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道夫伯爵》

第二章 大夫的试验

作者:外国科幻

如果事先不宣布航行的目的地是直布罗陀,乘客们就无法猜到他们在哪里登陆。

下了船,首先跃入眼帘的是,是被一些小船坞分割开的码头,专供小船靠岸; 其次是一堵城墙,中间有个毫无特色的城门,上面都是碉堡;然后是位于山上的一 个不规则的广场,四周矗立着层层叠叠的高大营房;最后是狭长而曲折的“大街” 入口。

无论天气好坏,这条街路面始终潮湿。“大街口,挑夫、走私贩、擦靴子的、 雪茄和火柴小贩来往于酒桶大车、运货大车、蔬菜及其水果车之间,人群中混杂着 各国来的人。他们当中,主要是马耳他人、摩洛哥人、西班牙人、意大利人、阿拉 伯人、法国人、葡萄牙人、德国人。其中甚至还有联合国的公民:身穿红上衣的步 兵和身着蓝上衣的炮兵,炮兵们都戴着糕点铺小伙计戴的那种豆饼形圆帽子,架在 两耳上,端正得有些让人惊讶。

这里就是直布罗陀。大街四通八达,港口的城门直到阿拉美达与整个城市相连。 这条街从阿拉美门开始,一直延伸到欧洲的南端。街道上大树荫翳,两旁是五光十 色的别墅以及郁郁葱葱的小公园,它穿行在花坛、弹葯台之间,穿行在有各种类型 大炮的炮台和生长着各种气候带植物的葱茏的地带之间。这段路长达四千三百米, 几乎等于直布罗陀岩的长度。这岩石的形状像是一匹没有头的独峰驼,昂立在圣罗 格沙滩上,尾巴拖进了地中海。

这块巨大的悬岩耸立在大陆旁,高达四百二十五米。在悬岩山坡的无数地堡中, 露出七百多门大炮的炮口威胁着大陆。这些炮口参差不齐,被西班牙人称作“老太 婆的牙齿”!直布罗陀有六千人的卫戍部队,二千名居民,聚居在临近海湾的山坡 上。——那些被人们称作“莫诺”的四手动物,即没有尾巴的猴子还不包括在内。 自古以来,那些猴子就定居在这里,它们是这块土地的真正主人,至今还在这古老 的卡尔佩山上,站在山顶眺望,远处人们可以俯视直布罗陀海峡,观察整个摩洛哥 海岸,捕捉到海峡两端的地中海和大西洋上的动静。用英国的望远镜观察,在二百 公里的视野之内,可以发现极小的目标。事实上,英国人在监视着这个海峡。

假设费加托号走运,能提前两天抵达直布罗陀小海湾,倘若大夫和皮埃尔·巴 托里能在白天之内,即日出和日落之间的这一段时间内登上小码头,穿过海港城门, 沿着“大街”前进,然后越过阿拉美达门,到达位于左边半山腰上那些美丽的花园,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这个故事里讲述的事件,也许会以截然不同的形式更快地 发展了。

就在九月十九日下午,在树荫的英国小公园里,有两个人坐在又高又长的木凳 上,背对着与海湾水面平行的炮台谨慎地在聊天,留心着不让散步的人们听见他们 谈话的内容。这俩人就是萨卡尼和娜米尔。

大家应该还记得,以搭上小命为代价的齐罗纳正攻打英国人的宅子时,萨卡尼 就要在西西里和娜米尔见面了。他及时地得到了有关齐罗纳的消息,改变原来既定 计划,致使大夫在卡塔尼亚逗留了八天没有等到他。按照指示,娜米尔马上离开西 西里,回到了她当时的住地得土安。后来,她又从得土安来到直布罗陀,和萨卡尼 刚刚会面。萨卡尼是头天晚上才到的,打算明天就离开。

娜米尔是萨卡尼忠心耿耿的女伴。就是这个娜米尔,像母亲一样,在的黎波里 塔尼亚游牧部落的帐篷里把他抚养成人。娜米尔从来不离开他,甚至摄政时期他当 中介入时也不例外。当时萨卡尼和萨努西教团的信徒表面上有着频繁的往来。如前 所述,这个教团的计划威胁着安泰基特。娜米尔的思想和行动,有一半是出于对萨 卡尼的母爱。她对萨卡尼的感情,远非萨卡尼的患难之交齐罗纳可以相比,只要萨 卡尼一示意,娜米尔就乐意去干罪恶的勾当;即使萨卡尼要她死,她也会毫不犹豫 地听从命令。所以,萨卡尼对她是绝对信任的。这一次萨卡尼把她叫到直布罗陀来, 是想和她谈谈有关卡尔佩纳的事。这个西班牙人现在的境况着实叫他担心,这是他 来到直布罗陀后他们俩的第一次谈话,也许是唯一的一次了。谈话是用阿拉伯语进 行的。

“莎娃呢?”

“她在得士安,很保险,”娜米尔答,“这件事,你尽管放心好了!”

“可你不在得士安的这段时间,她……”

“这期间,我把房子委托给一个犹太老太婆看管,她是寸步不离开房子一步的! 那房子像一座牢房,没人会进去,也没人进得去!再说,莎娃也不知道她在得士安, 不知道我是谁,甚至不知道她就攥在你的手掌心里。”

“你一直在跟她谈这桩婚事吗?……”

“对呀,萨卡尼。”娜米尔答。“她应该做你的妻子,一定得做你的妻子,我 一个劲儿地让她习惯这种想法!”

“应该这样,娜米尔,应该这样啊!尤其是现在,多龙塔的财产已经所剩无几 了!这一回,可怜的西拉斯输定了!”

“萨卡尼,你不用靠他,也会变得比任何时候都富有!”

“这个,我明白,娜米尔。但我和莎娃结婚的最后期限临近了!我还没有得到 她的同意,我要她自愿的情况下与我成亲,若是她拒绝的话……”

“我就逼迫她服从!”娜米尔答。“我一定要从她嘴里得到‘同意’这个答复! 你尽管信任我,萨卡尼!”

那摩洛哥女人说这些话时,她那信心百倍的神气,她那副凶相,简直不可思议。

“好哇,娜米尔!”萨卡尼应道。“继续严密地看守他吧!不久后我会去找你!”

“你该不会打算让我马上离开得土安吧?”摩洛哥女人问。

“不,除非是迫不得已。由于现在没有人知道,也不可能有人知道莎娃在何处! 如果由于事态的发展,你非得要离开的话,我会及时通知你。”

“那么你现在该告诉我了吧,萨卡尼,为什么你把我叫到直布罗陀来?”

“因为我有些重要事情要告诉你,而这些事情当面说比在信中说更为妥当。”

“说吧,萨卡尼。如果是命令,我不顾一切去执行。”

“我现在的处境是,”萨卡尼说,“巴托里夫人失踪了,她的儿子也死掉了! 所以这么一家子人里,再也没有谁叫我害怕了!多龙塔夫人不在了,莎娃在我手里! 这方面我也没有什么顾虑,至于其他两个了解我底细的人吧,西拉斯·多龙塔我的 同谋,在我的绝对控制之下;而齐罗纳早已在西酉里的最后一次行动中丧了命。所 以,凡是我刚才提到的人,他们现在不能,将来也休想讲话了!”

“那么你究竟还害怕谁呢?”娜米尔问。

“只有两个人会阻碍我计划的实现,其中一个了解我过去的一段历史,另一个 好像要过多地干预我的行动!”

“一个是卡尔佩纳,对吧?”娜米尔问。

“对!”萨卡尼答道,“而另一个,则是安泰基特大夫。我一直有这么一种感 觉,他在拉居兹时就和巴托里一家的关系非常可疑!此外,我从桑达·格洛达客栈 老贝尼托那里得知,大夫是个百万富翁,他让手下一个名叫白佳多尔的人为齐罗纳 埋下陷阱。而他设下陷阱的目的,肯定是想在抓不到我的情况下抓到齐罗纳,最后 逼迫齐罗纳透露出我们的秘密来,然后再顺藤摸瓜。”

“这一切再清楚不过了,”娜米尔回答到,“你一定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小 心这个安泰基特大夫!”

“并且尽可能地提防他,不管怎样要随时打听到他在做什么,尤其是他在什么 地方!”

“这很难哪,萨卡尼!”娜米尔回答道,“他太狡猾了。因为,我在拉古扎听 说,头一天他还在地中海的这头,第二天却跑到地中海的另一头去了!”

“是啊!这个家伙好像有分身术!”萨卡尼嚷道。“但这并不是说,我会让他 随心所慾地干涉我的行动,而且如果时机成熟,我会去他的安泰基特岛上找他算帐, 那时我会教他知道……”

“一旦成了亲,你就再没有什么可怕的了,既不用怕他,也不用怕别人!”

“当然,娜米尔……但是从现在直到那个时候……”

“我们将自始至终保持警惕!再说,我们一直有优势:我们会知道他在哪里, 而他却无法知道我们在哪里!现在来谈谈卡尔佩纳吧,萨卡尼,你为什么怕这个人?”

“卡尔佩纳了解我和齐罗纳过去的关系!几年来,他多次参加了由我组织领导 的抢劫,他能说出……”

“哦,是这样,”娜米尔若有所悟,“不过,卡尔佩纳被判了终身苦役,现在 还关在休达要塞的牢房里呢!”

“娜米尔,正是因为他在那儿,我才担心呢!……是的!为了改善处境,为了 减轻罪行,他可能把我们的一些秘密泄露出去!我们知道他被关在休达要塞里,别 人同样也可以知道,甚至一些人本来就认识他,白佳多尔就是其中之一。正是他, 在马耳他很巧妙地把他戏弄了一番。正是通过这个人,安泰基特大夫很有可能打听 到卡尔佩纳的身边!他能用高价钱买到卡尔佩纳的秘密!甚至能设法使卡尔佩纳从 要塞里逃出来!真的,娜米尔,这是十分明显的,我心里纳闷儿,他为什么还不动 手呢!”

萨卡尼的确聪明,洞察入微。他准确无误地猜到了大夫对卡尔佩纳采取的计划, 他对威胁他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现在娜米尔也承认,就萨卡尼当前所处的形势来说,卡尔佩纳可能是一个特别 危险的人。

“你说到底是为什么,”萨卡尼叫嚷道,“那边丧命的不是他,而是齐罗纳!”

“在西西里没办成的事,难道不能在休达办成吗?”娜米尔冷静地回答。

娜米尔直截了当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并对萨卡尼解释说,从得土安到休安达, 两城相距很近,至多三十多公里,可以经常去。土安在从监狱殖民地休达沿摩洛哥 海岸南拐不远的地方。既然休达的犯人在公路上干活,或者在城里来往。去和认识 她的卡尔佩纳接上头,使卡尔佩纳相信萨卡尼正为他的越狱而奔走,甚至给他一点 钱或吃的东西改善一下他在狱中的生活,这些都是很容易的,如果他吃了带毒的面 包或水果并送命,有谁会为他的死着急呢?有谁会去追究原因呢?

要塞里少了一个坏蛋,这总不会引起休达总督的过分不安吧!那时,萨卡尼既 不怕卡尔佩纳泄密,也不怕一心想知道他秘密的安泰基特大夫的什么花样了。

总之,这次谈话后出现了这样的结果:一些人为了卡尔佩纳逃出要塞而奔走, 而另一些人妄图破坏,试图早早地把卡尔佩纳送进天国,叫他再也逃不成!

主意拿定后,萨卡尼和娜米尔进了城就分手了。当晚,萨卡尼就离开了西班牙, 赶回去和西拉斯·多龙塔会合,第二天,娜米尔渡过直布罗陀小海湾到阿尔黑西拉 斯港口,搭上了来往于欧、非两洲之间的班轮。

就在这条班轮出港之时,从侧面驶来了一条游艇,那艘游艇在英国海域停泊之 前,正游大于直布罗陀湾里。

原来是“费哈托”号游艇,在卡塔尼亚港见过这艘汽艇的娜米尔,一眼就认出 了它。

“原来安泰基特大夫在这儿!”她自言自语道。“萨卡尼说得对,存在着危险, 而且危险就在眼前!”

几小时后,这个摩洛哥女人在休达下了船。回得土安以前,她采取了必要的措 施,要和那个西班牙人联系上。她的计划很简单,如果有充足的时间来执行的话, 肯定会成功。

可是出乎她意料的事情却发生了。在大夫首次访问了休达并干预了卡尔佩纳一 事后,卡尔佩纳变成了病号,尽管他的病微不足道,可他却被获准在监狱的医院住 几天,娜米尔无计可施。只有在医院周围徘徊,却无法接近卡尔佩纳,然而,令她 放心的是,既然她不能看到卡尔佩纳,当然安泰基特大夫和他的情报人员也是如此。 于是,她想这样拖着不会有麻烦,事实上,只要这个犯人不再次在这块殖民地上修 马路,就无需担心越狱这件事。

不过娜米尔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卡尔佩纳住进监狱的医院,恰恰有利于大夫的 计划,并且很有可能一举成功。

九月二十二日晚上,“费哈托”号在直布罗陀湾处抛锚,这里常受到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大夫的试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道夫伯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