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之箭》

第七章

作者:中国科幻

受重创的光明之箭终于挣扎着回来了。这是让每一个追光的人都倍感兴奋的事情。

叶红枫没有去迎接,她忽然很怕见到郭尚云。

整整一个下午, 叶红枫一直待在6号公寓自己的房中。公寓里很静,几乎没有人走动。但沉静却总让她定不下心神来。

偶尔掀开窗帘一角向外望望,外面的天依然很蓝,海面依然波澜不惊……

叶红枫慢慢走回沙发那里,坐下,又站起。

门响。居然有敲门声。

打开房门的一瞬她愣住了,门外竟是郭尚云。

叶红枫发现自己愈来愈矛盾。尽管很怕见到郭尚云,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却总希望郭尚云会来找她。

叶红枫呆立在门口,似乎在以最仔细的眼神审视着郭尚云,她忽然发现郭尚云好像一下子变了很多。

“能进来么?”郭尚云问。

叶红枫回过身,把那幅落地窗帘拉开了一半。屋子里亮了起来。

郭尚云顺着她的手势坐到了屋角的沙发里,他的样子看上去很疲惫。那种疲惫有很大一部分恐怕是精神上的,其实像那样一场噩梦般的飞行,就是铁铸的人也难保不被拖垮。

所以叶红枫实在忍不住问:“你还好吧?”

她有些后悔早晨没有和人们一起去接光明之箭:“怎么,没休息休息么。”

“习惯了。”郭尚云淡淡地笑了笑,“这些年经常有连续几天不来睡的情况,次数多了,反倒不觉得很累。”

看得出,郭尚云是有意说得轻描淡写。

叶红枫端起茶杯给郭尚云倒水,她的手忽然有些发抖。

“知道么?当时所有待在指挥中心里的人都吓坏了,你恐怕都想象不出高博他们也会急成那种样子。”叶红枫勉强笑了一下,那种场景至今仍然让她心悸。

“我能想象。”郭尚云点头,那种感受也许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不过我觉得老天爷真是够照顾我的,否则我已经看不到蓝圣地的太阳了。”

叶红枫隐隐觉得背上有一股凉气冒上来,死神离开之后的感受有时远比它来的时候更让人恐惧。

“究竟怎么回事?”叶红枫的心里一直感到蹊跷,“在基地看到的飞行数据一直都很正常,怎么会突然有那么剧烈的故障。”

郭尚云摇头:“到现在我都很难相信当时那种场面会是真的,我几乎要认为那是一场噩梦了。”

“你看到什么了?”叶红枫不解,“哎,你的脸,还有这手臂,怎么这样了?”

她这时忽然注意到郭尚云身上的皮肤有一种怪异的红色,而且看上去还有一些细小的潦泡。

“没什么,医生说只是轻度烫伤,已经处置过了。”

“烫伤? ” 叶红枫大吃一惊,她忍不住伸手揭起衣服的一角,惊讶的呼叫,“这么大面积,怎么弄的?”

“你能想象人活生生地被清蒸了是种什么样子么?”郭尚云这样反问。

“清蒸?”叶红枫想象不出。那种场景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的话,就算再富有想象力的人也很难体验其中的惊魂动魄。

“我想我是亲眼看见了16年前追光者号最后一刹那出现的那个场景,难怪连廖博士那样沉稳的人在呼叫中也充满了恐惧。”郭尚云很想忘却那个与死神只有一步之遥的瞬间,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郭尚云的口才并不是很好,但他对那个场景的描绘已足以让叶红枫产生同样的震撼。叶红枫的心在剧烈地跳动,那种“咚咚”的感觉甚至让胸口都隐隐有些痛。

“怎么会这样?没有道理呵。”叶红枫不解。

“在那之后,三天里我几乎检查了光明之箭所有可能产生故障的地方,但一无所获。”

“我想,光明之箭和追光者一样,一定是设计上有一个漏洞,只不过大家一直都没能发现。”叶红枫猜测。

“能是什么呢?我想了很久,到现在仍然想不出来。”郭尚云的声音里流露出一丝沮丧。

“还是别再想了,有很多事想多了反倒容易走进死胡同。”叶红枫安慰郭尚云,“你该休息休息,没准一觉睡醒以后,所有一切都会想通了。”她实在觉得有必要让郭尚云心情轻松下来。

郭尚云缓缓吁出一口气:“也许你说的对,不过我睡不着。有件事我也想了很久,其实今天我过来是想拿你带来的那份材料的,我……我已经想好了。”

……?!

叶红枫愣了一下,她竟觉得意外。

“我想明白了,这世界上有些事情永远是不能勉强的。我耽误你的已经太多。”郭尚云不无惋惜地告诉她,“得谢谢你给了我这十几天的时间,遗憾的是没让你看见光明之箭真的飞出来。”

叶红枫木然:“这件事你真的想好了?”

郭尚云点头,他的目光似乎是有意在躲避叶红枫的眼神:“抱歉让你等得太久,试飞已经结束了,我也不该再有藉口。说话总该负责任的。”

叶红枫迟疑良久。她本是为让郭尚云签这份资料才来蓝圣地的,但她搞不懂事到临头的时候,自己的心里却凭添了一份踌躇。这心情队她到蓝圣地那大起,似乎就一无比一天强烈。

叶红枫内心深处忽然有一种久未有过的冲动,那份来蓝圣地后被重新燃起的感情到底是让它继续升温,还是彻底埋藏了好,叶红枫此刻真有些犹豫难决了。

郭尚云没有催促她,她于是就这么站着。很久很久,叶红枫还是用一种近乎机械的动作拿出了那份材料……

屋子里安静了很长时间,郭尚云几次想说些什么,却都没有张口。

叶红枫问:“你还打算继续在蓝圣地这么搞下去么?”

郭尚云答:“没办法。既然最初这样选择了,就总得让它有个说法。”

“你认为它一定会给你个说法?”

“光明之箭也许失败了,但不是一切都完了。我们这些人也许命运早就安排必须经历磨难的。”

“你还打算待在这里多久呢?”

“一两年,或者再过七年?说不好,也许更长……,总得等到光明之箭真的飞起来吧。”

“它要是飞不起来呢?”

“那就一直等下去,也真的可能到老都看不到它飞起来。不过总有一天它会飞起来的,它只要是科学的,经过奋斗就迟早会飞起来。至少后来的人们会看得到。”郭尚云站起身,走到窗前。夕阳透过窗外的枝丫,地上撒着片片斑驳。

叶红枫发现自己以前可能并不真的了解郭尚云,可能并不真的了解蓝圣地。

郭尚云转过身:“我知道有很多啊情除了我们自己之外,别人很难明白,所以在大多数人看来,我们这些人多少有点儿不可理喻。”

叶红枫没有说话,那大多数人恐怕就包括她自己,有些书情她的确不懂。

郭尚云忽然告诉她:“在长城基地里,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这几年每当工作告一段落的时候,我总忍不住要到那边看看。如果你有兴趣,不妨和我一起去。”

“是什么地方?”

“这里的人们把那地方叫做:天堂之门。”

夕阳。

晚风。

彤红的云彩疏疏落落地飘荡在大际之上,一两只海鸟鸣叫着掠过树梢。湿润的空气从山那边透过来,带着花草的暗香和一丝泥土的气息……

天堂之路永远充满着美丽。

天堂之门永远充满着神秘。

“天堂之门”就坐落在长城基地北面的小山上,沿实验站东侧的小径一直走到半山,叶红枫就看到了那片显然是经过人工精心修饰的小园。

“这就是天堂之门?”她不解地问。

回答是肯定的。

“但怎么好像是块墓地?”

回答也是肯定的。墓地岂不正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她觉得这名字算是很贴切了。

郭尚云解释:“这不是一块普通的墓地。这里面躺着的都是长城基地这几十年中为科学事业献身的精英级人物。可以说,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一段辉煌的历史,一段骄人的成就。其实看到他们,你也许能明白我们这些人现在为什么会这么不惜余力地干。有时候,这种动力是无形的,但很强大……”说这些话的时候,郭尚云的脸色看上去十分严肃。

叶红枫没有再问,她第一次感觉到一种发自心底的震颤。此刻她总算踏进了郭尚云的心扉。

转过拱形的园门,那座恢宏的雕像就矗立在眼前。

雕像是用整块汉白玉精工雕凿而成的,那是一个飞奔中的蛮荒巨人。巨人的双眉紧紧攒聚,眼睛直直地盯向前方,眼神中饱含着渴望之光。他的右手中抓着一支长长的拐杖,杖端直指着天际,腿部的肌肉由于发力地奔跑而虬结在一起。他的胸挺直着,他的头高昂着,半张着嘴,像是在作一种无声的呐喊。

叶红枫完全被巨人吸引了,呆呆出神。

汉白玉的雕像立在一个很宽大的深色大理石基座上,基座的正面有一段用魏碑体刻上去的文字,文字中填着金漆,在夕阳映射下烁烁地放着光: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慾得饮,饮于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这就是夸父?”叶红枫赞叹道,“好威风的样子。”

“你不觉得这个人很了不起?”郭尚云在一旁道。

“仆么?”

“能为追寻自己的目标,这么执着,这么不顾一切,单这一点就难得的很,至少现在很多人都做不到。”

“你很佩服他?”

“难道不应该?”

叶红枫细细地端详着那座雕像,若有所思……

雕像的那一面是一片郁郁的松林,马尾松的松枝迎着轻风舒展着。一些墓碑若隐若现地排布在松林中,小园里充满了沉寂与肃穆的气氛。

叶红枫跟着郭尚云走入松林深处,她忍不住扫视着周围一块又一块的碑石。碑石上刻写着一个又一个的名字,那些名字大多曾经轰动一时,但现在他们静静地躺在地下。

郭尚云一直走到小园的西北角,在一块碑石卜停住了脚步。

叶红枫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是一块很朴素也很普通的碑石,没有太多的修饰,也没有太宽厚的基座,碑石是用白色的玉石做的,上面有几个巴掌大的铭文:

我们的前辈廖江寒博上安息地!

下面的落款是“一群追光的人敬立”。

叶红枫愣注,她的眼光上下打量着那块不很起眼的碑石:“这是……这是廖博士的墓?”她不由自主地往前迈了一步,用手抚摸着碑石,回过头看了看郭尚云,“怎么,廖博士的墓在这里?”

郭尚云点点头:“不过这只是个衣冠冢,16年前那次剧变之后,追光者号就像股烟似的在宇宙深处消失了,没有任何的回音。那次事故包括廖博士在内的27位跟舱试飞人员也再没有回来。后来,基地的人们只好找了一些遗物葬在这里,建了这周围的27个衣冠冢。”

叶红枫默立着,这一瞬,她忽然觉得自己明白了很多东西。

郭尚云注视着那块碑石:“每回到这里,我都能感觉到一种神圣。他们为了人类科学的未来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虽然壮志未酬。但这种精神会激励着我们这些后来人的心。也许我们得到的同样是一个悲壮结局,可我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比起这里的人们,我们现在做得还是实在太少了。”他的语气里有一丝歉疚,“本来我以为这次再来的时候,能把超光的喜悦告诉廖博士的,可惜……”

叶红枫慢慢从碑石边退开几步,她用一种全新的目光凝视着郭尚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有时候她的确认为郭尚云是个人情冷漠、不可理喻的人。现在她终于有些明白郭尚云的心情:“也许下一次就可以了,你不是说:只要是科学的,经过奋斗,就总会做得到。”她想不出自己居然会这样说。她发现自己确实在变……

松林深处静静的,松枝在风中谣曳着,发出“吱吱”的轻响。叶红枫环顾着周围零落的碑石,一股哀思悄悄地涌上心头。

她忽然发现离自己不远的地方,闪露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光明之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