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时间飞行救总统》

第五章 一颗尼亚加拉鹅卵石

作者:外国科幻

在做逆时间飞行时,即使约纳森感到浑身每一个组成部分都游离漂移,有一点他的脑子里还是很清醒的:他们选择了一个危险的地方降落。只是他的脑子里充满了时间旅行的惊恐,所以根本顾不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糊里糊涂地感到他的腿重新触及到坚硬的地面。

约纳森在起伏不平的街道上踉跄地走着。这时,一辆马车直朝他们冲来。

约纳森和迈特迅疾地朝一个方向跳过去,走到安全的林荫小道上。“注意,艾密丽!”迈特喊道。还没等约纳森完全放松下来,迈特突然大声叫道:“她人呢?”

约纳森转过身,那辆马车“咔啦咔啦”地从眼前驶过去,没看到艾富丽。他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不过,他马上指着街对面,艾密丽仰面朝天地躺在剧院台阶前的空地上,一个男人正在帮她站起来。

“哇!”迈特因旅行而变得苍白的脸,突然涨红起来,“我犯了一个错误,不该选择这样一个地方降落。看吧,现在它已经变成了一件好事。不是吗,那个伙计正带她到剧院去呢。棒极了!”

那个男人转过身,领着艾密丽上了台阶。约纳森只是无意的一眼,却发现他的面容很英俊,留着两撇漂亮的小胡子,两只黑黝黝的眼睛神气活现。约纳森感觉自己好像认识他。当然,他肯定不认识——1865年的人,他只认得亚伯拉罕·林肯。

“看来艾密丽没事儿。”迈特摆头摇肩,好像这样他就可以祛掉惊恐。“我们最好直取白宫。”迈特朝周围仔细看了看,想起了他们的行动路线。他领着约纳森顺着小道穿越前面的大街。

天气很暖和,不过低云压顶,约纳森发现街上很多人都带着雨伞。“我真希望你原来都能预料到天气会怎么样。”他嘟囔了一句。

迈特耸耸肩。“要是天下雨了,我们也就是打湿衣服;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指着前面的一个拐角,那儿有个人在卖报纸。“我们转过这儿,就应该是宾夕法尼亚大街。”他们转过拐角,迈特又说:“对了,这条街上有科克伍德宾馆。”迈特伸长脖子念那写在这阳篷上的字,“街对面还有夜星新闻楼。假如我们顺着宾夕法尼亚大街一直走下去,就会走到白宫。”

一想起上次历险完全迷了路,约纳森就仔细地识记周围的标记。宾夕法尼亚大街是铺过的——这就是一种标记——并且沿街道中心自然划出两条路线。事实上,街道中心正走过一辆马车,把骑马的人、车辆与步行的人分开了。约纳森一直都认为,这条街一定是被堵了起来,专门为步行的人和马车通行。然而,这就是当时的交通情况——没有别的交通工具。

那辆马车被拥挤的人群堵住了。上百衣衫褴褛的人朝一边涌动,那些身穿蓝色制服的士兵在驱赶他们。约纳森的第一印象就是,他们是一群无家可归的人,脏兮兮的衣服、深陷的脸颊和那迷惘而疲惫的面容。

街对面,一个抓着瓶子的男人,从一幢破旧不堪的房子里蹒跚地走出来,他讥笑着面前的队伍:“呵,现在,你们的反叛精神都哪去了?”

“可怜的人,”迈特对约纳森说,“你知道他们是谁吗?他们都是南方人,南部邦联的士兵,战俘。”

“真难以相信他们是士兵,”约纳森说。他们的衬衫和裤子原本是灰色的,但现在脏得不能分辨。他们穿的长街靴,底子开裂,脚趾都露了出来,就这样沿街缓行。

两个小孩继续走着,经过一个围着许多观众的手摇风琴手、馅饼店、擦鞋摊、酒吧。“格鲁佛剧院,”迈特指着一条长长的上面还插着美国国旗的建筑说,“林肯也到这儿看演出。”贴在外面的海报上说,现在正演出《阿拉丁神灯》。

“说说我们的总统。”约纳森说。

“对,你这幸运的家伙,”迈特打断他,“我很想亲自去见林肯总统,但不能,”他继续说,“只有你来做这件事,你能把时间飞船解释清楚。”

“别逗了,”约纳森说,“我甚至连白宫的门都进不了。”

两个小孩穿过街对面,经过大理石建筑群,拐了一个角。约纳森看到一幢临街稍靠后的白色建筑,相当熟悉。“嗨,白宫。和我们知道的一样。”

“呀,华盛顿别的地方都像乡下一样,不是吗?”迈特停在铁栅栏前,穿过草坪朝前看,白宫的门口有四个高高的大柱子。“哇,真幸运!”

“请注意!”约纳森大声说,“我说我见不着总统不是开玩笑。怎么办?”

“那么,我告诉你,”迈特说,“你去国防部,和白宫紧邻。”他朝前面指着一幢砖结构建筑。“你去找斯坦顿,他是国防部长。一直都怀疑南部邦联阴谋杀害总统,所以我敢打赌,他会听的。”迈特举手表示再见,“下午三点钟华盛顿纪念碑见。”

迈特经过站在铁门旁守卫的哨兵,绕环形车道,穿过花园来到白宫的后面。约纳森在门外稍停了一会儿,他突然想到自己到这儿来执行这样一个任务,有点可笑。他看到有几个人从他身边走进去:男人穿着大衣,戴着领带和帽子,女人戴着系带子的帽子,穿衬衣戴手套,摇摆着的裙子像铃销的形状。难道他们都可以进去见总统,唯独一个穿着超短裤的六年级学生不能进去?进去!

林肯总统就要被谋杀,这可不是开玩笑。就在现在,这个城市的某个地方,韦尔克斯·布斯正带着手枪从后面要向美国总统射击。约纳森必须尽心尽力来执行这项任务,不管他感到有多愚蠢。他挺直肩膀,把一缕头发从前额理到后面。

约纳森进了门,绕过环形车道,在白宫门前拾级而上。他想,随时都会有人制止他进入。一些肩膀宽宽的、带着黑色眼镜的秘密警察——不对,没有黑色眼镜,那时候还是1865年——会从后面上来抓住他。他们会搜他的身,对他乱吼一顿,然后把他扔出去。

但是没有人阻止约纳森和他前面的人。他上了台阶,看到门前一个穿着制服的守门人,他简单地说着什么,然后就让来这儿的人进去。

“姓名、职业?”守门人问约纳森,“如果你来是要和泰德玩,他刚到后面花园去了。”

“约纳森·舒尔兹,”约纳森很严肃地回答,就好像他没和别人玩已经好多年了,“我必须见总统,有很重要的事情。”守门人很温和地笑了。“所有的人都这么说。假如要由我说了算,”他突然用大拇指对着约纳森的胸,“我不会见他们的。不过,林肯总统愿意会见每一位。只是他今天早上没有时间,他正在会见凯宾尼特。”

噢,天啊,约纳森想,为什么迈特不告诉他这个情况呢?“可是我必须得见林肯总统。我可以等。”

守门人又笑了。“等?我想你可以等。”他招呼约纳森进来,“朝右边转过去,上楼。那儿有很多人。”

从优雅的环形楼梯绕上去之后。约纳森发现守门人是对的。长长的厅廊到处都是人,单个地,或者一小群一小群地站在枝形吊灯下。有时,他们也在大厅里踱步,或者靠在贴着鲜艳花纸的墙上。

厅廊周围开着几个门,约纳森不知道哪一个门通向总统办公室。他静观了几分钟,看到好多人都把眼睛盯着走廊那一头的一个门,他朝那个方向走去,与两个女的擦身而过。她们长得很像,不过,一个年轻,一个人到中年。

约纳森绕过她们的裙裾时,年轻的女子说:“妈妈,既然战争结束了,总统肯定会原谅本的。”她妈妈没有回答,挽起女儿的胳膊,手紧握在一起。

靠墙那儿,几个长着长长头发、神情麻木的男人离群索居,他们悄悄地说着什么,约纳森一点都听不懂。

有几个穿着套服戴着礼帽的男人,厌恶地看着那些土著美国人。“依我看来,”其中一个说,“应该为来政府办事的绅士专门准备一间接待室。我可是带了一封副部长助理的信呢!”他把手伸进了外衣口袋里摸索着。

“噢,是的,真不像话,让你与这些下等人呆在一起!”另一个挑拨地说。不过他也对旁边的一个穿蓝色制服的士兵皱了皱眉。

约纳森靠墙站着,与那位士兵不远,他弄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对这个士兵很不客气。士兵褐红色的脸上刮得很干净,身上的制服整整齐齐。你会想,假如谁首先有权利见总统,那就是士兵,因为是他帮助赢得了战争。“对不起,先生,我想问一下,你找总统有什么事。”

士兵惊奇地眨着眼睛,他回答这位“先生”:“我正在考虑,假如总统知道我的情况,他会说我应该得到生活抚恤金。在抚恤金发放处,很多人说为什么我没有得到他的同意。可是,如果他知道我要抚养妻子和五个孩子的话,他一定会帮助我的。”

约纳森希望自己能为这位士兵做点什么,说:“喂,我们搞个协议吧!要是我首先见着了总统,我就把你的问题告诉他。要是你先见着总统,你就告诉他,外面有个叫舒尔兹的,带着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发明,要展示给他看。”

“一个发明,现在?你是在说梦话吧!”士兵对这个主意咧嘴笑了,不过他还是握住了约纳森伸出的手,“我一定把你的发明告诉林肯。可是你也得告诉他第19兵团的下士布朗,非常需要他签发的抚恤金。”

下士靠着墙陷入沉默,约纳森这会儿却想知道,总统到底会先选谁来会见,这就像熟食店的柜台上摆满了东西,你到底要取哪一样。

过了很长一会儿,那些穿着讲究的人争议着到哪儿吃午饭,离开了厅廊。又过了很长一会儿,终于传来了推门声,“是引领员!”

门开了,厅廊里的人都朝开门的那一头拥挤。一个穿着像守门人穿的那身制服的人走了出来。

“我向大家转达总统的抱歉,”引领员很严肃地说,“与凯宾尼特的会晤要延长了,而且现在总统得去吃午饭了。你们最好是星期一再来吧!”

厅廊里的人一片哄哄声,不但没有离开,相反朝引领员身边挤得更紧了,争着解释为什么非要现在见总统不可。约纳森侧着又高又瘦的身子,挤过人群。就在引领员想溜回去要关门的时候,约纳森一把抓住他的外套后摆,忙说:“等一下!我有一个十分惊人的发明。”

引领员转过身,拨开约纳森的手。“现在走吧,接待时间已经结束。”

“可是我星期一不会再来了,”约纳森恳求道,“我只能今天在这儿。而且我有这个发明——林肯总统一向都热爱发明,对吗?——这个发明会让总统大吃一惊的!”

引领员尽量保持严肃,不过他突然大笑起来:“让总统大吃一惊!你真是一个无礼的家伙。惊人的发明在哪儿?谁是这聪明的发明者——你自己?”他再一次笑起来。

“事实上”约纳森挺直腰,摆出一个穿超短裤的12岁少年的尊严,“发明就在我的口袋里。我不会给任何人看的,除了林肯先生。发明者是弗兰克·肯尼先生。我给他帮忙,要不是他断了腿不能旅行,他会亲自来把这项发明演示给总统看的。”

引领员怀疑地抬起眉毛朝回走,约纳森趁门还没关住,毫不犹豫地溜了进去,引领员把门关上, 并锁了起来。 “哎,也许总统这会儿情绪高昂,”引领员说,“你的名字叫什么?在这儿等着。”他到另外一个房间去了。

约纳森在接待室里踱着步,一想到那个为儿子请求原谅的母亲和那些坚韧不拔的当地人,还有拖家带口没有抚恤金的下士布朗,他的心里就有些感到内疚。不过也没什么,他自言自语,你要不去,明天,谁也别想见着林肯了。

引领员回来了,咯咯地笑着。“林肯总统现在就见你。”他把第二道门打开。“约纳森·舒尔兹少爷,”他传报道。

约纳森就站在门后,呆呆地注视着一位正把手伸过来的男人。总统温和的表情、零乱的头发、一圈胡子都那样熟悉,与五美元面值上的那个人一样。当然也有与以前约纳森见过的其他图片不同的地方。

林肯轻轻地握着约纳森的手。约纳森的手很大,手指也很长,没想到总统的手还要大些,像篮球运动员的手那么大。“坐到凳子上。”(他发音“凳子”像是在说“快乐”)林肯说,“你有什么东西要给我看,约纳森?”林肯坐到了沙发上,他那笨拙的动作,让约纳森想起了自己的笨拙,不过约纳森想总统是刚刚办完别的事情。

约纳森坐在了凳子的一边,正好在沙发对面,他竭力集中自己的思想,在他的生活中,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著名人物,可现在,几尺之外就是亚布拉罕·林肯。他的脑子里闪闪烁烁,就像不能再运转的计算机屏幕。

林肯总统脸色焦黄,可是从他的眼睛里仍能看出来他充满了兴趣。“我听说你带来了一样发明——怎么说来着?——一个惊人的发明。”

约纳森在心里提醒自己,镇定点,舒尔兹!“是这样的,先生。”他的手伸进口袋,时间飞船遥控器平滑的感觉让他踏实了不少。“我很快拿给你看。”他清了清喉咙准备解释。

双腿交叉着,林肯耐心地听约纳森描述时间飞船是什么样的和怎样工作。约纳森不知道林肯了解多少科技知识,所以他就像是与肯尼先生那样交谈。偶而林肯也打断他,比如问玫瑰色石英晶体的特性,还有一次问了时间飞船模型的曲度,最后他总结道:“听起来你的时间旅行和电话传话差不多。”

“正是这样!”约纳森不由自主地说。这个男人还真是聪明,他惊讶地想。人们经常谈林肯的一些美德,可是他不光是诚实和友好。“当然,时间旅行不需要任何电线,”他补充道,“时间飞船的运转靠里面的晶体。”

“当然。”总统突然笑起来了,露出又白又整齐的牙齿,“孩子,我得告诉你,我一向认为我是一个讲故事的能手,可是现在,我发现你比我还行。”他纵声大笑,两腿膝盖互相磕着,“时间旅行!这是我听到的盖了帽的故事。”

看到林肯在沙发里摇啊摇的,还把手搂着膝盖一个劲地笑,约纳森的情绪一下子变得低落了。“总统先生,你必须相信我!我从遥远遥远的未来飞到这儿,就是为了告诉你今天晚上不要到弗德剧院,有人要杀你。”

约纳森开始描述韦尔克斯·布斯的阴谋。 林肯突然严肃起来, 举起一只手:“等一等,约纳森,我让你看一些东西。”

总统从沙发里站起来,缓步走到靠墙的桌子,打开其中一个抽屉,取出一个装得鼓鼓囊囊的大信封。“这些都是威胁我的材料。”他从中抽出一个条子,戴上金边眼镜,大声读道:“致混蛋林肯:你快点祈祷吧,因为你没有很长时间活了。”

林肯低头透过眼镜注视着约纳森。“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还有好多打这样的条子。就是在政府里,有很多人,他们想杀我比希望我给他们一个工作还强烈!”

总统讲这些的时候像是在说一个笑话,约纳森可笑不起来。“先生,还有比——”

“孩子,非常非常感谢你对我的关心,不过我不需要一个从未来飞来的人告诉我,说有人要杀我。我自从来到华盛顿,威胁一直都没断过。曾经有一次我骑马的时候,一个家伙举枪对我射击——结果呢,只打中了我的帽顶!”林肯用手指在离头顶仅一寸的地方,划了一道子弹飞行的路线。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将要发生的事,”约纳森急不可待,“要杀你的人的名字叫——”

“假如这样的事要发生,那它就非发生不可,”林肯轻声地说,“约纳森,你以前看到过尼亚加拉大瀑布吗?”

“没有。”约纳森急躁地叹了口气,“总统要说什么?我看到过图片。”

“那么你可以想象急流从悬崖上冲下时不可抗拒的力量,命运的力量就像那急流。 ” 林肯总统平静地说,目光飘过约纳森的头顶,好像在注视远方的地平线,“你把一个石子扔到尼亚加拉瀑布里,它怎么也阻挡不住瀑布的狂泄。是的,一点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约纳森使劲咽了口唾沫。要是他能证明时间飞船是怎样工作的,也许总统就会相信他的话了。可那是危险的,他绝不能一个人去用时间飞船,尤其是没有和迈特、艾密丽打招呼。不过如果只有演示时间飞船才能说服总统,那么也是值得的。“先生,让我演示给你看我是怎样逆时间旅行。”

“我很想见识见识,”林肯说。他坐回到沙发里两手合抱,好像在等演示开始。

“唉哟!想起来了,现在还不能在这儿做这个演示。”约纳森跳了起来,“我们必须到弗德剧院门前大街,因为那儿是——”

林肯突然大笑起来,“真精明!”重又站起身,一只手友善地放在约纳森的肩头上,带他到门口,“我的确想看看你怎样在看不见的电线里穿行,只是我的夫人要我回去吃午餐。”他为约纳森拉开门。

约纳森不能相信这失败的结果,他昏头昏脑的,正待出门,突然想起还有另外一件事:“等等!”他把布朗下士没有领到抚恤金的事给总统讲了。

回到桌子旁,林肯写了个纸条。“我会关照这件事的。”他从眼镜上面看了约纳森一眼,约纳森断定总统对他不会再宽容了,“我告诉你,星期一下午三点钟左右再来,我的孩子,我马上要到史密斯索尼安参观一个实验。”

“我——我想,非常,”约纳森结结巴巴地说。

林肯点点头,一丝微笑扯动了他疲惫的脸:“再见,孩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逆时间飞行救总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