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道夫伯爵》

第二章 鹳节

作者:外国科幻

十一月二十三日, 的黎波里城外的松-伊德拉泰平原上一派奇异的景象。谁能 说这里是肥田沃土还是贫瘠荒凉。地面上,五颜六色的帐篷,插着羽毛,挂着鲜艳 夺目的彩旗;房屋简陋,看上去寒酸极了。褪了色、缝补过的粗布难以保护它们的 主人免遭凛冽干冷的南风吹袭;成群的骏马,安着富丽的东方鞍辔;成群的单峰驼, 耷拉着头躺在沙上,仿佛一个半空的盛水羊皮袋;小个的驴像大个的狗,大个的狗 又像小驴;备着阿拉伯式大马鞍的骡子其前后鞍桥就像骆驼峰。骑手们斜挎着枪, 腰间佩着两把马刀,双膝抵胸,两脚套在马镫里,在人群中穿梭。一点也不担心马 蹄会踩死人,当地人穿着几乎相同的柏柏尔人的“裹身衣”,若不是男人用一颗铜 钉把缠绕胸前的布连在一起,若不是妇女将遮身布的上角绕过头顶,斜遮容颜,只 露左眼,简直分不出男女来。当然,他们的服装却大相径庭,穷人只穿毛料的裹身 衣,里面是赤躶的;稍富的人身着上装和宽松的阿拉伯短裤;富翁们则衣着华丽; 饰着闪亮金属片的衬衫外,穿着一件蓝白方格的大衣,大衣里面还衬着一件有毛料 般暗色的、闪着丝光的薄纱大衣。

在这平原上是否只有的黎波里塔尼亚人呢?不是的。在首都的黎波里郊区穿梭 不息的人群中,还有带着黑奴押送队的加达未斯和苏克纳商人,本省的犹太人。脸 部未遮的犹太女人和当地妇人一般胖,可她们身穿短裤,不太雅观。此外,还有来 自附近村庄的黑人,他们走出那些简陋的灯芯草茅屋,赶来参加节日活动。他们衣 着简朴,然而戴着冗多的装饰品,粗大的铜手镯,贝壳项圈,兽牙项链,耳垂和耳 环。大锡尔特湾沿岸的柏努里埃人和阿瓦吉尔人也来到这里。在这些成群结队的摩 尔人,柏柏尔人,土耳其人,贝都因人以及原籍欧洲的穆萨菲尔中,耀武扬威的便 是帕夏、酋长、伊斯兰法官,司法行政长官及当地所有的贵族老爷了。当土耳其帝 国在这个非洲省的总督(帕夏)趾高气扬,威风凛凛地通过时,在士兵的铁骑和宪 兵的警棍前,“拉埃雅斯”们谦卑而谨慎地闪开,让出一条道来。

的黎波里塔尼亚有人口一百五十多万,军人六千(其中一千左右驻扎山区,五 千驻在昔兰尼加)。如果只算首府的黎波里,该市的居民不过二万至二万五千人。 可是这一天,该城的人数肯定翻了至少一番,好奇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拥来,诚然, 这些“乡下人”并不报希望在摄政权的首府寻找到住处,在筑有堡垒的牢固的城墙 里面,无论是那些由于建筑材料质量低劣而很快就要倒塌的房屋,还是那些狭窄、 曲折、没有铺石路面,甚至可以说是不见天日的街巷;无论是邻近码头的领事馆区, 挤满犹太人的西城区,还是穆斯林居住的其他市区,都容纳不下如此众多,蜂拥而 来的人群。

但松-伊德拉泰平原十分广阔, 足以容纳成千上万的人赶来过鹳节(关于鹳的 传说,一直流传于东非各国)。这片平原是撒哈拉沙漠的一部分。黄沙漫布,有时 强烈的东风使海水漫到这里。小城三面是平原,大约有一公里宽。相反,平原南部 边缘的曼希埃绿洲和这里鲜明对照。那里房屋墙壁雪白,光亮,瘦弱的母牛拉着皮 戽斗水车灌溉花园;柑桔树、柠檬树、海枣树,青绿的灌木丛和花坛,以及羚羊、 郭狐和红鹳,这里都有。绿洲上聚居着不少于三万人。往南,便是沙漠了,离地中 海最近的沙漠。不断流动的沙丘,犹如一块无边的沙毯。正如克拉夫特男爵所说: “这里犹如海面,稍有风起便沙浪滔滔。”在这个利比亚沙海上,甚至蒙蒙尘雾也 屡见不鲜。

的黎波里塔尼亚的领土同法国差不多。它位于突尼斯、埃及和撒哈拉沙漠之间。 它北临地中海,海岸线长达三百公里。

萨卡尼离开得土安之后,逃到了这个偏僻的北非省,希望长期躲藏,逃避寻找, 的黎波里塔尼亚是他的原籍,也是他当初起家的地方。所以他径自回到老家。人们 不会忘记,这个萨努西教徒,在北非有个非常可怕的教团为他撑腰,提供援助。他 一直在国外为这个教团活动,以获取武器弹葯,所以一到的黎波里,他立即住进该 地区的教徒首领西迪·哈桑上校家。

在尼斯大街上西拉斯·多龙塔被抓后——萨卡尼至今觉得这事不可理解——他 就离开了蒙特卡洛。他从最后几次赢得的钱中拿出几千法郎,小心翼翼保存,决不 孤注一掷。这笔钱支付旅费,应付不测。他害怕绝望中的西拉斯·多龙塔会报复他: 说出他的过去或泄露莎娃的情况。因为银行家知道那个年轻姑娘在得土安娜米尔手 中,所以萨卡尼立即决定尽早离开摩洛哥。

这的确是狡猾之举,因为西拉斯·多龙塔很快就要供出年轻姑娘在某国某城被 一个摩洛哥女人看守着。

萨卡尼下定决心去的黎波里避难。只要到了那里,就有了行动和自卫的手段了。 但要到达那里,或搭乘沿海的客轮,或乘阿尔及利亚的火车——就像大夫所想的— —这样定会冒很大风险。他宁愿加入一个去昔兰尼加的萨努西教徒商队,因为这队 伍在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主要省份边走边吸收新教徒,途经五百个地方。 该商队十月十二日出发,沿着沙漠北部边缘前进,很快就要抵达目的地。

此时的莎娃完全处于劫持者的支配下,但她的决心毫不动摇,不管是娜米尔的 威胁,还是萨卡尼的恼怒,都不能动摇她的意志!

从得土安出发时,商队已经有五十来个教徒了。领队伊玛目用军队方式把商队 编成班排。他们不敢穿过法国统治的省区,怕招惹麻烦。

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北部的海岸线和大锡尔特湾西岸急转南下的海岸相连,使 非洲大陆形成了弓形。弓形西端相连可划出一道弦,这条弦就是得土安到的黎波里 的一条捷径及北上的最远点,不超过法国在撒哈拉边缘新建的城市之一格拉瓦特。

商队走出摩洛哥帝国后,先沿着阿尔及利亚最富的省份边界前行。阿尔及利亚 曾被提议称为新法国,比起新喀里多尼亚叫作苏格兰,印度尼西亚称为新荷兰,新 斯科舍称为喀里多尼亚来说,阿尔及利亚高法国本土仅三十小时的海路,更配称为 新法国了。

从贝尼-马当, 奥拉-纳伊,沙发特-哈梅尔三地商队又吸收了一些新教徒。所 以抵达大锡尔特湾的突尼斯海岸时,商队人数已达三百多,商队只沿海行走,在省 内各村落招收新员,经过六星期的旅程,十一月二十日,商队终于到达了的黎波里 郊区。

当人们就要兴高采烈地庆祝鹳节时,萨卡尼和娜米尔已经在西迪·哈桑家里作 客三天了。而对莎娃·桑道夫来讲,这里是牢狱。

住宅在又细又高的清真寺尖塔下。白色墙壁上凿有枪眼,墙上建有带雉堞的平 台,外面没有窗户,房门低矮狭小,犹如一座小堡垒。在的黎波里城外的沙土平曼 希埃绿洲交界处坐落的这房子实际上是地道的扎威亚。花园占据了绿洲,周围有高 墙护卫着。

住宅里面共有三个内院,全是传统的阿拉伯式布局。每个内院的周围都有一个 四边形的带有拱形门的柱廊,住宅内各式各样的门窗都开向内院。其中大部门房间 摆设得富丽堂皇。在第二个内院深处,上校的客人们发现有一间宽敞的大厅。西迪 ·哈桑已经在这里多次举行过讨论会。

当然,这座住宅有厚厚的高墙保护着,并拥有一帮武器人员,一旦遭到柏柏尔 游牧民的袭击,或者遭到企图控制全省萨努西教徒的地方当局的进攻,他们都能保 证住宅的安全。这里驻有五十多个装备精良的教徒,既可守卫,又能进攻。

整个扎威亚只有一个大门,而且门用铁皮包裹,很厚,十分结实,很难破门而 入。

萨卡尼在上校家中找到了一个安全的避难所,并且希望在这里圆满地办喜事, 和莎娃结婚将会使他获得一笔巨额的财富。如有必要,他还可以直接依靠兄弟会的 帮助来获得成功。

至于那些从得土安来的,以及在沿途各省加入的教徒们,都分散在曼希埃绿洲 上, 随时待命集结。北非的萨努西教徒们将在松-伊德拉泰平原上接到伊斯兰教法 典说明官们的命令,开往昔兰尼加集结,在哈里发的绝对控制之下,这个地方将变 成一个名副其实的强盗王国。

既然兄弟会的秘密组织在班加西和昔兰尼加的拥护者最多,时机是相当有利的。

这一天, 就在的黎波里塔尼亚快要庆祝鹳节时,三个外国人漫步于松-伊德拉 泰平原的人群中。

这三个外国人穿着阿拉伯服装,没人认出他们是欧洲人。更何况三人之中的那 位长者穿了一件阿拉伯服装,神情自若,十分洒脱,显然如果不是长期养成的习惯 是无法做到的。

这位长者就是安泰基特大夫,在皮埃尔·巴托里和吕吉的陪同下,三人结伴而 行。伯斯卡德和马提夫留在城里,忙着做些准备工作。无疑,只在必要时他们才会 出场。

就在前一天下午,“电力二号”在长长的岩石掩护下抛锚停泊。那些岩石正是 的黎波里港的天然防波堤。

往返的航行都十分迅速。归途中,“电力二号”只在菲利普维尔的菲尔菲拉小 湾中停留了三个小时——去购买阿拉伯服装,然后又立刻启航。甚至当它出现在努 米底亚湾时都未被发现。

因此,大夫和同伴们靠岸的时候——不是在的黎波里港码头,而是在港外的岩 石边——登上摄政权领土时他们已不是五个欧洲人,而是五个东方人了。他们的服 装并不引人注目。但也许是不习惯这种打扮,皮埃尔和吕吉总担心会被细心的观察 者看出来。伯斯卡德和马提夫就不同了。他们毫不拘谨,因为他们早就习惯于街头 艺人的种种乔装改扮了。

至于“电力二号”,在夜幕降临后就隐藏在港口另一侧的一个无人看守的小湾 里,然后日夜待命,准备随时出海。大夫和他的同伴们,一下船就登上岸边的岩石 石阶, 来到由整块岩石铺成的码头,然后朝临海的巴卜-巴尔城门走去。他们穿过 城门,走进城内的狭窄街道,找了一家旅店。这里旅店不多,设备也简陋,幸而他 们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不长。别说几个小时,就是住上几天,这家旅店也足够了。他 们以普通的突尼斯商人的身份住进了旅店,谎称是路过的黎波里,趁机来参加鹳节 的庆祝活动。

大夫的阿拉伯话和地中海沿岸的其他方言一样讲得自然流畅。因此他不会由于 语言问题而暴露自己。

对于五位旅客的到来,旅店老板感到莫大的荣幸,殷勤地接待他们。老板胖胖 的,十分健谈。在和他的交谈中,大夫很快了解到一些直接相关的事情。他首先得 知,从摩洛哥来的一个商队最近刚到的黎波里塔尼亚,还知道了这个商队的一个成 员,大名鼎鼎的萨卡尼已受到西迪·哈桑的接待,并且就住在他家。

当天晚上,大夫、皮埃尔和吕吉混进了在松-伊德拉泰原野上露营的游牧民中, 为了避免被人认出,他们采取了一些必要措施。他们一边散步,一边观察着位于曼 希埃绿洲附近的上校的住宅。

莎娃·桑道夫就被关在这里!自从大夫在拉古扎停留以来,父女俩从来没有像 现在这样近在咫尺!但此时此刻,一堵无法逾越的墙却把他们隔开了。当然,为了 救莎娃,皮埃尔会不惜一切代价,哪怕要与萨卡尼和解!马蒂亚斯·桑道夫伯爵和 他都做好了充分准备,打算把那笔财产让给那个贪得无厌的无耻之徒!但他们也决 没有忘记,必须给告发埃蒂安·巴托里和拉迪斯拉·扎特马尔的人以应有的惩罚!

然而要在当时的条件下抓住萨卡尼,把萨娃从西迪·哈桑的家里救出来,还会 遇到一些几乎无法战胜的困难。蛮干大概不行,那么智取呢?是否可以利用第二天 的鹳节呢?毫无疑问这是可行的。于是当晚在伯斯卡德的提议下,大夫、皮埃尔和 吕吉拟订了计划。机智勇敢伯斯卡德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执行这个计划。他要进入上 校的住宅,救出莎娃,似乎没有他办不到的事。

第二天下午三点,为了执行既定计划,伯斯卡德和马提夫准备在节日gāo cháo时表 演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鹳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桑道夫伯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