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两万里》

第二十章 北纬47度24分

作者:外国科幻

西经17度28分在这次大风暴之后,我们的船被抛到 东方去了。在纽约或圣劳伦斯河口附近陆地逃走的一切希望都消灭了。可怜的尼 德十分失望,他像尼摩船长一样孤独,不理人。康塞尔和我,我们再不离开,时 常在一起。

我上面说过,诺第留斯号躲到东方去。更正确一点,我应当说是躲到东北方 去。几天来,它有时在水面上漂流,有时在水底下行驶,在航海家十分惧怕的浓 雾中间沉浮不定。

这些浓雾的发生主要由于冰雪融解,使大气极端潮湿。有多少船只在这一带 海中找寻岸上模糊不清的灯火的时候就沉没了!有多少灾祸由于这些阴暗的雾气 造成!在那些暗礁上,回潮的声音被风声所淹没,因而多少船只未能避免触礁的 厄运,在船只之间,尽管它们有表示方位的灯光,尽管它们鸣笛相告,敲钟报警, 仍然发生了多少次相撞。

所以,这一带海底的情形真像是一所战场,战败者静默地躺在那里。有一些 已经朽烂了,另一些还崭新,它们的铁制部分和铜质船底反映出我们探照灯的光 辉。这些船只中间,有多少在统计表中特别指出的危险地点——种族角、圣·保 罗岛、美岛峡、圣·劳伦斯河口,连同它们的船员,它们的乘客,一齐沉没了!

5月15日,我们是在纽芬兰岛暗礁脉的极南端。暗礁脉是海水冲积的结果, 是一大堆有机体的渣滓残骸,它们被大西洋暖流从赤道一路输送过来;或被寒流 夹带,从北极沿美洲海岸流下来。这里还累积起由那冰雪的崩裂冲刷下来的漂流 石岩。这里形成了戍亿成万死亡的鱼类,软体类或植虫类的骸骨堆积常纽芬兰岛 暗礁脉间,海水并不很深,大约至多不过几百米。但向南一点,海底就突然下陷, 形成一个深三千米的涧穴。在这里,暖流就扩大了,它的水流完全散开了。它的 速度减低,它的温度下降,它变为海了。

被诺第留斯号驶过所惊吓的鱼类中间,我举出硬鳍海兔;身长一米,脊背灰 黑,肚腹橙黄,它对于夫妻爱情很是忠实——它虽然给自己的同类作了榜样,但 并不被同类所模仿,有一条身材长大的油尼纳克鱼,是一种翡翠色的酥鱼,味道 很美。有眼睛圆大的卡拉克鱼,头有点像狗的脑袋。

有奇形鲫鱼,像蛇一样,是卵生的鱼。有弹形虾虎鱼,或河沙鱼,长两分米, 黑色。有长尾鱼,尾很长,发出银色的光辉,是速度很快的鱼,一直可以跑到极 北的海中去。船上鱼网也打到一条大胆、勇敢、强悍、多肉的鱼,这鱼头上有刺, 鳍上有针,是长二至三米的海中蝎子,它是奇形鲫鱼、鳕鱼和鲑鱼的死敌;它是 北方海中的刺鳝鱼,身上多瘤,栗子色,鲸红色。诺第留斯号的打鱼人费了些工 夫才把这鱼捉到手:这鱼由于鳃盖结构特殊,接触干燥的空气后呼吸器官们得保 全,因此它离开海水,还可以活一些时候。

我现在举出一些丛鱼,这是在北极海中长久陪伴着船只的小鱼。银白尖嘴鱼, 是大西洋北部特产的鱼,还有“位斯加斯”笠子鱼。我看见了鹰鱼类,这是鳌鱼 的一种,它们特别喜欢居住在这一带水中:在这纽芬兰岛暗礁脉上,简直是看不 完;打不荆人们可以说,这些鳌鱼是山中的鱼,因为纽芬兰岛不过是一座海底大 山。当诺第留斯号从它们拥挤的队伍中间打开一条道路的时候,康塞尔不能不说 出这话来:“呀!鳖鱼哩!”他说,“我以为鳖鱼是跟蝶鱼和靴底鱼一般板平的 呢?"“你大天真了!”我喊道,“鳖鱼只在杂货铺中是乎板的,那是人家把它们 割开了摆出来的。但在水里面,它们跟鳏鱼类一样,是纺锤形的鱼,完全便于水 中穿行。”

“我相信是这样,先生,”康塞尔回答,“这么多!乌云一般!蚂蚁窝一般!”

“唆!我的朋友,如果没有它们的敌人笠子鱼和人类,它们可能更多呢!你 知道在单单一条母鳖鱼身上有多少卵吗?"“我们尽量地说吧,”康塞尔回答, “五十万。”

“一千一百万,我的朋友。”

“一千一百万,除非我亲自计算过,否则我决不能相信。”

“康塞尔,你算去吧。你可能更快地相信我的诺了。本来,法国人,英国人, 美国人,丹麦人,挪威人,打鳖鱼都是上千上万打的。消费鳖鱼的数量是巨大无 比的,如果不是这种鱼有这样惊人的繁殖力,海中早就没有它们了。比如单单在 英国和美国,有五千只船由七万五千水手驾驶,专供打鳖鱼之用。平均每一只船 可以打到四万条,一共就是二十万条。在挪威沿海的情形也一样。”

“好,”康塞尔回答,“那我相信先生的活。我不去算它们了。”

“算什么呢?”

“就是那一千一百万只卵。但我要特别提一句——”“特别提什么?"“就是, 如果所有的卵都能成长,那么四条母鳌鱼即可以供应英国、美国和挪威了。"当我 们掠过纽芬兰岛暗礁脉时,我看得很清楚每只船放下来的十来根长钓丝,上面装 有二百个钩饵,每根钓丝的一端用小锚钩住,由固定在浮标上的线把它拉在水面 上。

诺第留斯号在这水底线网中间很巧妙地驶过去。

“占在许多船只往来的这一带海中停得不久,它直往北纬42度上驶。那是跟 纽芬兰的圣·约翰港和内心港在同一纬度,内心港是横过大西洋海底电线的终点。

诺第留斯号并不继续往北,它向东驶,好像它要沿着海底电线,作为电线柱 的暗礁高地驶去;这些高地经过多次的探测,高低起伏都有很确切的记录。

那是5月17日,距内心港约五百海里,在二千八百米深的地方,我看见放在侮 底下的电线。康塞尔,我没有预先告诉池,看见电线,起初认为是一条巨大的海 蛇,打算按照他平常的方法,把它分类。但我很快使这老实人明白过来,同时为 安慰他的苦恼起见,我给他谈了这条海底电线装设的特殊过程。

第一条海底电线是在1857年和1858年间装设的,但传达了四百次左右的电报 后,就不能用了。1863年工程师们制造一条新线,长三千四百公里,贡四千五百 吨,由大东方号装运。但这次的装设又失败了。

可是5月25日,诺第留斯号下降到三千八百三十二米深的地方,就是在装设失 败、电线中断的地点。这地点距爱尔兰海岸六百三十八海里。当时人们查出下午 两点跟欧洲的电报交通就中断了。船上的电气工人决定把线拉上来之前,先把它 割断,晚上十一点,他们把损坏部分的电线拉上来。他们重新做了一个连络和接 线,又把线放到海底去。

可是过了几天,线又断了,并且不可能把它从海底收回。

美国人并不因此就失望。倡办海底电线的人,大胆的西留斯·费尔提,把自 己的全部财产投到里面去,同时,又发出募股新办法。新股款立即募足。另一条 海底线在最优良的条件下装备起来。伶电的钢丝包在胶皮里面,完全绝缘,先由 纤维做的带子缠裹,周密保护,外面再用金属套管包起来。大东方号于1866年7月 13日开出,到海上装设电线。

装设进行相当顺利;可是发生了意外事件。有好几次,把线放开来装的时候, 电气工人检查出线上有新钉进去的人钉目的在损毁里面的铜丝,使它不能传电。 安德生船长,他的宫佐,他的工程师,一道开会,考虑这事,他们贴出布告说, 如果罪人当时在船上被拿获,他将不经审判,立即投入海中。自后,这种犯罪行 为就不再发生。

7月23日,大东方号把海底线装到了只距纽芬兰岛八 i公里的时候,人们从 爱尔兰打电报给它,说普鲁土和奥地利在萨多瓦战事后已经成立了停战协定。17 日,它在浓雾中安装到内心港。海底电线的工作顺利地完成了。第一封海底电报 是青年的美洲向老年的欧洲发出的刁:为时人所了解的下面几句言词:“光荣是 属于天上的上帝,和平是属于地上的善良的人们。"我不能想象看见的海底电线仍 是它原来的样子,这条长蛇由介壳的残体掩蔽起来,到处丛生着有孔虫,外面封 上了一层石质的粘胶,保护它不受有钻穿力的软体动物的侵害。它安静地躺在海 底,不受海水波动的影响,只是感到从美州到欧州要百分之三十二秒钟顺利传达 电报的轻微电压。这条海底电线可以经久耐用,因为人们指出,树胶外套留在海 水中,变得更加优良,更加坚固了。

并且,在这选择得十分合适的暗礁高地上,海底线并没有沉到它能被冲断的 深水层中去。诺第留斯号沿电线到了最深的水底,达到四千四百三十一米的深处, 电线安置在那里,一点不显出拖拉的痕迹。然后我们走近1863年意外事件发生的 地点。

这里的海底形成一个阔一百二十公里的广大山谷,在山谷上面,就是把勃朗 峰放下去,山峰也还露不出水面来。

山谷在东边有一道高二千米的峭壁把它挡祝我们于26日到了这山谷,诺第留 斯号距爱尔兰只有一百五十公里了;尼摩船长是要上溯到不列颠群岛靠陆吗?不 是。十分出我意外,他又向南下驶,回到欧洲海中来。在绕过翡翠岛的时的吗?

我心中正在思索的时候,在我旁边,我听到尼摩船长缓慢的声音在那里说: “从前这只船叫做马赛人号。它装有七十四门大炮,于 1762年下水。1778年8月 13日,由拉·波亚披·威土利欧指挥,对普列斯敦号①勇敢作战。1779年7月4日, 它跟德斯丹②海军大将的舰队一齐攻下格这那德③。1781年9月5日,它参加格拉 斯④伯爵在捷萨别克湾⑤的海战。

179:年,法兰西共和国更换了它的名称。同年4月16日,它加入威拉列·若 亚尤斯③指挥的舰队,护送美国派出的山万·斯他比尔海军大将率领的一队小麦 输送船。共和纪元之年冈月①11和12两日,这舰队跟英国舰队在海上遭遇。先生, 今天是圆月13日,1868年6月 1日。一天一天算,现在是整整七十四年,在相同的 这个地点,北纬47度 2分,西经17度28分,这只战舰,经过英勇的战斗后,三支 桅被打断,船舱中涌进海水,它的三分之一船员失去战斗力,情愿带它的三百五 十六名水手沉到海底去,不愿意投降敌人,把旗帜钉在船尾,在‘法兰西共和国 万岁!幕逗羯校撩缓v小!?

“复仇号!”我喊道。

“是的!先生。复仇号!多美的名号!”尼摩船长交叉着两手,低声说。 失落的星辰扫校 喾彩榭馀虐?yifan.net)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底两万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