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两万里》

第八章 动中之动

作者:外国科幻

像闪电一般炔,他们粗暴地把我们架进这只潜水船中。

我的伙伴和我,简直连辨明方向的时间都没有。他们走进这浮动的监牢中,心中会有什 么感觉,我可不知道:但我自己却不禁打了个寒战,感觉皮肤都冰凉了。我们跟谁打交道呢 ?无疑地是跟一些新型的横行海上的海盗打交道。

我们一进去,上面狭小的盖板立即关上了,四周是漆黑的一团。从光亮的地方,突然进 入黑暗中,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感到我的光脚是紧紧地踩在一架铁梯上。尼德·兰和 康塞尔,被人们抓得紧紧的,跟在我后面。铁梯下面一扇门打开了,我们走进去以后,门就 立即关上,发出很响亮的声音。

关在里面的,现在单单剩下我们了。在什么地方呢?

我说不出来,甚至也猜不出来。只见一片漆黑,竟黑到这么一种程度:在几分钟后,就 是通常在最黑暗的夜间浮来浮去的那种模糊光线,我的眼睛也一点没碰到。

尼德·兰对人家给我们的这种款待方式非常愤慨,池尽情地发泄他的愤怒。

“混蛋!“他喊,“这儿的人待客不亚于喀里多尼亚人①!他们只差吃人肉罢了!我才不 奇怪呢,不过我要声明,我不会不反抗就让他们吃我!"“安静些,尼德·兰好朋友,安静些 ,”康塞尔平心静气他说,“没到时候,您用不着冒火。我们还没有被放在烤盘里呢!”

“对,还没有放在烤盘里,”加拿大人答,“但是毫无疑伺,我们已经在烤炉里了。这 么黑。哼!好在我的尖板刀还带在身边,用得着它的时候,我是会看得清楚的。这些盗,看 他们谁敢先来向我下手吧……”

“尼德·兰,您不用发脾气,”我于是对鱼叉手说,“暴躁:没有什么用,只会把事情 搞坏了,谁知道有没有人在偷听我们说话呢!我们倒不如先想法知道我们是在什么地方。” 我摸索着慢慢地走。走了五步,我碰到一堵铁墙,墙是用螺丝钉铆住的铁板。然后,我转回 来,撞上一张木头桌子,桌子边放有几张方板凳。这间监狱的地板上铺着很厚的麻垫子,走 起来没有一点脚步声。光光的墙壁摸不出有问窗的痕迹。康塞尔从相反的方向走过来,碰着 我;我们回到这舱房的中间,这舱房大约长二十英尺,宽十英尺。至于高度,尼德·兰身材 虽高,也没有能衡量出来。

半个钟头过去了,我们的情形一点没有改变,就在这时候,我们眼前的黑暗忽然转变为 极度的光明。我们的牢狱突然明亮了,就是说,房中突然充满了十分强烈的发光体,我起初 简直受不了这种光亮。看见这雪白、强烈的光,我认出,这就是发生在潜水艇周围,很美丽 的磷光似的电光。我自然而然地闭了一下眼睛,一会儿又睁开,我看见光线是从装在舱顶上 的一个半透明的半球体中发出来的。

“好了!我们能看清楚了广尼德·兰喊,手拿着刀,作防卫的姿势。“是的,我们能看 清楚了,”我答,同时提出相反的意见,“不过我们的处境还是跟刚才一般黑暗。”

“愿先生耐心些。”冷静的康塞尔说。

舱房的突然明亮正好使我可以仔细地看一下里面的环境。房中只有一张桌子和五张凳子 。看不见门户,想是闭得很紧密。没有什么声响传到我们耳边来。在这艇的内部似乎是死一 般的沉寂。它是走着呢,在海面上呢,还是在海底下呢?我没有法子猜测。

不过那个光明的球总不会无缘无故地亮起来。我估计船上就会有人来。如果人家忘记了 我们,人家便不会使这所黑牢亮起来。

我果然没有想错。不久就听到门闩响,门开了,两个人走进来。

一个是身材短小,筋肉发达,两肩宽阔,躯体壮健,坚强的头颅,蓬蓬的黑发,浓浓的 胡须,犀利的眼光,他的风度带有法国普罗丈斯省人所特有的那种南方人的气概。狄德罗① 认为人的手势是富于譬喻的,真是说的对,现在这个短小的人正是这句活的活证据。可以感 觉到,在他惯用的语言中,一定是充满了修辞学中的各种譬喻词汇。当然我并役有机会证实 这事,因为他对我讲的是一种特异的、听不懂的话。

第二个来人更值得详细地加以描写。格拉第奥列②或恩格尔③的门徒一看他的容貌,可 能就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用不着迟疑,我立刻看出这个人的主要特点:第一,自信,因为 他的头高傲地摆在两肩形成的弧线中,他那漆黑的眼睛冷静地注视着人;第二,镇定,因为 他的肤色,苍白不红,表示他血脉的安定;第三,强毅,这从他眼眶筋肉的迅速收缩看出来 ;最后,勇敢,因为他的深呼吸就表明了他的胁活力强。

我还要说,这个人的样子很高傲,他坚定的眼光好像反映出他高深的思艺。从他整个形 貌来看。丛他的举止和表情的一致性来看,根据相面先生的说法,无疑地,他是个但白直率 的人。

我看见这个人在面前,心中自然而然地觉得很安定,我预料我们的会谈将很顺利。

这个人究竟是三十五岁还是五十岁,我可不能确定。

他的身材高大,他的前额宽阔,鼻子笔直,嘴chún平正,牙齿齐整,两手细长,用手相学 家的话来说,特别“精灵",就是说。正好配得上他富有情感的心灵。这人可能是我从来没有 碰见过的最完美的人型。更有一个细微的特征,他的两个眼睛,彼此隔开略远一些,可以把 整个一方景色同时收入眼帘中。这一特点——我在以后证实了——使他的眼力比尼德·兰的 还要高强。当这个人注视着一件东西的时候,他紧喳起眉毛,微微合起他宽大的眼皮,这样 ,眼皮正好圈着眼珠,使得视野的范围缩小,他注视着!好厉害的眼光!远方缩小的物件都 被他放大!他一眼便看透您的心事!在我们看来是很模糊的海波,他一目便能了然!他一眼 便能看出海底深处的=切情形!这两个陌生人,头上戴着水獭皮的便帽,脚上蹬着海豹皮的 水靴,身上穿着特殊织物的衣服,腰身不紧,动作起来方便自如。两人中高大的一位——他 显然是这船上的首脑——注意地打量着我们,一句话也不说。然后转身跟他的同伴谈了一会 ,他说的话我听不懂。这是一种响亮、和谐、婉转的语言,其中母音的声调好像变化很多。 他的同伴一边点头一边回答,讲了几句完全听不懂的话。然后他的眼光回过来,好像直接问 我。我拿法国话回答他,说我不懂他的诸;但他似乎不懂我说的什么,这情形真叫我相当为 难。“先生就讲讲我们的经过情形好了,”康塞尔对我说,“这两位先生也许可能听懂几句 !”

我重新讲述我们遭遇的经过,每个音节都念得清楚,一点细节都没有遗漏。我说出我们 的姓名和身份,然后我正式介绍我们:阿龙纳斯教授,他的仆人康塞尔,鱼叉手尼德·兰师 傅。

这个眼睛又温和又镇定的人,安详地、而且礼貌地、非常注意地听我说话。但他的面容 没有露出一点迹象足以表明他听懂了我说的经过。当我说完了之后,他一句话也不说。

现在只有说英国活试试看。或者他可能听懂这种现在很通行的语言。我懂英语和德语, 看书没有问题,可是谈话却还不行。但是,无论如何,总要想办法使人家听得懂。

“来吧,您来吧,我对鱼叉手说,”尼德·兰师傅,现在轮到您了,请您尽量从肚子里 把英国人说的地道的英语拿出来。您想法比我说得更清楚一点。”

尼德·兰一点不推托,把我讲过的话又讲了一遍,他讲的我差不多都听得懂。内容是一 样的,但形式不同了。加拿大人,由于他的性格,说话时很激动。他愤愤地埋怨人家蔑视人 权,把我们关在这里,质问人家凭什么法律扣留我们,他引证了“人身保障法”的条文,说 要控诉非法羁禁他的人,他全身激动,指手画脚,大声叫喊,最后,他用富于表情的手势, 让对方明白,我们饿得要命。

这却是真话,但我们差不多完全忘记自己饿了。

鱼叉手很吃惊,因为他的话跟我说的一样,好像也没有为对方所了解。来看我们的这两 个人,连眉头也没有皱一皱。很明显,他们既不懂得阿拉哥的语言,也不懂得法拉第①的语 言。

我们所有的语言资本都拿出来了,可是并没有解决问题,我很为难,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时康塞尔对我说:“如果先生允许的活,我现在用德语来讲一讲。”

“什么!你会说德语?”我喊。

“这不至于使先生不高兴吧,我像普通佛兰德人一样,会说德语。”

“正相反,你会说德语,我很高兴。说吧,好小伙子."康塞尔拿他很镇定的语调,将我 们的经过情形作了第三次的叙述。可是,不管讲述人怎样把话说得婉转漂亮,音调怎样和谐 动听,德语也无济干事。最后,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我极力想起我早年所学过的语言,我 拿拉丁话来讲述我们的遭遇和经过。西赛罗①听了,可能要塞住耳朵,把我赶到厨房里去, 可是,我也勉强对付着说完了。但结果还是白费。我们最后一次的尝试又失败了,这两个陌 生人用那不可懂的语言彼此说了几句诸,他们就走开了,甚至于世界各国通用的使人安心的 手势也没对我们做一下。门又关起来了。“这简直是太无耻了!”尼德·兰喊,他是第二十 次发怒了。“怎么!我们给他们说法语、英语、德语、拉丁语,可是这些混蛋就没有一个人 懂得礼貌,连理也不理!”

“尼德·兰,安静些,”我对愤怒的鱼叉手说,“发脾气解决不了问题。”

“但是,教授先生,”我们好动火的同伴答,“难道我们就这样饿死在这铁笼子里吗? ”

“算了吧!“康塞尔说,“只要心中放宽一些,我们还可以支持得很久!”

“朋友们,不要失望,”我说,“我们现在是走在很坏的道路上。你们给我耐心等待一 下,先说说你们对于这船的船长和船员的看法吧。”

“我的看法就是这样,”尼德·兰答,“这些人是混“老实的尼德·兰,这个国家在地 图上还没有绘出来哩,我承认这两个人的国籍实在很难断定!他们不是英国人,不是法国人 ,不是德国人,这是可以肯定的了。我倒想说这个船长和他的助手是生长在低纬度地带的人 。他们身上带有南方人的特点。他们可能是西班牙人、土耳其人、阿拉伯人或印度人吗?但 是他们的身型还不容许我下断语。至于他们的语言,那是完全无法懂得的。”

“这就是不懂得各种语言的苦恼了,”康塞尔答,“也可以说世界上没有统一的语言真 不方便!”

“这有什么用呢!”尼德·兰答,“你们没有看见吗?这些人有他们自己的语言,这种 语言好像是为了叫好人没法向他们讨饭吃才创造的!但是,在地球上所有的国家,张张嘴, 动动牙床,咬咬齿和chún,这意思难道还不明白吗?在魁北克和在帕摩图一样,在巴黎和跟巴 黎对面的城市一样,这不就是说我饿了,给我东西吃吗!”

“呵!”康塞尔说,“真有那么不聪明的人!”

当他说这话的时候,房门开了,进来一个侍者,他给我们送来衣服,海上穿的上衣和短 裤,衣服的质料我简直不认得。我赶快拿来穿上,我的同伴跟我一样,穿上了衣服。

这时候,侍者一可能是哑巴,也可能是聋子——把三份餐具放在桌上。

千这才像话,看来不是坏事。”康塞尔说。

“算了吧!”心中忿恨的鱼叉手说,“这里有什么可吃的?至多是甲鱼肝、鲨鱼片,海狗 排罢了!”

“我们看吧!”康塞尔说。

食品用银制的罩子盖着,两边对称地在桌布上摆好了,我们在饭桌前坐下。很显然,我 们是跟有文化和有礼貌的人打交道,如果没有那照耀着我们的电光,我简直要以为自己不是 在利物浦阿德费旅馆里,就是在巴黎的大饭店里。

可是我得声明一句,面包和酒完全没有。饮水很新鲜、很清凉,但不过是水,水不是尼 德·兰爱喝的。在端来给我们吃的肉类中间,有几种我认得是烹调得很精致的鱼:但有几盘 很好吃的菜,我说不出名日来,甚至于它们是植物是动物,我都不敢说。至于桌上的食具, 更是精美,无可指摘。每一件东西,匙子、叉子、刀、盘,上面都有一个字母,字母周围有 一句题词,我们照原来的样式抄在下面:mobillsinmobild,动中之动①!这句题词只要把原 来的in字译成“中”字而不译成“上”字,就正好用在这只潜水船上。“n”可能是在海底下 发号施令的那位神秘人物的姓名开头的一个字母!

尼德·兰和康塞尔跟我不一样,并没有想得这么多。

他们在尽量地吃,我立刻也跟他们一样做。此外,我对,于我们的命运也放心了,据我 看来事情很清楚,我们的主人决没有意思让我们俄死.可是,什么事都是有始有终的,都要过 去的,就是饿眷肚子,十五小时没吃东西这样的事也不是例外的。现在矜们的肚子装满了, 又迫切地感到需要睡觉了。我们跟死亡连续斗争了一夜,现在想睡觉也是很自然的。

“说真的,我真想好好地睡一觉。”康塞尔说。

“我也想睡一睡!”尼德·兰答。

我的两个同伴躺在舱房的地毯上,不久就呼呼地酣睡了。

至于我个人,虽然感到有睡觉的需要,可是却不那么容易睡得着。很多的思虑涌上心头 ,很多不可解决的问题塞满了我的脑子,很多的想象要我的眼睛睁开来!我们在哪儿?把我们 带走的是什么奇异的力量?我感到——不如说我以为感到——这船正向海底最深的地方下沉 。许多恶梦把我纠缠住了。我在这神秘的避难所里面,窥见一大群没人知道的动物,这只潜 水艇似乎是它们的同类,它跟它们一样活着,一样动着,一样可怕!……之后,我的脑子安 静下来,我蒙蒙咙陇地幻想着,不久也就沉沉地人睡了, 失落的星辰扫校 亦凡公益图书馆(shuku.net)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底两万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