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道夫伯爵》

第一章 真情流露

作者:外国科幻

正如大家所知,在这个移民岛上,除了皮埃尔知道大夫的真名实姓外,其余的 人只知道他叫安泰基特大夫。他想把自己的真实身份一直隐匿到自己的事业全部完 成。所以,当巴托里夫人突然吐出他女儿名字时,大夫极力地控制自己的激动情绪。 然而他的心脏一度停止了跳动,身不由己地瘫倒在小教堂的门边,仿佛遭到晴空霹 雳。

原来女儿活着!原来女儿和皮埃尔热恋着!而正是他自己,马蒂亚斯·桑道夫 伯爵,千方百计地阻挠他们的相爱!如果不是巴托里夫人奇迹般地恢复了理智,这 个秘密也许永远不会被揭晓。

十五年前在阿特纳克城堡发生的一切,现在真相大白!这个女孩是桑道夫伯爵 财产的唯一继承人。她的死一直未能确认。先被拐走,又落入西拉斯·多龙塔手中; 不久后,银行家搬家到了拉居兹,多龙塔夫人像待亲生女儿一般,把她养育成人。

这一切是萨卡尼的阴谋,由他的同伙娜米尔动手干的,萨卡尼知道莎娃十八岁 时将拥有一笔巨额财产。如果娶她为妻,又设法使人相信莎娃是桑道夫家的继承人, 这样,他的罪恶生涯就有了光辉的结局,将成为阿特纳克领地的主人。

到现在为止,这个罪恶的计划是否已失败?当然,无疑是失败了。如果已经成 婚的话,萨卡尼肯定早已捞到各种好处。

而现在,安泰基特大夫该感到多么懊悔啊!难道不是他导致地这一切吗?最初 拒绝帮助皮埃尔,后来又让萨卡尼阴谋得逞。当初在科托尔和萨卡尼相遇时,他本 来可以抓住萨卡尼,让他不再犯罪!最后,他还没有把死而复活的皮埃尔交给巴托 里夫人。这一切难道不是他吗?事实上,如果多龙塔的信寄到玛丽内拉胡同的家中 时,皮埃尔在他母亲身边,那么这么多不幸都不会发生了。如果皮埃尔知道萨娃是 桑道夫伯爵的女儿,他难道不会设法使萨娃免受萨卡尼和西拉斯·多龙塔的折磨吗?

现在,莎娃·桑道夫在哪儿?肯定在萨卡尼手中!但他会把她藏在哪儿?如何 从萨卡尼手中救出莎娃呢?几周后,伯爵的女儿就要满十八周岁了——她将获得继 承权。而这种情况会促使萨卡尼为了强迫莎娃接受这可耻的婚姻而用尽最后一招。

瞬间,一连串的事情从大夫的脑海中闪过。巴托里夫人和皮埃尔也一样。大夫 以为埃蒂安·巴托里夫人和儿子会指责他。当然,这种指责是没有根据的,因为他 怎么会赞成皮埃尔和莎娃相爱呢?那时众人都以为莎娃是多龙塔的女儿啊!

现在,应该不惜一切代价找回他的女儿莎娃——这个名字已和他的爱妻蕾娜的 名字紧紧相联,正如“费哈托”成为汽船的名字一样,“莎娃蕾娜”早已成为一条 帆船的名字。

巴托里夫人被送回市政厅了。大夫由悲喜交加的皮埃尔陪着回去了,一言不发。

被刚才发生的一切强烈震动而显得衰弱的巴托里夫人完全好了,她的精神病治 愈了。当大夫和他儿子一起看她时,她正坐在房间里。

玛丽亚明白应该让他们单独谈谈,她离开房间到了市政厅的大厅。

安泰基特大夫走到巴托里夫人身边,一手搭在皮埃尔肩上,说道:

“巴托里夫人,我已把您儿子当作我的儿子了。但这不只是出于友情,我将竭 尽全力,让他娶我的女儿……这完全出于父爱!”

“您的女儿?……”巴托里夫人叫道。

“我就是马蒂亚斯·桑道夫伯爵!”

巴托里夫人突然站起来,伸出双手想抓住伯爵,但由于衰弱倒在她儿子的怀中。 她一时不能言语,但能听得清楚。皮埃尔简洁地告诉了她她所不知道的一切,马蒂 亚斯·柔道夫伯爵是如何被安德烈·费哈托渔夫所救:为什么这十五年间,他一直 隐瞒身份;他又如何化名安泰基特出现在拉居兹。皮埃尔讲述了萨卡尼和西拉斯· 多龙塔出卖特里埃斯起义者的卑劣行为;又谈到了由于卡尔佩纳的背叛,而使父亲 和拉迪斯拉·扎特马尔受害。最后他讲到大夫怎样把他从拉居兹基地救出,使他加 入到大夫即将完成的正义事业。皮埃尔结束时说这些恶人中,有两个——银行家西 拉斯·多龙塔和西班牙人卡尔佩纳已落入他们手中。但第三个,萨卡尼还在逍遥法 外,而正是这个萨卡尼想娶莎娃为妻!

共同的命运和前途使大夫、巴拉里母子紧紧相连,在一小时间,他们回想了和 不幸的年轻姑娘有关的种种细节。很显然,萨卡尼会不顾一切逼莎娃成婚,以确保 他得到桑道夫伯爵的财产。这一点他们考虑到了,但是如果说阴谋在过去被挫败的 话,那现在它更具威胁性。因此,首要的就是找到莎娃,无论海角天涯,也要找到 她!

他们首先决定,不让其他人知道安泰基特大夫是桑道夫伯爵。如果暴露了这个 秘密,就暴露了莎娃是他的女儿。因此,为了利于将进行的寻找工作,务必严守秘 密。

“但莎娃在哪里?……上哪儿找她去?……”巴托里夫人问道。

“我们会知道的!”皮埃尔答道。在他身上,绝望已无影无踪,有的只是永不 衰竭的活力。

“对,我们会知道!”大夫说道,“即使西拉斯·多龙塔不知道萨卡尼躲在哪 里,至少他知道这个坏蛋把我女儿藏在什么地方……”

“他若知道,定叫他说出来。”皮埃尔大声叫道。

“对!叫他说!”大夫应声道。

“马上就去!”

“马上!”

安泰基特大夫,巴托里夫人和皮埃尔在这种焦虑中再也呆不下去了。

吕吉、伯斯卡德,马提夫和玛丽亚这时都在市政厅的大厅中。吕吉立即被叫走, 他受命由马提夫陪同去小堡垒把西拉斯·多龙塔押来。

一刻钟后,银行家被带出了作为牢房的地堡,走到了阿特纳克大街上,手腕被 马提夫紧紧抓住。他问吕吉要把他带到哪里,吕吉不理他,由于被捕后不知落入谁 的手中,银行家更加惶恐不安。

西拉斯·多龙塔跟着吕吉走进大厅,手腕一直被马提夫抓着,他一眼看到了伯 斯卡德,却没看到退在一旁的巴托里母子。突然大夫出现了,他就是自己路过拉居 兹时候徒劳联系的那个人啊!

“您!……您!……”他叫道。

随后,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

“啊!”他说,“原来是安泰基特大夫指使人把我从法兰西领土上抓起来!… …是你违法关押了我……”

“可是并不违法!”大夫应道。

“我和你无冤无仇! ” 银行家叫嚷道。显然大夫的出现使他有了几分信心。 “是呀,我和你有什么冤仇?”

“和我有什么冤仇?……你很快就明白了,”大夫回答说。“但是西拉斯·多 龙塔你还是先扪心自问你给这位不幸女人造成的罪孽吧!……”

“巴托里夫人!”银行家叫道。巴托里夫人向他走近,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 步。

“还有您给她的儿子的不幸呢!”大夫补充道。

“皮埃尔!……皮埃尔!”西拉斯·多龙塔结结巴巴地叫着。

若不是马提夫把他架在那儿,银行家肯定瘫倒在地了。

他本以为皮埃尔已死了,他亲眼看到送葬队伍从街上走过,并且把皮埃尔安葬 在拉尼兹公墓,但是此刻皮埃尔就在这里,就在他面前,仿佛从坟墓中钻出来的幽 灵!面对皮埃尔,西拉斯·多龙塔恐惧万分。他开始明白自己难逃罪孽的惩罚了… …他感到自己完蛋了。

“莎娃在哪里?”大夫突然问他。

“我女儿?……”

“莎娃不是你女儿!……她是马蒂亚斯·桑道夫伯爵的女儿。由于你和萨卡尼 两个人卑鄙的告密,才把伯爵和他的两个同伴:埃蒂安·巴托里、拉迪斯拉·扎特 马尔置于死地!”

在铁的事实面前,银行家惊讶极了。原来安泰基特大夫不仅知道莎娃不是他的 女儿,还知道莎娃是马蒂亚斯·桑道夫的女儿!他还了解特里埃斯特的谋反者是被 谁,怎样出卖的。西拉斯·多龙塔罪恶的过去无法遮掩了。

“莎娃在哪里?”大夫又忍无可忍地喝道。“在你犯下的所有罪恶中,你的同 伙萨卡尼十五年前派人从阿特纳克城堡拐走了莎娃。莎娃现在在哪里……你一定知 道那个坏蛋藏莎娃的地方……你一定知道他逼迫莎娃同意这可惜的婚姻!……最后 问你一次,莎娃在哪里?”

尽管大夫的态度坚硬,话语咄咄逼人,但西拉斯·多龙塔就是一言不发。他知 道莎娃目前的处境是他安全的保障,只要不说出最后的秘密,他觉得自己还是安全 的。

“听着,”大夫冷静下来,“听我说,西拉斯·多龙塔!你也许自以为该包庇 你的同伙!也许你害怕说出来会牵累了他!好吧,你要知道,西拉斯·多龙塔,为 了杀人灭口,萨卡尼在使你破产后,曾企图行凶杀人,就像你当初残害皮埃尔那样 ……是的,杀掉你!……当我手下人在尼斯的大街抓住你时,萨卡尼正要对你下毒 手呢!而现在,你还要固执地包庇他?”

西拉斯·多龙塔始终一言不发,他想沉默会迫使别人妥协,所以他守口如瓶。

“莎娃在哪里?……她在哪里?……”大夫愤怒极了。

“我不知道,不知道!”西拉斯·多龙塔决定死守秘密。

突然他嚎叫一声,痛得蜷曲着身子,企图推开马提夫,他这是枉费徒劳。

“饶了我,烧了我吧!”他叫道。

原来是马提夫不经意紧捏了一下他的手,几乎把骨头捏碎了。

“饶命!”他又叫道。

“你说吗?”

“说,我说……,莎娃……莎娃,”西拉斯·多龙塔结结巴巴,“莎娃……在 萨卡尼的密探……娜米尔家中……在得土安!”

马提夫刚放下西拉斯·多龙塔的胳膊,这只胳膊立即耷拉下来,动弹不得了。

“把犯人带回去,”大夫命令道,“我们知道了想知道的东西。”

吕吉押着西拉斯·多龙塔走出市政厅,把他带回地堡。

莎娃在得土安!一个多月前,安泰基特大夫和皮埃尔·巴托里在休达要塞抓卡 尔佩纳时,被那个摩洛哥女人囚禁的女儿就在几公里外啊!

“今晚,皮埃尔,我们就动身去得土安!”大夫果断地说。

那时,还没有从突尼斯到摩洛哥边境的直通列车。要尽快赶到得土安,最好的 办法就是搭乘安泰基特船队的最快的船只。

午夜时分,“电力二号”船启航了,驰骋在锡尔特海面上。

船上只有大夫、皮埃尔,吕吉,伯斯卡德和马提夫。萨卡尼只认识皮埃尔。到 了得土安,是智救还是强夺呢?怎样更适宜行动就要看摩洛哥城市得土安的地理位 置,娜米尔家的设防情况,以及她家中手下人数量。不管怎么说,先到得土安再说!

从锡尔特湾深处到摩洛哥边境,大约二千五百公里,相当于一千三百五十海里。 而“电力二号”时速可达二十七海里。这是火车不能比的!这种仿锤形钢甲船航行 时受风阻力小,能乘风破浪,所以不到五十小时,就能到达目的地。

第二天黎明,“电力二号”绕过好望角。它从这里开始,渡过突尼斯海湾,几 小时就把比粤大角远远抛在身后。加勒、安纳巴、铁角(据说这里的金属块干扰罗 盘指针的指向),阿尔及利亚海岸、斯托拉湾、贝雷亚、德利斯、阿尔及尔、谢尔 谢勒、莫斯塔加内姆、瓦赫兰、奈穆尔,接着是里夫海岸、梅利利亚角(它和休达 一样,属于西班牙)、伊雷——福加(从这里至内格罗角,海岸呈半圆形)——非 洲海岸的全景在十一月二十至二十一日这两天中展现在他们眼前。没有发生任何意 外,机器运转良好,蓄电池的效率前所未有。“电力二号”时而沿岸航行,时而横 穿海湾,绕过了一个又一个海角。即使沿岸的信号台发现了它,也会以为这是一条 快速的船只,或者认为这是一只庞大的鲸鱼,因为在地中海内,没有一条汽船达到 这样的高速。

近晚上八点,快艇在得土安小河口停泊,安泰基特大夫,皮埃尔,吕吉,伯斯 卡德和马提夫下船上岸。离岸不远处一个沙漠旅行队客店中,他们找到了几匹骡子 和一个阿拉伯向导。向导愿意带他们去四公里外的城里。要价被爽快地接受了,于 是这只小小的队伍立即出发了。

这一带是里夫山区,欧洲人一点儿也不怕当地人,甚至也不怕这地区流动的游 牧民。这里人烟稀少,几乎没有什么农作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真情流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道夫伯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