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两万里》

第二十二章 尼摩船长的雷

作者:外国科幻

我们向树林方面看去,但没有站起来,我的手正拿食物 向嘴里送就停住了,尼德·兰的手也正好把东西放到嘴中 就不动了。

康塞尔说:"一块石头不能从天上掉下来,不然的话,就 应该叫它为陨石了。”

第二块石头,加工的圆形石头,又落下来,把康塞尔手 中好吃的一块山鸠腿肉打落了,这证明他的看法更有道理, 需要我们注意。

我们三人全站起来,把枪扛在肩上,准备立即回答这次· 突然的攻击。

“是一些猿猴吗?”尼德·兰喊。

“可以说是,”康塞尔回答,“他们是野蛮人①。”

“回小艇去。”我说,同时向海边走。

果然,我们必须向后退走,因为有二十来个土人,拿着 弓箭和投石器,从遮住了右方天际的丛林边缘出来,相距不 过一百步左右。

我们的小艇停在离我们二十米远的海上。

这些土人并不快跑,慢慢走来;可是他们做种种表示故 意的动作。石块和弓筋像雨点一般打来。尼德·兰不愿意 放弃所有的食物,不顾近在眼前的危险,一边拿野猪,一边 拿袋鼠,相当快地把食物收拾起来。

两分钟后,我们就到了滩上。把食物和武器放在小艇 里,将小艇推人海中,安上两支桨,这是一瞬间的事。我们 还没有划到二百米远,一百左右的土人大喊大叫,指手画脚 地一直走到水深至腰间的海水中。我小心地看,以为这些 土人的出现一定要把诺第留斯号船上的一些人引到平台上 来观看。可是没有;这只庞大的机器船睡在海面上,完全看 不见人的踪影。

二十分钟后,我们上了船。嵌板是开着的。把小艇放 好后,我们又回到了诺第留斯号的里面来了。

我走人客厅,听到有一些乐声发出。尼摩船长在那里, 他正弯身向着他的大风琴,沉浸在音乐的极乐情绪中。

“船长!”我对他说。

他好像没有听见。

“船长!”我叉说,同时用手去碰他。

他身上微微发抖,回过身来对我说:

“啊!是您,教授。很好,你们打猎好吗?你们采得很 多的植物吗?”

“是的,很不错,船长,”我回答,“不过我们很不幸,带来 了一样两腿动物,这些动物就在附近,我觉得很不放心。”

“什么两腿动物哪?,

“是一些野蛮人呢。”

“一些野蛮人!”尼摩船长带着讥讽的语气说,“教授,您 脚一踏在这地球的陆地上便碰见野蛮人,您觉得奇怪吗? 野蛮人,地上尹。一处没有野蛮人呢?而且您叫他们为野蛮 人的,一定比其他的人还坏吗?”

“不过,船长……”

“在我个人来说,先生,我到处都碰见野蛮人。”

“那么,”我回答,“如果您不愿意在诺第留斯号船上接 待他们的话,我请您注意,想些办法。”

“您放心吧,教授,这事用不着您担心。”

“可是土人的人数很多呢。”

“您估计他们有多少?”

“至少有一百左右。”

“阿龙纳斯先生,”尼摩船长回答,他的手指又搁在大风 琴的键子上了,“就是巴布亚所有的土人都齐集在这海滩 上,诺第留斯号一点也不怕他们的攻击!”

船长的指头于是又在风琴键盘上奔驰了,我看他只是 按黑键,这使他弹出的和声主要是带苏格兰乐曲的特色。 ·不久他就忘记了我在他面前,沉浸在一种美梦幻想中,我不 敢去惊动他,打搅他。

我又回平台上来。黑夜已经来临,因为在这低纬度的 地区,太阳落下得很快,并且没有黄昏的时候。我看那格波 罗尔岛很是模糊不清。但有许多火光在海滩上闪耀,证明 这些土人不想走开,守在那里。

我一个人这样在平台上留了好几个钟头,有时想着这 些土人——但并不特别怕他们,因为船长的坚定不移的信 .心影响着我——有时忘记了他们,欣赏这热带地区的夜间 的美丽景象。我的思想飞向法国去了,好像跟着黄道十二 宫的星宿一齐去似的,这些星是有好几个钟头照着法国的。 月亮在顶上星辰中间辉煌照耀,我于是想到,这座忠实殷勤 的地球卫星要在后天回到相同的这个地方来,掀起这些海 波,使诺第留斯号脱离它的珊瑚石床。到夜半左右,看见沉 黑的海波上一切都很平静,同时海岸的树下也一样没有声 息,我就回到我的舱房中,安心地睡去。

一夜过去,没有不幸事故发生。巴布亚人可能由于单 单看见搁浅在海湾中的大怪物,便不敢前来,因为嵌板仍然 开着,他们很容易走进诺第留斯号里面来。

早晨六点一一:月8日——我又走上乎台。早晨的阴 影散开了。格波罗尔岛从消失的雾气中露出来,首先露出 海滩,然后现出山峰。

土人守在那里,比昨天的人数更多了,大约有五六百人 左右。有些土人乘着低潮,来到珊瑚石尖上,离诺第留斯号 约四百米远。我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他们是真正的巴布 亚人,身材高大,体格魁伟,前额宽大高起,鼻子粗大,但不 扁平,牙齿洁白。他们像羊毛一般的头发作红颜色,披散在 漆黑发亮的、像非洲纽比人一般的身躯上。他们的耳垂子, 割开了和拉长了,挂着骨质的耳环。这些土人通常是光着 身子,不穿衣服。我看见他们中间有些女人,从腰至膝穿一 件真正草叶做的粗糙裙子,上面用一根草带子系起来。有 些头领脖子上带着一个弯月形的饰物和红白两色的玻璃编 成的项链。差不多全体上人都带了弓、箭和盾,肩上背着象 网一类的东西,网中装满他们能巧妙地用投石机投出来的 溜圆石块。

其中一个头领走到相当接近诺第留斯号的地方,很叙 心地考察这只船。他好像是一个高级的“马多”①,因为他 披着一条香蕉树叶编的围巾,中边上织成花样,并且染了很 鲜明的颜色。

我可以很容易击毙这个土人,因为他站在很近的地方; 但我认为等待他表示出真正故意的攻击行动之后,再还手 才对。

在整个低潮期间,这些土人在诺第留斯号周围转来转 去;但他们并不大声喧闹。我常常听到他们一再说“阿洗” 这句话,从他们的手势来看,我懂得他们是要我到岛上去, 但我想对他们这个邀请还是谢绝的好。

所以这一天小艇不能离大船了,使得尼德·兰师傅很 是失望,他不可能补足他所要的食物了。这个手巧的加拿 大人于是利用他的时间,来准备他从格波罗尔岛上带回来 舶肉类和面粉。至于那些土人,在早晨十一点左右,当珊瑚 石尖顶开始在上涨的潮水下隐没不见时,都回到岸上去了。 但我看见他们在海滩上的人数大量增加了。大约他们是从 邻近小岛来的,或者就是从巴布亚本岛来的。不过我还没 有看到一只上人的独木舟。

我因为目前没有什么可做的,就想到要在这些清澈的 海水中去捞捞看,好像水里面有丰富的贝壳类、植虫类和海 产植物。并且今天又是诺第留斯号在这一带海面停留的最 后一天了,因为照尼摩船长的诺言,在明天潮涨的时候,船 就要浮出去了。因此我叫康塞尔,他给我拿了一个轻便的 小捞器,就像拿来打牡蛎的捞器一般的网。

"那些野蛮人呢?”康塞尔问我,“不怕先生见怪,我觉得 他们并不十分凶恶!”

“可是他们要吃人的,老实人。”

“一个人同时可以是吃人肉的又是老实的,”康塞尔回 答“就像一个人同时可以是贪食的又是诚实的一样,彼此 中不对立。”

“对!康塞尔,我同意你的说法,他们是吃人肉的诚实 人,他们是老老实实地吃俘虏的肉。不过我不想被他们吞 食,即使是老老实实的吞食,我也不愿意。我要时时警戒, 十分小心,因为诺第留斯号的船长好像一点不注意,不加防 范。现在我们动手捞吧。”

在两个钟头内,我们打鱼进行得相当活跃,但没有打到 罕见的珍品。打捞器里面装满了驴耳贝、竖琴贝、河贝子, 特别又打到了我今天才看见的最好看的糙鱼,我们又打了 一些海参,产珍珠的牡蛎和一打左右的小鳖,这些都打来作 为船上的食用品。

但是,在绝对的无意中,我却找到一件珍奇品,我应该 说,找到一件自然变形的珍品,这种东西最不容易碰见。康 塞尔把打捞器放下去又捞起来的时候,器中装满很平常的 各种贝类,他忽然看见我的胳膊很快伸进网里面去,取出一 个贝壳来,发出贝类学家的喊声,即是说,发出人类喉咙可 以发出的最尖锐的喊声。

“哎!先生怎么啦?”康塞尔问,他非常惊怪,“先生被咬 了吗?”

“没有,老实人,我实在愿意用我的一个指头来换取我: 的发现呢。”

“什么发现呢?,

“就是这个贝壳。”我手指着我的战利品说。

“但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斑红橄榄贝,橄榄贝属,节鳃 图,腹足纲,软体类门……”

“对,康塞尔,但这个橄榄贝纹跟普通的不一样,不是从 右往左卷过来,而是从左往右转过去."

“可能吗?”康塞尔喊道。

“一点不错,老实人,这是一个左卷贝!”

“一个左卷贝!”康塞尔重复说,他心跳动着。

“你看一看这贝壳的螺旋纹便明白了。”

“啊!先生可以相信我,”康塞尔说,用发抖的手拿着这 珍贵的贝壳,“我从没有感到像现在这样的一种情绪呢!”

这实在是可以使人情绪激动的!正是,像生物学家所 观察到的一样,由右向左是自然的法则。天体的行星和它 们的卫星公转和自转的运动,都是从右向左转。人类使用 右手的机会比使用左手为多,因此,人类的工具和器械、楼 梯、锁钥、钟表的法条等,都配合成由右向左来使用的。大 自然对于贝类的卷旋螺纹,通常也是按照这个法则。贝类 纹基本是右转的,很少有例外,偶然有贝纹是左转的。,爱好 的人便以黄金的重阶来收买了。

康塞尔和我因此都在欣赏我们所得的宝贝,完全陶醉 了,我正欣幸我们的博物馆又可以多一件珍品了;忽然一个 土人投来一个石子,不幸地把康塞尔手中的珍品打碎了。

我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喊声!康塞尔拿起我的枪,对准 在十米外挥动投石机的一个土人,就要打。我正要阻止他, 但他的枪弹已经放出去了,粉碎了挂在土人胳膊上的护身 灵镯。

“康塞尔!“康塞尔!”我喊。

“怎么啦!先生没有看见这个土人开始攻击了吗?·

“一个贝壳不能跟一个人的性命相比!”我对他说)

“啊!混蛋东西!”康塞尔喊,“他就是打碎我的肩骨,我 觉得也比打碎这贝壳好一些!”

康塞尔说的是老实话,不过我不赞同他的意见。可是 目前的情形已经很不对了,这一点我们还没有觉察到。这 时,有二十多只独木舟正围绕着诺第留斯号。这种独木舟 是中空的树身做的,很长,很窄。为了便于行驶,配上两条 浮在水面的竹制长杆,使舟身可以平衡不倾斜地摆动。独 木舟由半光着身体、巧妙使用自由桨板的上人驾驶,我看见 他们驶向前来,心中不能不害怕起来。

很显然,这些巴布亚人已经跟欧洲人有过来往,他们见 过而且能够识别欧洲人的船只。但我们这只躺在湾中的钢 铁圆锥,没有桅槁,没有烟突,他们会怎么想呢?他们一定 认为这是没有一点好处的坏东西,因为他们首先站在距离 相当远的地方,不敢近前。可是,看见船停住不动,他们渐 渐恢复了信心,想法子跟船熟识。正是这种要求熟识的行 动,人们应加以阻止。我们的武器没有砰砰的声响,对于这 些土人只能有一种很平常的效力,因为他们所害怕的是宏 大的炮声,雷电的危险虽然在闪光而不在声响。但如果没 有隆隆的轰击,也很少有人害怕。

这时候,独木舟更逼近诺第留斯号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尼摩船长的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底两万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