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之神》

第三章赴约

作者:外国科幻

巴克坐在切丽和雷福德父女的身后,瞟了一眼手表。在他上一次看手表后又过 了一个多小时。肚子告诉他饿了,或者说该吃点儿东西了。而他的心灵则对他说, 他完全可以在这里坐一天,听布鲁斯·巴恩斯牧师依据《圣经》解释目前发生的一 切,以及未来将要发生些什么。他的直觉告诉他,他此刻正立在了悬崖上。巴克同 布鲁斯和斯蒂尔父女曾经认真钻研过这几段文字,他们认为,毫无疑问,尼古拉· 卡帕斯亚便是敌基督的化身。然而他却不能站起身,用自己所目睹的切身经历去证 实布鲁斯宣讲的教义。同样,布鲁斯也不能公开向他的会众指明,这位基督的敌人 究竟指谁,而且在这座教堂里就曾有人见过他。

多少年来,巴克在报道中常常会提到各界名流。他经常周旋于这些人中间,习 惯于说见过他,采访过她,认识他,在巴黎与她有过交往或曾住在他们家等等,并 不显得有任何的不自然。可是经过了这场失踪事件以及他在那次采访过程中的种种 见闻,把他那种自以为是的意识一扫而光。若在从前,他一定会迫不及待地要将心 中的秘密公之于众;他不仅认识当今世界政坛上最具权势的人物,而且这个人就是 《圣经》中所预言的那位敌基督,或者说反基督。但是如今,他却心平气和地坐在 听众席上,一心一意在听他的朋友的布道。

从某种角度说,这一切对雷福德来说都是新鲜事物。他知道,对切丽来说也是 一样。自从他们父女俩信仰基督教以来,他们完全沉浸在布鲁斯所宣讲的教义中, 雷福德甚至期望布鲁斯能讲出每一个具体的细节。雷福德很快也成了这方面的专家, 他不记得自己从前曾这么快地掌握了某一门功课。他上学的时候也算是一名好学生, 对自然科学和数学他学得特别好。他在学习飞行技术时也进步飞快。现在,他学习 的是关于整个宇宙,整个人类世界的知识,关于他真实生活的知识。这种明确的知 识回答了他,他妻儿的失踪是怎么一回事,明天以及今后的几年中又将会发生怎样 的变化。

雷福德十分钦佩布鲁斯。失踪事件发生后,这位年轻人立刻认识到他的所谓的 基督徒空有其表,这在人类历史的最关键时刻是那么靠不住。他立即忏悔,并且全 心全意地投身于拯救每一个灵魂的神圣使命中去。布鲁斯·巴恩斯已经尽其所能地 投入到这一事业中去了。

若是在平时,雷福德很可能会替布鲁斯担心,怕他由于过度紧张而把自己累垮。 然而,布鲁斯此时显得精力充沛,心满意足。他的确需要有更多的睡眠,但是此时 此刻,他的内心仿佛正被上帝启迪的真理充盈着,他急需与会众分享他的感觉。如 果其他人也和雷福德有一样的想法,那么他们除了坐下来静听布鲁斯的讲道之外, 实在也没有其他分忧的办法。

“最后,我给大家布置了一些经文回去研读。”布鲁斯终于要结束他的布道了。 “基督的敌人,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说谎家,他向世人许下了和平的美好诺言,以及 天下一统的新秩序。不久,他就要与以色列签订条约。他将以犹太人的朋友和保护 人的面目出现,最终却成为他们的征服者与毁灭者。我必须结束这一周的布道了, 下次我要谈到为什么以色列要签订这个条约,以及由此产生的各种结果。

“在结束今天的讲道之前,我还要问你们:为什么你们可以肯定地认为,我不 是基督的敌人?”

他的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包括斯蒂尔父女俩。有人发出尴尬的笑声。

“我并不是说,你们已经在怀疑我。”布鲁斯说,他的话引起了更多的笑声。 “我们可能产生一种误会,甚至于每一位领导人都应该受到怀疑。不过,你们要记 住,你们绝不要以为会在这个讲台上听到和平的许诺。《启示录》中讲得很清楚, 与以色列订立圣约以后,世界将有一年半时间的和平。但是从长远来看,预言恐怕 就与此相反了。另外三位骑马人将要到来,他们要给世界带来战争、饥馑、瘟疫和 死亡。这不是一种受欢迎的信息,不是你们在这个星期天暂且可以聊以自慰的模棱 两可的东西。我们惟一的希望便是信仰基督,甚至甘愿在他里面去死。下个星期再 见。”

当布鲁斯在祈祷声中结束讲道时,在人群中的雷福德感到一种隐隐的不安,仿 佛其他会众也都怀有类似的情绪。他还想继续听下去,他有成百上千个疑问。往常, 当布鲁斯即将结束祈祷时,管风琴手便会演奏起圣乐,布鲁斯立刻走到教堂的下面, 同离去的人们握手。然而今天,管风琴手忘记了演奏,而布鲁斯还没走到侧廊就被 人们拦住了。他们先是感谢他,拥抱他,然后立刻向他提出各种问题。

雷福德与切丽坐在靠前面的一排,尽管雷福德感到巴克正在与切丽交谈,他仍 能听到人们向布鲁斯提出的问题。

“你是否在说,尼古拉·卡帕斯亚就是那位敌基督?”一个人问。

“你听到我这样说了吗?”布鲁斯反问道。

“没有,但这是很明显的。人们纷纷传播着他的一些计划,以及同以色列的某 种谈判。”

“要继续研读《圣经》,并且要继续思考。”布鲁斯开导说。

“但不可能是卡帕斯亚,对吧?他给你的印象难道是说谎家吗?”

“他给你的印象怎样?”布鲁斯问。

“像一位救世主。”

“几乎是像弥赛亚一样?”布鲁斯追问了一句。

“是的!”

“但是,只有一位救世主,一位弥赛亚。”

“我知道,在神学上的确如此,但是,我的意思是在政治上。不要对我说,卡 帕斯亚并不像他表面所显示的那样。”

“我只告诉你《圣经》上是怎么说的。”布鲁斯回答道,“还有,我希望你能 认真收听新闻。我们一定要像蛇一样灵巧,又像鸽子一样温顺。”

“这正是我要用来形容卡帕斯亚的话。”一位妇女插话说。

“要小心!不要将描写像基督一样品性的言词移用于一位非基督徒。”布鲁斯 告诫说。

礼拜结束时,巴克拉住切丽的胳膊,但是,切丽的反应似乎比巴克预期的冷淡。 她慢慢转过身,看看巴克要和她说什么,她的眼中也没有了星期五晚上的那种期待 的神情。显然,他有些伤害了她。

“我敢肯定,你一定想知道我在电话里要跟你说什么。”他开口道。

“我猜想,你最终会告诉我的。”

“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想看一看我的新家。”他告诉她那座房子在哪儿。 “明天上午你能不能来看看,然后,咱们一起吃午餐。”

“我不知道。”切丽回答说,“我不知道能不能和你一起吃早餐,不过,要是 我路过那儿,倒是可以去看看。”

“那好。”巴克有点泄气。他突然想到,倘若就此与切丽了断,事情反倒容易 多了。肯定也不会令切丽伤心。当切丽溜进人群中去时,雷福德赶过来,握住巴克 的手。“怎么样,朋友?”

“一切顺利。”巴克答道,“已经安顿下来了。”

这时,有一个问题浮上雷福德的心头。他望了望天花板,然后又将目光投向巴 克。在他的视野内,有数百人仍旧围在布鲁斯的身边,希望能与牧师谈上几句。 “巴克,我想问个问题。你将哈蒂介绍给卡帕斯亚,你后悔过吗?”

巴克闭紧双chún,合上两眼,用手指抹了抹前额。他耳语似地说:“我每天都在 和布鲁斯谈这件事。”

雷福德点点头,面朝巴克坐在听讲席的座位上。巴克也坐了下来。他说:“我 想,我对她很有些歉疚。我们曾经是朋友,你知道。是同事,但又是朋友。”

“我听说了。”巴克答道。

“我们两个从未发生过关系。”雷福德向他保证说,“但是,我为她的前途担 忧。我听说,她向泛大陆航空公司请了三十天假。”

“是的。”雷福德说。

“但这不过是装装样子。你知道,如今卡帕斯亚带到她到处转,他付给她的钱 不会比公司少。毫无疑问。她会喜欢目前的职位的,更不要说卡帕斯亚本人了。谁 知道他们的关系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正像布鲁斯说的,我不认为他是为了她的智力而雇用她的。”巴克说。

雷福德点点头。他们的看法是相同的:哈蒂将会成为卡帕斯亚手中的玩物。如 果说哈蒂的灵魂得救并非全然无望,可是只要她的日常生活仍旧运行在卡帕斯亚的 轨道上,这种希望就微乎其微了。

“我为她感到忧虑。”雷福德继续说,“不过,由于我们是朋友,我觉得由我 来向她提出警告不合适。她是我最先宣讲基督的对象之一,她没有接受。在这之前, 我曾对她怀有非分之想。如今,她自然不会对我感兴趣了。”

巴克向前探着身子。“不久,我可能就有和她见面的机会。”

“尽管我们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如今已非同一般,可是,你能说什么呢?”雷 福德这样问道。“她会将她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的。如果她知道你眼下已成了信 徒,并要试图拯救她,卡帕斯亚就会发现,他在给你们每一个人洗脑时,对你没有 发生作用。”

巴克点点头。“我也这样想。但是,对于她深陷于卡帕斯亚的魔掌,我深感内 疚。我对她去纽约是负有责任的。我们可以为她祈祷,但是,倘若我们不能为使她 脱离卡帕斯亚的掌握做些具体的事情,这种内疚便一刻也不会离去。我们不妨设法 让她到这儿来,只要她能听一听布鲁斯牧师的布道,她也许就会认识到真理的。”

“恐怕她已经搬到纽约去了。雷福德说,“或许我能找到理由叫切丽给她在德 斯普兰斯的寓所打个电话。”

他们两个分手,走出了教堂,雷福德不禁有些困惑,他应该在多大程度上鼓励 切丽与巴克的交往。他喜欢巴克,但他对巴克的了解是如此之少。他相信他,信任 他,把他视作一位兄弟。巴克是一位聪明的、有洞察力的年轻人。不过,雷福德想 到,女儿切丽竟同这样一位与卡帕斯亚打过交道的人约会……前途很难预料。如果 他们的关系向前发展,他就要同他们两个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然而,当他进了汽车与切丽坐在一起时,他意识到他似乎还不必为此事操心。

“别告诉我,你已经邀请巴克同我们一起吃午饭了。”她说。

“噢,我甚至想也没有想到过。可是,为什么?”

“他把我当做小妹妹了,可是,他还请我明天去看看他的新居。”

雷福德想说这又怎样,问她是否意识到,她对于一位几乎还不了解的男人的言 行考虑得太多了。尽管她知道,巴克可能疯狂地爱上了她,却不知道该怎样向她表 达。雷福德于是什么也没有说。

“你是对的!”切丽说,“我有点儿晕头转向了。”

“我什么也没有说啊。”

“我看得出你的意思。”她说,“我简直是在发疯。我要摆脱掉这种念头,我 应该看到,我已经让这个男人溜掉了。没什么了不起,谁会在意呢?”

“很显然,你在意。”

“我才不会呢。以前的事情过去了,一切都会从新开始。”她说,“为一个男 人发痴,这类事儿已经过时了。眼下,没有时间去想这些无聊的事。”

“随你的心意去做吧。”

“这正是我不想做的。倘若照我的心意去做,下午我就该去看看巴克,弄明白 我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你不打算去?”

切丽摇摇头。

“那么,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想办法和哈蒂通个电话?”

“为什么?”

“其实,我只是想知道她是不是已经搬到纽约去了。”

“为什么不搬去呢?卡帕斯亚不是已经雇用她了吗?”

“我不知道。她只是向公司请了三十天假。”

“把电话打到她的公寓,如果她那里还有录音装置,那就说明她还在犹豫。”

“为什么你不给她打呢?”

“我想,我对她的私人生活干涉得太多了。”

巴克在回家的路上买了一份中式套餐,回到公寓里独自吃着,两眼望着窗外。 他将电视调到一场球赛,但他并没有看。他把音量调得很低。他的脑子里装满了各 种矛盾的念头。他写的封面故事已发往纽约,正在急切地等待着斯坦顿·巴雷的反 应。他还盼着他的办公设备和资料尽早运到。最好在货到之后马上取回来,组装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赴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颠覆之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