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道夫伯爵》

第六章 在卡塔尼亚郊区

作者:外国科幻

假使地球是由人在机床上制造出来的话,那么它一定像台球那样圆而光滑,毫 无褶皱。然而,地球是造物主的作品之一。所以在西西里沿岸,在阿契——雷亚尔 和卡塔尼亚之间,海角、暗礁、山洞、悬崖峭壁比比皆是。

墨西那海峡的起点,就位于第勒尼安海岸的这一带海岸。加拉勃利亚山脉绵亘 在海峡对面的海岸线上。早在荷马时代,从埃特纳火山顶俯瞰这一带海峡,海岩和 山脉,就已是壮丽多姿,直到如今仍然如此,伊利亚特当年收留阿什梅尼德的森林 已不复存在,然而卡拉泰山洞,波吕裴摩斯山洞,以及库克罗普斯人居住的小岛, 靠北一点的卡拉布狄斯和西雅暗礁,却一直留在原位置,并且人们至今可以在当年 特洛亚的英雄们建立王国的地方登岸。

应当承认,波吕裴摩斯勇冠三军,名传后世,大力士马提夫望尘莫及。可是马 提夫还活着,却是波吕裴摩斯所不可企及的。尽管俄底修斯提到过波吕裴摩斯,即 使确有其人,他也是死去三千年的人。艾里塞·勒克吕指出,著名的独眼巨人波吕 裴摩斯,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埃特纳火山,“它喷发的时候,火山口就如长在山顶 上的一只巨眼似的闪耀着火光,巨石从悬崖峭壁上坠入海中,形成了像法拉戈里奥 尼一样的无数小岛和暗礁。

那些离海岸和卡塔尼亚大路数百米的法拉戈里奥尼小岛,可能就是当年库克罗 普斯人居住的小岛了。现在希腊库扎至墨西那的铁路与卡塔尼亚大路并行,波吕裴 摩斯山洞也与它相距不远,并且沿着这一带海岸,海水冲击着玄武岩岩洞,发出震 耳慾聋的呼啸声。

正是在这些岩石之间,有两个对美好的历史漠不关心的人于八月二十九日晚间 在这里碰头。他们所谈的某些事情,或许会引起西西里岛宪兵的兴趣。

其中一人已经在那里等了好一会儿了,他在等待另一人的到来。这个等待着的 人就是齐罗纳,而另一个人,刚刚出现在卡塔尼亚大路上的,就是卡尔佩纳。

“你总算来了!”齐罗纳急躁地嚷道,“你来得太晚了!我还以为马耳他像它 的老邻居朱里亚岛那样沉海了,而你,自然当了地中海海底的鲸鱼和金枪鱼的饲料 啦!”

人们看到,尽管由于岁月流逝,十五年已经过去,萨卡尼的伙伴却依然如故, 一副无赖嘴脸,保持着他昔日的天生脾性。他头戴一顶帽子,耷拉着耳朵,披一件 淡褐色的短斗篷,护腿一直绑到膝盖,一身老练的惯盗打扮。

“我无法早回来,”卡尔佩纳回答道,“今天早上,我才从卡塔尼亚下了大客 轮。”

“你招的人也同你一道来了吗?”

“都来了。”

“有多少?”

“十二个。”

“只有十二个?……”

“是的。不过,个个都是好样的!”

“曼德拉乔的人?”

“各地的都有,主要是马耳他人。”

“招的人都挺不错,不过数量上可能不够。”齐罗纳说道,“因为几个月来, 我们的营生越来越艰难又费钱了!宪兵现在布满了西西里,不久以后更加密如星斗! 不过,如果你搞的货色质量不错的话……”

“我认为货色不错,齐罗纳,”卡尔佩纳答道,“你试一试就知道了。还有, 我带回一个漂亮小伙子,以前在集市上耍杂技,机灵、狡猾。如果需要的话,可让 他男扮女装,我想他会为我们出大力的。”

“他在马耳他干什么?”

“有机会就卖手表,弄不到手表,他就卖手帕。”

“他叫什么?”

“白佳多尔。”

“好吧!”齐罗纳应道。“他的聪明才干会有用武之地。你把这些人带到哪里 了?”

“尼科洛西镇上边的那个桑达·格洛达客栈。”

“你要重新当那里的客栈老板了吧?”

“明天就开始……”

“不,今晚就开始,”齐罗纳说道,“我一接到新的指示,你就赶回去。我在 这儿等火车,过一会儿开往墨西那的火车通过时,从最后一节车厢中会扔给我一封 信。”

“谁……谁的信?”

“是……他的信!……他的婚事总是办不成,”齐罗纳笑着说,“我只有靠着 干些活计来谋生!啊,为了这个好伙计,我什么事干不出来?”

这时,从卡塔尼亚方向传来一种与海浪的吼声完全不同的隆隆声。显然,齐罗 纳等的火车来了。卡尔佩纳和他一同登上岩石,走了一会儿,便停在铁路旁。没有 任何栅栏阻碍他们靠近铁路。

两声汽笛在一个小隧道入口处鸣笛,宣告它已经低速驶近了;火车头的呼啸声 愈来愈响了;火车上的灯光穿破了黑暗,车前长长的光柱投向远方,把铁轨照得铮 亮。

齐罗纳全神贯注地望着火车,火车在他面前三步远的地方通过。

最后一节车厢即将通过他面前时,窗口的玻璃被打开了,一个女人探出头来, 一看到西西里人站在那儿,她就迅速抛出一个桔子。那桔子落在离齐罗纳十步远的 道路上,滚动着。

那女人就是萨卡尼的密探——娜米尔。几秒钟后,她便随着火车,在阿契—— 雷亚尔方向消失了。

齐罗纳走过去,捡起“桔子”,更确切地说是缝在一起的两半桔子皮。卡尔佩 纳和齐罗纳又回到一块巨大的岩石后面躲藏起来。齐罗纳点燃一盏小灯,撕开桔子 皮,取出一张小纸条,上面写道:

“他希望五六天后能在尼科洛西镇见到您,要特别提防一个叫安泰基特大夫的 人!”

显然,萨卡尼在拉居兹时知道曾两次去过巴托里夫人家,并引起公众巨大好奇 心的神秘人物,这引起他的怀疑。萨卡尼是个狐心多疑的人,所以他连纸条都通过 娜米尔,而不通过邮局交给伙伴齐罗纳。

齐罗纳把纸条放入口袋,熄了灯,然后问卡尔佩纳:

“你是否听说一个名叫安泰基特大夫的人?”

“没有,”西班牙人回答,“不过,矮个子白佳多尔也许认识他。这个热心的 小伙子什么都知道。”

“好,我们去问他。”齐罗纳又问:“卡尔佩纳,咱们不怕走夜路,是吧?”

“夜里走路比白天更大胆,齐罗纳!”

“对,白天那些宪兵实在太凶了!咱们上路吧!三点钟以前必须赶到桑达·格 洛达客栈!”

越过铁路,他们跑在齐罗纳了如指掌的羊肠小道。这些小道穿过埃特纳火山的 小山梁,一直伸向中生代的地层。

大约十八年前,在西西里,尤其在西西里首府巴勒摩,有一个可怕的恶人团伙。 这个团伙有几千人,他们通过共济会的礼拜仪式而相互联络。他们千方百计地进行 偷盗和诈骗,而且这已成为他们的宗旨。许多工业家和商人,每年要向他们交纳一 种人头税,才能在自己所经营的工业或商业中不至于遇到太多的麻烦。

当时的萨卡尼和齐罗纳——那还在特里埃斯特起义事件之前——都是那伙秘密 匪帮的主要成员,并且他们的活动也十分猖獗。

然而随着各种势态的发展,随着城市管理的日臻完善(农村地区还比较差), 这个秘密团伙的活动遇到了不少困难。所得的人头税和年金也渐渐少了。因此大部 分成员分道扬镳,各奔东西,干上了抢劫这种最为赚钱的营生。

这时,意大利实现了统一,政治制度刚刚发生了变化。西西里也和其他省份一 样必须接受共同的命运,服从新的法律,特别要服从应征入伍的命令。因此不想服 从法律的反叛者,拒绝服兵役的逃避者等等许多肆无忌惮的“秘密匪帮成员”或者 其他人,就成帮结伙地开始在农村猖獗了。

齐罗纳就是一个强盗团伙的头头。落入萨卡尼手中的告密赏金——也就是桑道 夫伯爵的那一半财产——被他们挥霍之后,他俩又回到西西里,重操旧业,同时期 待着重新发财的好机会。

机会到了:萨卡尼和西拉斯·多龙塔的女儿要成亲了。大家知道在过去的何种 情况下,萨卡尼的婚事一直未办成。

自古以来西西里有利于强盗的活动,就是现在,仍然如此!这个古代的特坦克 那喀亚岛,周长七百二十公里,呈三角形。它的东北端是法罗角,西端是马尔萨拉 角,东南端是科伦蒂岛角。岛上有佩洛得山脉,内布罗得山脉,埃特纳火山群:有 贾雷拉江,康塔拉江,普拉塔尼河;有激流,山谷,平原;有些城市交通十分困难; 有些集镇很是闭塞,有些村落隐藏在难于攀援的悬岩上,有些修道院则坐落于隘口 或山梁上。总之,有无数的退路,有大量的小海湾可供逃难。这里是地球的缩影。 在西西里这块土地上,陆地上的一切它无所不有:山、火山、山谷、平原、江河、 湖泊、激流、城市、大小村庄、港口、小海湾、海角、暗礁、明礁,这一切都为西 西里岛人利用。岛上居民近二百万,分布在二万六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难道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适于强盗出没的吗?因此,尽管抢劫活动日趋减少, 尽管西西里的强盗仿佛老实了些,尽管那些帮派遭到取缔——至少在现代文学上是 这样的——总之,虽然人们开始寻找比抢劫更赚钱的工作,但是旅行者还是小心为 妙,不要到这个加居斯喜欢,梅尔居斯称道的地方去冒险。

然而,近几年来,西西里宪兵一直保持警惕,处于战备状态,随时准备行动, 并且已对东部各省进行了几次战果累累的突袭。有好几个帮的强盗中了埋伏,被剿 灭了一部分。其中齐罗纳这一帮,只剩三十来人。他昔日经常出入的那些曼德拉乔 的简陋房舍中,有许多人他认为可以当土匪。因此,卡尔佩纳到瓦莱塔去了一趟, 虽说只招了十二个人,但都是精挑细选的,个个身手不凡。

这个西班牙人对齐罗纳如此忠心耿耿,大家都不会惊讶的!他很适合当这一行。 但是他生来胆小,外出抢劫时,害怕枪声,总是躲在最后。他只满足于为抢劫作准 备,订计划,在桑达·格洛达客栈当老板。桑达·格洛达可是强盗出没的地带,强 盗隐藏在火山下部的山坡上,神出鬼没,耸人听闻。

不言而喻,萨卡尼和齐罗纳对米尔佩拉生活中一切跟安德烈·费哈托案件有牵 连的事情都了如指掌,而卡尔佩纳对特里埃斯特案件却一无所知。卡尔佩纳只认为 和他有关系的人都是些重义气的强盗,是那些多年以来在西西里山中“做生意”的 人。

齐罗纳和卡尔佩纳很顺利地走完了波吕裴摩斯山岩到尼科洛西镇的十三公里路 程,没有遇到一个宪兵。他们走的是陡峭的山路,在长满葡萄、橄榄、桔子树、柠 檬树的田野和榛子树、木栓树、榕树丛林中穿行。有时又沿着干涸的河床爬山。他 们通过圣吉约瓦尼和德拉梅介里村之后,已经到了海拔很高的山顶了。接近十点半, 他们到了尼科洛西镇。这个镇位于一个很大的圆形山谷中,北面和西面均有圆锥形 的火山蒙皮里,罗西,塞拉一皮苏塔作屏障。

小镇有十个教堂,一个圣·尼科洛达尔所建的修道院,两家小旅馆。从这些可 以看出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小镇。但是齐罗纳和卡尔佩纳都不在这两家旅店投宿。坐 落于埃特纳火山最黑暗的峡谷中的桑达·格洛达客栈在等着他们,再有一个钟头, 也就是说,不到夜半十二点时候他们就到了桑达·格洛达了。

在这里,人们还未睡觉。一边吃夜宵,一边叫骂着。卡尔佩纳新招的十二个人 也在其中。匪帮中一个叫贝尼托的老头子——可能他是带着矛盾的心情——在殷勤 地招待着新来的成员。其余的人,大概有四十多个山里人和逃避兵役者,正在西边 二十多公里处的火山背后打劫。不久以后也要聚到这里。所以在桑达·格洛达,现 在只剩下卡尔佩纳招募的十二个马耳他人了。在这些人中,白佳多尔——换种说法 是伯斯卡德——理所当然地跟着这群匪人叫骂、吹牛。可是他在用心听着,观察着, 记着,不放过任何有用的东西。卡尔佩纳和齐罗纳来到这里之前不久,他就记住了 贝尼托在制止客人吵闹时说的一句话:

“别闹了!你们这群马耳他的混世魔王,别嚷了!你们这样叫嚷,中央特派员, 省里的警官派到卡索纳的宪兵小分队都听到了!”

这是带着威胁性的玩笑话,其实卡索纳村离这里还远着呢!但是新来的强盗们 还是相信宪兵们会听到他们的吵吵嚷嚷,顿时压低了吵闹的喧哗声。而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在卡塔尼亚郊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道夫伯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