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之神》

第一章巴克的新职位

作者:外国科幻

轮到雷福德·斯蒂尔休息。他将耳机摘下来,挂在脖子上,从飞行挎包里掏出 妻子的那本《圣经》。他的生活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竟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连 他自己都感到十分吃惊。从前,在飞行途中,他不是随意地翻翻报纸,就是胡乱地 浏览一下杂志,不知有多少大好的时光就这样不知不觉浪费掉了。然而,自从这场 变故发生之后,世界上只有这本书还能引起他的兴趣。

这天是星期五。这架波音747从巴尔的摩起飞,下午四点将在芝加哥的奥黑尔机 场降落。雷福德的新任大副尼克驾着飞机,他两眼凝视前方,拿出一副仿佛正在驾 驶着整个地球的派头。雷福德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对方一定是想对他说:“别想 和我聊天,我知道你又会来那一套,在你开口之前最好闲紧嘴巴。”

“我在这儿读一会儿这个,不会妨碍你吧?”雷福德却偏偏这样问。

年轻的助手转过身来,摘下耳机:“你说什么?”

雷福德又重复了一遍,还特意用手指了指那本《圣经》。那《圣经》原本是他 妻子使用的,他已经有两星期没见到她了,或许在今后的七年中也见不到。

“没关系,不过你别指望我会听你读。”

“我会大声地读出来的,尼克。你知道,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才不在乎你 怎么看我呢,对吧?”

“什么?”

雷福德凑过脸去,又大声说了一遍。“几个星期前,你对我有怎样的看法,这 的确很重要。然而——”

“是的,我明白,斯蒂尔,你心里不好受,是吧?你和许多其他人都认为,这 全是耶稣干的。别自欺欺人了,只管骗骗你自己好了,可别拉上我。”

雷福德扬了扬眉,耸耸肩。“只是我若不拉你一把,将来恐怕会失去你的尊敬。”

“别说得太肯定。”

但是,正当雷福德想要定下心来读《圣经》时,从飞行挎包中伸出来的《芝加 哥论坛报》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同其他报纸一样,《论坛报》也登载着这样一则恐 怖的封面故事:在尼古拉·卡帕斯亚将要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之前的私人会晤中,发 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自杀案件。之前刚刚走马上任的联合国秘书长尼古拉·卡帕斯 亚扩大安理会,任命了十位新的安理会成员。事情似乎出现了某种差错,竟然有两 名英国人同时被指定为联合国大使。据在场的目击者见证,卡帕斯亚的朋友、他的 资金后盾——亿万富翁乔纳森·斯通内尔突然冲向一名警卫,夺过警卫的手枪向自 己的脑袋开了一枪,这枚子弹从颅骨穿出后,又击毙了一名英国的新任联合国大使。

悲剧发生后,联合国关闭了一天。卡帕斯亚为失去两位亲爱的朋友和值得信赖 的顾问而痛心不已。无巧不成书,雷福德·斯蒂尔正是地球上知晓尼古拉·卡帕斯 亚老底的四个人之———他不过是一位撒谎家,基督的敌人。他显然是用了催眠术 一般的魔力给见证人洗了脑。别人或许不知道卡帕斯亚的真面目,但是,雷福德、 切丽、布鲁克,还有他们“灾难之光”的新朋友巴克,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原来那次私人会晤,巴克曾是在场的十七人中的一个。他亲眼目睹的情况与报 纸上的说法却完全不同——那不是自杀,是双重的谋杀。据巴克说,是卡帕斯亚本 人镇定自若地从警卫手中借过手枪,强迫他的老朋友乔纳森跪下,然后一枪将乔纳 森和另一名英国大使双双击毙。

卡帕斯亚亲自导演并且亲手表演了这场谋杀,在场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事后, 卡帕斯亚沉着冷静地告诉在场的人:刚刚发生了自杀案,正如以后报纸上登载的那 样。令人费解的是,除去巴克一人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为“自杀事件”作了见证。 尤为可怕的是,他们竟然都以假为真,甚至包括史蒂夫·普兰克,巴克从前的上司, 如今作了卡帕斯亚的新闻发言人。还有哈蒂·德拉姆,雷福德的前任飞行助手,如 今已是卡帕斯亚的私人秘书。每一个在场的人都是如此,除去巴克。

两天前,巴克在布鲁斯·巴恩斯牧师的办公室中讲述这场谋杀案的经过时,雷 福德还有些将信将疑。“你是说,在场的只有你一个人看到了事件的真相?”雷福 德狐疑地问道。“斯蒂尔机长,”巴克回答说,“我们都看到了事件的真相。但是, 后来,卡帕斯亚告诉我们他希望我们看到的是什么,于是除去我,所有的人都接受 了他的说法。我倒要看看,卡帕斯亚怎样解释在这场谋杀案发生时,死者的继任者 竟然也同时在场,宣誓就职。然而,现在,竟然没有人证明我当时也在场。似乎卡 帕斯亚已经把我从他们的记忆中清洗掉了。他们都发誓说,我并不在场,而且他们 并非在开玩笑。”

切丽和布鲁斯·巴恩斯牧师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将视线投向巴克。就是在参加 这次私人会晤之前不久,巴克成为了“灾难之光”的一员。“我绝对相信,在那次 会晤中,倘若不是某种上帝的力量与我同在,我肯定也会被洗脑的。”

“可是,现在,如果你能将真相公之于众——”

“先生,我眼下已被调到芝加哥分社,就因为我的上司认为我没去参加那次会 晤。史蒂夫·普兰克居然还问我,为什么那天我没有接受他的邀请?我还没去找哈 蒂,不过我想,你也知道,她也许也已经不记得我当时在场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布鲁斯·巴恩斯牧师说,“卡帕斯亚是否知道你的 脑子里是怎么想的。他是否肯定你的脑子也已经被清洗过了吗?一旦他了解到你掌 握着事件的真相,你的处境可就危险了。”

正当雷福德埋头读着报纸上登载的这篇天方夜谭,他职业性地注意到尼克将仪 表盘上的自动驾驶键拨到了手动的位置。“开始降落,”尼克说,“你要驾驶飞机 着陆吗?”

“当然。”雷福德答道。尼克完全可以驾驶飞机安全着陆,但雷福德认为这属 于他的职责范围。他要对机上的乘客负责。虽说飞机可以自行降落,但他不想放弃 手动操纵飞机降落的那种心旷神恰的感受。如今,生活中几乎没有几样事情能够让 他回到几个星期以前的感受,而驾驶着波音747飞行便是其中之一。

巴克·威廉斯为了买汽车和租房子,用去了一整天时间,而他在曼哈顿工作时, 他自己用不着备车子。

他找到了一套十分漂亮的公寓,房内装有电话。这个地方正好在《环球周刊》 分社与坐落于普罗斯佩克特山上的新希望村教堂的中途。此刻,他正努力使自己相 信,使他不愿离开城西一带的是新希望村的教堂,而不是雷福德的女儿切丽。切丽 比他小十岁,不管他内心怎样喜欢她,他认为,切丽不过将他视作一位青春已逝的 兄长。

巴克驾着刚刚到手的车子前往分社,尽管他完全可以等到下星期一才去报到, 而且,与他目前的上司韦尔娜·齐见面,肯定不会令他开心。当芝加哥分社的前任 主任露辛达·华盛顿失踪时,杂志社一度有意让他去接替这个职位。他曾对好战的 韦尔娜说,在争夺这个位置的竞赛中,她抢跑了。如今,巴克被降职,而韦尔娜则 升迁了。她突然成了他的上级。

然而,巴克不想整个周末都在惴惴不安地等待着这场会面。另外,他也不想使 自己显出一副急切地要去与切丽·斯蒂尔相会的样子。因而,他在下班之前赶到了 分社。韦尔娜会怎样对待他呢?是要他为这些年来作为一名获奖的、擅长写封面故 事的记者付出代价,还是会用表面的盛情,使他哭笑不得?

当巴克走过外间办公室时,他感到了一些下属人员向他投来的目光和微笑。当 然,时至今日,每个人都知道了那个事件。他们为巴克感到惋惜,对他的过失感到 不可理解。巴克·威廉斯怎么会不去参加如此重要的会晤呢?虽说这次会晤发生了 不幸事件,但在新闻史上肯定是最重要的时刻之一。然而,他们仍还记得巴克的赫 赫英名。无疑,许多人都会为能够与他共事而感到荣幸。

用不着惊讶,韦尔娜已经搬到那间豪华的大办公室。巴克朝她的年轻的女秘书, 梳着麦穗式发辫的艾丽斯挤了挤眼睛,向里间窥望,仿佛韦尔娜已经在这里工作了 数年之久。她已经将室内的家具重新布置了一番,墙上挂着她的照片和奖状。显然, 她已经在这里安顿下来,享受着在这里度过的每一分钟。

韦尔娜的办公桌上散乱地堆放着一些文件,她的电脑开着,然而,她此时正无 所事事地向窗外张望。巴克将脑袋探进来,清了清嗓子。他注意到,韦尔娜很快从 出了他,随后马上镇静下来。

“卡梅伦,”她直截了当地这样称呼道,仍旧坐在椅子上,“我原以为你下星 期一才会来。”

“我只是来报个到。”他说,“你可以叫我‘巴克’。”

“如果你不介意,我就叫你‘卡梅伦’,并且——”

“我介意。请叫我——”

“噢,那么,即使你介意,我也仍叫你‘卡梅伦’。你来的时候没有和谁讲过 吗?”

“讲什么?”

“你事先预约了吗?”

“预约?”

“对,要事先和我预约。你要知道,我有工作计划。”

“你是说,你的工作计划中没有接待我的空隙?”

“那么,你现在是要求一次会面啦?”

“是的,如果这不会给你带来不便的话。我只是想知道我该坐在哪儿,你要给 我委派哪些任务,是哪些——”

“如果我有时间,这些倒是应该谈谈。”韦尔娜说,“艾丽斯!查一下我的工 作计划中有没有二十分钟空隙。”

“有。”艾丽斯高声答道,“在威廉斯先生等候的这段时间,我可以带他去看 看他的工作间,如果——”

“我可以自己带他去,艾丽斯,谢谢。请帮我关上门。”

艾丽斯的脸上显出一丝歉意,她立起身,走过来关上里间的房门。他看到她转 动了一下眼睛。“你可以叫我‘巴克’。”他向她小声说。

“谢谢。”艾丽斯腼腆地说,同时指了指身旁的椅子。

“我还要在这儿等待接见,这是不是有点儿像见校长?”

她点点头。“刚才有个找你的电话,我没留她的姓名。不过我告诉她,你星期 一才会来。”

“没有留言吗?”

“没有,对不起。”

“那么,我的工作间在哪儿呢?”艾丽斯向关着的门瞟了一眼,好像害怕韦尔 娜看见她。她站起来,朝几排隔断后面的一个没有窗户的角落指了指。

“我上次到这儿来,那个地方似乎放了一只咖啡。”巴克说。

“咖啡!”艾丽斯咯咯笑起来。内线电话响了。“有事吗,夫人?”

“如果你们两个一定要聊天,在我办公的时候能不能声音小一点儿?”

“对不起。”艾丽斯又转了一次眼睛。

“我过去从门缝朝里面看一看。”巴克小声说,站起了身。

“别过去,”艾丽斯请求说,“你会把我也搅到里面去的。”

巴克摇了摇头,又坐回到椅子上。他回想起他的记者生涯中曾经到过的地方、 见过的人以及面对过的危险。现在,他是在和上司的秘书谈天,而这位野心勃勃的 上司却不是靠自己手中的笔写出来的。他不能给这位秘书带来麻烦。

巴克叹了口气。至少在芝加哥,他能够和这个世界上仅有的几个真正关心他的 人聚在一处。

虽然雷福德和女儿切丽新近信仰了基督教,他仍然感到自己在很大程度上受着 情绪波动的影响。飞机在奥黑尔机场降落之后,他没有开口,幻灭地从尼克身旁走 过。他突然感到一阵悲伤,他失去了艾琳和雷米!他相信,毫无疑问,他们此刻是 在天堂上。倘若他们的在天之灵有知,一定也在替他感到惋惜。

自从失踪事件发生之后,这个世界产生了多么巨大的变化呀,他所认识的人中, 几乎没有谁能够恢复到从前的心理平衡了。他十分感激布鲁克·巴恩斯牧师对他、 切丽和巴克循循善诱,在教团(“灾难之光”)中帮助他们坚定信念。然而,有时 独自一人面对未来,他又感到茫然不知所措。

这就是为什么当他看到站在走廊尽头的切丽的笑脸时,感到了一阵由衷的喜悦。 在二十年的飞行生涯中,他已经习惯于旅客们在机场入口处向他致意。大多数飞行 员在着陆后,都马上独自驾车回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巴克的新职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颠覆之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