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两万里》

第二十一章 在陆地上的两天

作者:外国科幻

我一脚踩在地上,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深刻印象,尼 德·兰拿脚试着踢一踢土地,好像要占有它似的。其实,我 们作“诺第留斯号的乘客”——照尼摩船长的说法,实际上 是诺第留斯号船长的俘虏——也不过仅仅两个月。

几分钟后,我们和岛岸只有枪弹射程的距离了。土地 差不多完全是由造礁珊瑚沉积形成的,但有些干涸了的急 流河床,间杂有花岗石的残余,说明这岛的形成是在原始的 太古时期。整个天际都由令人赞美的森林帘幕遮掩起来。 许多高大的树——其中有些树干高达二百英尺——由葛藤 把它们彼此连接起来,看来真像和风摇摆着的天然吊床呢。 这是合欢树、无花果树、火鸟树、麻栗树、木芙蓉、班达树、棕 树,枝叶茂盛的混杂起来.在这些树的青绿窟窿下.在它们的 的齿形树干脚边,丛生许多兰科、豆科、蕨科植物。

可是,加拿大人并不注意巴布亚土生植物的美丽品种, 他抛开了美丽的,去追求实际有用的。他看见一棵椰子树, 打下树上好几个椰子,劈开来,我们喝了里面的汁、吃了里 面的肉, 心中感到满意,这正说明了我们对于诺第留斯号船 上家常饭食的不满。

“好吃得很!”尼德·兰说。

“味道真美!”康塞尔回答。

“我想,”加拿大人说,“我们把这些果品带回船上去,您 那个尼摩不至于反对吧?”

“我想他不至于反对,”我回答,“不过他一定不吃。”

“活该他没口福!”康塞尔说。

“我们倒可以多吃了!”尼德·兰回答,“因为那样剩下 来的才更多。”

“我告诉您一句话,尼德·兰师傅,”我对这个鱼叉手 说,他又要打另一棵椰子树了,“椰子是好吃的东西,但不要 马上把小艇都装满了椰子,先考察一下岛上是否还出产别 的东西,一些又好吃又有用的东西,这才是聪明的办法。譬 如新鲜的蔬菜,诺第留斯号船上的厨房一定很欢迎。”

“先生说得有理,”康塞尔回答,“我提议把我们小艇分 成三部分,一部分放水果,一部分放蔬菜,一部分放猎物。 可是一直到现在,连野味的影子还没有看见呢."

“康塞尔,对刊·么都不应该失望。”加拿大人回答。

“那么,我们继续走吧,”我说,“不过眼睛要留神,要四 处张望。虽然岛上看来没有人居住,但很可能有些生人,他 们对于猪物性质的看法可能跟我们不同!肌

“嘻:嘻! 尼德·兰发出怪声,摆动着上下两颚的牙 床,作出意义明显的表示。

“尼德·兰,您怎么啦——”康塞尔喊。

“说真的,”加拿大人回答,“我现在开始懂得人肉味的 诱惑力了!”

“尼德!尼德!您说的什么?”康塞尔问,“您,吃人肉 的动物!那我,跟您住在一个舱房,在您身边,简直性命都 不安全了!难道我会一天醒来, 身子被咬去了一半吗?”

“康塞尔好朋友,我很喜欢您:,但不到紧要关头我不吃 你."

“这我不敢相信——”康塞尔回答,“快打猎去!我一定 要打到一些猎物来满足这吃人肉的人的口腹,不然的话,总 有一天早晨,先生只能看见他仆人一块一块的肉来服侍他 了。”

当我们彼此说笑话,交换一些意见的时候,我们穿人了 森林的阴沉的穹窿下,只有两小时的功夫,我们四面八方都 走遍了。

偶然的意外满足了我们的心愿,使我们找到了许多可 食的植物,其中一种是热带地区最有用的产品,它成了我们 船上所没有的宝贵食物。我说的是面包树,在格波罗尔岛 上,这种树非常多,我特别留心那没有核仁的一种,马来亚 语管它叫“利马”。

这种树跟别的树不同的地方是它的树干笔直,有四十 英尺高。树顶十分美丽,作环形,由耳珠很多的阔大树叶组 成,在一个生物学家看来,充分地显示出这是“面包果树”, 很运气的是这树在马斯卡林群岛已经移植成功了。在团团 的青绿丛中,垂下粗大的球形果子,约一分米大,外表凹凸 不平,好像六角形。这是大自然恩赐给不产麦地区的有用 植物,不用耕种,一年中有八个月都结面包果供应人们。

尼德·兰很熟悉这些面包果。他从前在多次旅行中已 经吃过了,他很知道怎样调制这种可吃的东西。所以看见 这些果子,马上就引起他的食慾,他再也忍耐不住了。

“先生,”他跟我说,“如果我不尝一尝这面包树的面条 子,真要急死我了!”

“尝尝吧,尼德·兰好朋友,您随意尝吧。我们是到这 里来获得经验的,那我们就试试看吧。”

“那费不了很多的时间."加拿大人回答。

他于是拿了火镜,利用阳光,把干树枝点着,火光熊熊 燃烧起来了。这个时候,康塞尔和我选了面包树上最好的 果子摘下来。有些还没有到足够成熟的程度,厚的表皮上 蒙了一层白肉,但很少带纤维。其他的大多数变黄了,有粘 性了,只等人去摘了。

这些果子并没有核仁。康塞尔拿了十二三个给尼德。 兰,他把它们切成厚片,放在红火上,当他切片的时候,总是 说:

“您瞧吧,先生,这面包是多么好吃呢!”

“特别是我们很久都没有吃面包了!”康塞尔说。

加拿大人又说:“甚至于可以说,这并不是平常的面包, 而是美味的糕点。先生,您从来没有吃过吗?”

“没有吃过,尼德。”

“那么,您快作准备,来尝尝这别有风味的东西吧。如 果您吃了不再要的话,那我就不是天字第一号鱼叉手了。·

几分钟后,果子向着红火的部分已经完全烤焦了。里 面露出白粉条,好像又软又嫩的面包屑,吃起来像百叶菜的 味儿。

应当承认,这面包很好吃,我很喜欢吃。

“可惜这样一种好面团不能长久保持新鲜,””我说/孜 想用不着拿回船上去作贮藏的食品了。”

“真的吗,先生!”尼德·兰喊,“您是拿生物学家的身份 来说这话;但我要拿制面包人的身份来作事。康塞尔,您去 摘取这些果子,我们回去的时候可以带走。”

“您怎样把这些果子制作起来呢?”我问加拿大人。

“拿这果子的淀粉泥制成发面团,那就可以长久保存, 不至于腐败。当我要食用的时候,到船上厨房里一烤使得, 虽然有些酸味,但您一定觉得它很好吃。”

“尼德·兰师傅,那么,有了这面包,看来我们是不短什 么了吧?……”

“还短些东西,教授,”加拿大人回答,“还短些水果,至 少还短些蔬菜!”

“我们找水果和蔬菜去。”

当我们摘完了面包果,我们就去寻找,要把我们的“地 上”午餐丰富完备起来。

我们的寻找并没有白费功夫,到中午左右,我们得到大 量的香蕉。这种热带地方的美昧产物,长年都有,马来亚人 叫它们“比桑”,意思是生吃,不必熟煮。跟香蕉一起,我们 又得到味道很辛烈的巨大雅克果,很甜的芒果和大到难以 相信的菠萝。这次采水果费了我们一大部分时间,但成绩 很好,并没有什么可惋惜的。

康塞尔总是随着尼德·兰。鱼叉手在前走,当他在树 林中走过的时候,他手法熟练,总能采到很好吃的果子,把 贮藏的食品更加丰富起来。

康塞尔问:“尼德·兰好朋友,我们再也不短什么了 吧?”

“嗯!”加拿大人表示不耐烦地说。

“怎么!您还不满足吗?”

“所有这些植物都不能成为正式的整餐,”尼德·兰回 答,“那是整餐最后的莱,那是餐后的点心。可是汤在哪儿 呢?肉在哪儿呢?”

“对呀,”我说,“尼德答应我的排骨,看来很成问题了。”

“先生,”加拿大人回答,“打猎不但没有结束,而是还没 有开始呢。耐心些!我们一定可以碰到一些有羽毛的动 物,如果这一处没有,另一处一定有……”

"如果今天碰不着,明天一定可以碰着,”康塞尔补充 说,“因为我们不应走得过远。我要提议回小艇中去了."

“什么!就要回去了!”尼德·兰喊。

“我们在黑夜到来之前一定要回去."我说。

"那现在是什么时候呢?"加拿大人问。

“至少是午后两点了。”康塞尔回答。

“在地上过的时间真快呵!”尼德·兰师傅带着惋惜的 叹声说。

“走吧。”康塞尔回答。

我们从林中穿回来,我们又得到了新的食品,因为我们 临时又采摘了菜棕搁果,这果一定要到树顶上去采,我认出 是马来亚人叫做“阿布卢,的小豆,以及上等品质的芋薯。

当我们到了小 艇,我们带回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可是 尼德,兰觉得他的食物还不够。算他走运,他又得了些东 西。在我们上小艇的时候,他看见好几棵树,高二十五英尺 至三十英尺,属于棕搁一类。这些树跟面包树一样有用,一 样宝贵,正是马来亚地方最有用的产物之一。这是西米树, 是不用种植就生长起来的植物,像桑树那样,由于自己的嫩 枝和种子,不需人工,自然繁殖滋长。

尼德·兰知道对付这些树的方法。他拿出斧子,挥动 起来,不久就把两三棵西米树砍倒在地下,从洒在叶上的白 粉屑来看,这几棵树是很成熟了。

我看着他砍树,与其说是拿饿肚人的眼光看,不如说是 拿生物学家的眼光看。他把每一根树干剥去一层厚一英寸 的表皮,表皮下面是缠绕作一团的结子所组成的长长纤维 网,上面就粘着胶质护膜般的细粉。这粉就是西米,就是作 为美拉尼西亚居民粮食的主要食物。

尼德·兰此刻只是把树干砍成片,像他砍那要烧的劈 柴一般,准备将来提取树干上的粉,让粉通过一块薄布,使 它跟纤维丝分开,把它晾在太阳下,让水汽干了,然后把它 放在模中,让它凝固起来。

到了下午五点的时候,我们装上我们所得的财富,离开 了这岛的海岸,半小时后,我们的小艇又靠在诺第留斯号旁 边了。我们到船上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出来。这只巨大钢 铁板的圆锥筒好像是没有人管,被抛弃了的一般。我们把 食物搬上去之后,我就下到我的房间中。我看见晚餐已经 摆在房中。我吃了饭,便睡觉。

第二天,1月6日,船上没有什么消息。内部没有一点 声响,没有一点生气。小艇仍然停在诺第留斯号旁边,就在 我们昨天搁下它的地方。我们决定再到格波罗尔岛上去。 尼德。兰希望在打猎方面,今天能比昨天运气好一点,他想 到树林的另一部分去看一下。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小艇上了。小艇因有 向岛岸冲击的海浪推送,不一会就到了岛上。

我们下了小艇,走上陆地,我想让加拿大人凭直觉来带 路或者好一些,因此,我们跟在尼德·兰后面,他的长腿走 得很快,时常把我们抛在远远的后面。

尼德·兰沿着海岸向西走了一会儿,涉水渡过一些急 流,到了高地平原,边缘上尽是令人赞美的树林。有些翠乌 在水流边飞来飞去,但它们不让人接近,见人来就飞走。由 于它们的小心警惕,我明白这些飞禽是很知道怎样对付我 们这些两足动物的,我于是得到结论,即使这岛上没有居 民,至少也是常有生人到岛上来。

穿过了一片相当广大的草原,我们来到一座小树林的 边缘,林中有许多禽鸟飞舞歌唱,显得生气洋溢。

“这还不过是一些禽鸟呢。”康塞尔说。

"但里面也有可吃的呢!"鱼叉手回答。

“没有,尼德好朋友,”康塞尔回答,“因为我看见那里仅 有一些鹦鹅."

,‘康塞尔好朋友,”尼德·兰严肃地回答,“对没有别的 东西吃的人来说,鹦鹉就等于山鸡。”

“再说,,,我说,“这种鸟烹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在陆地上的两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底两万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