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两万里》

第十章 水中人

作者:外国科幻

说这话的人正是这船的船长。

尼德·兰听到这些话,立刻站了起来。侍者被掐得半 死不活,看见他的主人一招手,便蹒跚地走出去了,一点也 没有流露他对加拿大人的愤恨,这说明了船长在船上有很 高的威信。康塞尔不禁有点奇怪,我也吓得发愣,我们默默 等待这事的结局。

船长交叉着两手,靠着桌子的一角,注意地观察我们。 他不说话,是因为有顾虑吗?他后悔刚才不该用法语说那 些话吗?我们不妨这样设想。

我们谁也不想打破沉默,过了一会儿,他才用很镇定。 很感动人的声调说:

“先生们,我会说法语、英语、德语和拉丁语。我本来可 以在我们初次会见的时候回答你们,不过我想先认识你们, 然后再考虑。你们把事实经过复述了四遍,内容完全相同, 这使我肯定了你们的身份,我现在知道,偶然的机会使得 我碰见了负有出国作科学考察使命的巴黎博物馆生物学教 授彼埃尔·阿龙纳斯先生,他的仆人康塞尔以及北美合众 国海军部林肯号战舰上的鱼叉手、加拿大人尼德·兰。”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船长向我提的不是问题,我没有 必要回答。这人说法语一点不费力,没有任何土音。他用 的句子很正确,词汇很恰当,说的话流畅通达。可是我总感。 觉不出他是我的法国同胞。

他继续说下去,他这样说:

“先生,我现在才再一次来访问你们,你们一定认为我 耽搁得大久了。所以这样,是因为我知道了你们的身份以 后,要仔细考虑一下应该怎样对待你们,我很迟疑不决。最 为难的是你们在跟一个与人类不相往来的人打交道。你们 打乱了我的生活……”

“这不是故意的。”我说。

“不是故意的吗?”这个人把声音提高了一点回答,"林 肯号在海面上到处追逐我,难道是无意的吗?你们上这艘 战舰,难道不是故意的吗?你们用炮弹轰我的船,难道不是 故意的吗?尼德·兰师傅用鱼叉打我的船,难道也不是故 意的吗?" “我看得出在这些话里面,含有一种隐忍不发的愤怒。但 对于他提出的这些责问,我有个很有道理的回答,我就说:

“先生,您一定不知道关于您的问题在美洲和欧洲所引 起的争论。您不知道由于您的潜水艇的冲撞所发生的各种 意外事件,已经哄动了两个大陆。现在我不想告诉您,人们 为了解释那唯有您才知道其中奥妙的神秘现象所做的无数 假设。,但您要知道,林肯号一直追逐您到太平洋北部海面。 仍然认为是追打一种海怪,非把它从海洋中清除掉不可 呢。”

船长的chún上浮现出微笑,然后语气比较温和地回答:

“阿龙纳斯先生,您敢肯定你们的战舰不是去追击潜水 艇而只是追击海怪吗?”

这个问题使我很难回答,因为,法拉古舰长肯定是不会 迟疑的,他一定相信,消灭这类潜水艇和打击巨大的独角 鲸,同样是他的职责。

“先生,您要知道,”这个人又说,“我是有权利把你们当 作敌人看待的。”

我故意不回答。因为碰到蛮不讲理的时候,再来讨论 这类题目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犹豫了很久,”船长又说,“我没有任何义务接待你 们。如果我要撇开你们,我就不想再来看你们了。我会把 际们重新放在曾经作为你们避难所的这只船的平台上,就 当你们没有存在一样,只管潜入海中。难道我没有这样的 权利吗?”

“这也许是野蛮人的权利,”我答,“而不是文明人的权利."

“教授先生,”船长很激动地回答,“我不是你们所说的 文明人,为了我个人才能感觉到的理由,我跟整个人类社会 断绝了关系。所以我不服从人类社会的法规。希望您以后 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这些东西了。”

这话说得十分干脆。这人眼中闪出愤怒和轻蔑的光 芒,我看得出这个人的生活中一定有过一段不平凡的经历。 他不单把自己放在人类的法律之外,而且使自己绝对的独 立、自由,不受任何约束!既然人家在海面上和他交手都被 他打败了,谁还敢到海底下去追赶他呢?什么船能吃得消 他这艘潜水艇的冲击呢?不管钢板多么厚的铁甲舰,哪一 艘能吃得消它的冲角的一撞呢?没有一个人能质问他所做 的事。如果他相信上帝,如果他还有良心,那么只有上帝。 只有良心,是他可以依据的唯一公断人了。

以上的这些感想在我心中很快地闪过去,这个奇怪的 人当时默不作声,潜心思索,好像什么也不理会了。我既害 怕又好奇地注视着他,像俄狄浦斯①注视人面狮身怪一样。

经过长久的沉默以后,船长又开口了,他说:

“因此,我迟疑不决,但是我认为,我的利益是能够与人 类天生的那种同情心相一致的。既然命运把你们送到这里 来,你们就留在我的船上吧。你们在船上是自由的,但为了 换得这种自由——毕竟是相对的自由,我要你们答应我一 个条件,你们只要口头上答应就可以了。”

“先生,您说吧,”我答,“我想这条件一定是一个正直的 人可以接受的条件。”

“是的,先生,条件是这样。可能因为某种意外的事件, 我不得不把你们关在你们住的舱房里,关上几小时,或是关 上几天。我决不愿使用暴力,我希望你们在这种情况下,在 任何其它情况下也一样,要绝对服从。这样做,一切都由我 负责,与你们丝毫无关,因为我不要你们看见你们所不应度 看的。你们能接受这条件吗?"

这样看来,船上一定有很离奇古怪的事,这事是服从社 会法律的人不应该看的!那么,在我将来可能碰到的惊奇 事件当中,这一定是非同小可的一件。

“我们接受,”我答,“但是,先生,我要求您允许我向您 提一个问题,仅仅是一个。”

“说吧,先生。”

“您刚才说我们在船上可以自由,是不是?”

“完全自由。”

“我要问您,您所说的是怎样的自由?”

“就是往来行动、耳闻目见的自由,甚至于有观察船上、 一切的自由——某些特殊情况除外——就是跟我们(我的

同伴和我)享有同样的自由。”

显然的,我们彼此都没有领会对方的意思。我于是又 说:

“请原谅,先生,这种自由不过是国徒可以在监狱中走 动的自由!这种自由对于我们并不够。”

“可是,对这种自由你们应当感到满足了。”

“什么! 我们将永不能再见我们的祖国,我们的朋友, 我们的亲人吗!?”

“是的,先生,这不过是使您不再受那世俗的束缚罢 了。这种束缚,人们还以为是自由,抛弃了它,不至于像你们 所想象的那么难受吧!”

“好家伙!"尼德·兰喊道,“我决不能保证我以后不想 法逃走!"

“尼德·兰师傅,我井没有要您保证。”船长冷淡地回 答。

“先生,”我说,我不由自主地生气了,“您倚势欺人!太 蛮横了!”

“不,先生,这不是蛮横,这是仁慈!你们是我在战斗以 后的俘虏!那时,我只要说一句话就能把你们送到海底下 去,但是我留下你们!你们攻击过我!你们盗窃了世上任 何人都不应该知道的一种秘密,就是我一生的秘密!您以 为我会把你们送回那再不应该看见我的陆地上去吗?那永 不能!现在我所以要把你们留在这儿,并不是为了你们,实 在是为我自己!”

从这些话可以看出,船长是非常固执的,任何理由都改 变不了他的成见.

“先生,”我又说,“这样看来,您只是让我们在生死之间 抉择罢了。”

“正是这样."

“对于这样提出的问题,我的朋友们就没有什么话可说 了。”我说,”但我要声明,我们现在对于这只船上的主人并 不受任何诺言的约束。”

“先生,您并不受任何诺言的约束。”这个神秘的人回 答。

随后,他用比较温和的口气说:

“现在,请允许我说完我要跟您说的话。阿龙纳斯先 生,我了解您。其实, 您也许不至于和您的同伴一样,会抱 怨这个偶然把你们跟我的命运连结在一起的机会吧!在我 喜欢研究的书籍中,您可以找到您发表的那本关于海底秘 密的著作。我时常阅读这本书。地上的学问可以使您达到 的,在您的著作中已经达到了。但您还不是什么都懂,还不 是什么都看见过。教授,让我跟您说,您决不至懊悔您在我 船上度过的时光。您以后将到神奇的世界中游历。震惊、 奇怪,将是您心情中惯有的状态。,那不断呈现在您眼前的 奇异景象会使您百看不厌。我在下一次周游海底世界的时 候,(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谁知道?)又要在我跑过许多次的 海底下看见我曾经研究过的一切事物,那时您将变为我这 一次科学研究的同伴。从这一天起,您将进入一个新元素 的世界,您将看见世界上除了我和我的同伴之外任何人都 没有看到过的东西,由于我,我们的星球将把它最后的秘密 玄给您。”

我不能否认船长的这些话对我发生了很大的影响,正 好说中了我的心事;我暂时忘记了观看这些伟大的东西并 不能抵偿我们失去了的自由!我甚至于想搁下自由的问 题,留待以后再作打算。所以我只是这样回答他:

“先生,您虽然跟人类世界不相往来,但我想您还没有 公开否认人的情感。我们是被您好心收留在您船上的受难 者,我们忘不了您的好意。至于我,如果因为科学的关系可 以把自由忘记的话,那我很知道,我们两人的相遇可能给我 巨大的补偿。"

我想,船长是一定要跟我握手,借此表示我们的意见是 一致的。但他并不这样做。我真替他惋惜。

“最后一个问题。”当这个神秘的人物想退出去的时候, 我对他说。

“教授先生,您说吧。”

“我应当怎样称呼您呢?”

“先生,”船长回答,“在您来说,我不过是尼摩①船长, 在我来说,您和您的同伴不过是诺第留斯②号的乘客。”

尼摩船长喊人,一个侍者进来。船长用我听不懂的那 种语言吩咐了几句。然后他转身对加拿大人和康塞尔说:

“在你们的舱房里,正等着你们进餐呢,请你们跟着这 个人去."

“这个,我不拒绝!”鱼叉手回答。

于是康塞尔和他走出关了他们三十多小时的这间小房 子。

“阿龙纳斯先生,现在我们的午餐已经准备好了,让我 给您引路。”

“船长,我当然听您的吩咐。”

我跟在船长后面走,一出房门,便走上一条有电光照耀。 的走廊,像是船上的过道。约走了十多米以后,第二道门在 我们面前打开。

我于是走进了餐厅,餐厅内的摆设和家具都十分讲究小 餐厅的两端摆着镶嵌乌木花饰的高大橡木餐橱,在架子的 隔板上,有价值不可估量的闪闪发光的陶器、瓷器、玻璃制 品。金银制的餐具在由天花板倾泻的光线下显得辉煌夺 目,天花板上绘有精美的图画,使光线更加柔和而悦目。

餐厅的中间摆着一桌丰盛的菜。尼摩船长指给我坐的 位于。他对我说:

“请坐,请吃,您已经好久不吃东西了,请不要客气。”

午餐有好几道菜,全是海里的东西,其中有些荤菜,我 简直不知道它们的性质和出处。我承认这些食品都很好, 虽然有一种特殊味道,但我也吃得惯。这些式样不同的菜 看来都富于磷质,所以我想这一定全是海中的产物。

尼摩船长看着我。我并没有问他,但他猜到了我的心 事,他就主动地答复我急于要向他提出的问题。他说:

“这些菜大部分您以前都没见过。但您可以放心大胆 地吃,不必害怕。这些菜很卫生,而且富有营养。很久以 夹,我就不吃陆地上的食物了,我的身体也并不见得差。我 砌船员——个个都身强力壮——他们和我一样都吃这种食 品.

“那么,”我说,“所有的食品都是海产吗?”

“是的,教授,大海供应我一切必需品。有时我抛下拖 网,等网满得都要断了就把它拉上来。有时我到那看来人 没法去的大海中间打猎,我追逐那些居住在我的海底森林 中的野味。我的牛羊家畜,像尼普顿①的老牧人的一样,无 忧无虑地在那广阔的海底牧场上吃草。我在海底有一笔巨 大的产业,这产业是由造物主亲手播种的。”

我有点惊异,看着尼摩船长,我这样回答他:

“先生,我完全相信您的鱼网能供应这桌上的许多鱼 类,我也了解您如何在您的海底森林中打猎,但是我一点不 明白在您的菜单上,如何能有肉类——尽管很少?”

“先生,”尼摩船长回答,“我从来也不吃陆上动物的 肉。”

“不过,这是什么呢?”我手指着一个盘子里还剩下的几 块肉说。

“教授,您以为这是牛肉吗?其实它不过是海鳖的里 臀。这盘是海豚的肝,您或者要以为是炖猪肉。我的厨师 是一位很精干的炊事员,他善于保藏海中各种不同的产物。 猜尝一尝这些菜。这是一盘罐头海参,马来亚人说这是世 界上美味无比的食物。这是奶油糕,所用的奶是从鲸鱼类 的*头上挤出来的,糖是从北极海中的一种大海藻里提炼: 出来的。最后我请您尝这秋牡丹的果子酱,它的味道并不 亚于最蜜甜的果子酱。”

我一一尝过了,与其说是由于贪食,不如说是由于好 奇;同时尼摩船长讲他那不可思议的、似真似假的故事,使 我听得心醉神迷。他说:

“阿龙纳斯先生,这海, 这奇妙的、取之不尽的生命泉 源,不仅仅给我吃的,并且还给我穿的。现在您身上穿的衣 料是由一种贝壳类的足丝织成的,染上古人喜欢的绊红色。 又调配上我从地中海海兔类中取出的紫色。您在舱房中梳 洗台上看到的香料,是从海产植物提炼出来的。您睡的床 是侮中最软和的大叶海藻做的。您使的笔是鲸鱼的触须, 墨水是墨鱼或乌贼分泌的汁。现在海给我一切,正像将来 一切都要归还它一样!”

“船长,您爱海吧?”

“是的,我爱海!海是包罗万象的!海占地球面积的十 分之七。海的气息纯洁而卫生。在这汪洋浩瀚的大海中, 人们不是孤独的,园为他们感到在自己周围处处都有生命 在颤动;海之为物是超越的、神妙的生存之乘舆;海是动,海 是爱,正像你们法国一位大诗人所说的③,它是长存的生 命。的确,教授,自然界在海中也同样有动物、植物、矿物三 类。动物在海中可以大量地繁殖,主要的有腔肠动物四类, 节肢动物三类,软体动物五类,脊椎动物三类,即哺rǔ类,爬 虫类和成群无数的鱼类。鱼类是动物中无穷无尽的一目… 共有一万三千多种,其中只有十分之一是在淡水中。海是 大自然的仓库。可以说,地球是从海开始的,谁知道将来地 球不是归给于海呢!海中有无比和平的环境。海不属于压 迫者。在海面上,他们还可以使用他们的暴力,在那里互相 攻打,在那里互相吞噬,把陆地上的各种恐怖手段都搬到那 里。但在海平面三十英尺以下,他们的权力便达不到了,他 们的气焰便熄灭了,他们的成势便消失了!啊!先生,您要 生活,就生活在海中吧!只是在海中才有独立!在海中敌 不承认有什么主子:在海中我是完全自由的!”

尼摩船长正说得兴高采烈的时候,他忽然停住不作声 了。他是超出了他惯常的沉默,还是说得过多了呢?霎时 间,他踱来踱去,情绪很激动。过了一会儿,他的神经安静 下来,他的面容又现出惯常的冷淡神气,他转身对我说:

“现在,教授,如果您愿意参观我们的诺第留斯号,我愿 意为您效劳,我领您看去。” 失落的星辰扫校 亦凡公益图书馆(shuku.net)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底两万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