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陆两栖人》

十四 海的沉思

作者:外国科幻

伊赫利安德尔上气不接下气地顺着海岸边的大路跑。冲出这个可怕的城市后,他猛地转出大路,直朝海岸奔去。他环顾了一下,迅速脱掉衣服,把衣服收藏在岩石堆里,向水跑去,跳到水里。

虽然疲乏,他游泳从来没有这样神速。鱼儿惊惶地闪避他。直到离开城市好几英里路的时候,伊赫利安德尔才浮近水面,在靠岸的地方游。在这儿,他已经觉得是到家了。

终于到了离海湾已经不远的地方,伊赫利安德尔抬头探出水面。他看见一群海豚在波涛中嬉戏,便嘹亮而悠长地呼喊了一声。一条大海豚快活地打了声响鼻作为回答,便迅速向自己的朋友游来。

“快些,李定,快些!”伊赫利安德尔叫道,一面游去迎接。他抓住海豚,“咱们向前游快些,远些!”

海豚服从青年的手的指挥,迎着风浪赶快向大海游去。

他简直把海豚累得精疲力竭,但没有使他的心情平静下来。他突然从光泽的背脊滑下来,沉下海里,越沉越深,直沉到幽暗的海洋深处。他想单独待一会儿,弄明白,为什么他跟大家不一样——对海洋和陆地都格格不入呢。

他下沉越来越慢。水变稠了,水已经重重地压在他的身上,呼吸越来越困难。

伊赫利安德尔翻转身,俯伏着向岸边游去,在水底坐在离浅摊不远的礁石中间。渔夫们从舢板下水,把舢板拖上岸。其中一个两脚齐膝垂在水里。伊赫利安德尔看见水上面是无脚的渔夫,而在水中只看见他的脚。这两只脚又反映在镜子般的水面上。另一个渔夫水浸到肩膀。于是水里就出现一个无头,但是有四只脚的古怪生物,仿佛把两个一模一样的入砍去了头,然后把一人的肩膀安到另一个的肩膀上似的。

这些无头而有四只干的古怪躯干和没有躯干的头现在使伊赫利安德乐觉得讨厌。人类……他们吵闹得这样厉害,抽着可怕的雪前,气味难闻。不,跟海豚在一起好些——它们又干净又快活。

他就这样暇想着,在海底呆了三天。

在这三天,克里斯多担心了,三昼夜没见着伊赫利安德尔,他回来的时候,神态疲倦,脸色苍白,但是很得意。

“你荡到什么地方去了?”印第安人绷着脸问。

“在海底。”伊赫利安德尔回答。

“为什么脸色这样苍白?”

“我……我差点儿死了,”伊赫利安德尔平生第一次撤谎,接着,把他很久以前所遭遇的注事讲给克里斯多听。

他说在海洋深处矗立着一“块石质的台地,而在上面,台地中央有一个椭圆形的大凹墚,这是真正的海底山中湖。

伊赫利安德尔游到这个海底湖上面。那罕见的浅灰色湖底令他诧异万分。沉低一些细看之后,伊赫利安德尔楞注了:他底下真正是个各种海洋动物——从小鱼儿到鲨鱼和海豚都有——的坟地。这儿有不久以前的死难者:但它们附近不象寻常那样有细小的食肉动物——螃蟹和鱼在乱挤乱钻。统统都是死了的,纹丝不动。只是有些地方有气泡从湖底向水面上升。伊赫利安德尔游到洼地边缘上面,就突然觉得鳃部剧痛,呼吸困难,头晕。他差不多丧失了知觉,软弱无力地下堕,终于降落到盆地边缘。

讲完以后,伊赫利安德尔又拿他以前从萨里瓦托尔那儿知道的话作了补充。

“大概这个盆地里积聚了某种有害的气体——也许是硫化氢或者二氧化碳。”

说完,伊赫利安德尔匆匆吃罢早餐,戴上眼镜和手套脚套,朝门口走去。

“你只是为了这件东西才来的吗广克里斯多指着眼镜问道。“为什么你不想谈谈你觉得怎样了呢?”

伊赫利安德尔的性格出现了新的特点:他变得爱隐瞒了。

“你别问了,克里斯多。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怎么样了。”接着,青年急急忙忙走出房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陆两栖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