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之箭》

第八章

作者:中国科幻

萧萧?

从松树的间隙望过去,刚好能望到萧萧的脸。萧萧好像是刚刚哭过,眼圈红红的,面颊上还有没擦干的泪水。

叶红枫捅了捅郭尚云:“哎,那是萧萧。”

郭尚云转过身,微微点了一下头,透过松树的间隙,他也能望得到。

郭尚云点点头:“她在拜她父亲。”

“她父亲?”叶红枫吃惊道。

“你记不记得16年前追光者号的主驾驶师萧岳?”郭尚云反问。

叶红枫毕竟熟知那一段历史:“你是说那个被叫做空中飞人的试飞大师萧岳?”

“1900次的安全试飞记录,就算是现在,萧岳在蓝圣地的试飞机师中也得算是顶尖高手。”郭尚云充满钦佩道,“可惜不知道他这会儿会在宇宙的哪个角落。”

“萧萧是他的女儿?”叶红枫狐疑地问。

“正是。”

“那16年前她还是个孩子?”

“那年她整十岁。”

叶红枫重又打量着远处萧萧的身影,不无感慨道:“老天爷真的是很不开眼,怎么能把这么多的不幸都加在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身上。”

郭尚云有同感:“有些事情实在是造比捉弄人。那一年,追光者试飞的时候,萧萧正患着很严重的病毒性感冒,已经连续发了几天的高烧。萧博士本来答应夫人等试飞之后就回家看看的,但他那次一出去就没能再回来。萧夫人据说是望眼慾穿地等了很长时间,后来精神几乎崩溃了,就是那一次,因为误诊时间太长,加上之后用葯太过猛烈,萧萧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叶红枫的眼眶里有些湿润,长城基地里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过一段令人心动的故事?她转头看看郭尚云:“原来她不是先天的聋哑。”

“但这种后天的打击我看一定比先天的更重,真难为这么个女孩子怎么承受得住。”

叶红枫叹息着:“真是可怜。”

郭尚云摇摇头:“不,你还不了解她。平时萧萧在基地里恐怕算是最柔弱的了,连说多了话也会脸红,不过谁又能看透她内心里的另一面呢?这种打击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叶红枫承认:“就为这个,你们让她留在了追光小组?”

“不是。”郭尚云否认,“她的确是天才,追光小组里缺不了她。”

郭尚云很少这样褒扬一个人,叶红枫觉得有些意外:“真不知道萧萧这种天才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郭尚云的结论:“是家境。”

“你是说她为了怀念父亲,才子承父业的?”

“并不完全是这样,但至少她是选择了一个最好的办法来怀念她的父亲。她一定会比萧大师更有作为。”郭尚云评价。

叶红枫再次望向萧萧的背影,她忽然觉得那个柔弱的女孩子好像高大了许多。她很想走过去看一看那张与众不同的脸庞,但终不忍心打搅萧萧的静思。

她轻轻牵了一下郭尚云的衣袖:“不要被她看到了,我们走吧。”而

从天堂之门外的小径缓步走回山脚下,一路上叶红枫没说话,心里一直都是沉甸甸的。

郭尚云也一路沉思着。

“也许刚才你说的有道理,光明之箭和追光者的设计上都有一个漏洞,只不过我们一直都没能发现。”郭尚云忽然说。

“你还在想这个?”

“在追光者最后的信息中,廖教授大叫的那声好像是说故障。说明他当时已经意识到是哪里出了问题。”

“会是什么问题呢?”叶红枫也忍不住要想。

“这句话我一直想不透。也许弄清这一句话,我们还得再奋斗上七八年。”

这是实话,叶红枫没有吭声,郭尚云的脸上浮过一点苦笑。

无言。

鞋与青石路面相触,擦出轻微的“喀喀”声……

“嗨!郭!叶!罗曼谛克!”

迎面忽然有人打招呼。抬头循声,就看到了那位无时无刻不充满笑脸的西洋恐龙里恩·何若。

里恩·何若右手上密密地缠满了绷带,整个手臂被一条从颈上垂下吊带斜拉在胸前。

叶红枫有些好奇:“哎,何若,你的手怎么了?”

里恩·何若把手臂向上抬动了一下,冲叶红枫作个怪脸:“这是上帝的惩罚。”

郭尚云告诉叶红枫:“飞越光速结点的过程中,何若的手一直紧紧抓着控制杆,后来,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那种变故突如其来的时候,我下令减速,但控制杆不知怎么就断了,等速度真的降下来之后,我们发现,那截断了的控制杆居然牢牢地粘在他手上……”

叶红枫的嘴因为吃惊而慢慢张大。

郭尚云续道:“其实说粘还不太形象,不知是什么原因,那东西就像是长在他手上了一样,和肉完全融为一体。”

叶红枫“啊”地叫了一声,情不自禁要捧起里恩·何若的手臂察看。

里恩·何若倒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郭,你的口才真是一流的,瞧,已经把女士吓坏了。”

叶红枫关切地问:“现在怎么样了?”

里恩·何若像是诚心想安慰她似的,极力活动了一下那条手臂,但手臂明显有些不听使唤。

郭尚云问:“手术做得还好吧?”

“费了很大力气,总算把这块东西抠下来了。”里恩·何若的左手里抛动着一个黑色的类似橡胶块的东西。叶红枫伸手接了过来。橡胶块已经变得奇形怪状,丝毫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就是这个东西?”她问。

郭尚云点点头,从叶红枫手里接过橡胶块摆弄几下又递回给她,转头问里恩·何若:“都抠出来了么?”

里恩。何若摇摇头:“还有一些已经长在骨头里了,那恐怕只有上帝才有办法把他们拿出来。”

郭尚云的心忽然很痛。里恩·何若倒仍是那种嘻皮笑脸的样子。

叶红枫问:“那将来不会妨碍右手的活动?”

“nopublem!人都有两只手的,右手不行可以用左手么。”里恩·何若回答得轻描淡写,这头西洋恐龙真有大多的过人之处。

和身上的轻度烫伤相比起来,这只曾异常灵活的右手所受的损伤显然对何若的影响太大了。

叶红枫的心在收紧,她不知道面对这样的场景,自己能说些什么。

里恩·何若倒像是反过来安慰她:“按你们的话说,我这人从小就很皮实,这算小问题了。可惜的是以后可能再没有机会开飞船了。”说到这里,里恩·何若的脸上才挂上一丝遗憾,但转瞬即逝,“不过这事情一点也不意外,20世纪的人们在超越音速的时候还曾经有过血的代价呢,何况现在是在超越光速。”

叶红枫为之动容。她发觉今天是不同寻常的一天,这一天里,她一下了解了太多不同寻常的人,看到了太多她以往很少见到.甚至很少听到的事情。

“喂,恐龙!”远处有人在叫。

“罗等着送我回莱茵站,我不耽误你门的浪漫了。”里恩·何若摆了摆左手。

叶红枫的手里仍在不自觉地把玩着那块奇形怪状的橡胶块:“怎么,你要回去?”

“我可不和你们道别,我看不惯你们道别时的脸色。反正我们两个站离得近,见面机会多得很。”里恩·何若指了指叶红枫手里的橡胶块,“叶,那东西送你当个纪念。郭,goodlucky!byebye!”

里恩·何若就这样转眼间跑走了,叶红枫觉得心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风吹过,冬星落下几片叶子……

叶红枫缓缓地往前走,有很多东西她实在不太理解:“何若就这么走了?”

郭尚云回答:“他就是这么个人,你对他的了解还大少。”

“像他这种人真的是很难得。碰上这种书,能像他这么洒脱的人,世界上太少了。”

郭尚云同意。

“他居然会把这件事拿去对比20世纪人们超音速时所付出的血的代价……”叶红枫摇摇头,“这种绝对神圣绝对伟大的事情,经他一说倒像是极其平凡极其普通,他这种人可真是绝无仅有。”

“不然他怎么会被叫做恐龙。”

“他的确很像。”

“不过,你不觉得那些绝对神圣的东西,也确实是由很多极其平凡堆砌出来的么?”郭尚云这样说。

叶红枫愣了一下:“你在教育我?”

郭尚云一笑:“我不敢。”

叶红枫微微垂下头:“但我的确觉得何若能拿这件事对比20世纪人们超音速时的代价,这总是很神圣。”

超音速,超光速?

叶红枫的脑海里忽然掠过一道灵光,她猛地停下了脚步:

“超音速?”

“你想到了什么?”郭尚云问。

叶红枫忽然大声问:“你说20世纪人们超音速的时候为什么会付出血的代价?”

……?!

音障!又称声障。

在20世纪40年代后期,这个难题曾经一度困扰了当时的航空事业。

其现象就是:当飞机的飞行速度接近音速时,机翼或飞机其他部位上,局部出现激波,并与附面层相互作用,使这些部位随之出现物面气流分离,造成飞机此后升力迅速下降,阻力激增,安定性变坏,操纵失灵,甚至失速坠毁。

“你是说……”郭尚云脑海里在急速思考。

“对。”叶红枫断定,“超音速的时候尚且出现音障难关,何况超光速。”

她停了一下,仿佛有意让郭尚云有思考的余地,然后道:“你想,廖博士在追光者的最后一刻大叫的一句是什么?”

“他说:这一定是故障……”

“不,我想,由于信号太弱才产生了误会,其实那句话本该是……”

郭尚云的眼前忽然一亮,和叶红枫异口同声地大叫:

“这一定是光障!”

“光障!没错。我们一直忽略了的那个问题。”郭尚云的脸上刹时布满狂喜的表情。这种表情就连叶红枫也从没有看到过,“其实廖博士16年前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可我们却一直在寻找故障问题上钻死胡同!”

郭尚云突然用手攀住叶红枫的双肩。这一瞬间,他的目光接触到叶红枫的眼神,身子忽然触电一样抖了一下,收回双手。四目相向,两人都愣住了。

郭尚云有些尴尬,他猛地击了一下手掌:“快回去,我们赶紧调光速结点附近的数据分析一下。”

叶红枫愣愣地望着郭尚云,迟疑道:“我也去么?”

“快,一起去!”

震天动地的一声爆响,刹那间,一股淡黄色的烟尘从小山那面的天堂之门里冲天而起。

呜呜

紧急状态警报响起,基地中立即变得人头攒动。

叶红枫吃了一惊,不由得回头观望。

郭尚云的脸色顿时变了,在中心站外面,正撞上从里面冲出来的徐晔。

郭尚云急问:“怎么了?”

“出问题了,郭工。”从徐晔脸上,已经能清楚地读到一分惊异,“地下的vt可燃气管道泄漏,引发爆炸。”

“vt爆炸,什么地方?”郭尚云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徐晔告诉他:“爆破点在天堂之门的西北,冯明彦他们刚过去,破坏程度还不知道。”

天堂之门西北?

一种不祥的感觉油然而生,郭尚云和叶红枫的脑海里几乎同时掠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萧萧!”叶红枫已抢先叫了出来。

“不行,我得先过去看看。”郭尚云这样决定。

“我也去。”

“你还是先回里面去,把我们刚才商量的光障问题告诉高博,让他赶紧分析。天堂之门那边暂时用不了那么多人手。”

叶红枫想说什么,但终于点点头。

天堂之门的西北松林中,是劫后的一片狼藉。几株马尾松被炸断了枝叉或是树干,歪歪扭扭地斜倒着。碑石碎了不少,零落地摊在周围的草地上。松林深处有一道爆炸之后留下的深沟,沟口被碎石断砖塞住了大半,只是在一条被炸断的钢筋横梁下留着一个窄小的洞。

沟边已经聚集了很多赶过来救援的人,郭尚云和徐晔从人群后面挤过去,才找到了冯明彦和林潇雨。

“爆炸破坏程度不大,只有这一段的保护墙被炸开了。”冯明彦报告道。

林潇雨分析:“好在vt泄漏量不大,可能是管道的自补装置起了作用,所以只炸了一次。除了这段保护墙被炸开之外,还没发现管道损坏。”

郭尚云点点头,问:“发现人员伤亡了么?”

“外面没有,保护墙里面好像压住了人。”

郭尚云脸色极其严峻了:“知道里面的情况么?”

“人应该还活着。爆炸后,里面基本上已经没有残存的vt可燃气,这会儿还不会窒息。但里面保护墙塌陷的程度不明,不敢贸然派人下去。”

郭尚云心里已经很清楚:“里面的人一定是萧萧。”

“萧萧?”周围的人吃惊地呆注。

为什么上苍的不幸总要降临在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身上。

林潇雨突然拨开众人:“不行,我现在就下去。”

郭尚云伸手一把拉注他,顺势将冯明彦的安全帽抓过来,蛾在头上:“还是我去,你们注意把洞口加固一下。”

“郭工,我们……”林潇雨想争,徐晔、冯明彦想拦。但郭尚云已经在第一时间跃进了沟里,扑到那个窄小的洞边。

四周突然沉寂,人们本已悬着的心,这时提得更高。

林潇雨想跟着往沟里跳,被郭尚云回身挥手制止:“先别过来,底下土质太松,人多了当心碰塌洞口。”

“灯!郭工!”冯明彦叫着。

郭尚云点点头,徐晔于是把一盏工程照明灯掷过去。

人们只有屏住呼吸,目送着郭尚云一点一点消失在洞的那边。

洞的里面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亮。

郭尚云从外面进来后,适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扭亮了手中的灯。借着灯光,总算能够看到周围的状况。

洞里的空间不算太小,能容人直起腰来。脚下是粗大的输送管道,靠近洞口一边已经被上面流下来的碎石基本掩埋了,几根被炸断的钢筋横梁,横六竖八地架着,从洞的深处透出一股瘆人的凉气。

郭尚云静静地站了片刻,侧耳细听,黑暗中有一丝极微弱的呻吟。

郭尚云终于看到了萧萧。

萧萧斜倚不远处碎石丛的一角,她的头顶着保护墙的侧壁,一条横梁从旁边倒下来,正压住她的小腿上。头发散落着披在颊边,上牙已将下chún紧咬得渗出血来,显然异常地痛苦。

郭尚云轻轻拍拍她,用手语示意她要坚持住,郭尚云试探地搬动了一下横压在萧萧腿上的那条横梁。保护墙两侧忽然有不少碎石簌簌落下,一块斗大的石块擦着他的额头陡地跌到管道上,“当啷啷”滚出很远。

郭尚云浑身一颤,背脊已经被冷汗打湿。

叶红枫忍不住还是回到了天堂之门,但她只看到了黑黢黢的洞口和翘首祈盼的人们。

她的心一下提到了嗓于眼,抑制不住地狂跳着。

一秒、两秒……

一分、两分……

洞口的碎石忽然在动,人群躁动了,继而爆发出一阵由衷的欢呼。

叶红枫不由自主地往前挤动,她终于又看到了萧萧,终于又看到了郭尚云。这一刻,她心里涌出一股莫明的激动。

萧萧平躺在担架上,头上被碰破了很大一块,鲜血漉漉地流下来,淌到那张娇俏的脸上。

徐晔拿过一卷绷带,小心地给她包扎着。萧萧的脸上是一种充满歉意的笑。她望望郭尚云,强打精神,挣扎着抬起手,用手语比划:

“又得麻烦大家替我照看主机了,真不好意思。可我的腿实在太疼了。”

郭尚云替她拭了拭脸上的血迹:“没关系的。这几天你叶师姐正好在这里,让她帮你照看,你别再想了,好好养伤。很快就会没事的。”

叶红枫默立着,没有说话。两颊有泪流下,迎着晚风,脸上是凉丝丝的感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光明之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