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道夫伯爵》

第四章 在马耳他附近水域

作者:外国科幻

与此同时,皮埃尔的伤势也日益好转。很快,他已不必再为此担心,伤口几乎完全愈合。

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的母亲,想到再也见不到的莎娃,他是多么痛苦啊!

不能再让他的母亲蒙在鼓里了,不能再让她承受这个打击,以为她的儿子真的死了。因此他们商定,得想法偷偷地告诉她,让她来安泰基特岛看望皮埃尔。在拉居兹有个大夫的情报员,受命观察巴托里夫人的行踪,同时等待着皮埃尔完全伤愈——他的伤口很快就会愈合。

至于莎娃,基于无奈,皮埃尔决定永远不再在大夫面前提起她。尽管他认为莎娃现在已是萨卡尼的妻子,但又怎能忘记她呢?是因为莎娃是西拉斯·多龙塔的女儿,皮埃尔就不再爱她了吗?不是的!那么莎娃应当对她父亲的罪恶负责吗?但不管怎么说,正是多龙塔害死了埃蒂安·巴托里!在他的心中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只有皮埃尔自己明白,这场斗争持续不断,到了何种可怕的程度。

大夫觉察到了这一点。他不停地开导皮埃尔,引导这个年轻人去想别的事情,暂时忘掉眼前的痛苦,去想想他们要同心协力去从事的报仇雪恨的事业。叛徒必须受到惩罚,也必定会受到惩罚的。怎样惩罚,还没做出决定。但要惩罚他们这一点,是必定无疑的。

“方法各异,目的一个!”大夫重复道。

如果有必要,踏遍千山万水,也要达到这个目的。

近来,皮埃尔在养伤期间,时而徒步,时而乘车,已能在岛上散步游览。这个小小的移民岛在安泰基特大夫的治理下,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人人都为此而欢欣鼓舞。

岛上的人们坚持不懈地修筑堡垒,以保护坐落在锥形山脚下的城市、海港,以及整个海岛。一旦工程竣工,由远程大炮组成的火炮群便能构成交叉火力,使任何敌舰都无法靠近。

不管是引爆设置在航道上的鱼雷,还是操纵炮群射击,电力在整个防御系统中都将起着重大的作用。大夫已在开发应用电力方面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已建成了一座由蒸汽机和蒸汽锅炉启动的发电站,装备有二十台性能优良的新式发电机。这是发出的电,储存在特殊的、电压极高的蓄电池内,以供安泰基特岛上所有的行政部门、供水系统、城市照明系统、电报、电话以及环岛铁路和岛内铁路的行驶所用。总之,由于大夫青年时代刻苦钻研,获得渊博的学识,已攻克了现代科学中一个悬而未决的、关于电力的远距离输送的难题。后来,因为电的广泛应用,大夫建造了前面提到的那种“高速电动快艇”,使他能迅速地从地中海的一端到达另一端。

但是煤炭也是蒸汽发电机所必不可少的燃料,所以在安泰基特岛上必须保证煤炭的储量,并且用船只源源不断地从英国运煤来,并以补充。

小城坐落在海港深处,呈阶梯状,层层升高。海港本是天然港口,在经过大规模的土石工程后,已焕然一新。无论风从哪面吹来,两道堤岸和两道防波堤都保持了港口的安全。港内到处是水,甚至漫上了码头。在任何时候,一支小船队足以保障安泰基特的绝对安全。这支船队包括一条条桅船“莎娃蕾娜”号,一艘到斯温加和加的夫去运煤的蒸汽机运煤船,一艘载重七八百吨,命名为“费哈托”号的汽艇,三艘“电力号”快艇,其中两艘已改装成鱼雷快艇,能有效地守卫海岛。

在安泰基特大夫的推动下,岛上的防御措施一天天加强。的黎波里塔尼亚和昔兰尼加的海盗们对岛上的这些情况是一清二楚的!然而他们仍然野心勃勃,想夺取海岛;因为占有它,对执行目前萨努西兄弟会的首领西迪·穆罕默德·马赫迪劫掠海船的计划将极其有利。但是,他也深知这么干的重重困难,便以阿拉伯人特有的极大耐心等待时机。大夫不会不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不断督促,以加快防御工程的进度。当工程竣工后,再想要破坏它,就必须使用现代化的毁灭性武器。而萨努西教徒们还没有这些武器。此外,岛上十八至四十岁的居民已组成了民兵连队,并用精良的速射武器装备,在选拔出来的优秀指挥官的指挥进行了炮兵演习。民兵有五六百人之多,是一支战斗力极强的队伍。

岛上绝大多数移民住在城里,只有少数住在乡下的农场。为了纪念桑道夫伯爵拥有的喀尔巴吁山阴坡上的领地,这个城市取名叫阿特纳克。阿特纳克城风景如画,市内至少有数百座房屋。不像美国那样,房屋左右成行,方方正正犹如建在棋盘上,大街小巷好像用墨线成鸭嘴笔画的一样笔直,这里的房屋布局新颖别致,无秩序地建在土地隆起的地方,下有新辟的花园,上有美丽的绿荫。一些房屋采用欧洲建筑风格,另一些则是阿拉伯建筑风格,两种房屋交错混杂,分布在流水两旁——这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新颖,可爱而又引人入胜。市内的居民,如同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即参与公共活动,又保持各自家庭的宁静和独立。

多么幸福啊,这些生活在安泰基特岛上的居民们!“凡是生活幸福的地方便是祖国”这句拉丁谚语显然缺乏爱国思想,但却十分适合岛上这些正直的居民。他们响应大夫的号召,离开贫穷的故土,来到这热情好客的海岛,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至于安泰基特大夫的房舍,移民们称之为市政厅,也就是市政府所在地。但大夫并不以首脑自居,他只不过是一个开拓者。

这是一座令人喜爱的摩尔式建筑物,屋顶有了望台,窗上有木栅,中间有内院、走廊,外面有柱廊、喷泉。客厅和房间由一些来自阿拉伯省份的装演艺术家装饰过。建造这座房子使用了昂贵的建筑材料:大理石和白玉石,产自富饶的菲尔菲拉山。在离菲里波维尔港数公里的努米底亚湾岸边,由一个博学而艺高的工程师开采经营。这些碳酸盐石料,早已成为建筑家理解的建筑材料。在非洲酷热的气候条件下,太阳光照射在大理石上,呈现出金黄色的线条,就像是用画笔勾勒出来的一样。

在阿特纳克城稍后的地方,高高耸立着一个小教堂的雅致钟楼。修筑教堂所用的黑、白两色大理石都是由同一个采石场提供的,能满足各种雕刻和建筑艺术的需要。这些有着深蓝色条纹或黄色树枝状图案的大理石,与卡拉尔巴洛斯两地古代出产的名贵大理石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在城外附近的山头上,层层叠叠地分布着一座座孤立的住房,几座别墅和一个小型医院。安泰基特大夫是岛上唯一的医生,如果有人生病,他就把病人送进医院治疗。沿山而下,在通向海边的山坡上,还有一些漂亮的房屋,简直就是避暑胜地。其中有一座特别舒适的房子,低矮得就像一个小碉堡,坐落在防波堤的门房。假如要给它取个名字的话,就应该叫伯斯卡德和马提夫别墅。因为这两个形影不离的伙伴就住在这里面,而且还有一个导游专门为他俩服务。他们连做梦也没想过会有如此阔绰!

“这里可真好呀!”马提夫不停地说。

“简直太好了!”伯斯卡德应和着,“这条件可是超过了咱们的地位了!知道吗,马提夫,我们应当念书接受教育,上中学,得个语法奖,领个什么证书才好呢!”

“可是你是受过教育的,伯斯卡德!”大力士一本正经地说,“你能读,能写,能算……”

的确,在马提夫看来,伯斯卡德简直就是一个科学家!实际上,小伙子心里很明白。自己太没文化了。他,一个从来没有进过校门的人,正如他自己所说,只是在“枫丹白露鲤鱼池”念过书的人,何时何地真正学过文化呢?因此,他在阿待纳克图书馆里刻苦钻研,努力自学。与此同时,马提夫得到大夫的允许,在海边搬运沙石,修建了一个小小的鱼池。

而皮埃尔·巴托里也发现了伯斯卡德聪明过人,只是缺少文比,便积极鼓励他学习。他主动当伯斯卡德的老师,给他全面的初级教育,伯斯卡德获得了飞速的进步。皮埃尔和伯斯卡德的亲密无间还另有原因。伯斯卡德不是知道皮埃尔的身世吗?他不是担负过监视多龙塔公馆的任务吗?当莎娃昏迷不醒被拉回公馆时,在斯特拉顿大街上,他不是看到了为皮埃尔送葬的队伍正好通过吗?有好几次,伯斯卡德不得不讲述这些他耳闻目睹的痛苦往事。因此,在皮埃尔痛苦不堪的时候,他只能找伯斯卡德一个人倾诉,让他分担自己的痛苦。因而两个人建立了密切的关系,结成了莫逆之交。

而行动的时刻就快要到了,大夫将执行他的双重计划:先报恩,后惩罚。

安德烈·费哈托在判刑数月之后就死在斯坦监狱里,大夫已无法报答他了,但是大夫想报答他的儿女。遗憾的是,尽管大夫的情报人员如大海捞针般多方寻找,也没能找到吕吉和他姐姐的下落。父亲去世后,姐弟俩再次逃亡。离开了罗维尼奥和伊斯的里亚半岛。他们到什么地方去了?没人知道,也打听不到。大夫因此而深感忧虑,放心不下。他决定一定要找到为自己而牺牲的恩人的儿女,便下达命令,要求坚持不懈地继续寻找。

对于巴托里夫人,皮埃尔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把他母亲接到安泰基特岛上来。但是大夫想利用皮埃尔已死的这一假象来执行他的计划(如同他从自己的所谓死亡中受益一样),他告诉了皮埃尔谨慎行事的必要性。再说,他一方面想等皮埃尔恢复体力后,和自己一起投入即将开始的战斗,另一方面,因为得知多龙塔夫人的死亡推迟了莎娃和萨卡尼的婚期,大夫决定在他们举行婚礼之前不采取任何行动。

拉居兹市的情报人员向大夫汇报了那里所发生的一切情况。并继续细心地监视巴托里夫人的家,密切注意斯特拉顿公馆。

大夫焦急地等待着,希望能扫除一切障碍,以便早日行动。如果说卡尔佩纳离开罗维居奥之后,大夫就不知他的去向的话,那么西拉斯·多龙塔和萨卡尼一直住在拉居兹,是无法逃过他的视线的。

八月二十日,一个情报人员通过马耳他至安泰基特的海底电缆给市政府拍了一封电报。其中提到西拉斯·多龙塔、莎娃、萨卡尼离开了拉居兹,然后提到巴托里夫人和鲍立克刚离开拉居兹,去向不明。大夫这时接到这样的电报,其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绝不能再耽搁了。大夫立即找来皮埃尔,原原本本地把刚获悉的消息告诉了他。对皮埃尔来说,这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啊!他的母亲失踪了,莎娃不知被西拉斯·多龙塔带到了什么地方。但他可以断定,莎娃一定还在萨卡尼的手中!

“明天我们就出发,”大夫说。

“现在就走吧!”皮埃尔叫了起来。“但是到什么地方去找我母亲呢?……到什么地方去找?……”皮埃尔心急如焚。

没等他说完,大夫打断了他的话:

“我认为是否应该这么想,这两件事情同时发生并不是偶然的,巴托里夫人的失踪一定与西拉斯·多龙塔和萨卡尼有关!我们会弄清楚的!现在要先找到这两个无耻的家伙,才是我们马上要干的!”

“到什么地方去找他们?”皮埃尔问道。

“西西里……或许他们在那里!”

大家记得,在华西诺城堡主塔楼里,有一次萨卡尼和齐罗纳的谈话被桑道夫伯爵听了去。齐罗纳曾说,西西里岛是他经营起家之地。要是有一天在其他地方混不下去了,他会建议同伴到那里去。大夫记住了这个细节,同时也记住了齐罗纳的名字。这只不过是一点线索罢了,但是在缺乏其他线索的情况下,这就不失为追踪萨卡尼和西拉斯·多龙塔的重要线索了。

大夫决定立即出发。伯斯卡德和马提夫也接到陪同大夫的通知,随时准备着跟大夫外出。这个时候伯斯卡德才知道西拉斯·多龙塔、萨卡尼、卡尔佩纳过去的历史了。

“三个坏蛋!”他说。“我早有所料!”

然后他对马提夫说道:

“你就要出场罗!”

“马上?”马提夫兴奋地问道。

“是的。不过,就看你的了!”

当天晚上就出发。随时准备出海的“费哈托”号早已经准备好了食品,煤舱里装满了煤,调整好了罗盘,准备在晚上八点启航。

从大锡尔特湾到西西里的南端的波蒂奥·迪·帕罗海角,大约有九百五十海里。平均时速超过十八海里的一般快艇,只需要一天半的时间就可以通过。

“费哈托”号是安泰基特海军的一艘上乘的巡洋舰只,是法国的罗亚尔造船厂建造的。有效动力可达一千五百马力。它的锅炉是根据贝尔维尔体系制造的(管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在马耳他附近水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道夫伯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