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之神》

第九章争辨

作者:外国科幻

巴克很赞成这个意见,给自己放一天假,尽管他并没有特别的计划。他一直在 那间多余的卧室中忙碌,将它布置成一间办公室。他将电脑安装好后,插上电源测 试,在他的网址里收到《环球周刊》的宗教版编辑詹姆斯·鲍兰德发来的一份不短 的邮件。

哦——混蛋,他想。

我本来应该给你打个电话,直接讲清楚;不过,我想最好先和你通个气,得到 你的谅解。你完全了解,我差不多已经把那篇条约签字仪式的封面故事弄到手了。 你认为谁能把握得了呢?

虽说我不是专门写封面故事的记者,而且以前从未写过,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把 握不了。我本来想请你给我出出主意,不过,你可能会提出署名的要求,而且还会 署在前面。

老头子告诉我,他想让你来写这篇东西;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在老头子的 耳朵里下了蛆,把我挤掉了。

好啦,我还会照样去以色列。如果你不招惹我,我也会离你远点儿的。

巴克立刻给鲍兰德打了电话。

“吉米,”他说,“我是巴克。”

“你收到我的电子邮件啦?”

“收到了。”

“我没有更多可说的了。”

“我想也是,”巴克说,“你说得够清楚了。”

“那么,你还想说什么?”

“只想对你的话做一点儿更正。”

“是啊,你是想说服我,你的封面故事很适合巴雷的口味,而你自己并没有去 争这份差事。”

“实话对你说,吉米,我的确对巴雷讲过,我认为这是一次政治事件,并非宗 教事件。我甚至明确地表示过,我怀疑你能否驾驭得了。”

“你没有想到你这样干就等于是把我挤掉,而你便可以把这篇东西抢到手吗?”

“我想到了,吉米,但我不是故意的,真对不起。如果这篇东西对你这么重要, 我可以坚持让你来干。”

“好的。交换条件是什么呢?”

“我想得到你的宗教故事,一篇全新的宗教故事。”

“你想吃到我的地盘上来吗?”

“仅仅几个星期。在我看来,你已经到手了《环球周刊》最令人垂涎的差事。”

“我为什么要信任你呢,巴克?你的话听起来真有点儿像汤姆·索西在骗人替 他漆篱笆。”

“我绝对是认真的,吉米。你让我写世界统一宗教,圣殿重建,哭墙的那两位 传道士和选举新教皇几个封面故事,还有一个也属于你的采访范围——题目我还未 对人说过,这样,我就让你拿到条约签字的封面故事。”

“我打算‘上钩’了。可是,采访范围中到底有多大的新闻叫我漏掉了呢?”

“你什么都没有漏掉。只是我正好有一位朋友,时间、地点都很合适。”

“谁?关于什么?”

“我本不想透露我的消息,不过,我恰巧认识那位拉比齐翁·本—朱达——”

“我也认识他。”

“你真的认识?”

“是的,我认识他。谁都认识,他是个很有个性的家伙。”

“你知道他在干什么?”

“在搞某个研究项目,对吧?是个老掉牙的项目吧?”

“瞧,这一个是你本来就不想要的事。乍听起来好像是我在拿停车场、海滨的 木板路换你的波罗的海和地中海。”

“听起来的确有那种味道,巴克。你以为我是傻瓜?”

“我当然不会这样认为。有一点你没有弄懂:我不是你的敌人。”

“但却是我的竞争对手,把所有的封面故事都留给自己。”

“我刚给你提供一个!”

“你的话靠不住,巴克。世界统一宗教可以说味同嚼蜡,写出来无论如何不会 有人看的。谁也没有阻止以色列人去重建圣殿,因为只有犹太人关心它。说到哭墙 的那两位传道士,我承认那将会是一篇了不起的大作,但是有半数上企图靠近他们 的人都被烧死了。世界上的每一位记者都想搞个独家报道,但谁也没有靠近他们的 胆量。另外,人人都知道新一任教皇会是谁。还有谁会去关心一位拉比在研究什么。”

“哇,先停一下,吉米,”巴克说,“你看,眼下你已经胜我一筹了,我还一 点儿不知道谁会当选新一任教皇呢。”

“噢,得啦,巴克。这些天你躲到哪儿去了?所有的人都把宝押在大主教马修 斯的身上——”

“你是说辛辛那提的那一位?真的?我还曾采访过他

“我知道,巴克,看到了。这里人人都读过了你的这篇东西。你准备再一次荣 膺普利策特奖吧。”

巴克沉默了。难道说人的嫉妒之心是没有止境的吗?

鲍兰德一定感觉到他的话有点儿过火了。“说实话,巴克,我不得不承认,你 的那篇东西不错,会是很好看的文章。但是,你真的认为马修斯大主教有希望当选 吗?”

“没有。”

“他的确是个诡计多端的家伙。他已经获悉受到各界的支持;我想,他是最有 希望的一个,许多人也都是这么看的。”

“你看,由于我认识他,我想他会信任我的。”

“咱们现在就在谈这笔买卖吗?”吉米问。

“为什么不呢?你不是很想得到那篇封面故事吗?”

“巴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加入联合国代表团,带着《环球周刊》的证章、 帽子或者诸如此类的东西去招摇过市吗?”

“这也可以成为你的封面故事中的一部分,‘临时宗教编辑与秘书长并肩而立’。”

“别逗了。普兰克可没那么好的果子给你吃,你还是另找人来写这篇东西吧。”

“我告诉你,吉米,我会坚持让你来写。”

“在错过了卡帕斯亚的那次会议之后,我能相信你还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你凭什么以为巴雷会听你的呢?眼下,你不过是芝加哥分社的一名记者。”

巴克突然感到,自己内心中的那个旧我已经占了上风。他几乎还未来得及考虑, 就脱口而出:“是的,我不过是芝加哥分社的记者,但却到手了下一周的封面故事, 而且下下周的还是由我来写。”

“妙极了!”

“对不起,吉米,我说的有点儿离谱了。不过,对这件事我是认真的。我并不 是在吹嘘说,你的采访范围内的东西一定比封面故事更有吸引力;我只是认为,倘 若打破宗教的局限,也许会写出比签字仪式更有意思的故事。”

“等一会儿,巴克,你不会是那种宗教狂式的傻瓜,贩卖什么预言、启示录以 及诸如此类《圣经》上讲过的一些货色吧?”

的确就是!巴克想。不过他现在还不敢把自己的身份公之于众。“这种观点为 何流行得这么广?”巴克问。

“你应该知道。是你写了那篇封面故事。”

“我在故事中涉及了各种各样的观点。”

“是的。但是,你遇到了许多持‘升天论’怪人。他们希望看到的是你把所有 这些理论综合起来,全部纳人到上帝的掌握之中。”

“你是宗教编辑,吉米。他们的观点有道理吗?”

“在我看来,失踪事件并非上帝所为。”

“你也承认,宇宙间有一位上帝。”

“这不过是一种措辞方式摆了。”

“什么叫措辞方式?”

“上帝在我们一切人中间,巴克。你知道我的观点。”

“自从失踪事件发生后,你的观点没变吗?”

“没变。”

“那么,上帝也在那些失踪的人中间吗?”

“当然。”

“可是,如今一部分人失踪了,是不是上帝的一部分也失踪了呢?”

“你这是咬文嚼字,巴克。接下来你就会告诉我,这项条约证明了卡帕斯亚是 敌基督。”

“我知道,条约是个重要事件,他说,可能比大多数人认识到的还要重要。但 是,签字仪式不过是走走过场。实际上谈判才是这篇故事的主体,而主体部分已经 讲完了。”

“签字仪式可能只是个走过场,但却值得一写,巴克。为什么你认为我驾驭不 了呢?”

“只要你能叫我得到上面谈到的那些题材,我就能让你得到这一篇。”

“成交。”

“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是认真的。我敢肯定,你以为你已经替我搞到了一肩膀东西,但我也不 是小孩子,巴克。我不在乎这一篇同你写的那些相比会占到怎样的位置。我只想在 我的剪贴簿上能有这样一篇东西。”

“我理解。”

“是的,你理解。你已经跑在了生命的前面,你还会搞到比你写过的多一倍的 封面故事。”

“切丽,快下楼!”

雷福德站在起居室中,惊愕得简直坐不下来了。他刚打开电视,就听到一则十 分特别的新闻公告。

切丽匆忙下了楼。“我得去教堂。”她说,“什么事?”

雷福德示意她不要说话,两个人一同看着电视。有线新闻网的一位官方记者说: “这显然是联合国秘书长尼古拉·卡帕斯亚与杰拉尔德·菲茨休总统昨晚会晤结果 的一个非常姿态,在各国首脑中间,菲茨休一直以坚定不移的态度支持这位新秘书 长。然而,这次总统将新座机借给秘书长使用,则是一个全新的标志。

“昨天下午,白宫派现役的空军一号去迎接卡帕斯亚。今天,新一代空军一号 的首航将由卡帕斯亚使用,而非总统本人使用。”

“什么?”切丽惊讶地问了一句。

“去以色列签订条约。”

“但是,总统也会去的,对吧?”

“是的,但总统乘坐原来的空军一号。”

“我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

那位白宫记者继续说道:“怀疑论者总以为其中会有什么幕后交易,但是,总 统本人刚刚在白宫就此发表了一项声明。”

有线新闻网播放了一段录像。菲茨休总统显得烦躁不安。否定论者和所有政治 动物们又会由于这个姿态发生一场口舌之争;总统说,“然而,爱好和平的美国人 和一切厌弃权术的人们将会为它欢呼。新飞机很美,我见到了,我为它感到骄傲。 飞机上有足够大的空间运载美国和联合国代表团的全部成员,但是我决定,这架飞 机的首航仅供联合国代表团飞往以色列使用。

“在我们目前的空军一号成为空军二号之前,我们命名这架新型的757为‘世界 共同体一号’,并以良好的心愿提供给秘书长卡帕斯亚使用。如今,当此全世界爱 好和平的人们联合起来之际,能够通过这个小小的姿态做个表率,我感到十分骄傲。

“我还要号召全世界的同僚认真研究卡帕斯亚的裁军提议。几个世纪以来,强 大的军事装备在我们国家已经成为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但是我想,我们大家都会 同意,只有真正的、消失了武器之后的和平才能够维持久远。不久,我就将对此项 提议作出决定。”

“爸爸,这是否意味着你会——”

但雷福德示意切丽住嘴,电视画面已经切换到在纽约对卡帕斯亚的现场采访。

尼古拉·卡帕斯亚直视着镜头,仿佛直接与每一位电视观众对视。他的语调平 静而又充满激情。“我要感谢菲茨休总统的这份慷慨的赠礼。我们联合国的职员们 感动之至,感谢之至,谦卑之至。我们盼望着下周一在耶路撒冷举行的庄严的仪式。”

“老天,他可真够滑头的。”雷福德不禁摇摇头。

“这就是你告诉我的那份职务了。你可能去驾驶那架飞机吧?”

“我不知道,我想是的。我不知道原来的那架空军一号将改为空军二号,副总 统的座机。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要让现役的飞行员退休。这有点儿像抢占椅子 的游戏:如果现役的空军一号飞行员变成了空军二号的飞行员,那现役的空军二号 飞行员又到哪里去呢?”

切丽耸了耸肩膀。“你能肯定,你不想去驾驶那架新飞机吗?”

“眼下,可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肯定了。我可不想与卡帕斯亚有任何的 瓜葛。”

巴克接到艾丽斯从芝加哥分社打来的电话。“如果你想在家里办公,她说,最 好装两部电话。”

“现在已经装了两部,”巴克答道,“但有一根线是接电脑的。”

“嗯,巴雷先生一直在找你,看来似乎是有急事。”

“他为何要打到分社去呢?他知道我在公寓办公。”

“他没有打电话来。玛吉·波特有事找韦尔娜,顺便告诉她了。”

“我敢打赌,韦尔娜听了一定高兴。”

“她的确很高兴,差点儿没手舞足蹈,她猜想你在老板那儿又遇到了麻烦。”

“我丝毫不怀疑这一点。”

“你知道她是怎么猜的?”

“我真想马上就知道她是怎么猜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争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颠覆之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