恐惧变成惊奇、由惊奇变成愤怒、由愤怒变成不满意。蓄着拿破仑第三式胡子的人继续热情他讲些什么,把姑娘扶起来。但她依然软弱无力,于是他又把她放在沙滩上。过了半个钟头,他们才动身。他们经过离伊赫利安德尔藏身的石堆不远的地方,姑娘皱起眉尖,对戴帽子的人说:

“那未是您救活我的吗?谢谢。愿上帝奖赏您。”

“用不着上帝,只有您才能奖赏我。”

姑娘好象没听到这句话似的:“奇怪,我觉得,我好象看见我身边仿佛有过什么怪物似的。”

“那当然是您的幻觉,”她的伴侣答道,“也许这是魔鬼,和我在一起,没有一个魔鬼敢碰您一下。”

他们——俊俏的姑娘和这个极力要姑娘相信好象是他救了他的黑皮肤的坏家伙——走过去了。伊赫利安德尔无法揭穿他的谎话。

伊赫利安德尔目送他们,直到姑娘和她的伴侣隐没在砂丘后面。他扭头对着海,海是多么辽阔空旷呀!

他从隐匿的地点奔出来,拿起鱼,抛到海里。鱼游走了,但伊赫利德尔不知怎的发愁起来。他顺着空荡荡的岸边徘徊,捡起鱼和海星,把它们拿到水里。他就这样一直忙碌到黄昏,海滨的风烧的他的鳃,鳃有点干燥,他泡到水里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陆两栖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