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之神》

第七章引君入瓮

作者:外国科幻

当巴克进门时,公寓的门轻轻抵住了一摞箱子、盒子。他要给艾丽斯寄去一封 表示谢意的便笺。他很希望自己有时间着手布置公寓里的办公室环境,但是,如果 他希望在开会之前见到切丽,他就要马上动身。

他提前半个小时赶到希望村教堂,在雷福德的车旁停下车子。很好,他想,他 们都在。他瞟了一眼手表。他是不是忘记时间更改过了?他来晚了?他匆忙赶到布 鲁斯的办公室。

敲过门后就走了进去。布鲁斯和雷福德有些尴尬地抬起头。屋内只有他两个。

“对不起,我想我是不是来得早了一点儿?”

“是的,巴克。”布鲁斯说,“我们先谈一会儿,咱们八点钟见面,好吗?”

“当然可以。我想找切丽谈谈,她在这儿吗?”

“她要晚一点儿才来。”雷福德答道。

“好的,我就在门外等她。”

“那么,首先,我要祝贺你。”布鲁斯说,“不管你作出什么决定,这的确是 个了不起的荣耀与成就。我想象不出有多少飞行员会拒绝这个职位。”

雷福德靠坐在椅背上。“的确如此。我没有花心思从这方面去考虑问题。我想, 我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布鲁斯点点头。“我想是的。你是想让我提一些建议,还是只想让我听一听? 显然,我会为你祈祷的。”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这样的话,我感到自己是多么的有限,雷福德。我知道你是想留在芝加哥, 但是你要弄清楚这个机会是否来自于上帝。我也希望能够永远留在这儿不走,但是 我好像感到上帝指引我去旅行,去建立更多像这样的小组,还要去访问以色列。我 知道,你留在这儿不单单是为了我,可——”

“这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布鲁斯。”

“这我也知道。但是,谁晓得我会在这儿待多久呢?”

“我们需要你,布鲁斯。我想,很显然,上帝叫你到这儿来是有原因的。”

“我想,切丽已经告诉你了,我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教师。”

“她已经告诉我了。她对此很感兴趣,而且,我也希望能够学习一些东西。”

“一般说来,教会是不允许让初信的信徒担任监督或者教师的职务的。可是现 在,我们别无选择。我本人实际上也是个刚刚人教的信徒。我敢肯定,你也会成为 优秀的教师,雷福德。问题在于我不能自私地坚持这样的看法,这次给总统当飞行 员的机会你要慎重考虑。可以想象一下,你可能对美国总统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噢,我不认为他与他的飞行员有多少接触的机会,如果不是完全没有的话。”

“他不接见自己的飞行员吗?”

“我怀疑这一点。”

“你要想到,总统会希望了解飞机每次飞离地面以后,都要将其性命交到他手 里的那个人的。”

“可以肯定,他不得不信任那些为他做出决定的人的。”

“所以,你肯定会有机会与总统接触的。”

雷福德耸耸肩膀。“可能。”

“菲茨休总统性格坚强,而且很有主见。有关失踪的事件,他一定也会感到某 种切身的威胁,而以私下进行察访的。想想吧,你会具有对自由世界的领导人宣讲 基督的特权呢。”

“我差点为这事丢了职业。”雷福德说。

“当然,你要寻找适当的场合。不过,总统本人也在这次事件中失去了几位亲 人。当人们问到他对这次事件的看法时,他是怎么说的?他的大意是说,这肯定不 是上帝所为,因为他一直信仰上帝。”

“你说这些,好像我顺理成章地要接受这份职务了似的。”

“雷福德,我不能替你做决定,但是我要求你记住:你并非仅仅是在对这个教 堂,对‘灾难之光’或对我效忠,关键是要对基督效忠。如果你不打算接受这个职 务,那你最好能够肯定,它不是来自于上帝。”

雷福德暗想,能够提出如此新颖的见解,这才像布鲁斯说的。“你认为,我是 不是应该告诉切丽或巴克。”

“我们都是在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布鲁斯答道。

“对了,”雷福德说,“我还想问一些其他的事情。在这个历史性的关键时刻, 你对爱情怎么看?”

布鲁斯突然显得有些不自在起来。“问得好,”他说,“我知道你为什么要问 这个问题。”

雷福德心想,这你未必知道了。

“我理解,你一定是感到孤独了。”布鲁斯想当然地说,“至少,你还有切丽 陪伴你,但你一定会感到如同我失去妻子之后所感到的那种扎心的空虚。我已经考 虑过在今后的七年中,是否要保持独身的问题。我不希望会有这样的生活前景,但 我知道我会很忙。说句心里话,我仍希望上帝会把某个人带到我的生活里来。当然, 眼下还太早。我很伤心,我会为我的妻子悼念很久,好像她已经死去。我知道她在 天堂里,但她对我来说是死去了。这些日子我感到格外孤独,几乎喘不过气来。”

布鲁斯向雷福德袒露着心迹,正像他自失去亲人之后一直在讲述的那样;雷福 德在无意中触到了朋友的痛处,他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他仅仅是为了切丽才提这个 问题的。她对巴克如此入迷,倘若这段交往最终没有结果,那么她是否可以接纳其 他的恋人——如果离基督重临还有几年时间?

“我只是从万无一失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雷福德解释说,“如果这时有 两个人陷入了爱情,他们该怎么办呢?《圣经》中有没有谈到这个时期的婚姻问题?”

“没有具体谈。”布鲁斯答道,“就我所知的确如此。但是,经文中也没有禁 止。”

“孩子呢?在目前的状况下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来是否谨慎?”

“我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布鲁斯答道,“在你这样的年纪,还要生孩子 吗?”

“布鲁斯!我并不指望再婚。我在考虑切丽。我不是说她现在有了哪些迹象, 但是……”

布鲁斯靠回到椅背上。“可以想象一下,”他说,“连初中都赶不上,更不要 说读高中和上大学了。即便如此,还要哺养教育这个孩子,让他(她)为末日的降 临作好准备。还要考虑到孩子的一生会一直担惊受怕,因为在末日的灾难期间,遭 遇突然死亡的可能性占到百分之七十五。”

布鲁斯用两手捧着脸,胳膊拄在桌面上。“的确如此。”他说,“我不得不慎 重地劝告她说,在做这件事之前一定要先祈祷,问一问心灵里面的声音。”

巴克不善于等人。他测览着布鲁斯的办公室外间那些书架上的书籍,显然,这 是前任牧师堆放那些非常用性参考书的地方。其中,有数十种关于《旧约》的深奥 难懂的书籍。巴克随便翻了一下,觉得有些枯燥。

后来,他翻到一本教堂两年前的相册。在b字头下面有一张布鲁斯·巴恩斯年轻 时留着长发的照片。照片上他的脸比现在丰满,面带着笑容,身边是妻子和孩子。 布鲁斯失去了一个多么宝贵的家庭啊!他的妻子容貌姣好,身材颇为丰腴,面上显 出一副真诚而略带倦容的微笑。

接下去一页,是失踪的前任牧师弗农·比灵斯博士一家。老牧师至少有六十五 岁上下;照片上还有他那娇小的妻子。孩子以及孩子们的配偶和眷属。布鲁斯说过, 老牧师全家人都失踪了。比灵斯牧师在相貌上颇有些亨利·方达的味道,眼角布满 了鱼尾纹,面带慈祥的笑容。他看起来是那种巴克喜欢结识的人。

巴克翻到相册的后面,找到了斯蒂尔一家。雷福德身穿制服,与他现在的相貌 颇为相近,只是头发不及现在这样灰白,面上也带有更多的鲜明的个性。还有艾琳。 他第一次见到她的照片。她的相貌显得活泼、开朗,如果相信眼下盛行一时的相片 心理学的话,那么一定会得出她对丈夫的依恋超过丈夫对她的依恋。她的躯体温柔 地向他倾斜着,而他挺身而坐,显得有些生硬。

小雷福德的照片也在上面,图片说明写道:雷米,10岁。他和他妈妈的照片上 都标有星号,雷福德的照片上则没有。切丽也没有星号,她的说明文字是这样写的: 18岁,斯坦福大学新生,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阿尔托。(没有单独的照片)

巴克翻到图例,知道星号是用来标志教会的成员的。巴克猜想,其余的只是星 期日来做礼拜。

巴克看了看手表,还有十分钟八点。他望了望窗外的停车场。斯蒂尔家的第二 辆车子也来了,与布鲁斯、巴克、雷福德的车子停在一起。他将手放到窗玻璃上, 挡住刺目的灯光,就看到切丽正坐在方向盘后面。十分钟已经来不及谈什么了,但 还够同她打个招呼。

巴克刚出了大门,就看见切丽从车里钻出来,急匆匆地朝教堂走来。“你好。” 他招呼说。

“哈,巴克。”她应了一句,但明显地缺乏热情。

“花还在垃圾箱里吗?”他搭讪说,希望能找到一点儿线索,跟上她的思路。

“的确,还在。”她说着,从他的面前擦身而过,径自去开门。他跟在她的身 后上了楼梯,穿过门廊,来到办公室的外间。

当她走过去敲布鲁斯办公室的门时,巴克说:“我想,他们可能还没有完。”

果然,布鲁斯也是这么说的,于是她道了一声歉,退了出来。切丽的表现再明 显不过了:她不想待在这儿,也不想朝巴克多看上一眼。她哭过,通红的面上还有 泪痕。他渴望能s她重归于好,可是他感到,眼下时机不对,而且他不得不学会适应 她的性格中的另一面。这里面肯定发生了某种误会,他也被牵连进去了。此时,他 除了设法探明其中的原委,什么也不能做。而要探明究竟,他不得不等待时机。

切丽抱起两臂,摇晃着翘起的二郎腿。

“看看我翻到了什么。”巴克说着,将那本相册递到切丽面前。切丽甚至没有 伸手去接。她在鼻子里哼了一声。

巴克将相册翻到b字头下,给她看布鲁斯和比灵斯两家人的照片。她突然变得温 柔了,接过相册认真看起来。“布鲁斯的妻子,”她轻声说,“还有,看看这些孩 子!”

“你们一家人也在里面。”巴克搭讪说。

切丽并不急着翻到s字头下,而是逐页翻看,仿佛在寻找她所认识的人。“他和 我一同上的高中。”她随口说着,“她和我曾在同个年级。舒尔茨夫人是我在读中 学三年级时的体育老师。”

当她终于翻到他们一家的照片时,禁不住悲从中来。她的两眼注视着照片,脸 部扭曲了,泪水溢满了眼眶。“雷米才十岁。”她费劲地说道。巴克不由自主地将 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她的身子变得僵直了。“请不要这样。”

“对不起。”他说着,立刻将手放开。

而就在此时,里面房间的门开了。“好啦,进来吧。”雷福德说。他注意到了 巴克的温顺态度和切丽的伤痛表情。他希望她没有向巴克发作。

“爸爸,看。”切丽说道。她立起身,把相册递过去。

雷福德看到照片时,他感到喉咙里猛地一阵发紧,深深地吸进了一口气。他痛 苦地叹了一声,这实在叫人受不了。他合上相册,递给巴克;而就在此时,巴克听 到布鲁斯的椅子发出吱嘎的响声。“你们几个在看什么?”

“就是这个。”巴克说,他朝布鲁斯晃了一下封面,想把它放回到书架上去。 可是,布鲁斯已经伸手来取。

“这是两年前的?”巴克加了一句。

“我们搬到这里来的一个月左右的时候。”雷福德说。

布鲁斯把相册翻到印有他们一家的相片的那一页,立在那里仔细地看了一会儿。 “你们一家也在里面吗?雷福德?”

“是的。”雷福德简单地答道。巴克注意到,他正设法让切丽进到里面。

会议开始了。布鲁斯先是充满热情地来了一个开场白,但很快就转入主题。他 从《启示录》翻到《以西结书》、《但以理书》,再翻回来,将有关的预言段落与 在纽约以及世界其他地区发生的失踪事件作了对比。

“今天,你们谁听了关于耶路撒冷的两位见证人的新闻?”

巴克摇了摇头,雷福德也作了同样的反应。切丽则毫无反应,她今天既没有作 笔记,也没有提任何问题。

“一位记者报导说,有六七位歹徒企图袭击这两个见证人。但是,歹徒们全都 被烧死了。”

“烧死了?”巴克问。

“谁也不知道火是从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引君入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颠覆之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