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之神》

第十七章乱世良缘

作者:外国科幻

在齐翁·本—朱达的面积不大的家里,他的妻子热泪盈眶地拥抱着他;巴克不 免感到有些尴尬。然后,妻子带着孩子坐到另一间屋里,抽泣着说:“我支持你, 齐翁。可是,咱们的日子毁了!”

十八个月之后。

芝加哥,天气酷寒。雷福德·斯蒂尔从壁橱内取出风雪大衣。他讨厌穿着它去 机场,但是,从家门去到车库,到机场后从车库走到候机楼,他不得不穿着它。一 年多以来,每次去上班前,他都要在穿衣镜前将身上的制服收拾妥当。他要穿上 “世界共同体一号”的机长服,一套海军服底色、镶着金质领章、金衣扣的制服。 说实话,这套服装要不是如此强烈地提示他是在为那个恶魔服务,正是颇有几分气 派的,尽管稍许显得古板些。

他在纽约上班,但仍旧住在芝加哥,紧张的生活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印记。“我 真有些替你担心,爸爸。”切丽不止一次这样说。她甚至提出跟他一起去纽约,尤 其是巴克数日前回到纽约之后。雷福德知道,切丽和巴克都为相思所苦,不过,他 如此长时间地留在芝加哥,也是不无原因的。阿曼达·怀特太太就是他留在这里的 主要原因之一。

“要是巴克老是这么拖拖拉拉,我可要抢在你们前面结婚了。他还没有拉过你 的手吗?”

切丽的脸红了。“你怎么还想知道这个?巴克从没谈过恋爱,爸爸。这一切对 他来说都从未经历过。”

“你谈过吧?”

“在巴克之前,我觉得我谈过。我与巴克谈到了未来,谈到了每一个方面。他 只是还没有提出这个问题罢了。”

雷福德戴上帽子,立在穿衣镜前,风雪大衣已披到了肩上。他做了个鬼脸,叹 口气,又摇了摇头。“从明天开始,两个星期后我们就要交出这处房子了。”他说, “到了那个时候,你或者跟我去新巴比伦,或者你自己住。巴克要是能做个小小的 决定,一切问题都简单化了。”

“我不想催促他,爸爸。分别是个很好的考验。而且,我也不喜欢把布鲁斯孤 零零地留在新希望村。”

“布鲁斯不会孤单的。这里的教会比原来大多了。地下避难所也不会总严守秘 密,必须扩大它的规模。”

“世界统一宗教”由教皇彼得——原红衣主教彼得·马修斯领导。他使世界各 大宗教进入一个宽容与统一的新时代。他的大本营已由梵蒂冈迁往新巴比伦。

巴克十分憎恶他从卡帕斯亚手上挣到的钱;他不得不搬回纽约去住。原《环球 周刊》的许多老职工都被炒了鱿鱼,包括斯坦顿·巴雷、玛吉·波特,甚至还有吉 姆·鲍兰德。眼下,史蒂夫·普兰克成为了《世界共同体东海岸时报》的出版人; 这份报纸是将《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盛顿环球报》合并在一起诞生 的。虽说史蒂夫不愿承认,但巴克仍然觉得,史蒂夫正在失去卡帕斯亚的宠爱。

巴克这个新职位的惟一可取之处,就是将他与打破北美历史记录的恐怖的犯罪 浪潮隔离开来。卡帕斯亚利用这股浪潮来左右公众舆论,使百姓产生这样一种观念, 即北美大使应取代现任的总统。杰拉尔德·菲茨休总统和副总统在老的总统官邸办 公,负责在美国实施卡帕斯亚销毁武器的计划。

巴克成功地抵制了卡帕斯亚对有关菲茨休总统与民兵密谋、企图以武力反抗世 界共同体的统治的流言的理睬。而在内心巴克完全赞同此项计划。他目前在秘密地 研究在英特网上建立一个反抗世界共同体网址的可行性,一旦找到某种不会被人跟 踪到他在五号大街的办公室的途径时,他将立即付绪实践。

至少,巴克说服了卡帕斯亚大帝取消了令其迁至新巴比伦的设想;纽约毕竟仍 是全球出版业的中心。切丽的父亲不得不搬到新巴比伦去住,这让巴克感到十分不 安。这座新兴的城市建造得富丽堂皇;然而,除非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待在屋里,否 则伊克拉的气温实在令人难以忍受。尽管卡帕斯亚深受民众的欢迎,他在大力倡导 新的统一政府和统一宗教,然而,中东在许多方面仍保留着旧时代的遗迹,一位西 方女性到了那里会感到格格不入。

雷福德与阿曼达·怀特相恋了,巴克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这给巴克与切丽 减轻了不小的压力;一旦他们成婚,也不至担心将雷福德孤零零撤到一边。可是, 雷福德怎么能指望一位美国的女性去新巴比伦生活呢?而且,在卡帕斯亚大帝对基 督徒实施残酷迫害之前,他们在那里能生活多久呢?根据布鲁斯·巴恩斯的推测, 这个日子不会太久了。

巴克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挂念布鲁斯。巴克每次去芝加哥与切丽相会时,都要设 法去探望布鲁斯。布鲁斯每次去纽约,或者两个人碰巧到了其他城市,布鲁斯都要 挤出时间给巴克单独授课。在初信的会众中,布鲁斯不久就成为一名研究预言的主 要学者。他说,大约会出现一年到一年半的和平时期,但这个时期不久就将结束。

布鲁斯此时已经声名遐迩,而且愈加受到会众的欢迎。然而同时,又有许多信 徒对于他的令人生畏的警告感到厌倦。

直到关闭这所旧居之前,雷福德将一直出差在外。房子的买主要雷福德保留三 十年的抵押期,雷福德对这个主意不以为然,但他毕竟接受了。其他人也许因此而 将买卖弄黄了。

雷福德一走,切丽就有不少事情要做:把家具存放起来,把用不着的东西卖掉; 她要找搬家公司把她的东西运到本市的一套单元房内,雷福德的东西要托运到伊拉 克。

几个月以来,一直由阿曼达开着车子将雷福德送到奥黑尔机场。不过,她最近 找到了一份新职业,脱不开身。因而,今天要由切丽驾车将雷福德送至阿曼达的工 作地点——她在为一位布匹零售商做营业主管。他们两个道过别后,切丽再将雷福 德送往机场。

“那么,你们两个打算怎么办呢?”

“我们相爱了。”

“我知道你们相爱了。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再明显不过的事了。问题在于相爱 之后又怎么样?”

“只是相爱而已。”

切丽驾着车子,雷福德的思绪又飞向了阿曼达。无论是他,还是切丽当初都未 对她十分在意。这是一位高大、漂亮的女人,比雷福德大两岁,头发有些花白,穿 着方面则口味高雅,无懈可击。雷福德第一次驾驶“世界共同体一号”去中东回来 的一个星期后,礼拜完毕,布鲁斯将她介绍给斯蒂尔父女。雷福德当时颇感疲劳, 加之对离开泛大陆、受聘于尼古拉·卡帕斯亚很不情愿,因而对此类交际活动的确 兴趣不高。

同样,怀特夫人对雷福德和切丽亦未特别留意。对她来说,他们只是与她的老 相识艾琳·斯蒂尔——这个人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像——联系在一起的两个人 名罢了。那天中午,阿曼达请他们两个一起去吃午饭,而且坚持由她来付帐。雷福 德不想多谈什么,但这对阿曼达不成问题。她有许多话要说。

“我希望能见到你,斯蒂尔机长,因为——”

“叫我雷福德。”

“如果叫你机长太正式,那就叫你斯蒂尔先生好了。尽管艾琳是这么叫你的, 但对我来说有点儿过于随便。不管怎么说,她是个最可爱的小女人,她说话的声音 那么温柔,又是那么全心全意地爱着你。在失踪事件之前我之所以接近基督徒,只 因为有了她;而且由于她的缘故,我最终信了基督。后来,我记不起她的名字了, 而我那个曾在那个《圣经》学习小组认识的侄女,如今也不在了。这使我感到很孤 独,你能想象得到。我也失去了亲人,我想布鲁斯已经告诉过你了。这真让人受不 了。”

“布鲁斯肯定是上帝派来的。你在这里也学到不少东西吧?噢,你当然会是这 样的,你已经听他布道了几个星期了。”

后来,阿曼达慢慢讲到她的家庭。“我们一辈子都在一个不太活跃的教堂做礼 拜。不久前,我的先生受一位朋友的邀请,到朋友的教堂去做礼拜。回家之后,他 就坚持说我们不要在从前的教堂做礼拜了;我要说,我当时并不赞成他的建议。人 家为我们的灵魂得救一直在作努力。

“等到我的脑袋转过弯来,我们一家只有我一个人未能得救。说实话,当时这 件事对我来说有点儿荒唐可笑。我不知道我当时很骄傲;迷途的人是不会承认这一 点的,对吧?我对到那位朋友的教堂去做礼拜装作满不在意的样子,但他们知道我 并不乐意。他们不断鼓励我去参加主妇的《圣经》学习小组,最终我还是去了。我 当时想,就那么一回事——一群守旧的中年妇女凑在一起,聊一些蒙恩得救的古老 话题。”

在谈话中间,阿曼达一直想尽快把饭吃完。不过说到这段经历的时候,她悲从 中来,不得不起身去洗手间。切丽转动了一下眼珠。“爸爸,”她说,“你猜她是 从哪个星球上来的?”

雷福德咯咯地笑着。“我想听她讲讲对你妈的印象。”他说,“她现在肯定是 ‘得救’了,对吧?”

“是的,但我妈可不是什么‘守旧的中年妇女’。”

阿曼达回到了席间,她说她决心把这些都说出来。雷福德脸上露出了微笑,鼓 励她继续说下去;而切丽却在她背后朝雷福德做着鬼脸,极力想逗他笑。

“我不想再耽搁你们了,”阿曼达说,“虽然我是一位业务经理,但不是那种 极力想插到别人生活中去的人。我只是想找个机会坐在一起,谈一谈你的妻子对我 的生活的意义。你知道,我和她只有过一次简短的谈话,就是在那次学习小组的活 动之后。我很高兴能有机会谈谈她给了我多么深刻的印象。

“如果你们有兴趣,我就谈一谈。可是,如果我已耽误了你们太长的时间,也 请说出来。我只想说一句,斯蒂尔夫人的确是个了不起的女人。”

雷福德的确要说,他们这个星期很累,要回去休息,但他总不能待人如此简慢。 如果他真的那样说了,甚至切丽也会责怪他的。“噢,无论如何,我们很想听一听。” 他说,“实际上,我们很想听您谈艾琳。”

“那好。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把她的名字忘掉了。当初,我的印象是那么深刻; 另外,她的姓听起来很像‘钢铁’。我还记得,她的名字很像从前我的一位年长的 朋友。你的妻子大约四十岁左右,对吧?”

雷福德点点头。

“不管怎样,那天上午没做事,我就来到那个星期主妇们聚会的人家。她们看 起来全都那么正儿八经,那么了不起。我格外注意到你的妻子。她的确很突出—— 她脸上挂着微笑,对每一个人都很友好。她欢迎我,询问我的情况。然后,在整个 学习,祈祷和讨论过程中,她都给我留下了印象。啊——除此而外,还能谈什么呢?”

再多谈一些,雷福德希望。但他不想像个记者那样去询问她。艾琳到底给了她 怎样的印象?这时,切丽插话了,雷福德大大松了一口气。

“我很高兴听到您谈这些,怀特夫人;因为我离家之后,对妈妈的情况知道得 很少了。我总以为妈妈平时的为人有点儿过于教条、过于严厉和过于古板。只是在 离家之后,我才意识到我是多么爱她,因为她对我的关心太多了。”

“是的。”阿曼达说,“是她自己的亲身经历感动了我;而且还不仅仅如此, 她的举止,她的神态,无一不使我心仪。我不知道你们是否了解,她自己信仰基督 也不久。她的经历与我十分相似。她说,几年来,你们一家人做礼拜一直是草率从 事;可是,当她发现新希望村教堂时,她就信仰了基督。

“她身上有一股宁静、娴雅、温柔、安祥的气度,这是我在别的女人身上没有 见到过的。她很有自信,但她又十分谦卑;她性格开朗,但又不盛气凌人。我立刻 就喜欢上了她。她谈到你们一家人的时候心情十分激动;她说,她一直将先生和女 儿列在向上帝祈祷的首位。她深深地爱着你们两个。她说,她最大的担心就是没能 及时引导你们信仰基督,不能使你们与她和儿子一道升天。我记不住他的名字了。”

“小雷福德。”切丽说,“妈妈总是叫他雷米。”

“那天的聚会结束之后,我约她出去,告诉她我的家庭情况与此正好相反。他 们都在担心我不能与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乱世良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颠覆之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