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之神》

第十八章牧师之死

作者:外国科幻

一个重大的历史转折正在酝酿之中。巴克与菲茨休总统作了一次秘密会晤。眼 下,菲茨休总统已经变成一个悲剧式的人物,成了一个傀儡。在为美国服务了差不 多两届之后,他现在只允许保留总统官邸中的一套房间,昔日的许多待遇都失去了。 他的保安人员从世界共同体支取薪俸,每三人一班,二十四小时轮换一次。

巴克向切丽求婚后,就飞抵华盛顿与菲茨休总统见面。总统抱怨说,这些保安 人员实际上是卡帕斯亚的耳目,这位全球帝国的元首随时掌握他的一举一动。不过, 最叫菲茨休受不了的是美国的公众对于总统受到的冷遇视若无睹。每一个人都喜爱 卡帕斯亚;至于其他的人,则一概无关紧要。

为了避开保安人员的耳目,菲茨休将巴克拉到一个安全的房间。“被压迫的人 要翻身了,”总统对巴克说,“至少有两位政府官员认为,摆脱世界共同体的枷锁 的时机已经到了。我现在对卡帕斯亚的一位雇员说这种话,是有些冒险。”

“嘿,咱们眼下全是卡帕斯亚的雇员。”巴克答道。

菲茨休向巴克透露说:“埃及、英国,还有美国的民兵,决定采取行动。否则 就为时已晚了。”

“这是什么意思?”巴克问。

“意思是马上就开始行动。”菲茨休答道,“还有,离开东部城市。”

“纽约?”巴克问。

菲茨休点点头。

“华盛顿?”

“尤其是华盛顿。”

“这可不容易。”巴克说,“我和妻子商定,结婚后就搬到纽约去。”

“困难时期很快就会过去的。”

“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大概的时间?”

“这我可办不到。”菲茨休说,“可以这样说。要不了几个月,我就会重新回 到椭圆办公室。”

巴克多么希望能对菲茨休说,他这样干只会使世界更加落入卡帕斯亚的手中。 这不过是已经预言到的未来世界的一部分。反抗卡帕斯亚的起义很快就会垮台,并 将触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而这场混战将引起全球性的饥馑、疫病。地球上的人口会 有四分之一死去。

两个星期后,雷福德与阿曼达、巴克与切丽的四人婚礼在布鲁斯的办公室里秘 密举行,此情此景,你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屋内只有他们五个人。婚礼在布鲁斯对 上帝的赞美声中结束。

巴克问布鲁斯能否参观教堂的地下避难所。“在我调回纽约时,它刚刚开始动 工。”

“这个避难所仍没有对公众公开。”布鲁斯一边说,一边引着大家从地表房间 进入一条地下通道。

“你不打算让教会成员到这里来避难吗?”巴克不解地问。

“你会看到它有多小。”布鲁斯回答说,“我在鼓励各个家庭修建自己的避难 所。如果到了危险的时候,全教会的人都挤到这里来,非造成一场混乱不可。”

“这个避难所的确很小。”巴克不免感到有些意外。不过避难所中各种生活必 需品样样都有,足可供他们几个人在里面度过几星期。“灾难之光”的这几位成员 都不打算在里面待得太久。

他们五人在一起通报了一下各自的行程与安排,讨论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在接 下来的六个星期里,卡帕斯亚的日程安排很紧,雷福德不得不驾驶飞机载着他周游 世界,而最后一站则是华盛顿。这以后雷福德有几天休息时间,然后飞回新巴比伦。 “在这段休息时间,阿曼达和我可以回到这里来。”他说。

巴克说,他和切丽也可以在这个时候回芝加哥。布鲁斯也将在这个时候从澳大 利亚和印度尼西亚旅行归来。他们确定了下一次见面的日期——六个星期后的那一 天,下午四点钟。

在布鲁斯的办公室,他们认真学习了两个小时《圣经》,然后到餐馆吃了一餐 婚宴。分手之际,他们又拉起手做了一次祈祷。

“我们在天的父,”布鲁斯低声祷告,“当世界处于灾难的边缘,您给了我们 这短暂的欢乐,我们感谢您,并祈求您的赐福与保佑,让我们再一次在这里相聚。 虽然我们将天各一方,但是,让我们的心像兄弟姐妹一样连在一起。”

听到雷福德结婚的消息,尼古拉·卡帕斯亚似乎很激动,并坚持要见一见新娘。 见面时,卡帕斯亚拉着阿曼达的双手向她表示祝贺,并邀请她和雷福德去他那豪华 的办公室参观。他的办公处所占据了世界共同体新巴比伦总部的整个顶层。这套建 筑还包括会议室,私人生活区和直升飞机的停机坪——从这里,雷福德的一位机组 人员就可以驾驶直升机载着这位全球霸主前往新建的机场。

雷福德看得出来,阿曼达几乎把整个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她紧张得几乎说不出 话,脸上的笑容也很勉强。与地球上的头号恶魔见面,肯定是她从不曾经历过的, 虽说她曾告诉过雷福德,她认识几位服装业的批发商,而这些人在自己的行业中也 的确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卡帕斯亚又打了几句诨,痛快地批准了雷福德的请求:下一次回美国,阿曼达 要一道回去,他们要去看看女儿女婿。他没告诉卡帕斯亚女婿是谁,甚至没有提到 这对新婚夫妇就住在纽约。他是这么说的,他和阿曼达要回芝加哥去看这一对年轻 的夫妇。

“我在华盛顿至少要待四天。”卡帕斯亚说,“在这段时间,你们尽可以去做 任何事。现在,我还有一个消息告诉你和你的新娘。”说着,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只 小型的遥控器,轻轻揪了一下,便打开了办公桌上的对讲机。“亲爱的,能不能和 我们坐一会儿?”

亲爱的?雷福德想。不再掩饰了。

哈蒂·德拉姆在门上敲了敲,进了门。“是的,亲爱的。”她说。雷福德几乎 要作呕了。卡帕斯亚立起身,轻轻地拥着她,访佛是捧着一只瓷娃娃。哈蒂转向雷 福德。“我真为你和阿曼丽亚感到高兴。”

“阿曼达,”雷福德纠正说。他感到他的妻子绷紧了脸。他将哈蒂·德拉姆的 事情都告诉了阿曼达,很显然她们两个是不会成为知心朋友的。

“我还要声明一下,”卡帕斯亚说,“哈蒂将辞去在世界共同体担任的职务, 准备迎接我们的再一次归来。”

卡帕斯亚注视着雷福德,仿佛是在期盼着他作出欢快的反应。雷福德在努力掩 饰着内心的反感与厌恶。“再一次归来?”他问,“那么,哪一天是喜期呢?”

“这个嘛,我们刚刚找到。”卡帕斯亚向雷福德眨眨眼睛,笑着说。

“这可值得庆贺一番,不是吗?”雷福德说。

“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已经结婚了。”阿曼达说。雷福德努力使自己保持镇静。 他明白地知道,他们还没有结婚。

“噢,我们是将要。”哈蒂两眼望着阿曼达,说,“他想让她变成一个真正的 女人。”

当切丽谈到爸爸发来的关于哈蒂的电子邮件时,她深深替哈蒂感到惋惜。“巴 克,我们失去了这个女人。我们完全失去了她。”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巴克说,“是我将她介绍给卡帕斯亚的。”

“可是,我也认识她。而且我认为,她完全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一天爸爸和你 谈起她时,我也听到了。他尽了努力,但我们还该作些努力才对。我们应该想办法 和她取得联系,和她谈一谈。”

“让她知道,我也是一位基督徒,和你爸爸一样?卡帕斯亚的飞行员是基督徒 不算一回事,可是,你想啊,如果他知道我是一名基督徒,我这个周刊社社长还干 得长吗?”

“我们总要找一天和哈蒂取得联系,甚至可以去一趟新巴比伦。”

“你打算怎么办呢,切丽?告诉她,她怀上了一位敌基督的孩子,应该离开他?”

“可能要跟她挑明这一点。”

切丽在计算机前给雷福德和阿曼达发电子邮件,巴克就立在她身旁。他们双方 的通讯都不署名,而且在措辞上要作一些掩饰。“能否有可能,”切丽写道,“下 一次让她同他一道来首都?”

七小时之后,这份电子邮件传到新巴比伦。次日,切丽才收到回音:“没有这 种可能。”

“总要找个时间,找出一种办法。”切丽对巴克说,“而且要在婴儿出生之前。”

自从第一次来巴比伦——那是在与以色列签订条约之后的事——以来,这里已 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简直令人难以置信。雷福德只能将这些变化归因于卡帕 斯亚以及他手上的金钱。如今,在古代文明的废墟上已矗立起一座豪华。富丽的世 界之都,人烟辐揍,工商业云集。全球的政治活动中心移到了东方,而雷福德的祖 国则显出一派衰落的气象。在雷福德与阿曼达随尼古拉前往华盛顿的一个星期之前, 雷福德给新希望村的布鲁斯发了一份电子邮件,欢迎他旅行归来,并提了一些问题。 “对于未来的前景,我仍有一些疑惑——实际上,还有很多疑惑。能否给我们解释 一下第五和第七?我是说,第二、第三、第四、第六可以说不言自明。但是,我对 第五和第七仍疑惑不解。”

“十分盼望能马上见到你。向你问好。”为了防止黑客的闯入,他没有写“印” 字。布鲁斯会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切丽在第五大道巴克的公寓内安顿下来。

房间布置得很漂亮,然而,这对年轻夫妇没有沉溺于新婚的喜悦之中。切丽在 继续进行她的《圣经》研究,并在学习网络知识。她和巴克每天都在通过英特网与 布鲁斯联系。布鲁斯写到,他目前比任何时都更加思念亲人;他十分感激这四位朋 友给他的爱和友谊。他们热切地盼望着即将到来的重聚。

在祈祷中,巴克在求问是否应该将菲茨休对于东部大都市的警告告诉切丽。菲 茨休总统与那些反卡帕斯亚的力量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的消息无疑是准确的。但 是,巴克不能将自己的一生花在躲避危险上。近日来世界上充满了危险,到处都可 能发生战争和灾难。他的职业曾使他身处最危险的环境。他不想冒失地或傻里傻气 地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然而,“灾难之光”的每一位成员对于目前的危险都十分 明了。

通过电子邮件,切丽对阿曼达有了进一步的认识,雷福德感到十分满意。当雷 福德与阿曼达约会时,他几乎占去了阿曼达所有的时间。然而,这两位女性的交往 则无异于信徒之间的交流。随着每天的通讯往来,阿曼达对《圣经》的知识有了很 大进步。切丽把自己的每一次心得都传给阿曼达。

在切丽与布鲁斯的通讯中雷福德找到了有关第五印和第七印的答案。这个答案 不是什么叫人高兴的消息,不过,雷福德本来也没有什么过高的想望。第五印谈到 了劫难期间圣徒的牺牲。自失踪事件以来,新近信仰基督的信徒中还有一些人会牺 牲——包括他们中间的某个人,甚至全部。

阿曼达努力向雷福德解释说:“我们会看到一场世界大战、饥谨、疫病、死亡、 圣徒的牺牲和地震。然后,天地之间就会出现一段寂静,紧接着到来的就是第七审 判。”

雷福德听了不禁摇了摇头,垂下眼睛。“布鲁斯一直在向我们作这样的警告。 有时候我就想,我已经作好这些审判到来的准备;有时候,我甚至盼望着这些审判 快些来临。”

“这是我们要付出的代价。”阿曼达说,“因为在我们有得救的机会时,我们 却忽视了这些警告。你和我都从同一个女人那里受到警告。”

雷福德点点头。

雷福德在驾驶员的座位上不断变换着坐姿,他急切地盼望着能和阿曼达聊一聊, 看看她在这次从新巴比伦至杜勒斯国际机场的耗费精力的不间断飞行中感觉怎样。 她尽可能在驾驶舱后面雷福德的私人卧室内多待一会儿,但是,为了不致失礼,她 不得不和其他机组成员有一些礼貌性的交往。雷福德知道,这意味着长达数小时的 闲聊。

人们曾问她是否适应进关、出关等一套程序,但不久之后,世界共同体一号上 人们的情绪似乎有所变化。在雷福德休息时,阿曼达对他说:“似乎出现了什么情 况。有一个人不断将电脑打印出来的材料拿给卡帕斯亚看。卡帕斯亚研究着这些材 料,皱着眉头,还召集手下的人开秘密会议。”

雷福德说:“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情,任何可能性都有,但也可能什么事情都没 有。”

阿曼达笑了笑。“瞧着吧,我的直觉总是很准的。”

“我已经领教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牧师之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颠覆之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