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两万里》

第五章 冒险行动

作者:外国科幻

林肯号的航行,在这些天当中,并没有碰到什么意外。

但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使得尼德·兰显出了他惊人的技巧,同时也说明了我们对他的 那种信任是应该的。

6月30日,在马露因海面上,林肯号向美国的捕鲸船打听那条独角鲸的消息,这些捕鲸船 都说役碰见。但其中一只名叫孟禄号的捕鲸船船长,知道尼德·兰在我们船上。

要请他帮忙,追捕已经发现了的一条鲸鱼。法拉古舰长很想看看尼德·兰的本领,就准 许他到孟禄号船上去。我们的加拿大朋友运气真好,不仅是打了一条鲸鱼,而且是打了两条 ,他投出双叉,一叉直刺人一条鲸鱼的心脏,追赶了几分钟以后,另一条也被捕获了。

毫无疑问,如果我们追赶的那个怪物,真的跟尼德·兰的鱼叉相碰,我决不敢打赌,保 证这个怪物无事。

战舰以惊人的速度,沿着美洲东南方的海岸行驶,7月3日,我们到达麦哲伦海峡口上, 与童女峡在同一个纬度。但法拉古舰长不愿意通过这曲折的海峡,要从合恩角绕过去。

全体船员一致赞成他的主张。的确,我们哪能在这狭窄的海峡里碰到那条独角鲸呢?大 多数水手都肯定怪物不能通过海峡,因为它身体很大,海峡容不下它!

的海面上,绕过这座孤岛。这是伸在美洲大陆南端的岩石。

从前荷兰水手把自己故乡的名字送给它,称它为合恩角。

现在船向西北开,明天,战舰的机轮就要在太平洋水波中搅动了。

“睁大眼睛!睁大眼睛!”林肯号上的水手们一再他说。

他们都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真的,眼睛和望远镜好象被二千美元奖金的远景所眩惑,一 刻也不愿休息。白天黑夜,人人都留心洋面,患昼盲症的人因在黑暗中能看得清。

比别人要多百分之五十的机会获得这笔奖金。

我个人是不受金钱引诱的,但我在船上也同样注意观察海面。除了用餐的几分钟,睡眠 的几小时,不管日晒也好,雨淋也好,我总不离开甲板。有时伏在船头围板上,有时扶着船 尾的栏杆,我目不转晴,死盯着一望无际、白练般的浪涛!有好几次,一条任性的鲸鱼把灰 黑的脊背露在波涛上的时候,我跟船上全体职工人员一样马上就激动起来。

战舰的甲板上马上就挤满了人,水手和军官像水流一般地从布棚下涌出来了。人人都心 头跳动,眼光闪烁,注视着鲸鱼的行动。我非常注意地看着,看得眼睛发黑,简直要变成瞎 子了。但康塞尔总是若无其事的,用安静的语气一再对我说:“如果先生愿意少费些目力, 眼睛不要睁得大大,先生也许能看得更清楚一些!”

但是,空欢喜了一场!林肯号转了方向,向发现的动物冲去,原来是一条平常的长须鲸 ,或一条普通的大头鲸,不多时就在大家的咒骂声中不见了!

可是天气很好。船在良好的情况中航行,这正是南半球天气恶劣的季节,而这一带的七 月却和我们欧洲的一月差不多。不过海是平静的,人们一眼可以看得很远。

尼德。兰总是抱着不肯轻信的态度;除了轮到他在甲板上看守以外,他甚至故意不看洋 面——至少在没有发现鲸鱼的时候是这样。他的神奇的眼力有很大的用处,可是在十二小时 中有八小时,这位固执的加拿大人只是在舱房中看书或睡觉,我多少次责备他的冷淡和不关 心。

“算了吧!”他答,“阿龙纳斯先生,什么都没有,就算海中真有什么怪物,我们可能 有机会看见它吗?我们不是漫无计划地瞎捡吗?据说在太平洋的北部海中,又有人看见了这 个无法找到的怪物,这我并不否认:但是,自从那次碰见后,两个月已经过去了,要是根据 您的这条独角鲸的怪脾气来看,它决不愿意长久停在这一带海上!它移动极快,不可捉摸。 并且,教授,您比我更了解,自然造物,决不自相矛盾,它决不使天性迟缓的动物,有快速 走动的能力,因为这种能力对·它并无必要。所以,这种动物如果存在的话,它早就跑远了 !”听了他这话,我没法回答。很明显,我们确实是盲目地行动着。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们的机会很有限,不过,对于事情的成功,还没有人加以怀疑,船上没有一名水手敢打 赌,说没有独角鲸,说它不会出现。

7月20日南回归线正交在经度105度,同月27日我们穿过了在西经110度上的赤道线。此后 ,船便一直向西行驶,驶进太平洋的中部海中。法拉古舰长想得对,驶到深水的地方,离开 这个怪物好像不愿意挨近的大陆和海岛。

这样也许好些,机会也许多些;“可能因为接近陆地的海,对于这个怪物,还不够深! ”水手长这样说。战舰添了煤后,穿过帕摩图群岛、马贵斯群岛,夏威夷群岛,在东经:32 度越过了北回归线,向中国海开去。

我们终于到了这个怪物最近活动的地方了!老实说。

我们在船上简直不是过生活了。心跳动得太厉害了,说不定将来会得不可治疗的血瘤症 。全体船员,神经都极度紧张,那种程度,我简直不能形容。大家不吃饭、不睡觉。由于了 望的水手估计错了或看错了而引起的騒动,每天总有一二十次。这种连续不断的騒动,更加 强了人们的紧张,以致不能不产生反响。

三个月来(在这三个月当中,真是一天等于一世纪),林肯号跑遍了太平洋北部所有的 海面,有时向着看到的鲸鱼冲去,有时忽然离开航线,有时突然掉转船头,有时一下子停住 ……它不惜弄坏机器,不惜浪费动力,从日本海岸到美洲海岸,没有一处不曾搜索过。但是 ,什么也没有看见!看见的只是那浩瀚无边的大海!至于什么巨大的独角鲸、潜在水中的海 岛,沉没的破船、飞走的暗礁,以及什么神秘的东西,却都没有看见!

因此,反响发生了。首先是人心失望,给怀疑的心理打开一个缺口。船上产生了另一种 情绪,造成这情绪的因素是三分羞愧,七分恼怒。死盯住一个空想,自然是“愚蠢",但更多 的是恼怒!一年来累积起的像磐石一般的理由,一下子完全垮下来了,这时每个人都想好好 吃一吃,睡一睡,来弥补因为自己愚蠢而牺牲了的时间。由于天生就的动摇性,容易从一个 极端跑到另一个极端。当初最热诚拥护这次远征的人,现在却变成最激烈的反对者了。这次 反响从舱底发生,从仓库看守人的岗位传到船参谋部的军官餐厅。毫无疑问,如果不是法拉 古舰长特别坚持,这艘船早就掉头往南开了。可是,这种无益的搜索再也不能拖得过久。林 肯号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实在丝毫没有可以责备的地方了。美国海军部派到这只船上的人 员,从没有表现过这么大的耐心和热情;失败并不能怪他们;现在除了回航没有什么可做了 。关于回航的建议向舰长提出来了。舰民不听,坚持自己的意见。水手们公然表示不满,船 上事务当然要受影响。我不敢说船上就会发生叛变,但坚持了一个时期以后,法拉古舰长像 从前的哥伦布①一样,请大家再忍耐三天。如果三天期满,怪物还不出现,掌舵的人把舵轮 转三次,林肯号就向欧洲海岸进发。这个诺言在11月2日发出,它的效果首先是挽回了全体船 员的失败心理。人人又以新的注意力观察洋面。人人都要最后看一下海洋,作为这次远征的 纪念。望远镜不停地使用,没有一刻空着。这是对巨大独角鲸的最后挑战。对于这次“出庭 ”的传票,它决不能找出什么理由置之不理了两天过去了,林肯号以低速度慢慢前进。在可 能碰到这个动物的海面上,人们想尽方法引起它的注意或刺激它迟钝的神经。人们把一大块 一大块的腊肉拉在船后,——但我应该说,这内使鲨鱼们感到十分满意。林肯号一停下来, 许多小船放下去,马上就向战舰周围各方出发,不让一处海面不被搜索到。11月4日晚上到了 ,这个潜在海底的秘密还是没有揭露出来。

明天,11月5日正午,规定的期限便满期了。中午一过,法拉古舰长就要履行他的诺言, 使战舰离开太平洋的北部海面,向东南方开行。

船这时正在北纬31度15分,东经136度42分。日本本上就在高我们不及两百英里左右的下 方。黑夜快到了。

船上正敲八点钟。一片片的乌云掩盖了上弦的新月。大海波纹在船后面平静地舒展着。 这时候,我倚在船头右舷围板上。康塞尔站在我的旁边,眼睛向前看着。全体船员,爬在缆 素梯绳上面,细心考察渐渐缩小和沉黑了的天边。军官们拿着夜间用的望远镜,向渐次黑暗 的各方搜索。月亮有时从朵朵的云间吐出一线光芒,使沉黑的海面闪耀着光辉;一会儿又消 逝在黑暗中了。

我看着康塞尔,看出他的情绪多少也受了船上一般的影响。至少我是这样感觉。也许, 他的神经还是第一次在好奇心的力量下震动了。

“喂,康塞尔,”我跟他说,“现在是获得两千美元奖金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请先生容许我对这件事说句话,”康塞尔答,“我从不想获得这笔奖金,合众国政府 可以答应给十万美元,它也并不因此就穷了。”

“你说得对,康塞尔;总之,这是一件愚蠢的事情,我们没怎么考虑就参加进来了。白 费了多少时间,消耗了多少精神!要不,六个月以前,我们已经回到法国了……”

‘在先生的小房子里!”康塞尔答道,“在先生的博物馆里!我早已把先生的生物化石 分类了!先生的野猪也早就养在植物园的笼中、,吸引着巴黎全城所有好奇的人来参观了!" “正跟你所说的一样,康塞尔,并且,我想,我们还没有估计到人家会怎样嘲笑我们呢!” “可不是,,,康塞尔安然回答,“我想,人们一定会嘲笑您先生。我该不该说……?”“ 你说下去,康塞尔。”“好,那就是先生应得的报酬!”“确是这样!”“一个人如果有幸 能和先生一样是一位学者,他就决不该冒昧从事……”康塞尔没有说完他的“恭维”话。在 全船的沉默当中,大家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那是尼德·兰的声音,他喊着:“看哪!我们 寻找了多时的那家伙就在那里,正斜对着我们呢!” 失落的星辰扫校 亦凡公益图书馆(shuku.net)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底两万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