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之箭》

第五章

作者:中国科幻

蓝天,碧浪,白云。

微风挟着轻浪慢慢爬上海滩,卷动了层层细沙。两三只散碎贝壳被海水冲动着在沙滩上慢慢翻滚起来。礁石上的一只小蟹似乎受了惊动,探身向外,吐出几粒白泡,又蓦地缩回石缝中。

四下里沉静着甜美与安然。

太阳出来,沙滩上泛起一片金子似的光芒。

新的一天来了。

这是“蓝圣地”两年来难得见到的好天气。

清晨。

叶红枫缓步踱到卧室的窗边,轻轻拉动开垂挂的窗帘。一缕金色的光芒倾刻融进屋中。

6号公寓很早以前就已经是追光小组的家, 二层的房门外有一个的硕大阳台,除了中心站的试验大厅和深井里的小屋,恐怕这里是人们利用最多的地方了。

走出卧室的门,阳台上居然有起得更早的人。

罗天远手里端着杯咖啡,斜靠在临海的栏杆旁。从这里透过花园里桐树间稀疏的枝丫,可以清楚地看到海天间火一般的朝阳。这位出了名的才子,好像总能从任何地方找到好兴致。

阳台藤椅里坐着的里恩·何若,一边用餐刀用力地切着碟中微带血丝的牛排。一边盯着罗天远:“罗,我觉得你这人很有趣,大多数人喝浓咖啡的时候都是为了提神,为了让自己兴奋一下,可你却不同,你好像总是等兴奋起来了才会去喝咖啡,越兴奋喝的越浓。”

罗天远没有回头,嘴角浮出一丝微笑:“你倒挺了解我。”

不得不承认,这头西洋恐龙好像有一种特殊的敏锐。

屋里有声音传出:“何若,我看你还是不太了解他,否则你就不会大惊小怪了。”听声音就知道一定是林潇雨。

无论什么时候,林潇雨给人的印象都很随便。他的卧室离何若坐的地方很近,他伏在窗台上看何若切牛排。何若用餐叉叉了片牛排隔着窗子递过去,他就随手挟了放进嘴里,然后伸出拇指向何若晃了晃:“你可不知道,罗公子此人可是大不一般。你不能按常人的习惯来看待他。”

“喔。……”何若嘴里正大嚼着牛排,只含混的应了一声。

林潇雨接道:“说起喝咖啡来,那最多算是小怪癖,你知不知道这位罗兄最与众不同的食癖是什么?”

何若摇头。

林潇雨一本正经地告诉他:“罗公子爱吃鸟肉。”

“吃鸟?”何若不解。

林潇雨解释:“罗公子的这项食癖是有典故的。刚到长城基地那年,他的红粉知己怕他寂寞,专门训练了一只会背唐诗的鹦鹉,托人带到这儿来,过了几天,人家来电话问罗公子对鹦鹉的感觉怎么样,你猜这位罗兄是怎么回答的?”

何若又摇头。

他居然说,那鹦鹉的滋味比鸡肉差多了。

……?!

罗天远手里的半杯咖啡忽然铺天盖地地泼了过去,打在半关的窗子上,弹下来在地上溅出一片斑驳。林潇雨倒是早有防范,身子躲到窗后,倒是叶红枫的裤角被淋下来的水溅到不少。

何若的嘴大张着,半晌,嚼到嘴里的牛排猛地狂喷而出,之后是一阵难以抑制的大笑。

罗天远这时才注意到了叶红枫,苦笑着耸了耸肩招呼道:“枫姐,早。”

叶红枫笑道:“小罗,你真是够有个性的。”

罗天远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伸出舌头轻轻舔去了杯边最后一滴咖啡:“枫姐,碰到林潇雨这种人,有时候圣人也会气得背过气去。”

何若也注意到了叶红枫:“叶,早晨好。你真……漂亮。”

“我么?谢谢。”叶红枫不自然地望了何若一眼,很少有人像这个洋人一样恭维过她。不过这位莱茵站来的蓝眼睛大块头生硬的汉语和滑稽的用词,总让叶红枫觉得怪有趣的。她友好地笑笑,慢步凑到林潇雨的窗前。

“小罗!完事没有?赶紧走了。”楼底下徐晔在叫。

“哎,来了。”罗天远朝叶红枫点点头算是告别,径自下楼去了。

叶红枫颇有些好奇,她隔着窗户问林潇雨:“真有这事么?罗天远看样子可没有这么不懂风雅。”

“千真万确,如假包赔。”林潇雨大有拍胸脯发誓的样子。

叶红枫问:“究竟是谁家的女孩这么倒霉?”

“还记得当初我们说他们是罗米欧与朱丽叶么?”林潇雨神秘兮兮地问。

“你是说朱珠?”

被证实。

“那后来呢,怎么样了?”

“你想会怎么样,还能是什么样?”

叶红枫当然不会猜不到结局:“多可惜,他们本该不错的。为什么会这样?”

“罗天远这小子有点邪。我想多半是为了光明之箭的事。谁都知道这不是个一两天就出结果的事,七年算快的了。想当初刚来的那会儿,谁知道在蓝圣地得待到什么时候。罗天远八成是不想耽误朱珠的前程,才想了这么个损招。”林潇雨的评价,“这小子就算不是个伟人,也得是个高人。”

叶红枫摇头:“应该说他够残忍的,他知不知道朱珠得受多大的打击。”

叶红枫没有再和林潇雨讨论下去。她忽然想起了自己。自己的境遇又有什么不同。

追光。难道这一定要拿女人的幸福来当代价么?叶红枫永远想不通。

整个上午,6号公寓里都是静悄悄的。追光的人们一直在忙碌着。

叶红枫百无聊赖地倚靠在窗前,外面有鸟语,也有花香。

门口自动收报箱上的铃轻响了一声,每天配送给公寓的报纸被投了进来。

叶红枫理了理头发,颇有些懒洋洋地把报纸拿到手中。这是她在蓝圣地所看到的第一份报纸……

霍然就在报纸被打开的第一刻,叶红枫的脸色变了,眼中也许因为惊异而透出一种古怪异常的光。

“异次元超想结构的胜利,飞鹰站杰克·塞维尔博士访谈录”。

斗大字的标题端正地摆在头版头条的显著位置。

异次元超想结构?

飞鹰站?

杰克·塞维尔?

叶红枫愣住了。

长篇新闻的内容清楚地报道着:

同属蓝圣地的西方试验基地飞鹰站,最近成功利用异次元超想结构研制成人类最先进、最迅捷的飞行器飞鹰ⅰ号。其主设计师杰克·塞维尔博士对此介绍称:飞鹰ⅰ号具备以往一切外太空飞行器从未有过的超级推进系统,其燃料储备箱完全由特质合金一次浇铸而成,发射前深埋于地下302米,可以储存超过380万立方米的pb高能燃料。整个发射通道处于高度密闭状态,在多点间歇反喷方式点火升空后,将以极高的效率突破大气阻碍,进入太空飞行。大约82小时后,其速度将突破30万千米每秒的光速极限,达到超光速状态……

文未补充道:据悉,这架伟大的飞行器不日即投入试验飞行,人类也许将因此完成超越光速的创举。

什么,这不就是光明之箭?

叶红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满怀着狐疑再一次通读了报道。

报道是千真万确的。

这怎么可能?

拷贝了的异次元超想飞船?

这样的东西怎么能在西方试验基地中出现?

失密?还是其他……

飞鹰ⅰ号到底是什么?

杰克·塞维尔又是何许人?

叶红枫的脑子乱极了。她不能想象这个世界上还能出现第二份与她的异次元超想结构完全一样的设计。

这绝不可能。

难道光明之箭从一开始就注定要被盗版?

这么大的事,郭尚云知不知道,高博知不知道?徐晔、冯明彦、罗天远,还有追光小组的人们,他们究竟知不知道?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蓝圣地这七年还有什么意义?

这些人难道会无动于衷?

叶红枫实在觉得,蓝圣地这块地方真的是怪事成精了。这一刻,她忽然体会到了一个感觉——

如坐针毡!

叶红枫几乎是一溜小跑地闯进追光试验中心站的。

尽管她至今认为追光小组已经和自己没有关系了,但她的确很想知道那篇报道所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追光的人们究竟是无动于衷,还是根本被蒙在鼓里。

中午时分的大厅里经常是空荡荡的,只有高博和萧萧待在主机房中。

这两天,追光小组的人们不知为什么,见到叶红枫总显得很兴奋。萧萧隔着很远就在用手语急忙地打招呼。

高博索性从玻璃隔断那面迎出来:“嗨,红枫。才过来?阿萧都跟我念叨一上午了。”

“我?”叶红枫探头和萧萧打了声招呼,发现萧萧笑眯眯地又比划着很长一段意思。

高博回头看了看,解释:“你这位小师妹对你崇拜的不得了,说真的,昨天没能拦住你下深井,后来我们在上面好一通揪心。不过倒歪打正着了。昨天底下亏得有你。否则那么多的pb一下子排上来,往少了说是半个月白干活了。萧萧从昨天晚上就开始跟我提了好几次,想要你抽空好好教教她。其实,我就说这里需要你这么个人,红枫,你还是回来吧。”

叶红枫不自然地笑了笑:“我能干什么,在哪儿都是累赘。”

“哪有的事,大家一直都觉得你棒得很。”高博笑道,“包括郭工

47在内,别看他当面不夸你,其实你走了以后他遗憾的要命。”

“他,才不会。”

“不会才怪。要不是觉得你很棒,又怎么会用你的设计。红枫,我总觉得你该回来的,你在这方面有天才。”

也许这是真的。叶红枫脸有些红。

提起自己的异次元超想设计,叶红枫问:“老高,今天的报纸你看到了没有?”

门忽然重重一响。

冯明彦和林潇雨风风火火地迈进大厅。

两人发现了叶红枫,匆匆地点了一下头。林潇雨直眉瞪眼地径自冲摆放在墙角里的电视机走过去。

冯明彦从一边顺手拉过一把椅子,转头用手指比在嘴边“嘘”了一声:“赶紧都过来。有新闻,快看电视……”

新闻?

电视屏幕上正映出蓝圣地飞鹰站的重重楼宇。

响亮的声音:

今天,在飞鹰站新闻发布会之前,我们有幸见到了本世纪人类最伟大的杰作。在前方广场上停放的,就是这次新闻发布会的主角:飞鹰ⅰ号的太空主舱。

硕大的物体突然充满整个屏幕。

大厅中的人们突然异口同声地“噫”了一声,声音中充斥着惊异。除去叶红枫,也许这里所有的人们都忽地有了种白日见鬼的感觉。

那分明就是光明之箭!

响亮的声音在继续:

飞鹰站的科技精英们最近成功利用异次元超想结构研制而成人类最先进、最迅捷的飞行器:飞鹰ⅰ号。在新闻发布会前,我们先期采访了这一创举的设计人员。据介绍,这种高超的飞行器具备以往一切外太空飞行器从未有过的超级推进系统,其燃料储备箱完全由特质合金一次浇铸而成, 发射前深埋于地下302米,可以储存超过380万立方米的pb高能燃料。 整个发射通道在发射前处于高度密闭状态,在经多点间歇反喷方式点火升空后,将以极高的效率突破大气阻碍,进入太空飞行。大约82小时后,其速度将突破30万千米每秒的光速极限,达到超光速状态……

追光的人们面面相觑,张口结舌。

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大厅中的空气陡然锁紧。电视中现场的嘈杂声阵阵锉动着人们的神经。

没有人评价。

沉默。

也许是最能恰当反映一种心情。

林潇雨突然爆发一样地质询:“盗窃!这绝对是盗窃!这是谁干的,我掐死他。”

“骗子!新闻发布会?全是骗子!盗窃犯!”冯名彦的情绪显然也十分激动。

也许没有人能承受七年心血被一朝劫掠的打击。

林潇雨用手指着屏幕上的图像:“我绝对能保证,那东西就是光明之箭。”

其实这一点是用不着保证的,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一定认得出。

冯明彦转头道:“活见他个大头鬼!这怎么可能,他们从哪儿搞来如此精确的光明之箭设计数据?难道他们把国家资料中心库给抢了?”

高博的脸青得有些发紫,显然他所经受的打击是他绝没有料到的:“即便是抢了国家资料中心库,也不可能得到这么精确的数据。别忘了,红枫当时作的这份设计,从一开始就按绝密资料处理的,有些数据就是国家资料中心库里也没有。闹出这种事情来,要不是我们当中自己有人在搞鬼的话,可真得问问对方是何方神圣了。”

内姦,抑或其他?

追光小组的每一个成员都绝不可能被怀疑的。青春、血汗付之东流,这是多少钱也买不回的代价。

但事实就是事实,已明明摆在眼前。除了追光小组的几位高层人员,其他任何人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a级绝密资料的。

林潇雨不经意地晖了一眼叶红枫,高博已猜到他的想法:“别瞎猜。红枫绝不会把异次元设计卖给西方人的。况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光明之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