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陆两栖人》

八 诡计

作者:外国科幻

“要是他今天还不来,巴里达札尔,我就不要你帮助,另外请更机伶、更可靠的人了,”巴里达札尔穿着白短衫、蓝条纹长裤,他坐在路边,一声不响,局促不安地咬嚼着一根被太阳晒焦了的草。他心中开始后悔,不该打发他哥哥克里斯多到萨里瓦托尔那里去做姦细。

克里斯多比巴里达札尔大十岁。虽然有这样年纪,克里斯多还是个身强力壮、行动矫捷的人。他象大草原里的野猫一样诡计多端,是一个不可信赖的人,巴里达札尔明白这一点,所以他的焦虑不下于佐利达。

“你相信克里斯多看见你放出的气球吗?”

巴里达札尔也不大拿得稳,耸耸肩膀。

夕阳余辉照射着从山岗那边腾起的一股股灰尘。就在这时,传来了一阵悠长刺耳的口哨声。

巴里达札尔精神一振。

克里斯多以精神抖擞的步子走近他们。他已经不象个疲惫不堪的老印第安人了。

“喂,怎么样,你跟‘海魔’结识了没有广佐利达问他。

“还没有,不过它在那几。萨里瓦托尔把“海魔’收藏在第四堵墙后面。主要的事情办到了:我在萨里瓦托尔那儿服务,他相信我。”

“你打哪儿找来的外孙女呀?”佐利达问。

“金钱难赚,小姑娘倒容易找,”克里斯多答道。

“萨里瓦托尔那儿奇事真多,是个道地的动物园,”接着,克里斯多开始叙述他看到的一切。

“这一切都很有趣,”佐利达说,一面抽起雪前来。“可是你没有看到最主要的东西:‘海魔’。克里斯多,你以后想怎么办呢?”

“以后?到安达斯山脉作一趟短期旅行。”于是克里斯多叙述了萨里瓦托尔要去打猎的计划。

“好极了!”佐利达叫道。“萨里瓦托尔那儿离别的村落很远。他不在的时候,我们袭击一下萨里瓦托尔的领地,把‘海魔,绑走。”

克里斯多不以为然地摇摇头。

“美洲豹会撕掉您的头,您不可能找着‘海魔,。既然我没找到它,即使有头您也找不着。”

“那么这样吧,”佐利达想了想,说,“萨里瓦托尔动身去汀猎的时候,我们设下埋伏,把他捉注,要他拿‘海魔,来赎身。”

克里斯多以灵巧的动作从左利达衣袋里掏出一支冒出口袋的雪前。

“谢谢您。打埋伏比较好些。可是萨里瓦托尔会失信的:答应赎了而又不给。这些西班牙人呀……”克里斯多猛咳起来。

“那你有什么主意呢广佐利达问,他已经动气了。

“忍耐,佐利达。萨里瓦托尔相信我,可是只信到第四堵墙。得让大夫信任我象信任自己一样,那时他就会让我看到‘海魔,了。”

“怎么样呢?”

“晤,是这样。土匪袭击萨里瓦托尔,”克里斯多用手指着佐利达的胸膛,“而我,”他拍拍自己的胸口,“忠诚的阿拉乌康人去搭救他的性命。那么,萨里瓦托尔家里对克里斯多就没有什么秘密了。”他自言自语地结束道:“同时,我的钱包也会装满金比索。”

“这个主意不坏。”

于是,他们商量好,克里斯多带萨里瓦托尔走哪一条路。

“咱们出发那一天的前夕,我把一块红石子扔出围墙外。您们就准备。”

尽管袭击的计划考虑得很周密,一种预料不到的情况险些坏了大事。

佐利达、巴里达札尔和十个在港口招募的亡命之徒穿了高乌楚人的服装,携带着精良武器,骑着马在远离人烟的大草原上等待着他们所要迫害的对象。

夜晚天色漆黑。骑马的人留心谛听,等待着得得的马蹄声。

但克里斯多不知道萨里瓦托尔并不是照几年前那样子去打猎。

土匪们突然听见一阵迅速接近的引擎响声。车头灯的光从小山岗那边眩目地闪耀了一下,骑马的人还没有来得及弄清楚出了什么事情,一辆黑色的大汽车已经擦过他们飞驰而去。

佐利达失望地咒骂,巴里达札尔却给惹得笑起来了。

“别失望,佐利达,”印第安人说。“白天天热,他们夜里走路。”巴里达札尔用马刺把马一夹,纵马追赶那汽车。其余的人跟着他驰去。

走了约莫两个钟头,骑马的人突然发现远处有火堆。

“这是他们。他们出了什么事了。停住。我爬去侦察一下。你们等着。”

于是,巴里达札尔跳下马背,象黄领蛇一样爬去。

过了一个钟头,他回来了。

“汽车走不动。坏了。他们在修理汽车。”

其余的一切事情干得爽快利落,土匪们施行袭击,萨里瓦托还没有来得及搞清是怎么回事,土匪们已经把他、克里斯多和三个黑人都捆住了。

一个雇佣的匪帮头子(佐利达不愿出面)向萨里瓦托尔要求一笔相当大的赎金。

“我付给你们,释放我吧。”萨里瓦托尔答道。

“这个数目是你的赎金。可是你得付同样多的钱赎取三个旅伴!”那匪徒马上改口。

“我一下子无法交付这样大的一笔钱,”萨里瓦托尔想了想,答道。

“那未于掉他!”匪徒们叫嚣起来。

“如果你不同意咱们的条件,天亮时候咱们就杀死你,”一个土匪说。

萨里瓦托尔耸耸肩膀答道:

“我手边没有这么一笔钱。”

萨里瓦托尔的态度使土匪也觉得惊奇。

土匪们把绑着的人扔到汽车后面,动手大肆搜索,找到了火酒,他们喝光了火酒,醉醺醺倒在地上。

天亮以前不久,有人小心翼翼地爬近了萨里瓦托尔身边。

“是我,”克里斯多轻轻他说。“我把皮带解开了。我悄悄走近一个拿枪的匪徒,把他杀了。其余的都醉了。司机在修理汽车。得赶快。”

大家立刻上了汽车,黑人司机发动引擎,汽车猛冲一下,便沿着大路疾驰。

背后传来了叫嚷声和零乱的枪声。

萨里瓦托尔紧紧地握住克里斯多的手。

只是在萨里瓦托尔走后,佐利达才从他那些匪徒嘴里晓得萨列瓦托尔同意交付赎金。“拿赎金不是比想办法去绑架‘海魔’容易些吗?那‘海魔’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呢?”佐利达心里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陆两栖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