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陆两栖人》

十九 情敌之间

作者:外国科幻

奥列仙坐在一只艇上,在隔着船舷观望海水。几个印第安人不时浮上水面,换一口气,又钻进水里。时光虽然早,但已很热,“我何不也自己凉爽——潜一两次水呢?”他想着,就很快地脱掉衣服,跳入水中。

第三次沉入水的时候,他看见两个跪在海底的印第安人霍地跳起来,仿佛被鲨鱼或者追逐似的。奥列仙回头一望,一只生着青蛙爪、银鳞和突出大眼睛的半人半蛙怪物向他疾游过来。”

奥列仙来不及站起身,怪物已经到了他身边,用青蛙爪抓住他的手。奥列仙仍然看出这只生物有一张漂亮的人脸,只是项突出的眼睛破了相。这怪物忘记了它在水底,竟讲起后来,奥列仙只见嘴chún自动。生物用两只手紧紧拉着奥列仙的一只手。奥列仙使劲用脚一蹬,离开海底,飞快地升上水面。浮到水面之后,奥列仙抓住大艇船舷,一条腿跨过船边,爬到艇里去,甩开这个长着青蛙爪的半人怪物。

可是怪物又泅近大艇,操着西班牙语对奥列仙说:

“请听我说,奥列仙,我要跟您谈谈古绮爱莱的事。”

这一声称呼使奥列仙大吃一惊。奥列仙胆大心细,既然这陌生的生物知道他和古绮爱莱,那就是说,这是人,并不是怪物。

“我听您说,”奥列仙道。

伊赫利安德尔爬上大艇,盘着腿,两只爪交叉在胸前,在船头坐下。

奥列仙留心陌生人那双凸出的、闪闪发光的眼睛,心里想:“原来是眼镜!”

“我的名字叫伊赫利安德尔。有一次,我替您从海底找回项链。”

“可是,那时候您有人的眼睛和人的手。”

伊赫利安德尔微微一笑,摆摆两只育蛙爪;

“可以脱下来的。”他简短地回答。

“我也这样想。”

“您爱古绮爱莱吗广伊赫利安德尔沉默半晌,问道。

“是的,我爱古绮爱莱,”奥列仙直截了当地答。

伊赫利安德尔深深地叹一口气。

“她也爱您吗?”

“她也爱我。”

“不过,她不是爱我吗?”

“那是她的事。”奥列仙耸耸肩膀。

“怎么她的事?她是您的未婚妻呀。”

奥列仙现出一副表示奇怪的神态,依旧和先前一样心平气和地回答。

“不,她不是我的未婚妻。”

“您撒谎!”伊赫利安德尔面红耳赤他说。“我亲耳听见,那个皮肤黝黑的骑马的人说她是未婚妻。”

“我的未婚妻吗?”

伊赫利安德尔发窘了。不,皮肤黝黑的人并没说古绮爱莱是奥列仙的未婚妻。但是,年轻的姑娘不会是这个皮肤黝黑、年纪这么大、又叫人讨厌的家伙的未婚妻吧?

“您在这儿干什么?找珍珠吗?”

“老实说,我不喜欢您东问西问。”奥列仙绷着脸答道。“不过,我也无需瞒着您,我确实是在这儿寻找珍珠。”

“您喜爱珍珠吗?”

“您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呀?”奥列仙恼怒地问。

“我要知道,古绮爱莱为什么送珍珠给您。您不是想跟她结婚吗?”

“不,我不打算跟古绮爱莱结婚,”奥列汕说。“而且,即使打算,已经迟了,古绮爱莱已经成了别人的妻子了,”

伊赫利安德尔脸色发白,一把抓住奥列仙的手。

“莫非那个皮肤黝黑的人的妻子?”他惊惶地问。

“是的。她嫁给了佐利达。”

“可是她……我觉得,她爱我呢。”伊赫利安德尔轻轻他说。

“是呀,我觉得爱您。不过,她亲眼看着您跳进海里,淹死了——至少这她这样想。”

伊赫利安德尔诧异地瞧瞧奥列仙,他设想到,姑娘会把他从悬崖跳海解释为自杀。

奥列仙继续说:“您的死亡使她很伤心。‘伊赫利安德尔死了,我有罪过,’她这样说。”

“可是,她干吗这么快嫁给别人呢?要知道,我救了她的性命:我把她背上岸,自己藏在石堆里。随后,这个皮肤黝黑的人来了,要她相信是他救了她。”

“古绮爱莱对我谈过这件事,”奥列仙说。“她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救起她的,是佐利达还是一个怪物;她恢复知觉的时候,这怪物在她面前闪现了一下。为什么你不亲日说,救她的是您呢?”

”这点自己不便讲出来。可是,她怎么会同意呢?伊赫利安德尔问。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奥列仙慢吞吞他说道,“古绮爱莱的父亲,印第安人已里达札尔很希望这门婚事成功,对巴里边札尔来说,佐利达是个乘龙快婿。况且,巴里达札尔还欠了佐利达一大笔债。假使古绮爱莱不肯嫁给他,佐利达可以让巴里达札尔破产。你想一想,姑娘过着怎样的日子:一方面未婚夫纠缠不已的追求,另一方,父亲老是责骂,申诉,恐吓……”

“为什么古绮爱莱不撵走佐利达呢?您这样高大有力气,为什么不揍这个佐利达一顿呢?”

“这并不象您想的那么简单,”奥列仙答道,“法律、警察、法庭会出来保卫他们的。”

“唔,那未她为什么不逃包呢?”

“逃跑比较容易些。她也决心逃开父亲,我答应帮助她。我自己老早打算,到北美洲去,我建议古绮爱菜同我一道走。”

“为什么你们不走呢?”

“因为我们没有船钱。”

“难道‘荷乐斯号’的船钱非常贵吗?”

“我们就连乘客货混合轮船的船钱也不够。到达以后,也需要种种开支。”

“所以古绮爱菜决心出卖自己的珍珠项链?”

“打算逃跑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那我……这样怎么行?请原谅……这是说,她打算连我也抛下吗?”

“这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有相识的时候开始的。后来,就我所知道的,她想预先通知您。也许,还想向您建议跟她一道走。最后,假使她没能跟您谈谈逃走的事,她会在路上写信给您的。…

“可是,为什么跟您,不跟我呢?她同您商量,打算跟您一道走!”

“我和她认识了一年多,而您……”

“请讲吧,讲下去吧,别理会我的话。”

“喏,是这样的!一切都准备好了,”奥列仙继续说。“可是这当儿古绮爱莱亲眼看见您投水,而左利达又无意中碰见古绮爱莱同您在一起。那天清早,上工厂之前,我顺便到古绮爱莱那儿。先前,我也常常去的,巴里达札尔对待我似乎很好。自然啦,老印第安人没怀疑我们的计划。那天早晨,我想通知古绮爱莱说买到了船票,她应当在晚上十点钟以前准备好。巴里达札尔见着我,很激动。“古绮爱莱不在家。半个钟头以前,佐利达坐着一辆雪亮的新汽车到家门回来、一把抓住古绮爱莱,让她坐在汽车里,连踪影也不见。’巴里达札尔讲完了,可以看出,他对发生的事很满意。佐利达在巴拉那城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叫作“陶乐菜丝”的庄园。他大概把古绮爱莱带到那里去了。”

“在‘陶乐莱丝,庄园里吗?”

“是的。”

“您没把佐利达杀死,把古绮爱莱解救出来吗?”

“又是打,还要杀死呢。谁能想到您这样嗜血成性?”

“我不是嗜血成性,”伊赫季安德尔双目噙着眼泪叫道:“不过,这太令人气愤了!”

奥列仙对他怜惜起来。

“您讲得对,伊赫利安德尔”,奥列仙说,“可是生活显然比您所想象的复杂。古绮爱莱自己拒绝离开佐利达。”

“为什么呢?”

“首先,她深信您自杀了——由于她的缘故而淹死。您的死使她很痛苦。她看来是非常爱您。‘现在我的一生完了,奥列仙,’她对我说,‘现在我什么也不需要了。我对一切都无所谓了。”

“其次,她可能做百万富翁的妻子,佐利亚说,他要捕获海魔——这是不是指您呢?您能够毫无损害地待在水底,您吓唬采珠工人……”少伊赫利安德尔的谨慎使他忍住不向奥列仙泄露自己的秘密。他不回答问题,却问道:“佐利达要‘海魔’有什么用呢?”

“佐利达想强迫‘海魔’采珍珠。如果您是‘海魔,,那得当心啊!”

“我不能够,”伊赫利安德尔突然说,“我必须看她。见她一面,哪怕是最后一次也好。巴拉那城?哦,我晓得。到那儿的路径是沿巴拉那河上去的,不过,怎样从巴拉那城到‘陶乐莱丝,庄园呢?”

奥列仙向他说明白了。

伊赫季安德尔紧紧握了握奥列仙手:“别了,我动身去找古绮爱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陆两栖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