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之神》

第六章上司的压力

作者:外国科幻

雷福德不禁感到有些困惑。哈蒂·德拉姆的便条仍在他的衣兜里,上面说的就 是这件事。雷福德在椅子上变换了一下姿势,看着他的上司的脸说:“是的,我听 说了。”他又把目光避开了。“在美国,有谁没听说过这架新飞机呢?我倒不反对 见识一番,人们说,那上面应有尽有。”

“肯定,这是最好的飞机。”厄尔说,“技术、通讯、安全和一切供应,都是 最先进的。”

“你是今天第二个向我提起这架飞机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白宫已经同我们的高层人物接触过了。似乎是他们认为,他 们原有的飞行员该退休了。他们让我们推荐一名新的飞行员。达拉斯的官员拟定了 一个名单,包括六位资深的飞行员。你的名字也在上面,于是我就得到了消息。”

“没有兴趣。”

“别这么快就下结论!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谁不想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驾驶 这样一架最先进的飞机,一架各种设施一应俱全的飞机呢?或许,如今他只是全世 界上第二位有权势的人——既然我们有了联合国的卡帕斯亚。”

“的确。那样的话,我就要搬到华盛顿去住。”

“这儿有什么拴住你呢?切丽打算回学校吗?”

“不。”

“那么,她也可以搬去。她有职业吗?”

“她正在找。”

“那就让她到华盛顿去找好啦。这份工作可比你现在的薪水高一倍,而你现在 已经是泛美航空公司百分之五的高薪阶层中的一员了。”

“金钱对我没有多大吸引力。”雷福德说。

“什么话!”厄尔高声说,“这种新型号还在传说中的时候,是谁首先打电话 给我的?”

“现在已经大不一样了,厄尔。你也明白这是为什么?”

“是的,别再宣讲你的教义了。可是,雷,你的收入会大大改观,你可以住大 一些、好一些的房子,生活圈子也会变化——”

“我的生活圈子在芝加哥。还有,我的教堂。”

“雷,薪水——”

“我不在乎钱的问题。知道吗,现在只有我和切丽。”

“对不起。”

“如果有什么要考虑,那就是我们该减薪。我们的房间多得用不了,我挣的钱 肯定开销不完。”

“那就给自己提出一个挑战!不要照常规的路子去走,从大副升到飞行驾驶员。 你会飞遍全世界各地,每次去一个地方。这是一种成就,雷。”

“你说了,名单上还有其他五个人。”

“是的,而且他们个个都是好样的。但是如果我去替你游说,你就能得到这个 职位。问题是我的活页夹中有尼克·爱德华兹的检举材料,我不能这么做。”

“你说过,它只是在你的档案资料中。”

“是的,可今天早上的事又弄得一团糟,我不能再冒险压住不报了。如果我帮 你谋到了白宫的职位,而那个考官却提出了抗议,怎么办呢?一旦事情闹出来,爱 德华兹听到消息,又会跑出来做证。你的职位丢掉不说,我还会由于压下检举材料 和替你吹捧,被人看作傻瓜。事情只能如此收场。”

“看来,事情无论如何也没指望了。”雷福德说,“我也不用去争了。”

厄尔站了起来。“雷福德,”他说,“冷静下来听我说。你要把思路打开一点 儿。我来告诉你我听到了什么,此后,再给我一个说服你的机会。”

雷福德想要开口争辩,但厄尔打断了他。

“听清我说!我不能替你做出什么决定,我也不想那么干。但是你要让我把话 说完。甚至,即使我不同意你对失踪事件所持的观点,我仍然为你在宗教中找到某 种安慰而感到高兴。”

“这不是——”

“雷,我知道,我知道。我已经听你说过了,我完全知道你的意思。对你来说, 这不是宗教,这是耶稣基督。我说的对吗,或者我是别的什么意思?我很钦佩你将 你的全部身心都投入到里面去了。你是虔诚的。我不怀疑你。但是,你不能蔑视一 个有成百上千的飞行员都在梦寐以求的职位。坦率地说,我甚至不知道你是否有必 要搬家。你看,总统在星期天前不经常外出,肯定还不如你现在飞星期天的航班多。”

“由于资历的关系,我现在几乎不飞星期天的航班。”

“你可以派别人替你飞星期天的航班。你是机长,是资深飞行员,是负责人和 老板。用不着我说得更多。”

“我想干!”雷福德说,他笑了。“我在开玩笑。”

“当然,住在华盛顿,这会明智得多,但是,我敢说,如果你的惟一条件就是 住在芝加哥的话,他们会同意的。”

“这件事我看不太可能。”

“为什么?”

“因为我去教会不单单是为了星期天的礼拜。我们经常开会。我和牧师关系很 近,我们几乎每天见面。”

“没有教会,你简直就没法活下去了。”

“是的。”

“雷,如果这只是一段时间的呢?如果你的热情最终冷淡下来了呢?我不是说 你的热情是虚假的,或者说你抓到什么就依靠什么。我是说,一旦你的这种新鲜感 过去了,你就可以到别的地方去工作,只要是星期天能回芝加哥就行。”

“为什么这件事对你如此重要,厄尔?”

“你不知道!”

“不知道。”

“因为,这正是我一生的梦想。”厄尔说,“为了这个职位,我一直在考取最 新型飞机的驾驶资格,每一位新的总统上台,我都会提出申请。”

“我从来没听说过。”

“你当然不会听说。谁会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每四年或每八年就遭到一次失望 的挫折,而眼睁睁地看着别的家伙得到这个职位?你能得到这个职位仅次于我本人 得到它,我会怀着嫉妒的心情替你高兴的。”

“仅仅由于这个原因,我也应该顺利地得到它。”

厄尔又坐回到椅子上。“那好,谢谢你的这番好意。”

“我不是那个意思,厄尔,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你是认真的。实际上,我知道名单上有两个大草包,给我开车我都不 要。”

“我想,你说过他们个个都是好样的。”

“我那样说只是要告诉你,如果你不干,有人会干的。”

“厄尔,我确实不想——”

厄尔扬起了一只手。“帮我一个忙,好吗?你能不能不马上作决定?我知道你 早已作出了决定,等睡过一觉,再正式通知我,好吗?”

“我会为这件事祈祷的。”雷福德作了让步。

“我想你会的。”

“你禁止我给那个考官打个电话吗?”

“绝对禁止。你想洗刷这个不白之冤,写个书面材料,通过正常渠道来干。”

“你肯定要推荐一个你没法信任的家伙去担当这样的职务吗?”

“如果你对我说,你没有逼迫那个家伙,我当然要相信你。”

“你对这件事甚至都没有争辩吗,厄尔?”

“这不过是发疯。”

“这些抱怨的话是通知给谁的?”

“我的秘书。”

“从哪儿听到的?”

“我猜想,是他的秘书。”

“我能看一看吗?”

“恐怕不能。”

“让我看看,厄尔。你担心什么,怕我会把你拖累进去吗?”

厄尔揿铃叫来了秘书。“弗朗蒂,把今天早上从达拉斯打的那个电话的记录拿 给我。”她送进一张打印的材料,厄尔看了一遍,递给雷福德。上面写道:“上午 11:37,接到达拉斯一位女性的电话,该女性自称泛美航空公司资质考官吉姆·朗 的秘书琼,加菲尔德。来电称雷福德·斯蒂尔今早在考试期间对教官进行宗教騒扰, 并询问将对斯蒂尔如何处置。我告诉她,我会给她回话。她没留下电话号码,她说, 晚些时候会打电话来。”

雷福德举起那份文稿。“厄尔,这桩案件不难侦破。”

“你这是什么意思?”

“有几点不对劲儿。”

“你怀疑这个电话的真实性?”

“首先,我的那位考官身份证标志上注明的姓是两个音节。另外,你什么时候 听说过考官还有秘书?”

厄尔做了个鬼脸。“电话来得有些蹊跷?”

“说到电话,”雷福德说,“我倒很想知道电话是从什么地方打来的。查起来 很费事儿吗?”

“不费事儿,弗朗蒂!给我接通安全科的电话。”

“能不能请她帮我再查询一下,”雷福德说,“请她打电话到人事部门,看看 在泛大陆公司的名单上有没有一个吉姆·朗或琼·加菲尔德?”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卡帕斯亚说,“那么,我就把你的朋友叫进来。”

“现在,已经决定啦?”巴克有点儿惊讶:最终要宣布了,可这个消息是什么 呢?

“节目开场了。”巴克说。看到卡帕斯亚面上不悦的表情,他吃了一惊。“我 的意思是说,你的会议。当然,请他们进来。”

巴克不知道是否仅仅出于他的想象,不过当史蒂夫·普兰克和钱姆·罗森茨韦 格进来时,他们似乎带一种慌乱的、心照不宣的表情。哈蒂也尾随而入,她从会议 桌前取过一把椅子放在巴克的身旁。他们两个落了座,哈蒂又离开了。

“威廉斯先生有一个先决条件,”普兰克与罗森茨韦格低声交谈几句,于是, 卡帕斯亚宣布说,“他一定要把大本营安在芝加哥。”

“这样一来,考虑问题的范围就缩小了,对吧?”罗森茨韦格博士说。

“的确如此。”卡帕斯亚附和了一句。巴克向普兰克瞟了一眼,普兰克也点点 头。卡帕斯亚转过脸,对巴克说:“这是我的条件:我任命你为《芝加哥论坛》的 总编辑兼社长,两个星期之内,我就会把它从里格利家族手中买下来。我将它更名 为《中西部论坛》,由‘世界共同体公司’赞助出版。总部仍设在芝加哥论坛大厦。 根据你的职务,给你配备一辆轿车和一名司机,一名侍从,职工根据你的需要配备。 在北岸,你有一处房屋,包括管家的用人。在威斯康星州南部的日内瓦湖畔,还有 一处别墅。除去命名出版社外,我将不会干涉你作出任何决定。你有完全的自由, 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经营这份报纸。”他的语音中带有一些讽刺的意味。“用每一 个词语去建造真理与正义的大厦”。

巴克真想大笑一场。卡帕斯亚有钱买下这家报纸,巴克并不感到惊讶,不过像 卡帕斯亚这样的知名人士竟然不顾新闻行业的道德规范,通过购买一家报纸来作为 自己的主要舆论窗口,这种行径是没法躲过世人的眼目的。

“你绝不会弄到手的。”巴克说,而他要谈的真正问题是:卡帕斯亚绝不会给 手下的任何人绝对的自由,除非他认为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个人的意识。

“那是我的问题。”卡帕斯亚答道。

“然而,说到完全的自由,”巴克说,“我本人也属于你的问题。我信奉这样 的原则,即民众有知情权。因而,我首先要委派的调查任务——或者我自己动笔— —就是这份报纸的所有权。”

“我很欢迎公开性的原则。”卡帕斯亚说,“联合国拥有一家由世界共同体公 司主办的报纸,有什么不对吗?”

“你不以个人的名义拥有这家报纸吗?”

“这不过是措辞上的差异而已。如果联合国拥有它比我个人拥有它更合适,那 我可以捐款,或者买下它捐给联合国。”

“但是这样一来,《论坛》就成了机构的报纸,一份为增进联合国的利益而创 办的系统报纸。”

“这样它就变得合法了。”

“但是,它也因此失去了新闻的独立性,因而也不具有了活力。”

“这就看你怎么干了。”

“你是认真在谈这个问题吗?你会允许你自己的报纸批评你吗?同联合国展开 论辩。”

“我欢迎报纸有这样的责任感。我的动机是纯正的,我的目标是和平,而我的 听众是全世界的人。”

巴克沮丧地转向史蒂夫·普兰克。他完全知道,普兰克已经处于卡帕斯亚的魔 力的控制之下。“史蒂夫,你是他的新闻顾问!告诉他,这样一份报纸不会有信誉! 人们不会看重它的。”

“开始,其他新闻媒体可能不会看重它。”史蒂夫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但 要不了多久,世界共同体公司就会拥有全部其他的新闻媒体。”

“这样,通过垄断新闻出版业,你也就消失了行业竞争,民众也就听不到其他 的声音了。”

卡帕斯亚点点头。“可以这么说。如果我的动机不是理想主义的,这里或许还 有些问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上司的压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颠覆之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